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晋升千夫长
    禁卫军大都督府内,南宫雄霸此时正为了公主比试招亲的事情发愁,此次前来参加笔试招亲的人差不多有十多万人,除去各种不合格的竞选者,还有七八万人参与竞争驸马。

    经过细化筛选,根据年龄限制、七品功名条件、官宦世家嫡系,符合这三种身份的人只剩下了五万人左右,依旧挤爆了禁城,鉴于参加初赛的人数太多,皇室方面示意在考题上增加难度。

    南宫雄霸正是负责此次比试招亲的初赛主考官,日前帝君和太子都暗示过他,让他出一道既变态又苛刻的考题,尽量在初赛时切掉一半的竞选者,听懂皇室的旨意,南宫雄霸便绞尽脑汁的琢磨考题。

    因为担心泄露考题的内容,所以南宫雄霸没有找任何心腹和家人出谋划策,他把自己关在家里研究考题,经过连续几天的苦思,这天下午,他终于想出了一道匪夷所思的考题。

    坐在花园的石桌旁,品着一杯清香新茶,南宫雄霸用毛笔把自己想出的考题写在了纸上,正当他写完考题,一脸得意欣赏时,忽然,门口的士兵跑进来找他,称凌侠要向他复命交差。

    “谁要复命交差?凌侠?干什么的?”咋一听到凌侠的名字,南宫雄霸一时没有回过神,思忖了一下,他才醒悟过来,“嗖”的站起身子,他一脸激动的吩咐道:“快,快将凌侠带进来。”

    看到大都督如此激动,士兵不敢怠慢,急忙朝外面跑去,过了一会儿,几名士兵将凌侠五花大绑的押解了进来,一见面,凌侠便自来熟的跟南宫雄霸打招呼:“末将拜见大都督。”

    南宫雄霸没有理会凌侠,而是环顾着凌侠身边,看了一番后,他眉头紧皱的问道:“怎么就他自己呢?他不是带领一个百人队吗?为什么没见到那些人?还有那个彭烈呢?怎么没带进来?”

    “启禀大都督,前来复命的只有凌侠自己,卑职没有见到其他人随行,卑职等人找寻了这个凌侠一路,没想到他居然出现在了帝都里,卑职仔细搜查过了,他没跟彭烈在一起。”一名禁卫军队长汇报道。

    听到禁卫军的回禀后,南宫雄霸这才将视线转移到凌侠身上,将凌侠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南宫雄霸沉声问道:“你就是凌侠:“彭烈呢?你把他藏在什么地方?”

    “彭烈被我藏在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说话间,凌侠伸了伸自己被五花大绑的身子:“大都督,我是奉南宫博军团长的军令押解彭烈进帝都的,怎么刚一见面就被绑了起来呢?”

    “你说呢?”反问了一句,南宫雄霸面色不善的质问凌侠:“既是南宫博派你来的,为什么你不把彭烈交给我,沿途我派了几十拨禁卫军前去接应你,可你却始终不肯露面。

    如果你真想把彭烈交给我,只要彭烈交给前去接应的禁卫军就行了,但你没有这么做,而是一路销声匿迹的隐藏行踪,你可知为了寻找你的踪迹,我这边累趴下多少禁卫军兄弟?”

    “大人,我是有苦衷的啊,当我接手彭烈之后,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仿佛有人在暗中窥视我,为了完成南宫军团长的嘱托,我必须得小心谨慎行事。

    后来我发现,除了禁卫军找我之外,兵部的战卫军居然也找我要人,而且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势力也在沿途追杀我们,那伙人本领高强,心狠手辣,想必大都督也听说了两个百人队被袭杀的事情。

    那伙追杀我们的人,一路不停的变换身份,他们时而假扮战卫军、时而假扮捕快差役、时而假扮江湖豪客、甚至有几次还假扮成禁卫军的样子,有一次我差点上当把彭烈交给那些人。

    正因为那伙人擅长易容化妆,我担心把彭烈送错了人,为了保险起见,我干脆一狠心,决定谁也不相信,我直接把人送到帝都来,可我没想到,当我千辛万苦的来到帝都后,等待我的却是这种待遇。”

    “哦?你是说有人假扮成禁卫军的样子追杀你?”思忖了片刻,南宫雄霸凝神思索,沉吟了片刻,他自顾自的低声道:“难道那些人是武震山的同党?”

    低语完,南宫雄霸看了眼凌侠,示意士兵把凌侠身上的绳子解下来,待士兵把绳子解开后,凌侠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件和一枚令牌,他把信件交给南宫雄霸,称这是南宫博写的亲笔信。

    接着,凌侠将令牌放到南宫雄霸面前的石桌上,在放令牌的时候,凌侠无意中看到了纸上的考题,瞥了一眼,他装作若无其事的退回原位,然后神情恭敬的朝南宫博抱拳说:

    “末将受军团长南宫博差遣,奉命押解彭烈入帝都受审,历时三月零七天,末将终于将彭烈带到了帝都,今日特来向大都督交差复命,请大都督验证军团长的信件和军团令牌。”

    “你是说来向我复命交差的?”南宫雄霸虽然长相粗狂,但他心思却很细,不像夏远霄似得好糊弄,他根本不吃凌侠那一套,听完凌侠的话,南宫雄霸淡淡说道:“彭烈呢?你是否把他送到了三法司?”

    “玛德,这家伙不愧是掌管禁卫军的大都督,开口就直奔主题,他脑子挺灵光的嘛。”暗暗嘀咕了一句,凌侠摇了摇头:“启禀大都督,彭烈尚在末将的手中,暂时还没有送到三法司。”

    “军令里说的清清楚楚,让你把彭烈交由帝都三法司受审,眼下你尚未将彭烈送进三法司,就等于还没完成任务,即是如此,何来的复命交差一说?”南宫雄霸的思路十分清晰。

    “我原本是打算把彭烈直接塞进三法司的,可是想到大人之前发布的告示里曾经提及过一句话,说我要是把彭烈交给大人,我和我属下的官职品阶就会晋升一级。”

    说到这里,凌侠故意顿了顿,然后继续道:“眼下禁卫军和兵部闹得势同水火,末将百人队的军籍和编制都在兵部那边,如果兵部不肯晋升末将的品阶和职务,大都督纵是心有余,恐怕也力不足吧?

    恕属下直言,末将把彭烈交给大人,就等于得罪了兵部那边,届时等末将交出了彭烈,但大都督又无法晋升末将等人的职位和品阶,到那时,末将恐怕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恕末将斗胆,请大都督先履行自己的诺言,等末将和属下们的品阶和职务全都晋升后,末将自然会把彭烈交出来,眼下这种局面,末将实在不敢盲目选择,还望大都督恕罪。”

    “呵呵——原来你是对自己的前途有所顾虑啊。”听懂凌侠心中的顾忌后,南宫雄霸大笑了一声:“你既高看了兵部,也小瞧了本将,我要想晋升一名武将,根本用不着征求兵部意见。”

    说完,见凌侠脸上露出一丝不信的表情,南宫雄霸也不多话,他坐回石桌旁,将桌面上的考题收好,用笔写了一张便条,然后将便条递给一名亲兵:“送到吏部去。”

    “是。”那名亲兵接过便条后,小心卷好收入怀中,随后转身朝外面跑去,随后,凌侠听到一阵马蹄声朝远处驶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门口重新传来一阵马蹄声,接着,那名亲兵从外面跑了进来,走到南宫博身旁后,亲兵拿出一块令牌和一份奏折样式的折本,折本奉命写有“晋升令”三个字。

    随手摆弄了一下令牌,南宫雄霸没有仔细看,顺手将那块令牌扔给凌侠。

    接住南宫雄霸扔来的令牌后,凌侠仔细打量了一番,令牌是用一种非金非玉的材料制作,正面印有“千夫长凌侠令”六个字,背面铸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虎头图案,据说这个虎头是开国帝君亲笔所画,寓意军队将领是朝廷的“虎将。”

    在凌侠把玩手中的令牌时,南宫雄霸翻开吏部颁发的晋升令,语气不疾不徐的念道:“自即日起,神盾军团麾下百夫长凌侠被晋升为正七品武职,官职晋升为禁卫军千夫——长!”

    念到这儿,南宫雄霸忽然停住,他抬头看着凌侠,眼神露出一丝疑惑:“我给吏部的便条上,只是让吏部把你和你的属下晋升一级,你之前只是个百夫长,晋升之后应该是从七品,职务该是通令官,可为什么吏部会给你们连升两级呢?难道吏部搞错了?”

    “咳咳……”凌侠干笑了一声,然后一脸腼腆的告诉南宫雄霸:“吏部没有搞错,我之前的确是正八品的百夫长,可是,我来大都督这里自首之前,先去了趟兵部。

    尚书大人鉴于我的优秀表现,特地把我和弟兄们的品阶晋升了一级,接到您的便条后,吏部在原本的基础上顺位晋升了我一级,如此一来我就是正七品武职了,官职也恰巧升到了千夫长。”

    “什么?你来我这里之前先去了兵部?而且还得到了晋升?”听到这个答案后,南宫雄霸先是愣了愣,接着,他一脸怒气瞪着凌侠:“你、竟、敢、耍、我!”

    (今天是六划妻子的预产期,昨天六划就陪妻子进入了医院,因为要刨腹,所以六划要陪护妻子和迎接新的小生命,六划需要在医院呆一个星期,这一周,六划更新时的字数恐怕要少一些了,希望诸位朋友勿怪,等妻子出院之后,六划会恢复正常字数更新的,谢谢大家理解。另外自己给自己打广告,求打赏、推荐、评价、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