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帝都局势
    当夏远霄按照告示里的内容,把凌侠和他那些手下的品阶全都晋升一级后,本以为凌侠会感恩戴德的把彭烈交给自己,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凌侠居然玩起了空手套白狼。

    听到凌侠没有交出彭烈的意思,夏远霄拍了一下桌子,下令让亲兵将凌侠绑起来送进大牢,再让人收回凌侠和他那些手下的晋升令,同时宣布革除凌侠百人队的番号和军籍。

    凌侠任由那几名士兵捆绑自己,当夏远霄气呼呼的下完命令,他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大人真要是这么做的话,那我只能把彭烈送给禁卫军大都督南宫雄霸了。

    我之所以没有带领手下过来,就是因为猜到了这个下场,我已经给手下们嘱咐好了,如果我发生意外,就让他们把彭烈交给禁卫军,届时兵部和禁卫军的这场较量,将会以禁卫军的胜利而告终。”

    “你是说——彭烈还在你的手中?”听到南宫雄霸这个名字后,夏远霄清醒了几分,他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努力使自己平复下来,然后双目如电的注视着凌侠:“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想在大人和南宫大都督之间寻求一个平衡。”见夏远霄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凌侠直言不讳的说道:“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因为彭烈的事情,大人跟南宫大都督闹翻了。

    你们同时下达了告示,都命令我把彭烈交上去,也注明了威胁方式,不论我把彭烈交给谁,都会得罪另一方,因此,我只得寻求一个平衡,要么让你俩同时得到彭烈,要么让你俩都得不到他。”

    “你该不会想两不得罪,然后从两边都捞到好处吧?”夏远霄似笑非笑的看着凌侠:“以兵部和禁卫军眼前的局势,你觉得你能够做到两边都讨好吗?”

    “兵部和禁卫军现在闹得的确有些僵,但双方属于同一阵营,眼下这种对立关系属于内部矛盾,并不是不可调和的那种,日后面对文官集团的攻击时,双方还是要联手抵挡的。

    其实只要彭烈的问题能够协调好,那兵部和禁卫军就没有继续对立的必要了,所以,我愿意做这个中间人,出面平衡一下双方的关系,不过,如果大人不想修复这种僵局,那又另当别论了。”

    “你一个小小的百夫长,居然口出这等狂言,你有什么资格调解兵部和禁卫军的分歧?”夏远霄语气虽然充满了不屑,但是他的眼神中却露出一丝思索。

    “我虽然没有调解双方分歧的资格,但是我有砝码,只要我能够处理好彭烈的事情,找到一个双方都满意的平衡点,自然就会化解矛盾。”凌侠一脸自信的说。

    “你既要平衡兵部和禁卫军的矛盾点,但又不肯把彭烈交给我,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万一你化解不了矛盾怎么办?你总不能单凭几句空口白话就从我这里骗走一个从七品官职吧?”夏远霄淡淡说道。

    听到夏远霄这番话,凌侠心中顿时暗送了一口气,他之前分析局势时,猜测兵部和禁卫军应该是在彭烈的问题上出现了矛盾,只要处理好这层关系,双方的矛盾就能够化解。

    但是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双方的首脑人物愿意化解分歧,假如两边都是不依不饶,谁也不肯让步,那就白搭了,不过,看到夏远霄的态度,凌侠放心了,目前兵部这边是愿意调解分歧的。

    听懂夏远霄话里的意思,凌侠不惊不慌的掏出一物,然后神秘兮兮的跟夏远霄嘀咕了一番,听到凌侠的话,看了看手里的物品,夏远霄陷入了思索之中,过了半晌,他摆了摆手,示意士兵放凌侠离开。

    当凌侠离去后,夏远霄摆弄着凌侠递给他的东西,皱眉沉思了一番,他叹息了一声,轻轻低语道:“不能再闹下去了,希望这个凌侠真能化解这场分歧……”

    ……

    禹夏疆境内没有战卫军,因为这里是帝都所在,所以负责疆域安危的是禁卫军,禁卫军在每个省内都囤积着三个整编军团,这些禁卫军由各省的禁卫军总兵大统领管辖。

    除了这些禁卫军之外,为了保护禁城安全,禁城四周各驻扎着一个整编军团,可以这么说,禹夏疆境内就是禁卫军的天下,而禁卫军大都督则是这些禁卫军的最高统帅。

    禁卫军负责禁城外围的安全,除了帝君和南宫雄霸的调遣之外,任何禁卫军都不得进入禁城,至于禁城之内,则有一支神秘的大内侍卫,这些大内侍卫守护着禁城和各个皇室成员的安全。

    因为帝都是禁卫军的地盘,因此凌侠从兵部衙门离开后,便站在门口不动,过了一会儿,一支巡察治安的禁卫军队伍缓缓走了过来,看到这儿,凌侠慢悠悠的凑了上去。

    ……

    一个多月之前,太子为了帮夏宁儿挑选驸马,提出了“比武招亲”的主意,可是二皇子和那些文官们不同意,称此举有偏向武将势力之嫌,接着,一众文官们提议将“比武招亲”改成“比试招亲。”

    众所周知,太子夏远桀重武轻文,掌管刑部的六皇子夏远途、掌管兵部的七皇子夏远霄,三人自幼关系亲近,这些年,六皇子和七皇子也都对太子推行的政策鼎力支持。

    跟太子不一样,掌管吏部的二皇子夏远文则亲近文官,掌管户部的三皇子夏远燃、掌管工部的九皇子夏远铭,三人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加上二皇子拜师三公的缘故,故他深受文官集团的拥护。

    掌管礼部的四皇子夏远幽一直保持中立,他虽然无心权势之争,但他的母亲南宫氏乃是当今皇后,外公南宫儒是朝中唯一的三疆总督,舅舅南宫雄霸更是禁卫军大都督,势力也不可小瞧。

    除了这七位权势鼎盛的皇子亲王之外,帝君还有三个血脉,分别是五皇子夏远岚、八皇子夏远修、十公主夏宁儿,鉴于五皇子和八皇子能力不足,所以帝君只赏赐了一座疆域,让他俩当个闲散亲王。

    至于夏宁儿,因为她是女孩的缘故,加之她以前一直在异人隐士那里学艺,因此帝君对她并没有什么封赏,两年前太上皇驾崩,帝君伤心之下身染重疾,病情总是时好时坏。

    因为帝君身体欠安,所以便下旨让太子监国,平时的政务交由太子掌控,只有遇到重大事情时,帝君才会出面决断,一个月之前,帝君病情加重,太子以帮帝君冲喜的名义为夏宁儿公主挑选驸马。

    在征求了帝君和皇后的同意后,太子提出了一个比武招亲的办法,从全天下选拔优秀男子当驸马,可当文官集团看到公主的嫁妆是一座疆域之后,也都动了心思。

    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子孙有机会竞争驸马,文官们否掉了“比武招亲”提出一个“比试招亲”的主意,如此一来,不但本领超绝的武功高手能参与比试,那些才高八斗的文臣子孙同样能够竞争驸马。

    因为兵部和禁卫军内斗的缘故,文官集团的这一提议瞬间获得了朝廷认可,单纯比武招亲的话,武将势力这边的世家子弟沾了很大便宜,但是眼下改成了比试招亲,文官集团的世子则也能参与竞争了。

    也正是由于这件事,令武将势力的高层清醒了几分,想到因为内斗而令文官集团从朝堂上占了上风,夏远霄和南宫雄霸暗暗自责,正因为这种背景,所以双方都有心握手言和,却又都不想开口认错。

    凌侠这一路上并不是光忙着赶路,他也在研究朝局的形势和各方势力,尤其是进入帝都之后,他所闻所见的事情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正因为掌握了这些信息,凌侠才有信心周旋于兵部和禁卫军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