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晋升从七品
    “公主宁儿,国色天香,清秀靓丽,秀外慧中。近日帝君身体欠安,顽疾反复发作,奏天祈安冲喜,太子甄选驸马,愿以公主大婚之喜庆,保吾帝君福寿康安。

    普天之下,寰宇四极,凡十六岁之上,三十岁以下,官宦世家,七品功名,文韬武略、俊逸高雅,身体健康,品貌端正的男子,皆可入禁城参加招亲。

    参与招亲者需要通过初赛、预赛、复赛、半决赛、决赛、总决赛,只要在总决赛上脱颖而出,便可成为当朝驸马,届时,皇室将会赏赐一座疆域充当公主嫁妆。”

    这份喜报是一个月之前帝都发出去的,当时凌侠他们正在桧木疆内潜伏行军,虽然城墙上贴着公主招亲的告示,可凌侠他们因为忙着应付战卫军的检查,所以根本没有注意上面的内容。

    当他们穿过桧木疆,进入禹夏疆之后,才听说公主招亲的事情,揭了一份告示,看着上面的内容,凌侠表情有些复杂,他脑海里浮现出夏宁儿绝世靓丽的身影。

    “队长,现在咱们已经进入帝都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呢?”众人一脸请示的围在他身边。

    “去抢公主。”凌侠将告示塞进怀里,嚯的站了起来,一脸自信的看着众人:“我把公主抢过来怎么样?”

    “你?”众人愕然的看着凌侠,随后全都一脸欣喜的说:“当然好了,要是你当了驸马爷,我们几个肯定也跟着沾光了,去去去,必须得去,我们支持你。”

    听到凌侠要去竞选驸马,现场包括彭烈在内的人,全都怂恿凌侠参加招亲比赛,尤其是彭烈,积极的不像话,他不但鼓励凌侠参赛,甚至还主动提出配合,愿意帮凌侠驯养一些小动物,用来讨公主欢心。

    “你怎么这么积极?”凌侠一脸戒备的看着彭烈。

    闻言,彭烈一脸局促的干笑了声:“之前我对你不报什么希望,但是当你把我平安无事的带到帝都后,我忽然对你刮目相看,以你的本事,搞不好真能娶了公主,我盼着你当上驸马之后能够赦免我。”

    “好眼光,你这次算是找对人了。”称赞了彭烈一句,凌侠也不见外,随口就吩咐了一句:“先帮我训两头老虎,能骑得那种,回头我送给公主当坐骑。”

    “老虎?那不合适。”彭烈摇了摇头:“我虽然能驯服老虎,可是哪有送女孩子老虎的?这代表什么寓意呢?难道代表人家女孩是母老虎?不合适、不合适,要我看,训个鹦鹉或者画眉应该不错。”

    “嗯,说到有道理。”凌侠认同的点了点头:“幸亏你提醒了我,要不然我就闹笑话了,老虎确实不合适,不过,公主不喜欢鹦鹉和画眉之类的鸟类,她应该喜欢猛禽,这样,你帮我驯一只猛禽吧。”

    吩咐完彭烈,凌侠把老崔和柳飘怡喊过来,他悄悄的嘱咐了一番,听到凌侠的吩咐,柳飘怡表情凝重的看着他:“你去骗官?天呐,这么做行吗?要是对方把你……”

    “没办法啊,告示上写的清清楚楚,要想娶公主,必须得是官宦世家子弟或者是七品功名在身之人,我现在才正八品,距离正七品还差了两级呢,为了获取参赛资格,我得把品阶升上去才行。”

    说到这儿,凌侠拍了拍柳飘怡的肩膀:“只要你们按照我的计划,隐藏好自己的行踪,一切就没有问题,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你们去我说的地方藏身,禁卫军肯定找不到你们。”

    ……

    兵部衙门,夏远霄正在查阅各地战卫军的军况汇报,忽然,一名亲兵急匆匆的跑进来,一见面,对方便对夏远霄禀报说:“启禀尚书大人,神盾军团、猛虎师团、项昆仑万人队、原易豪杰千人队、麾下第一百人队、队长凌侠求见。”

    “谁?谁见我?”听到这么一大溜名衔,夏远霄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待他冷静了一会儿,消化了那些名衔后,夏远霄登时一振:“凌侠?那个押解彭烈进帝都的凌侠?快,把他押进来。”

    不大一会儿,凌侠被几名士兵押解进了夏远霄的大堂,仔细打量了凌侠一番,看了看左右,夏远霄不禁皱眉道:“怎么就他自己?彭烈呢?”

    “启禀大人,只有他自己过来,末将未曾看到其他人随行。”负责守卫兵部衙门的军官如实汇报说。

    “你就是凌侠?”看到凌侠点头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后,夏远霄语气深沉的问他:“你是怎么来到的帝都?为什么沿途没有找到你们?彭烈呢?你把他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大人,你一下子提了这么多问题,我都不知道该回答你哪一个了。”耸了耸肩,凌侠装作一脸委屈的看着夏远霄:“我来找您交差?你怎么跟对待犯人似得对待我呢?”

    “交差?”冷哼了一声,夏远霄冷冰冰的看着凌侠:“我让你上交彭烈的告示几个月之前都发出去了,你要是真想交差,只要把人交给沿途的战卫军就可以了,又岂会拖到现在?

    不得不说,你倒是有些本事,沿途这么多的战卫军盘查堵截,甚至还有禁卫军机动巡察,但是我们双方居然没有拦住你,你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我面前,我着实佩服。”

    “谢谢大人夸奖。”道了声谢,凌侠叹了口气,装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大人有所不知,我看到兵部的告示后,本想就近交差把彭烈交给那些战卫军的。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有一伙身份不明的人尾随跟踪我们,沿途不停的追杀我们,担心把彭烈交出去之后,他会被人杀死,所以我才不敢露脸,这么做就是为了亲自把彭烈交给大人。”

    “你是说有人沿途追杀你?”听到这番话,夏远霄思索了片刻,然后质疑道:“你分明是狡辩,沿途那么多的战卫军,他们接收彭烈之后,自会保护他的安全,难道那些人还敢从战卫军手里杀人?”

    “大人有所不知,那伙神秘势力不但行踪诡异,而且个个武功高强,别说是从战卫军手里杀人了,我看他们连战卫军都敢杀,难道大人忘了那两个掩饰我们行踪的百人队?他们可都被杀了,

    我怀疑追踪我的那些人,跟从白石省境内袭杀两个百人队战卫军的人,应该是一伙的。我要是真把彭烈交出去,白石省战卫军的惨案就会重现,为了确保任务安全,所以我没有露面。”凌旭辩解道。

    原本夏远霄对凌侠有些怀疑,可是听到这番说辞后,他觉得有些道理,沉吟了一会儿,他抬头望着凌侠:“好了,就算你说的有些道理,那你如今既然已经进入帝都了,是不是可以把彭烈交给我了?”

    “可以是可以,但是……”说到这儿,凌侠一脸为难的看着夏远霄:“我记得大人之前的告示里说过,我要是把彭烈交给兵部,就能够官升一级,不知这话还算不算数?”

    “你是说这件事情啊?”轻蔑的看了眼凌侠,夏远霄朝身边的那名亲兵吩咐了句:“去找左侍郎,就说是我吩咐的,把凌侠的品阶和晋升到从七品,他手下那些十夫长也一同晋升品阶。”

    “是,末将领命。”听到吩咐后,那人便快步朝前堂左侧的一间房子跑去,不一会儿,那人回到了夏远霄面前:“左侍郎大人已经签发了晋升令,这是令牌。”说完,那人递给凌侠一枚从七品官阶的令牌。

    “你的要求我已经满足你了,现在你可以把彭烈交出来了。”夏远霄面无表情的说。

    “彭烈?他不在我手中啊?”凌侠眨了眨无辜的眼睛:“我刚刚只是咨询大人告示上面的内容还作不作数,没说过要交出彭烈啊。”

    夏远霄愣了愣神后,顿时气得拍了桌子:“放肆,你竟敢耍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