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懦弱的队长?聪明的队长?
    “咱们队长怎么光知道躲呢?就不能跟那些人打一场啊?”

    “是啊,这一路上光跑了,跑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太怂了。”

    “咱们都是当兵的,应该上去就干,结果跑的跟三孙子似得。”

    “要我说啊,咱们队长的脾气太娘了,有些懦弱,不硬气。”

    “什么叫有些懦弱啊,依我看,咱们队长就是懦弱,是懦夫。”

    最近这两个多月,百人队的士兵们流言四起,士兵们这段时间跑到有些沮丧气馁了,觉得没面子,想要硬碰硬的大干一场,不愿意再这样逃下去了。

    不只是是百人队士兵觉得凌侠懦弱,就连寻找凌侠的那三伙神秘势力也觉得凌侠太没意思,就知道玩消失,有本事大家出来比划一下啊,整天玩失踪算什么?

    “队长,兄弟们这段时间躲得有些急躁,私底下议论着一些流言蜚语,您听了之后可别生气啊。”老崔看到近期士兵们有些人心浮躁,担心凌侠听到后会生气,因此他劝慰几句。

    “没事,我不在乎这些。”对于别人管自己叫懦夫一事,凌侠丝毫不以为意。本以为谣言会止于智者,可没想到,看到自己没有回应底下的传闻,下面那些士兵更放肆了,说话越来越难听。

    看到士兵的情绪越来越压抑,军心已经渐渐变得浮躁,凌侠认真思索了一番,这一天,他把手下人的全部集合起来,看着士兵眼中的不屑和狂躁,凌侠下达了一条命令:“准备冲卡。”

    “冲卡?哪个卡?不会是虎城关的城门卡吧?”

    “耶,这真是太好了,老子终于可以大展身手了。”

    “总算可以硬碰硬的干一场了,哥们已经等不及了。”

    望着士兵们兴冲冲的样子,凌侠让每个人都写一份遗嘱,并且把家庭地址都写详细,见众人一脸茫然,不知道此举是什么意思,凌侠淡淡的解释道:

    “我以前听过一句话,优秀的统帅从不让自己的士兵涉险,虽然你们之前是匪徒出身,但我爱惜你们如自己兄弟,因为舍不得你们受伤,怕你们牺牲在战场,所以我绞尽脑汁的竭力避免交战。

    但是我近期发现自己做错了,你们貌似不怕死,也不怕受伤,你们渴望战争,不想当缩头乌龟,既然这样,那我就成全大家,这一次,咱们不跑了,跟城门口的战卫军痛痛快快大战一场。

    老崔已经打探过了,从这里进入禹夏疆需要穿过三个省,分别是扬槐省、水星省、洛古省,出了洛古省就是禹夏疆的地盘,这三个省呈一条直线,是距离禹夏疆最顺的道路了。

    沿着朝廷修建的官道前进,需要经过二十六个府衙的城门,四十一个县衙的城门,既然咱们要血战一番,那就一关一关的闯,只要闯过这些关卡,就可以抵达目的地了。

    虽然兵部布置了战卫军驻扎在各个城市的城门口,禁卫军也有军队在找寻咱们,还有一伙身份不明的神秘势力暗中窥视,但咱们不怕,因为我相信你们都是能够以一当十的好汉。

    我是不敢上战场,因为我懦弱,可是你们不怕,你们渴望战斗,今天我给你们这个机会,让你们跟那些个城门口驻扎的战卫军痛痛快快大战一场。

    放心,等你们战死之后,我会按照你们家庭的地址把你们的遗嘱送过去,当然了,家里没有亲属的士兵可以不用写。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一盏茶之后冲卡备战。”

    说完,凌侠转身去了别的地方,而士兵们则互相凝视着彼此,眼神中充斥着茫然和呆滞:

    “二十六个府衙的城门,四十一个县衙的城门,咱们冲的过去吗?”

    “之前我看过,每个城门口最少驻扎了一百多人,人数跟咱们差不多。”

    “咱们一个换一个,顶多也就冲一个卡口啊,就算以一当十,那也才十个卡口。”

    “要是真冲卡的话,除了战卫军之外,朝廷的捕快和衙役会不会参战?”

    “除了战卫军还有禁卫军呢,咱们能打过他们吗?更何况还有一伙神秘势力。”

    “打?想想之前被全歼的那两个百人队吧,他们就是帮咱们打了个掩护,结果全都被杀了。”

    “你们不是愿意打吗?整天嚷嚷着队长懦弱,现在好了,队长给咱们机会了,打吧,这里放眼望去全特么是战卫军,你们打个够。”

    “是啊,平日里就属你们几个闹腾的欢,待会儿就要开战了,你们几个打头阵,我们从后面看着,希望你们能够灭了城门口那些兵。”

    “灭了那些又怎么样?这只是一个关口,后面还有好几十个城门口呢,你真以为咱们能一路杀过去啊?半道上就得全军覆没。”

    “以一敌十有什么用?大家别忘了,咱们就一百多人,就算真的以一敌十,那也不过是杀敌一千,可咱们却要付出死伤殆尽的代价。”

    “即使没有全部战死,那也得死伤一半吧,一半的死亡率,谁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活下来?之前要不是队长的计划,咱们能平平安安吗?”

    “就算这次没有战死,侥幸活了下来,可是后面呢?这边一闹,后面可就都知道咱们的踪迹了,到时候肯定是大兵压境围堵咱们。”

    “不错,如果不是队长聪明,估计咱们连白石省都不出去,更别提穿越这么多疆域了,现在咱们能活着到这里,都是队长的功劳。”

    原本那些士兵觉得凌侠十分懦弱,整天就知道躲躲藏藏,他们感觉自己沿途锻炼的很牛掰了,想要展示一下本事,但凌侠不允许他们招惹战卫军,因此那些士兵心里怨声载道,觉得凌侠没本事。

    可是当凌侠真让他们跟那些战卫军交战了,那些士兵又都不敢了,涉及到生死,那些主战的士兵,一个个的头脑渐渐恢复了清醒。

    一想到要穿过几十个城门口,面对一波一波的战卫军,士兵们又都心虚了,想到闯卡的后果和下场,士兵们纷纷感到后悔。

    直到此时此刻,众人才察觉凌侠的苦心,冷静下来之后,士兵们一脸愧疚的去找各自的队长,真心诚意的表示自己等人知道错了,让几个队长代表大伙儿去跟凌侠道歉。

    当老崔和柳飘怡几人来的凌侠面前,转达士兵们的歉意后,凌侠露出一丝微笑,他知道百人队这次面临的危机已经过去了,士兵们浮躁的情绪已经冷静下来了。

    欣慰之余,凌侠也有些警觉,这次的事情给凌侠敲了一个警钟,一个队伍除了骁勇善战之外,士兵们的情绪和心理变化也要时刻注意,他需要物色一个类似于“政委”的人帮他管理军队的精神建设。

    有了这次的摩擦,凌侠百人队变得更加团结了,再也没有士兵质疑凌侠了,看到队伍总算是收归于平静了,凌侠撤销了之前闯卡的命令,吩咐大家低调潜进。

    一路上,凌侠他们或是装扮成贩夫走卒、或是假扮游兵散勇,有时候也冒充大户家眷,最大胆的一次是凌旭拿着彭烈的画像,假冒五城兵马府的巡城队伍,大摇大摆的从城门口走出去。

    凭借凌侠层出不穷的计谋,百人队连续穿越了扬槐省、水星省、洛古省,就在刚刚,曲琴诗坐着一顶花轿,柳飘怡和上官慧假装丫环,凌侠他们扮作家丁护院,冒充知府家的千金大小姐,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洛古省,进入了帝都所在的禹夏疆。

    而凌侠他们刚进入禹夏疆,就听到了一件消息,几天后,太子为夏宁儿公主举办比武招亲,得知这一消息后,凌侠愣在了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