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消失的凌侠百人队
    禹夏疆位于夏朝一百零八疆域的最中心位置,面积是所有疆域里面最大的,物产资源也是所有疆域之中最丰富的,而禹夏疆的疆域之主乃是当朝太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禹夏疆周围有九个疆域,仿若九个侍卫一般伫立周围,那九个疆域将禹夏疆围护在最中心位置,那些疆域之主分别是当今帝君的九个儿子,这种阵容被称作为九王护龙。“队长,咱们这是去哪儿?”老崔看着近期一脸凝重的凌侠,忍不住询问他。“帝都!”凌侠简短有力的回答。“哦”了一声后,老崔不再询问,自从上次凌侠跟彭烈谈过之后,凌侠就突然下令全速行军,众人打扮成书生学子的模样,从文安疆的地盘上一路疾驰,十多过去了,众人终于抄近道走出了文安疆。离开文安疆数百里地之后,凌侠指着东边方向,只要迎着太阳一路向东,再穿过“绮丽疆”、“紫薇疆”、“桧木疆”就可以到达帝都所在的“禹夏疆”了。绮丽疆和紫薇疆还好些,两个疆域都是文臣掌控,因为朝廷文武对立的缘故,文臣的疆域内甚少出现战卫军的身影,凌侠他们从这两个疆域里前进,压力比其它疆域要少许多。但是桧木疆就麻烦了,那是七亲王夏远霄的地盘,夏远霄正是当朝兵部尚书,军界三巨头之一,正因为这种背景,桧木疆内军纪严谨,战卫军对进出帝都的车辆和行人盘查的格外严格。见众人听到夏远霄的名字时情绪有些沉重,凌侠顿时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他装作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告诉大家不要紧张,他已经想好过境桧木疆的办法了。通过近期这段时间的磨合,士兵们对凌侠的依赖已经越来越深了,在他们眼中只要凌侠出手,就没有办不了的事情,,听到凌侠已经想好注意了,众人全都松了口气。“你根本没有想到办法,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彭烈忍不住询问凌侠,这是他自上次话之后,第一次跟凌侠开口。“凉拌呗。”看了彭烈一眼,凌侠三句话不离本行的道:“要是你把能够驱使野狼的本事交给我,或许我能想到一个好办法?”凌侠本以为自己这次的要求,依旧会跟往常一样被拒绝,可没有想到他的话音刚落下,彭烈却点了点头:“我虽然不能把驱使野兽的技能传授给你,但我可以帮你驯服一种野兽,如果你看中了某种野兽,我可以帮你驯服它。”“真的?那太好了。”凌侠雀跃了一声,然后满脸激动的道:“你帮我把之前从森林里遇到的那头狼王驯服吧,我不稀罕别的动物,就喜欢那头狼王。”“这------”尴尬的干咳了一声,彭烈告诉凌侠:“你换一种吧,那头狼王是野生的猛兽,我可以勉强将它驱离,却无法把它驯服,你要是想要野兽充当宠物,尽量选一些刚出生不久的。”“从开始训啊?”凌侠咋了咋嘴:“我还以为你这本事多么神奇呢,结果却是从训练的,这跟训狗没什么区别嘛,训狗也是一样,只要是掌握了技巧,就能使被训动物听懂主人指令。”“这门技艺不像你的那么简单,既然你不需要我帮你训练动物,那就算了吧。”看到凌侠竟然质疑自己的本领,彭烈脸上露出一丝不高兴。“要要要,白给的干嘛不要。”笑嘻嘻的回应了一句,凌侠笑着补充道:“被你这么一刺激,我还真想到了一个能够金蝉脱壳的绝妙主意,到时候谁也拦不住咱们。”话音落下后,凌侠看着身旁的彭烈,笑眯眯的问道:“你就不关心我会把你送给谁?进了帝都之后,我可就要带着你去交差了,到时候咱们可就再也见不着面喽。”“我也正好奇着呢,实不相瞒,我很想知道你会把我送给谁?但我知道你不会告诉答案。”彭烈一脸淡然的。“答对了,嘿嘿……”凌侠表情神秘的干笑了两声。嘱咐大家收拾一下行李,待众人歇息的差不多时,凌侠继续招呼大家赶路,为了避免引入注意,同时也为了减低麻烦,凌侠告诫众人,行进的时候尽量不要多管闲事。上一次在文安疆境内,众人路上遇到一伙恶霸抢亲,因为看不惯恶霸的举动,凌侠带头冲上去把恶霸及其手下围殴了一顿,当时众人打的那叫一个过瘾啊,差点把恶霸给打废了。凌侠几人当时是打痛快了,可后来凌侠他们被当地的捕快们足足追了一个省的地界,要不是因为跨了省,估计捕快们还不放过他们,有了这个教训,大家行进的时候谨慎收敛了许多。待众人全部整装待发后,凌侠让大家换掉身上的装扮,这一次,凌侠让杨禄财购买了一批茶叶,众人装作是贩卖茶叶的商队,凭借这身装扮,凌侠等人走的一路畅通。……“黑杀,凌侠百人队呢?彭烈呢?六十三了,为什么还没有他们的身影?”中年男子面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望着面前单膝跪地的黑影,他语气森然道:“十时间,我再给你十的时间,不管是彭烈还是凌侠百人队的行踪,你必须给我找出来,十之后,如果还没有他们的踪迹,你就去猛虎师团扫猪圈吧。”“大人开恩,那个凌侠委实太过于狡猾,属下想尽了任何办法也找不到他的行踪,甚至连交易楼也只知道他们曾去过战锤师团,除此之外查不到他的任何讯息。”到这里,黑影抬头看了看中年男子,见对方的表情有些松动,他趁机请求道:“希望大人能够多给我一段时间,属下保证一定会把凌侠百人和彭烈的行踪查清。”“连交易楼的人也查不到凌侠的行踪吗?”自言自语了一句,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多给你点时日吧,一百多个大活人,总不能凭空消失了吧?他们究竟在哪儿呢?”……兵部尚书夏远霄的府邸,此时,夏远霄也在询问凌侠的踪迹,得知各路驻扎盘查的战卫军依旧没有发现凌侠百人队的行踪时,夏远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两个多月了,那个百夫长凌侠,居然能够把踪迹隐藏的如此之好,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兵部的告示早已遍布下,但他却迟迟不肯交出彭烈,看样子,这个凌侠是不打算把人交给我了。如今整个朝廷都知道我调集重兵驻扎各城路口,全力盘查凌侠百人队的行踪,要是我动用了这么多人都找不到一个凌侠,肯定会被那些文臣笑掉大牙的。加大盘查力度,除了咱们地盘之外,那些文臣控制的疆域境内,也尽量派遣人手堵截盘查,如果这么做还是不行的话,那就把南宫博调回兵部,我亲自找他谈谈,问他把人藏哪儿了。”……禁卫军大都督府,南宫雄霸站在花园里赏花,虽然身在百花之中,但他的心思却根本没再这里,正在这时,一只信鸽缓缓飞入府邸,直接落在了书房的窗框上。走到窗前,抓起信鸽,从信鸽腿部的管桶里取出一卷密信,看过之后,他微微皱起眉头,将密信收好后,他轻轻低语:“凌侠啊凌侠,你究竟把彭烈弄到什么地方去了?此人没有把彭烈交给兵部,也没有将人交给禁卫军,他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还有一个月就是公主比武招亲的日子了,两件事可千万别赶在一块啊。”正当三伙势力为了寻找凌侠百人队而愁的焦头烂额之际,凌侠带领他的百人队出现在了桧木疆境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