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神秘的军旗会
    “一个月了,为什么还没有找到凌侠百人队?他们难道人间蒸发了不成?”中年男子阴沉着脸色询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三十天了,各地城口负责盘查的战卫军,依旧没有查到凌侠百人队和彭烈吗?”夏远霄表情有些凝重。“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前去接应的人还没有找到凌侠百人队?他们究竟在什么地方?”南宫雄霸一脸的疑惑。“查,每座城池每座城池的查,每个路口每个路口的查,凡是进出帝都方向的道路,有一条给我查一条,凡是进出帝都的人,有一人给我查一人,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凌侠百人队和彭烈找出来。”三个不同目的的人,下达了同样的命令。柳荫疆,芦呈省的城门口刚刚过去一支娶亲的队伍,城口的战卫军连花轿都没有放过,甚至把新娘子的喜布都揭了下来,但却没有发现任何疑点,检查无误后,士兵们这才转身让路。雷泽疆、贺瓶省的出城门口,一支出殡的队伍撒着纸钱从城内缓缓出来,路口负责盘查的战卫军查验了每一个人的面孔,又将棺材打开检查,比对了一番死者的样貌,待全部正常后才予以放行。彩岭疆,晨幕省,一伙凭空出现的匪徒对周围势力展开了收编,汇聚了近千人马后,头领率领大家入侵隔壁疆域的地盘,在两伙匪徒交战之际,首领和其中一百多人悄悄逃离了战场。经过一个多月的急行军,凌侠绞尽脑汁的使用了各种办法,接连穿过了、啸风疆、琳琅疆、瑰丽疆、柳荫疆、雷泽疆、彩岭疆,现在进入了文安疆。“队长,你为什么非得来文安疆啊?之前我记得你说过,咱们要争取用最短的时间进入帝都,按说从彩岭疆直奔云袭疆,是距离帝都最近的道路,可现在咱们绕到了文安疆,这么一来,至少得多行军数千里地。”老崔一脸不解的看着凌侠。见众人全都有些不明白,凌侠便解释说:“老崔说的没错,如果从彩岭疆直奔云袭疆,确实是去往帝都最近的路程,但是大家有所不知,云袭疆和后面的三个疆域,都是武将势力的地盘。咱们从那条路上前进,不论如何化妆,肯定会被对方发现行踪,与其自投罗网的进入那些疆域,咱们还不如绕远来文安疆,这里的疆主是一名文官,此人十分激进,疆域内根本没有战卫军的存在。”“这些疆域还分地盘啊?”众人全是第一次听到地盘之说,因此全都一脸愕然的互相对视,眼神显得不敢置信,他们以为疆域都是朝廷的,可现在才知道,这些疆域居然是有势力划分的。凌侠第一次听易豪杰谈及这个话题时,比老崔他们几个还要震惊,因此看到他们吃惊震撼的表情时,凌侠毫不意外,可是,当他看到彭烈时,却发现彭烈眼神如常,看样子,他早知道此事。“来,老彭,我该给你扎针了。”说话间,凌侠走到彭烈面前,此事的彭烈脸型肿胀,肤色铁青,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容貌跟之前的样子发生了很大改变,即使熟人也认不出来。原来,凌侠无意中发现彭烈对止痛药有轻微的过敏反应,将止痛药片压成粉末,然后用针管注射到彭烈的脸上,不一会儿,药效发挥出来,令彭烈面部发生了极大改变。正是凭借这一手,沿途负责盘查的战卫军士兵,拿着彭烈的画像进行对比时,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面前所站之人就是他们要找的彭烈,就这样,凌侠利用这种办法一再瞒过战卫军的盘查。文安疆盛行文风,这一次,凌侠他们化妆成书生的样子,而罗氏五兄弟和一些长相凶悍的士兵则扮演保镖,为了避免聚在一起眨眼,众人选择分开前行,由十夫长们带领各自的小队行进。还真别说,凌侠一袭白色长衫,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走在路上还真有几分俊俏书生的模样,在他身边是女扮男装的曲琴诗,以及此行的重点看押人员彭烈。“大哥,你说句实话,你是想去兵部还是想去禁卫军那边?”说完,凌侠一本正经的看着彭烈:“你要是想去兵部,回头我把你交给战卫军的人,要是你希望去禁卫军那边,我就把你交给前来接应的人,路上我看到好几拨禁卫军,估计都是来接应你的。”“你又想套我的话,要是你真打算把我交出去,就不会来文安疆了,既然你费心费力的来到这里,就表示你没有把我交出去的意思。”彭烈没好气的说。“你误会我了,我真不是这个意思。”苍白无力的辩解了一句,凌侠挠了挠头:“那咱们就直说吧,我的确想从你嘴里套点口风,我想知道兵部和禁卫军双方为什么这么看重你?”“你真想知道?”彭烈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凌侠:“我得劝你一句,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妙。”“可是不知道答案,我憋得难受啊。”凌侠一脸郁闷的说。望着凌侠憋屈难受的表情,彭烈沉吟了片刻,随后淡声说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我是军旗会的人,现在的军方看似铁板一块,其实内部隐患重重,有军阀势力,军界巨头势力,有派类党羽势力,还有文官奸细势力。为了监视武将势力内部成员,发掘优秀的武将和作战部队,同时也为了甄别剔除其它势力成员,避免那些人从内部毁掉朝廷的军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军旗会应运而生。凡是有资格加入军旗会的人,全都是赤胆忠心,一心为国,骁勇善战、军事能力出众之人,这些人平时分散至各个师团,但遇到危及情况,军旗会就会把这些人组织在一起。”说到这儿,彭烈顿了顿,沉吟片刻,他叹息了一声,接着继续说:“至于你问我是想去兵部还是想去禁卫军?实不相瞒,这两个地方我都不想去。军旗会的存在虽然神秘,但是军方巨头应该察觉到了,他们既想把军旗会攥在自己手里,又担心别人掌握了军旗会,因此他们都想窥探军旗会的秘密。当初武震山找我帮忙,说他接到旗主的指令,要伏击一批禁卫军,让我协助他,按理说,我在没有接到旗主的命令时,不应该私自帮他出手,但看在武震山是我义兄的份上,我还是帮他找了几名驯马师,并亲自帮他驯服了几头野兽,事后,我随即离开了现场,返回战卫军大营,没有理会他的任务。本以为武震山会紧随其后的跟来,可一连几天他都没有出现,后来我听人提到了他,说他率兵伏击了战卫军,并欲绑架皇室公主,但是被神秘高手击伤被俘。因为涉及绑架皇室成员,此举惹怒了帝都禁城,帝君下令彻查此事,兵部遭遇了大洗牌,而文官集团也在这个节骨眼上发难,所以明知武震山被关押在三法司,却不敢派人营救。本以为这件事情会慢慢拖下去,可没想到帝都居然查出了我的存在,下令将我抓捕,这时候,军旗会肯定坐不住了,担心我会泄露军旗会的机密,所以他们决不能让我进入帝都。”“哦,我懂了,军旗会既然依托军队存在,那兵部高层肯定知道它的存在,搞不好这个组织就是兵部高层设立的,而军旗会既然会袭击禁卫军,那就说明禁卫军跟军旗会不是一路的。禁卫军只效忠于皇室,他们关押武震山的地方是三法司,要我们把你送去的地方也是三法司,而三法司由都是独立于六部的存在,凡是直接向帝君禀报。换句话说,兵部之所以跟禁卫军闹得这般僵持,不是怕禁卫军方面抓到什么把柄,而是担心三法司审出问题之后上报给帝君,他们害怕的其实是帝君。再联想到之前军旗会下令袭击禁卫军,绑架皇室公主,难道?军旗会的目的是为了从暗中操控整个军队?从而达成某种目的?对,肯定是这样的。因为不论怎么说,战卫军都是朝廷的,除了帝君之外,旁人无法调动,为了变相控制军队,对方这才从军队内部成立了军旗会,通过军旗会将军队操控在手中。”听完凌侠的分析后,彭烈露出一丝震撼,他加入军旗会只不过是想为朝廷出一份心力,可没想到差点万劫不复,仔细回忆了一番事情的经过,他的额头上瞬间布满了冷汗。凌侠原本只是闲的没事跟彭烈聊天,可是没想到竟然无意中聊出了这么一桩隐秘,望着彭烈的表情,凌侠心中也有些沉重,既然已经知道了军旗会意图不轨了,可是该如何防范呢?还有,自己该如何处置手中的彭烈?凌侠不想置彭烈于死地,他感觉这个人留着会对自己有大用。可是彭烈毕竟参与了袭击战卫军,绑架皇室公主的阴谋之中,真要是把他送到朝廷,势必难逃一死,但凌侠又不敢私自放了他,面对着眼前的这些难题,凌侠顿时有些苦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