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错综复杂的博弈
    “砰!”帝都某处豪宅内,一名中年男子愤怒的摔碎了手中茶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有找到彭烈的身影?从白石省进入帝都所有路口都派人进行了盘查,为什么始终没找到那个百人队?”“属下办事不利,请大人恕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看到男子生气了,黑影急忙下跪请罪,沉吟片刻,黑影解释道:“属下已经遣派了所有能动用的人手,可就是查不到那个押解彭烈的百人队行踪。不过,属下倒是查到一条线索,负责押解彭烈的百人队属于猛虎师团项昆仑万人队,剿灭聚义堂之后,因为项昆仑属下的千夫长易豪杰立功颇大,所以师团就补充了他几百名俘虏兵。而负责押解彭烈的那个百人队,就是易豪杰麾下的第一百人队,队长姓凌,叫凌侠,之前是个物辎令,俘虏兵补充到位之后,估计是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易豪杰将凌侠任命为百夫长。后来易豪杰因为表现优异,被兵部升任至战锤师团担任万夫长,与此同时,凌侠百人队接受了南宫博的指派,让他们负责押解彭烈去帝都,但是当晚之后,凌侠百人队莫名失踪了。依属下只见,那个百人队里都是一些匪徒出身的乌合之众,全是匪气横行的俘虏兵,带队的百夫长更是个半路出家的物辎令,像这种柴废队伍,大人根本不足为虑。之所以现在找不到他们,属下猜测他们应该是遇到了某种麻烦,或者是因为某件事情耽搁了行程,他们原地踏步,咱们自然查不到他们的行踪了,但只要他们前进,就一定会暴露行藏。”“你是说,押解彭烈的那个百人队,是一群临时组建的乌合之众?里面的主要兵力都是匪徒投降后补充的俘虏兵?因此咱们不需要太过关注他们吗?”男子沉声道。“确实是如此。”黑影如实禀报。“哼-------一派胡言,真要是你说的那样简单,咱们的人早就截住凌侠和他带领的百人队了,可截止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那个百人队的行踪,这说什么?说明那个姓凌的百夫长预料到了现在的局面,因此从一开始就做好了部署,你想想一想,如果不是心中警觉,他干嘛派出两支百人队做掩护?”看到黑影被反问的无言以对了,中年男子沉声道:“看样子,这个百夫长倒也有些见识,传令给各个旗主,加大搜索力度,我倒要看看,面对无穷无尽的天罗地,凌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禁卫军大都督府位于帝都禁城门口,是武百官之中距离禁城皇宫最近的府邸,此时,大都督南宫雄霸正坐在府内听取属下汇报,对方汇报的内容也是跟凌侠有关。南宫雄霸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脸上表情威严,相貌不怒自威,即使坐在椅子上不动,其气场都震慑的周围压抑沉重,听完属下的汇报之后,南宫雄霸露出一丝思索:“之前南宫博给我飞鸽传书,把押解彭烈之人的信息全都汇报了一遍,带队那人名叫凌侠,是个无名之辈,他手下那些人都是些俘虏兵,估计他们斗不过兵部封锁在路口的人?我虽然派出了几十路人马前去接应,但我担心凌侠不会跟前去接应的禁卫军接头,如果真是那样,到时候咱们只能用硬的强行抢人了,无论如何,彭烈必须交给咱们审讯。”“大都督,末将有件事想不明白,夏尚书虽说跟咱们有些缝隙,但还不至于公然撕破脸皮,不知他这次发了什么疯?竟然为了一个彭烈而跟咱们内斗,难道这彭烈身上有什么隐秘不成?”一名属下不解的询问。听到这个问题,南宫雄霸思索了一会儿,语气不是很确定的说道:“我也为此感到不解?夏远霄军事天赋出众,但行事一向低调沉稳,为何这次如此反常?三法司总审天下案件,把彭烈交给三法司,并无不妥之处,可为什么夏远霄非得要把彭烈送到刑部审理呢?刑部虽然属于官系统,但向来跟兵部走的很近,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兵部衙门正堂前,一名相貌斯、星目剑眉,四十岁许,满脸威严、神色淡定的中年男子,正在研究各地战卫军衙门呈送的战报,这人正是兵部尚书夏远霄。夏远霄是当朝帝君的第七个儿子,他即是兵部尚书同时也是桧木疆之主,看到一名心腹走了进来,夏远霄神色不变的询问来人:“怎么样?有人发现凌侠百人队的行踪了吗?”“启禀大人,暂时还没有发现凌侠百人队的行踪,彭烈也是踪迹全无,我已经通知沿途所有的战卫军驻军,让他们派人赶赴各城的路口蹲守盘查,务必抢在禁卫军前面找到凌侠百人队。不过,末将听到驻扎盘查的战卫军回报,近期有一伙神秘势力也隐藏在各个路口盯梢,局我猜测,那些人的目标应该也是凌侠和彭烈,我已经嘱咐各路战卫军加强警戒了。”“大人,末将有一事不解。”犹豫了一下,那名心腹忍不住问道:“咱们为何非要跟卫军大都督争夺彭烈呢?现在兵部和禁卫军已经势如水火,据说南宫雄霸去帝君那里弹劾大人了。”闻言后,夏远霄脸上露出一丝烦躁,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摆了摆手,示意那人退下,当那人离开之后,夏远霄语气苦涩的低语了一句:“太子啊太子,你可把臣弟架到了火炉上……”……“队长,我打听过了,事情跟你了解的基本上一样,现在的确是有三股势力在寻找咱们,战卫军、禁卫军、还有一股身份不明的神秘势力。现在各个城门的路口都张贴了彭烈的画像,凡是路过之人,都得一一比对画像,我仔细看过了,那些战卫军士兵盘查的极严,很难蒙混过去。”老崔把打探来的消息回禀给众人。此时,凌侠他们已经来到了瑰丽疆京兆县的地界内,他和手下们坐在路边的树林里歇息,当老崔汇报完打探到的线索,周围的士兵们全都露出一丝紧张之色。当天凌侠以需要帮助为由,从苏景庵那里索要了几十身捕快们的衣服和布政使衙门的腰牌,拿到东西后,凌侠一脸失望的离开了布政使衙门。出城的路上,凌侠把从苏景庵那里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大家,听到局势发生了如此转变,现场包括彭烈在内的人,全都露出一丝意外。为了避免被路口盘查的战卫军发现行踪,凌侠让大家化零为整,分成十个小队依次混出城门,之后他们又装扮成押解犯人的捕快,凭借苏景庵给的腰牌,一路闯关,直至出了忠淼省的地界。进入京兆县后,凌侠没敢莽撞行动,他让老崔外出去打探消息,看看事情是不是如苏景庵说的那般严重,现在听到老崔的汇报后,凌侠心中的幻想消失了。沉吟了片刻,凌侠露出一丝冷笑:“我原本打算就近较差,把彭烈交给那些战卫军呢,但是看到现在的这幅阵势后,我又改变主意了,他们越想抓咱们,我就越让他们抓不着。有道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既然现在有三股势力想要寻找咱们,那咱们就跟他们斗一斗,看看是那三股势力厉害,还是咱们百人队的本事更高一筹?从现在起,我将传授给大家几个本领,大家一定要好好学,当初我学这些本事可花了不少银子呢,现在我免费教给你们,这第一门本领的名字很简单---------反追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