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前路凶险
    自从彭烈被抓之后,猛虎师团可谓是糟了殃,先是两只打掩护的百人队被全部击杀,接着又有一伙身份不明的人夜袭师团参将府,把所有跟彭烈有关的物品全都抢走,对方全是内力境界的高手,入参将府如入无人之境。先是被人一把火烧掉了战卫军大本营,现在又被人夜袭了参将府,军团长南宫博气的暴跳如雷,当即从猛虎师团内征调了五十名内力高手,沿途追击那伙神秘人。那些高手倒也厉害,竟然真的追踪到了敌人的行踪,但是对方发现行迹泄露后,反过头来袭击追踪之人,双方一番大战,南宫博派去的五十名高手死伤三十余人。虽然付出了极高的代价,但是剩余那些人却带回来一份情报,潜入者的手臂上全都有一面类似于旗帜的烙迹,由此可见对方并不是一伙独立的势力,而是一个神秘的组织。虽然那些神秘人被击杀了大半,但是剩余之人依旧将从参将府内抢走的物品带离,那些物品之中,有一个信封,那里面是禁卫军大都督下令抓捕彭烈的亲笔手令。因此此事闹得太大,最终走漏了风声,一些有心人根据彭烈被抓、负责掩饰的百人队被击杀,神秘人夜袭参将府,禁卫军大都督手令,对整个事件展开了调查。当这些人查到彭烈原属于忠淼省战卫军,归武震山统辖调用后,又查到了战卫军从飞凤岭夜遇阴兵借道事件,紧接着,武震山率兵袭击禁卫军的事情曝光。也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禁卫军大都督亲笔手令的内容被人公布出来,禁卫军大都督让南宫博抓住彭烈之后,派人将他送到帝都三法司审讯,务必查出袭击禁卫军一案的真正幕后主谋。得知南宫博未经请示就抓捕了一名从五品级别的武将,兵部尚书夏远霄勃然大怒,他指责禁卫军大都督南宫雄霸越权干预兵部军务,又训斥了南宫博一番,让他把彭烈的行踪报上去。接到兵部尚书的命令后,南宫博索性也不再隐瞒,称他已经派遣了一个百人队将彭烈押解送往三法司,预计四个月之后就会抵达帝都,但是他不肯出那个百夫长的名字。禁卫军大都督南宫雄霸对兵部尚书夏远霄咄咄逼人的态度十分不满,称他是在调查禁卫军被袭击一案,彭烈牵扯到案件之中,他下令抓捕彭烈根本不算越权。而兵部尚书夏远霄则认为彭烈是兵部任命的从五品武将,关于他的调用和任免,应该都由兵部了算,禁卫军负责帝都禁城安危,插手抓捕地方战卫军武将,此举就是越权。就这样,两大军方巨头为了一个从五品的彭烈闹得不可开交,南宫雄霸和夏远霄同时给南宫博施压,问他彭烈此刻在什么位置?让他把百人队押解彭烈进帝都的路线报上去。面对二人的询问,南宫博无奈之下出了实情,他告诉二人,自己委实不知道彭烈此时的位置,也不知道彭烈是沿着哪条线去的帝都,因为负责押解彭烈的百人队出门之后就失联了。得知彭烈此时下落不明了,南宫雄霸派出足足五十批禁卫军沿途接应,而夏远霄也不甘落后,飞鸽传令各省的战卫军大将军,只要看到彭烈的身影,直接扣押送解兵部。现在一共有三伙势力盯着彭烈,兵部尚书和禁卫军大都督的两伙势力是明面上的,除了他俩之外,还有一伙隐藏在暗处的神秘势力,对方的目标也是彭烈。众人除了盯着彭烈之外,也都把视线放在了凌侠百人队身上,兵部尚书已经发布了军令,只要负责押解彭烈的百人队把彭烈交给兵部,所有军官的品阶晋升一级。若是负责押解彭烈的百人队将彭烈交给禁卫军的人,兵部将免去所有军官的职位,革除百人队所有兵将的军籍,并且登记造册,三代以内不准参军入伍。兵部的晋升令发布不久,禁卫军大都督也发布了一份军令,只要负责押解彭烈的百人队将彭烈送至三法司受审,百人队所有成员全部划入禁卫军名下,所有军官的品阶和职务晋升一级。如果押解彭烈的百人队失职渎职,将押解嫌犯交由兵部处置,百人队所有成员将被视为武震山一案同谋,届时将由三法司对众人进行隔离审讯。除了派兵拦堵围截之外,兵部和禁卫军方面也等着押解队伍自己上钩,双方都给出了足够的诱饵,也亮出了自己的大棒,届时就看那个带队的百夫长怎么选择了?不过,就眼前这种局面,一般人还真不好做出选择,因为不论到时候那个百人队选择了谁,最后都势必会得罪另一方?两方都是强势部门,得罪谁的下场都不好受。为了防止押解队伍迫于压力而将彭烈放掉,或者故意将彭烈交给那个神秘势力,兵部和禁卫军同时补充了一道军令,必须把彭烈平安送到帝都,违者诛杀九族。现在整个夏朝都知道了兵部尚书和禁卫军正在斗法,大家都想知道哪方势力能够带走彭烈?与此同时,众人也对那个负责押解彭烈的百人队感到好奇,想看看他们最后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听完苏景庵的叙述,凌侠被惊的一愣一愣,他没想到短短几的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这几一直急着赶路,没空探听外界的消息,现在听完之后,他一时回不过神来。“这特么叫什么事啊?我只不过负责押解一个犯人去帝都,怎么莫名其妙卷入了兵部和禁卫军的斗争之中了呢?”吐槽了一句,凌侠觉得有些奇怪,怎么突然间就闹出了这种事情呢?按理,兵部和禁卫军同属于武将势力,即使他们先前有些矛盾,但也不至于突然间就翻脸啊,要知道,在他们对面还有一个文官集团呢,军方的那些高层难道就不考虑这些?纵观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在彭烈被抓之后引发的,而在彭烈出事之前,兵部和禁卫军方面根本没有任何异常,即使品阶更高的武震山被抓,也没发生这么大的干戈。但彭烈一被抓,这些问题就出现了,兵部和禁卫军方面全都坐不住了,这明什么?明在某些人眼中彭烈比武震山更重要,或者是彭烈的价值要大于武震山。可现在的问题矛盾发生在了军方内部,原本文官、武将两大阵营势不两立,结果现在军方两大巨头却出现了争执,难道在他们眼中内部争执的胜败要大过和文官集团的争斗?一脸头疼的揉了揉额头,凌侠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他要是把彭烈送给兵部,就得罪了禁卫军那边,可如果将彭烈交给禁卫军,他又会得罪兵部。其实凌侠还真打算半路上把彭烈给放了,然后随便找个理由去帝都交差,但眼下这个计划行不通了,因为兵部和禁卫军全都下了死命令,必须得把彭烈送到帝都去。凌侠执行的军团长南宫博的军令,按理他应该按照南宫博的军令把彭烈交给禁卫军,但他和百人队其他成员的军籍都会兵部管理,从根上算,其实他是兵部的人,应该执行兵部军令。但他如果真要是执行了兵部军令,回去之后该怎么面对南宫博呢?“对了,你还没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本官帮忙?”正当凌侠愁的焦头烂额之际,苏景庵询问凌侠来此的目的。“你帮我把彭烈送到帝都好不好?”道这儿,凌侠忽然来了精神,一脸怂恿的看着苏景庵:“你看啊,兵部尚书和禁卫军大都督如此看重这个彭烈,这明他身上藏着一个重要秘密。这对文官集团来是件好事,咱可要从中截胡,把他们争相抢夺的彭烈弄到文官这边去,到时既能调查武震山幕后势力,还能打击武将势力一个措手不及,怎么样?我这主意不赖吧?”“你可真是一个好兵啊。”苏景庵一脸无语的看着凌侠。“一般一般,全国第三。”凌侠恬不知耻的回应了一句,然后继续怂恿苏景庵收下彭烈,他打算把彭烈这个烫手的山芋转嫁给文官集团。但是苏景庵也不傻,眼下武将势力内部已经斗起来了,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引火烧身,如果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收了彭烈,非但不会打击到武将势力,反而还会起到副作用。届时,兵部和禁卫军之间的争斗就会停止,双方会转而朝文官集团发难,如此一来,自己等于帮武将势力化解了内部矛盾,又把战火引到了文官集团,这种赔本的生意,他是不会做的。见自己了半,苏景庵就是不为所动,甚至连用彭烈引诱幕后势力出手都不敢,凌侠这才看出来,之前苏景庵让自己混迹军营内部,帮他调查武震山背后势力的计划,根本就是扯淡。凌侠算是明白了,自己被苏景庵利用了,苏景庵根本不想调查武震山背后的势力,他也没有这个能力调查对方,其实他真正的目的,是把自己当做棋子安插进军队内部,等到以后需要对付军方的时候,让自己从内部搞破坏,这在后世叫卧底。虽然想通了这一切,但是凌侠却家装糊涂,沉吟了一下,他谎称来此是向苏景庵寻求帮助的,接着,凌侠向苏景庵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