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再临忠淼省
    有了狼群袭击的经历,众人不敢继续呆在森林里歇息了,收拾好帐篷和物品,众人连火把都不敢点,深一脚浅一脚的抹黑赶路,希望能够早点走出这片森林。因为彭烈之前救了大家伙的性命,加上他放弃了服用解药逃离的机会,因此当大家启程赶路之后,凌侠对老崔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捆绑押解彭烈了。“彭参将,你是怎么能够跟野狼沟通的?”“彭兄,你那手驱使野兽的本事是家传的吗?”“彭大哥,你把能够驱使狼群的本事教教我呗。”“老彭,我会训练狗狗,咱俩可以交流一下经验?”一路上,凌侠缠上了彭烈,非要跟彭烈学习可以驱使野兽的本事,见彭烈不理会自己,凌侠毫不气馁的软磨硬泡着,看到凌侠这么坚持的黏糊自己,彭烈郁闷的快要掉泪了。“你认识武震山大将军?”行路时,彭烈貌似无意的问凌侠。“认识啊。”凌侠状似无心的回答:“他想要绑架公主,假借阴兵借道的名义袭击了禁卫军,这事大家都知道。”“绑架公主?唉……”莫名的叹息了一声,彭烈不再言语。凌侠大有深意的看了眼彭烈,语带双关的问他:“你貌似跟武震山大将军很熟悉啊?”“他是我义兄。”下意识的出这句话后,彭烈顿时惊醒,察觉不该继续这个话题,他随即闭口不语。凌侠又试探性的套了几句话,可是无论他问什么,彭烈就是不肯回答,无奈之下,凌侠只得暂时放弃套话,转而继续纠缠彭烈,让他教授自己可以驱使野兽的本事。“哎呦——又来了。”彭烈一脸痛苦的撇了撇嘴,此时他恨不得让老崔重新把自己捆起来,只要凌侠能够放过自己,他宁可被捆着赶路。经过一夜的跋涉,凌侠他们终于看到了森林的边界,见阳光透过边缘的树木照进了森林,凌侠他们脸上露出一丝兴奋,大步朝着外边跑去。森林外面是一处峭壁,沿着峭壁朝下面走去,凌侠他们来到了一处风景优美的山谷之中,山谷两侧的山脉奇高,笔直陡峭的石壁上长满了各色鲜花。虽然山谷地势低洼,周围峭壁高拔,但是这里的气候却自成一体,谷内拥有独立的生态循环环境,绿草、清泉、树木、花鸟令人看过之后深深的沉醉其中。此地巨树参,森林茂盛无边,远处山脉叠峦,起伏连绵一片,抬眼四周,周围尽是绿水青山、花香鸟语,一副人间仙境模样。“这——这里是?”凌侠转头看了一圈四周,第一眼看到这里的环境时,他感觉有些眼熟,当他使劲揉了揉眼睛,仔细打量凝望了一遍之后,凌侠脸上露出一丝古怪,这里居然是他穿越出现的地方。当凌侠凭借记忆找到防爆车停放的位置时,他扒开防爆车周围的掩饰,解开密码电子锁,输入解锁密码后,防爆车的后车门“砰”的一声打开了。“队长,这是什么玩意儿啊?你怎么会打开呢?”杨禄财他们围过来之后,一脸好奇的看着凌侠。“这是一种机关——嗯——我是碰巧打开的。”敷衍解释了一句,凌侠让众人从外面等着,而他则走进车内查看。望着车内摆放的那些物资,凌侠扒拉了一番,然后陷入了沉思之中,车里有重型机枪一挺,重机枪专用子弹五箱,一箱1200发子弹,五箱共计六千发子弹。凌侠离开时拿走了随身佩戴的手枪,当时弹夹里有七发子弹,后来因为一系列事情凌侠用掉了三发子弹,现在那把枪膛了只剩下四发子弹了,凌侠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多余的子弹。除了武器之外,车里只剩下一些边境检查站常备的物资了,灭火器十瓶、远红外望远镜三副,氧气管四瓶,防弹衣两件,麻醉剂、降压药、抗蛇毒血清、消炎药、葡萄糖液。这些都是边检站日常消耗较大的主药,除了这些,车里还有一些治疗其它疾病的药物和注射器,凌侠看了看,那都是些治疗罕见疾病的药,比如哮喘、失眠、止痛等病……犹豫了一番,凌侠把罗老大喊到车前,让他兄弟五人把那挺重型机关枪和五箱专用子弹搬下去,又让杨禄财把灭火器、远红外望远镜、氧气管全都带走。犹豫了一下,凌侠又拿了几套注射器、一盒麻醉剂、一盒降压药、一盒抗蛇毒血清、一盒消炎药、一盒降烧药,三盒止痛药、十瓶葡萄糖液,至于剩下的那些,他全都留在了车里。趁着罗氏五兄弟和杨禄财他们往马背上装东西空隙,凌侠跳下防爆车,将密码锁重新激活落锁后,他自己穿上一件防弹衣,然后将一件防弹衣递给了彭烈,示意他穿上。这种防弹衣是用最先进的纳米合金材料制作而成,又轻又薄、透气性好,穿在身上跟普通衣物没有区别,穿上之后可以护住整个上半身。虽然这种防弹衣看上去轻飘飘的,但是它的功用不可瞧,它不但可以抵挡子弹的冲击,还能抵御匕首和砍刀的伤害,甚至连高温也能隔绝。疑惑的看了看手中的防弹衣,虽然彭烈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但是看到凌侠这么郑重的样子,他稍一犹豫,便学着凌侠将防弹衣穿在外套里面。把该拿的东西全都拿好之后,凌侠将防爆车周围的掩体重新弄好,然后便招呼大家启程出山,大家看着凌侠打鼓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一个个摇头摆脑,不知道那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凌侠沿着之前的道路,继续朝着忠淼省的方向行进,他第一次走这条路的时候,被人抢的只剩下裤衩了,现在重新走这在这条路上,他一脸的意气风发。前进的路上依旧遇到了几波土匪,可是对方看到凌侠这边的阵容后,还以为凌侠他们是劫道的呢,一个个吓得拱手让行,生怕礼节不周会被凌侠他们反抢了。“队长,你脸色怎么不好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柳飘怡的心思比较细,看到凌侠自从进入忠淼省的地界后,脸上的表情始终有些不对劲。闻言后,凌侠摇了摇头:“我是在为眼前的局势感到担忧,一个太平稳定的国家,境内决不会匪盗横行的,可是现在一路行来,几乎每个省的地界里都有匪盗势力存在。这个琳琅疆的局面还好些,虽然有些匪徒势力,但都没有太大的气候,可是啸风疆境内是个省的匪徒数量加起来竟然有二十多万人,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啊。”“这有什么啊?”柳飘怡一脸无所谓的回应:“朝廷派兵围剿不就行了呗,就像啸风疆那样,兵部直接派兵剿匪,十个军团同时出动,什么匪徒剿灭不了啊。”“如果有一朝廷派不出兵了呢?”凌侠意味深远的低语了一句。“派不出兵?”狐疑的看了眼凌侠,柳飘怡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朝廷从各个疆域里囤积了大量的兵马,那些士兵终日食朝廷军饷,只要朝廷一纸调令,战卫军便会源源不断的接受调遣,怎么可能会派不出兵呢?”凌侠没有跟柳飘怡争辩这个问题,将当今形势思索了一番,他悄声嘀咕了一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真要是到了那一,各个疆域的战卫军恐怕就成了某些军阀的私兵了,届时别一纸调令了,就是帝君亲自出面,也未必能调动一兵一卒。”虽然凌侠低语的声音很轻,但是依旧被旁边的彭烈听见了,望着凌侠充满深虑的目光,彭烈脑海里升起一个念头:“这个家伙或许有资格加入我们……”进入忠淼省的地界后,凌侠让大家分散进入省城,然后化零为整的去城门口集合,众人都是跟着各自的手下一组,而凌侠则跟曲琴诗两个人一组。进省城之前,凌侠嘱咐大家换下身上的军服,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穿了一件长衫,凌侠带着曲琴诗朝忠淼省布政使衙门走去,托门口的差役禀告了一声,凌侠便从门口等着。不一会儿,那名差役跑出来,语气恭敬的领着凌侠二人进府,布政使大人从正堂等着凌侠了,跟着这名差役的引领,穿过一座花园,凌侠二人被带到了正堂。进门之时,差役忽然拦住曲琴诗,称布政使只邀请凌侠一个人进入,嘱咐曲琴诗从花园入口时等候一下,凌侠便走进了布政使衙门的大堂。进屋之后,苏景庵早已等候多时,两人稍一寒暄,便各自落座,刚一坐下,苏景庵就迫不及待的问凌侠:“你是不是带队押解了一名犯人,想要进帝都交给三法司审理?”“你怎么知道?”凌侠一脸茫然的看着苏景庵:“不应该啊,这是啸风疆白石省战卫军的事情,大人远在琳琅疆忠淼省,怎么也知道了此事?”“呐,果然是你。”惊呼了一声,看到凌侠脸上茫然狐疑的表情,苏景庵解释:“我原本也不知道是你,只是听有一个百夫长押解朝廷重犯去帝都,刚刚听到属下禀报,你来找我,我就随意一猜,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是你。”完后,见凌侠脸上没有异样的表情,苏景庵疑惑的看着他:“你也太镇定了,难道你还没有听吗?”“听什么啊?”凌侠眼中透出一丝茫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