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不简单的彭烈
    “队长,怎么办?”柳飘怡悄悄凑到凌侠身后,瞥了眼对面的阵势,低声道:“要不然咱们先跟着混过去,找机会绑架了那名万夫长,只要咱们有人质,想必那些人也不敢把咱们怎么样。”“胡闹,真要是绑架了那名万夫长,别的不,这场剿匪之战就输了,到时成千上万的战卫军士兵会因咱们而死,你忍心接受那个后果?”凌侠否决了柳飘怡的提议。原本彭烈想要趁着眼前的局势给凌侠制造一些混乱,可是当他听到凌侠和柳飘怡的对话后,不知为何?竟然改变了主意,犹豫了片刻,他一声不吭的骑在马背上,任由老崔押解自己。看到那名千夫长越来越近,凌侠把心一横,暗道一声“拼了。”接着,他装出一副激动的样子,对身后的人喊道:“兄弟们,将军大人过来视察阵地了。咱们有幸亲眼见到将军大人的真容,就算战死也值得了,士为知己者死,既然将军大人亲临战场鼓励兄弟们,咱们都不能怂了,兄弟们,跟我打冲锋,身先士卒,为将军开路。”“身先士卒,为将军开路!”众人附和着凌侠大吼了一声,看到凌侠抖动缰绳朝着林家堡主战场方向冲去,其他人也都亮出兵器朝匪徒冲锋,罗氏五兄弟的重甲骑兵开道,虎牙的神箭手补射,柳飘怡和上官慧负责两翼。因为凌侠他们全都骑着战马,加之罗氏五兄弟和那五十名重骑兵势不可挡,因此一个冲锋之后,百人队连续攻破了四个匪徒团伙,将挡在路前的数十名匪徒前哨给绞杀干净。“不——不是——你们等等——总攻还没有开始呢。”那名千夫长见自己刚走到跟前,还没来得及开口话,凌侠他们就激动雀跃的冲锋打头阵去了,他一时愣在了那里。“那几个人真是胡闹,本将不就是来战场看一看吗?这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没想到他们竟然激动成这幅模样。”万夫长听到了凌侠的话,还以为他们被自己的霸气给折服了呢。见凌侠他们势如破竹的直插匪徒阵营,而对方的人马也被这边的变化而惊动了,几路人马正沿着路线朝此次集结,万夫长稍一沉吟,抬起左手大声喊道:“传令下去,所有士兵全部出击。”凌侠率队剿除了几个前哨,看到匪徒阵营和战卫军方面全都出动兵力了,他朝对罗氏五兄弟几人使了个眼色,便领着队伍朝人稀的地方冲。待战卫军和匪徒们的主力部队全面交手开战之后,凌侠他们已经跑了,此时双方阵营全都把注意力盯在敌人身上,根本没有人注意凌侠等人已经脱离了战场。“队长,咱们这是到哪儿了?我怎么感觉还在森林里绕呢?”杨禄财看着周围的参巨树,脸上尽是苦恼之色。“别问我,我光着跑了,根本没看路,现在我也分不清这是什么地方?”话间,凌侠拿出地图,仔细辨别了一番后,他指着地图上的线路:“地图上只标注了森林的边缘处,其余的部位根本没有标注,这幅地图是梅安省的战事布防图,既然上面没有刻画标注这个森林,那就表示森林所在的位置已经不属于梅安省地界了。”分析到这里,凌侠收起地图,指着一个方向,让大家不要乱走,只要顺着一处方向前进,肯定能够走出森林,因为森林里树木茂密,众人没法骑马前行,所以只能牵着战马徒步行走。众人走了一下午,仍然没有走出森林的范围,晚间时分,看到色已经黑了,凌侠下令暂时休息,众人找到一处宽敞平整的地方搭建帐篷,杨禄财则安排人准备晚饭。一时间,众人开始准备安营,有人负责捡树枝,有人负责拔青草,有人去远处找水,帐篷搭建好之后,取暖和做饭的材料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凌侠让柳飘怡用飞镖打下几只野鸽子,收拾干净清洗好之后,他用树枝插着野鸽子,从杨禄财那里弄来点盐巴、面酱、辣椒粉,现场做起了烧烤。众人从没见过这种做法,一时间全都盯着凌侠观看,见大家都瞅着自己,凌侠顿时来了精神:“你们都不知道吧,哥们其实是炊事兵出身,当初我可是靠着精湛的厨艺……”为了预防彭烈逃跑,老崔将他捆在了树上,因为角度缘故,他正巧能够看到凌侠,当彭烈看到凌旭身为百夫长,却毫无架子的蹲在地上举着几只野鸽子,一脸得意的对着手下吹嘘往日事迹时,他眼神里露出一丝回忆和微笑。“一个人笑什么呢?”正在彭烈走神的时候,忽然,鼻孔传来一阵浓香,接着一只烤好的鸽子递到他面前,讶异的抬头看了看,凌侠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呢。帮彭烈解开捆在身上的绳索,凌侠把烤好的野鸽子递给他,然后坐在他身旁,拿着另一只烤熟的鸽子正大快朵颐的享用,看了眼凌侠,彭烈大咬了一口鸽子,随后也自顾自在的吃了起来。“看在你请我吃了一只烤野鸽的份上,我给你一句忠告,朝廷马上就要变了,你现在带我去帝都,我固然难逃一死,你和你的手下也在劫难逃。”这是彭烈被押解的途中,第一次开口话,完这番话之后,彭烈将手中的树枝随手一扔,任由老崔将自己捆绑在树上,而他将眼睛一闭,依旧跟之前似得冷漠沉寂。大有深意的看了彭烈一眼,凌侠眼中露出一丝狐疑,过了一会儿,待士兵们全都吃饱后,凌侠让大家轮流巡逻,而他则从营帐内反复思考彭烈的那几句话。“啊呜!”“一等警戒,有野兽群!”凌侠等人睡得正香时,忽然听到一阵狼嚎声,接着,负责巡逻的士兵传出警讯,听到有野兽,众人顿时一个激灵,急忙拿着兵器从营帐里跑了出去。待凌侠和属下全都站在外面集中好之后,看到远处传来一阵阵脚步声,黑夜里,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格外渗人,短短几息的时间,上千双眼睛出现在周围。借着月光的照射,凌侠看清了对面的野兽,当他看清那些野兽的样子时,顿时倒吸了口冷气,那居然是一头头野狼,领头那个狼王的体型足有牛犊大。感受到这些野狼散发的气味后,那些战马全都吓得跪地哀鸣,看到这么多野狼突然出现在周围,凌侠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他不知道自己这些人能不能战胜狼群。见狼群越走越近,他让大家围成一个圈,由虎牙的弓箭手负责主攻,看到彭烈被捆在树上动弹不得,他走到树旁帮彭烈把绳子解开:“待会儿生死未卜,要是你能逃走,那就离开吧。”完,凌侠回到队伍中间,对柳飘怡和杨禄财他们道:“待会我和罗老大他们挡住狼群,虎牙带人吸引狼王的注意力,而你们则找机会逃离这儿,大家兄弟一场,我只能帮你们做这些了。”看到生死关头凌侠竟然让自己等人离开,柳飘怡和杨禄财他们全都摇了摇头,掏出自己的兵器后,众人语气坚定的道:“之前咱们过了,大家生死与共,我们岂能苟且逃离战场?”“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跟那些畜生拼一下,它想要咱们的性命,咱们也得废掉它半个族群。”语气铿锵的道在这儿,凌侠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一个玉瓶。把玉瓶朝站在一旁发愣的彭烈抛过去之后,凌侠面无表情的的看着他:“本想拉着你跟我们垫背呢,可是不只为什么?我始终有种感觉,感觉你不是坏人,就像武震山。眼下上给了你一个机会,我们被狼群围在这儿,今晚可能就要光荣了,这是你的解药,等你恢复功力后,以你的本事,应该能活着离开,我虽然参军入伍,却并非嗜杀之人,你走吧。”原本面无表情的彭烈听到武震山这个名字时,脸上忽然露出一丝震惊,看了看凌侠抛来的解药,他眼神里露出一丝挣扎和犹豫,几息之后,他叹了口气:“唉——一步错步步错,悔不当初啊。”完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彭烈将解药又仍还给凌侠,接着在凌侠和众人茫然疑惑的表情中,彭烈忽然将双手放在嘴边,吹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听到彭烈吹出的声音后,狼群忽然躁动起来。随着狼群的躁动,彭烈吹出的声音越来越嘹亮怪异,也不知道那种声音有什么魔力?领头的狼王长嚎了几声后,竟然摇了摇尾巴,转身朝远处走去,当狼王离开后,其余狼群也都跟着一哄而散。赶走狼群后,彭烈仿佛受了极大的痛苦,身形晃了晃,他一脸疲惫的坐到了地上,连喘了几口粗气。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彭烈,眼神中全都露出不敢置信,有的人甚至狠狠掐了掐自己,想确定自己是不是做梦。和其他人的震撼惊讶不同,看到彭烈能够驱离狼群时,眼中露出一丝精光,他以前见过许多驯兽师,可以跟狮子、老虎、野狼、大象、甚至是蟒蛇和鳄鱼交流沟通,但是第一次见到古代的驯兽师。望着一哄而散的狼群,凌侠忽然想到凌白玉之前叙述阴兵借道时讲述的一个细节,鬼兵鬼将出现之前有人驱使着许多野兽从前面开路。回想到刚刚彭烈驱逐狼群的经过,凌侠心中暗暗低语:“看来,你不是一条普通的漏之鱼,能够驱逐野兽,这种人要是被用到战场上,那简直太恐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