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神秘的势力
    看到众人都懵了,凌侠转了回来,掏了掏耳朵,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对方的话茬,没想到对方那人看到凌侠的动作后,以为凌侠不同意,所以又把刚刚那番话重新念了一遍:“我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各位当家的,大水淹到龙王庙,自家不识自家人,小弟冒犯地头主,愿破金银换酒喝,兄弟这边三十人,金币三百枚,银币三百枚。”见自己把价码提高了十倍,凌侠他们还是沉默不语,这人一脸哭腔的说道:“几位当家的,实不相瞒,我们兄弟几个聚在一起之后就干了两趟买卖。第一趟没开眼,我们遇到了武林盟的一位舵主,本想枪他们一笔呢,没想到被那些人反抢了,今天抱着挣点外快回回本的念头,出来趟了趟水,可是又遇到你们几个。我们身上就这么点钱了,你要是再嫌少的话,我们就只能卖身为奴了,这位大当家的,求你看在咱们都是匪盗一脉的份上,收下我们的买命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哦,懂了,感情你刚才说了那么多,是要给我钱啊,嗨-------一开始没听明白。”凌侠和其他人顿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看在众人的样子,这个匪徒喽啰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讪讪的干笑了一声,一脸郁闷的掏出了全部家当,凌侠记住这些江湖人的切口浑话后,收了那些人的卖命钱,随后放那些人离去。……白石省战卫军大本营,军团长南宫博一脸阴沉的坐在营帐内,营帐门口摆着二百具尸体,那些都是他按照易豪杰的要求,派出去迷惑外人的。可是没想到两天之后,这些士兵全都惨遭横死,这两拨士兵,一波死在了官道驿站内,而另一波则死在了某处密林中,看样子凶手是冲着彭烈去的。对方能够精准的从路上进行拦截,这就是表示自己这边有人泄露了风声,否则杀手不可能同时击杀两路百人队,幸亏彭烈没有被那些士兵押解,否则的话,他此刻已经被人救走了。“老天保佑,幸亏押解彭烈的百人队没有走那两条路,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大都督了。”低语了一句后,南宫博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此刻貌似连他也不知道彭烈的去向了。望着这些士兵的尸体,南宫博这才发觉自己把问题想的简单了,沉吟片刻,他书写了一份密信,将密信绑在经过特殊训练的飞鸽上,趁着夜色将飞鸽放飞。……帝都某处富丽堂皇的宅院内,一名黑影悄无声息的朝着后堂走去,来到门口,那人单膝下跪,语气恭敬的说道:“大人,隐杀队传回了消息,他们狙杀了护送队伍,但是没有发现彭烈。”“进来回话。”房间里响起一个从容不迫的声音。“是。”回应了一声,黑影轻轻推开房门,脚步轻盈的走了进去,关上房门,黑影依旧单膝跪地。“不是说南宫博派了一个百人队连夜押解彭烈入帝都吗?怎么会没有发现彭烈呢?”说话间,一名面色威严,满脸正气,相貌刚毅,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那人身前。黑影低头轻声汇报:“属下对此也是疑惑不解,当晚南宫博接到南宫雄霸的密令后,的确是下令派遣了一个百人队押解彭烈入帝都,当天夜里,负责押解彭烈的百人队也确实出发了。虽然南宫博派了两路百人队,想要以此混淆视线,但是咱们的人依旧传回了情报,负责啸风疆的杜旗主随即调派了两个隐杀队拦截,可是杀掉那两路百人队后,却没有发现彭烈的痕迹。”“会不会是交易楼动的手脚?普天之下,也只有交易楼有能力抢在咱们前面动手?”中年男子淡淡说道。“不会,交易楼只关心生意,从不介入朝廷的文、武两派之争,他们不会动彭烈的。”语气坚定的回应道。“武林盟那边呢?他们那里高手如云,会不会派人干涉其中?”中年男子继续询问。“这个?”黑影思索了一下,语气有些不确定:“虽说武林盟网罗了天下高手,可是他们还不敢与朝廷为敌吧。”“不敢与朝廷为敌?自从武林盟主钟神秀三年前闭关冲击罡元境界后,武林盟就缺了管束,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沉吟片刻,中年男子背负双手站立,身影慢慢的朝窗前走去:“你说的对,武林盟的人虽然狂妄自大,但还不敢从战卫军手中抢人,而且他们掳走彭烈也没有什么用处。我判断彭烈此时应该还在南宫博手里,或许南宫博已经知道了彭烈的价值,不敢贸然押解他返回帝都,因此将彭烈隐藏在某处暗暗关押,你派人去调查一下,务必要找出彭烈的行踪。”“遵命,属下会亲自负责此事的,一有线索就速来禀报大人。”黑影恭恭敬敬的转身离开房间。“彭烈,你究竟被南宫博弄到了什么地方?”中年男子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生机盎然的景色,男子久久沉默不语。……“道上规矩,下马乞和,嗯-----我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各位当家的,大水淹到龙王庙,自家不识自家人,小弟冒犯地头主,愿破金银换酒喝,兄弟这边一百人,金币一百枚,银币一百枚。”此刻,梅安省境内,凌侠正用刚学来的江湖切口浑话跟人打招呼呢,在他对面是站着一百多人,领头之人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身后那些人都是些身穿劲装的汉子。听完凌侠的切口,老者打量了凌侠这边一番,看到凌侠他们的人数跟自己这边相差不多,真要拼杀的话,自己这边也占不到便宜,所以稍一犹豫,老者点了点头。杨禄财一脸不舍的掏出一百枚金币和一百枚银币,把钱交给老者身后的一个年轻人,收到钱后,老者让路放行,就这样,凌侠他们继续前行。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没想到就在凌侠他们全都过去之后,老者身后那名年轻人仿佛发现了什么?居然喊住众人,然后他歪着脑袋,一脸鄙夷的走的凌侠面前:“道上的兄弟,你们不仗义啊,明明你们这边有一百零一人,你却骗我爷爷,说你们只有一百人,怎么着?欺负我爷爷年纪大了?面子我们给了,可是你们给脸不要脸啊。”“掌柜的,再给他们一个金币和一个银币。”听到年轻人言语放肆,凌侠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为了尽快穿过梅安省,凌侠没有多说什么。可没想到年轻人看到凌侠这么好说话,竟然变本加厉的讹诈凌侠,对杨禄财递过去的金币和银币不理不睬,年轻人告诉凌侠,他现在改主意了,一个金币不能买命了,得把身上的钱全部留下才行。“你这是坏了道上的规矩。”说完,凌侠转头看了眼老者:“你不说句话吗?”“道上的规矩都是强者制定的,弱者没有资格质疑。”老者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看样子,你们是把我们当软柿子捏了,我本来急着赶路,不想和你们纠缠,可是你们太不识好歹了,既然来软的不行,那我们就给你们尝尝硬的。”说完,凌侠语气平静的下令:“教训教训他们,让这些人涨涨记性。”“杀!”“冲锋!”凌侠的命令刚一下达,早就按耐不住的罗氏五兄弟便率领手下骑兵冲锋杀敌,虽然他们没有穿着铠甲,但他们身上散发的那股杀气,以及被战争感染的煞气,惊的对面之人瑟瑟发抖。年轻人刚刚的举动把凌侠的手下全都气炸了,因此听到凌侠下令教训对面那些人之后,柳飘怡和上官慧从武器腰带上解下盾牌和兵器,紧随其后的支援罗氏五兄弟。先锋部队和近战部队全都冲了过去,虎牙带领的弓箭手也不甘落后,他们跳下战马,蹲身摆出一字阵型,将强弓拉满,接着便放出手中箭矢,咻咻咻一阵轻啸过后,便射死了对面数人。老者原本吃定了凌侠他们,以为他们是普通的商客呢,可是当众人依次将攻击阵型摆出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错了,对方明显是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根本不是什么软弱的客商。原本嚣张跋扈的少年,此时战战兢兢的呆滞着,仅一波冲锋过后,他身边的那些人便被剿杀干净了,看到罗氏五兄弟杀过去之后,已经准备好阵型,打算进行第二波冲锋了。这时,那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急忙抱拳求饶:“诸位军爷,小老儿眼睛里进了浑水,没认出几位军爷,求军爷不要怪罪,我乃武林盟梅安分舵舵主邱献池。那是我的孙儿邱豪颇,我们爷孙俩冒犯了军爷虎威,祈求军爷宽恕原谅,之前的金银原数奉还,另外我们再赔偿诸位五百金币,请军爷务必手下留情。”“对对对,请大家手下留情,我们愿意花钱买命,这是道上的规矩,你们不能坏了规矩。”年轻人此刻也没了之前的嚣张跋扈,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乞饶。“规矩?规矩是强者制定的,弱者有资格质疑规矩吗?”说到这儿,凌侠打量着邱豪颇:“你要为今天的事情负责,要不是你嚣张蛮横,你们不会遭受这样的下场。”其实不晓凌侠说,邱豪颇此时已经悔的肠子都紫了,原本他们可以挣一笔金币快活潇洒的,但由于自己有眼无珠,激怒了对方,以至于给自己和身边的兄弟招来了杀身之祸。“我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我给你们磕头,你们杀我吧,别-----别伤害我爷爷,他年龄大了。”年轻人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乞饶,脸上尽是懊悔和惧怕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