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意外的调令
    最近几天,猛虎师团正处于一个关键的时期,聚义堂被剿灭后,按说它应该去支援另外两个师团,但是经过上次大本营被烧的事情后,军团长南宫博加大了大本营的防卫。虽说上次南宫博因为没有住在大本营而幸免于难,但是自己大本营被人放火烧光,这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所以他把猛虎师团留下驻守大本营,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现在的猛虎师团还剩下一万两千人,虽然人数不多,但却比另外两个师团好太多了,据战报上显示,其余两个师团目前都只剩下几千人了,搞不好最后要跟匪徒们拼个两败俱伤。眼瞅着就要全军覆没了,另外两个师团的师团长纷纷向抚轻云求援,希望他派兵支援,接到求援信后,抚轻云也是一脸为难,猛虎师团的情况他自己清楚,现在勉强恢复了一些战斗力。如果这个时候派兵过去支援另外两个师团,搞不好会令猛虎师团元气大伤,可如果放任另外两个师团的生死于不顾,抚轻云又觉得愧疚,因此他一时拿不定主意。虽然抚轻云没有下令派兵驰援另外两个师团,但是底下人却纷纷猜测,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搞不好猛虎师团还得增援另外两个师团,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正因为这个背景,因此易豪杰听到凌侠说后面还要剿匪时,他随即想到了这些,沉吟片刻,他一脸凝重的看着凌侠:“难道师团长真的会派兵增援另外两个师团吗?”看到把易豪杰的思绪给转移过来了,凌侠暗暗松了口气:“当然了,有句话叫做唇亡齿寒,虽然咱们师团目前的战斗力受损严重,但至少比另外两个师团要强上许多。要是放任那两个师团不管不顾,等他们拼光打废之后,谁去接他们的烂摊子?到最后还得是猛虎师团出面,与其到那时候遭受更大的损失,还不如现在出兵支援他们呢。”“就算事情真如你说的那样,可是师团里现在还剩下十多个千人队,你怎么就确定咱们千人队会被派过去呢?万一军团长留咱们驻守大本营呢?”易豪杰有些不解。“那是不可能的。”凌侠语气坚定的告诉易豪杰:“这一次你从师团里闯出了偌大的名号,为了加快另外两个师团剿匪的速度和战绩,上面肯定会派你出动支援的。”“那你为什么又说是在帮我积蓄战斗力呢?”易豪杰看着凌侠,语气不善的说道:“我的那些物资全都被你装备在自己队伍身上了,何来的帮我提升?哦,对了,也不是一点都没有提升,你削弱了整个千人队的实力,至少提升了自己百人队的战力,你现在大言不惭的说是在帮我的忙,怎么好意思呢?”“你看看,说着说着又急了。”见易豪杰的态度又阴沉了下来,凌侠赶紧解释:“你想想啊,师团真要是派你去支援剿匪,你肯定会带上我啊。说一千道一万,第一百人队包括我在内都是您的兵,我手下的战力强大了,您用着就方便,这不就等于帮你积蓄了战力吗?都是一个千人队里的弟兄,何必分的这么清呢。”最后这句话明显说到易豪杰心坎上了,转念思索了半天,他认同的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会,易豪杰冷眼看着凌侠:“这此就算了,要是下次再敢这样,别怪我不客气。”说完,易豪杰扭头瞅了瞅穿着黑铁重甲的那些士兵,驻足片刻,他气呼呼的离开了训练场,朝自己的营帐走去,看到终于摆平了,凌侠呵呵一笑,接着便回去指导大家练兵。就在易豪杰从凌侠那里回去的当晚,兵部将猛虎师团大捷和呈报的人员晋升名单批下来了,凌侠和另外几名刚晋升的百夫长全都榜上有名,甚至就连老崔他们几人的名字也都在名单上。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许多百夫长都去战事指挥大帐里互相道喜,可是不知为何?当抚轻云看完兵部的回执之后,脸上却没有什么笑容,紧接着,大家伙便知道怎么回事了?因为易豪杰在此次剿灭聚义堂中的优异表现,兵部特别晋升他为万夫长,鉴于战锤师团负陈秀丰万夫长战死,特命易豪杰只身赴战锤师团上任,接替陈秀丰万人队。听到兵部的这份调令后,众人顿时明白抚轻云为什么不高兴了,感情是兵部把易豪杰调离猛虎师团了,想到易豪杰出色的军事才华,难怪抚轻云舍不得呢。不只是抚轻云意外,就连易豪杰本人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虽然他猜到自己会晋升万夫长,但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听到要去战锤师团上任,易豪杰一时有些难以接受。如果他是在猛虎师团的话,上面有抚轻云欣赏,底下有凌侠出谋划策,他可以混的顺风顺水,可是现在把他调到了战锤师团,他心中实在是没底,他怕自己经不起实践和检验。易豪杰本想把凌旭也给带走,可是兵部回执上写的清清楚楚,命他只身赴任,不允许他携带部下随同,想到这些,他只能一脸苦涩的接下命令。就在众人为易豪杰的调离感到不舍时,忽然,军团长南宫博走了进来,见到南宫博的表情有些严肃,众人赶紧给他见礼问候,示意众人免礼后,南宫博现场宣布了一件命令。接禁卫军大都督密令,猛虎师团参将府彭烈身犯重罪,即刻派兵押解至帝都交由三法司审讯,鉴于彭烈系朝廷重犯,因此南宫博特派易豪杰手下的第一百人队负责押送彭烈。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命令,凌侠一脸蒙圈的愣在原地,他怎么想都没有想到,南宫博会派他押解彭烈进帝都,不只是的凌侠,其他人也不知道南宫博是怎么想的?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说穿了就是南宫博比较欣赏易豪杰的军事才华,原本想要派易豪杰押解彭烈,可是兵部眼下派易豪杰去战锤师团剿匪,易豪杰没有时间了。考虑到易豪杰没法带队押解彭烈去帝都,南宫博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易豪杰麾下最强大的百人队完成这个任务,因为凌侠百人队的番号是第一百人队,所以理所应当的被选中了。事情的过程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任何复杂之处,宣布完军令,南宫博朝大帐门口挥了挥手,只见四名士兵押解着一名身穿轻甲的武将走了进来,那人就是彭烈。彭烈约莫三十多岁,身形挺拔健硕,表情刚毅坚定,相貌儒雅清秀,被押解进帐时,脸上带着一丝不屑,凌旭看到他后,心中微微一动。他之前曾经找人打听过参将府的信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探听到彭烈就是彭参将,凌侠这几天正琢磨该怎么接近这个彭参呢,没想到现在机会就来了。之前被武震山伏击的是帝都禁卫军骑兵,现在禁卫军大都督下令抓捕彭烈,肯定是跟阴兵借道的事情有关,看样子,禁卫军方面已经知道彭烈就是漏之鱼了。想到这一层关系,凌侠非但没有喜悦,反而还有些担忧,当初他跟苏景庵怀疑武震山背后隐藏着一个大势力,眼下彭烈被抓了,那些人会不会出手相救或者是出手暗杀彭烈?虽然密令上没有提及彭烈所犯的罪行,但是有心人一查就知道,南宫博如今当众将彭烈逮捕,他是事先毫不知情?还是故意这么做的?会不会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凌侠脑子里不停的在推理分析事情的利弊,就在他入神思索的时候,听到南宫博一脸疑惑的询问:“你们在场的这些人,谁是易豪杰手下第一百人队的队长?”见南宫博张口询问了,凌侠收起思绪,向前走到南宫博面前领命,打量了凌侠一眼,南宫博掏出一份信件、一枚军团令牌、接着又拿出个玉瓶,他告诉凌侠:“信件是交给禁卫军大都督的,你进入帝都之后,替我转交给大都督,令牌是负责交接嫌犯的,到时候你凭着军团令牌,可以去三法司进行交接。至于这个玉瓶嘛,你务必要收好,这里是“蛇香涎”的解药,彭烈是一名内力二重境界的高手,他要是想要逃跑,你们肯定降不住他,因此我喂他服下了蛇香涎。蛇香涎是从毒蛇体内取出的一种液体,混合珍稀药材练成的灵药,不论对方的武功有多高,只要服用了蛇香涎,顿时就会功力全失,衙门就是靠这种药物关押那些武功高强的重犯。这种蛇香涎极为神奇,武者服用之后会武功消散,可是只要服用一部分解药,则会恢复一部分内力,要是将解药全部服下去之后,功力不但立即复原,更能精进一重。从不同毒蛇体内取出的液体,炼成之后产生蛇香涎,需要对应的解药才有效,一旦服错了解药,则会立即毙命,正因如此,那些武林高手被控制之后,不敢私配解药,只能乖乖想办法换取专用解药。此解药你收好,将彭烈押解至三法司之后,你可将解药交给主审官,或许他们需要此物撬开彭烈的供词,好了,你先准备一下,稍后就带队出发吧。”“是,末将遵命。”收好南宫博交付的三样物品,凌侠便让人将彭烈押解离开大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