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终灭聚义堂
    战卫军大营总部,东方先生望着面前连绵不绝的火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过一会儿,三百多名骑兵举着火把返回到他身边:“先生果然料事如神,这个大本营眼下就是个空壳子。我和兄弟们从里面转了一圈,除了一些伙夫和看门的士兵之外,这里没有任何人,军团指挥所我们已经检查过了,那里没有人,看样子战卫军的军团长不在这儿。”“那个军团长暂时代理着战卫大将军一职,因此他应该住在将军府里,此刻他不在这里也是情理之中。”淡淡的到这儿,东方先生示意众人就此离去。“就这么走了?咱们要不要去将军府里转一圈?现在城里没有战卫军,以咱们的实力,肯定是所向披靡啊。”那名骑兵头目有些意犹未尽的建议着。“你以为将军府是那么好去的?”冷笑着看了看那人,东方先生泼了盆冷水:“师团长一级的武将就已经配备亲兵营了,更何况军团长了,那些亲兵全都是绝顶的武功高手。我之所以敢领着你们来这里放肆,就是因为我猜到了军团长不在这里,如果军团长和他的亲兵营全都驻扎在这里,你以为事情还能进展的这般顺利?”“嘿嘿-------我就是随便,先生莫要生气。”看到东方先生语气有些不悦,那人急忙认错。见那人认错,东方先生声音软了几分:“行军打仗想来主张兵贵神速,你明明已经完成任务了,却要带领大家伙横冲直撞,最后只能换来万劫不复的下场。堂主就是因为没有领悟这个道理,所以就注定要吃一个大亏,如果他之前听从我的建议,选择白进攻那些战卫军,正巧可以杀战卫军一个措手不及。那些战卫军恰恰不会想到聚义堂会选在白进攻,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晚上,可是堂主不肯白进攻,非要坚持晚上行兵,如此一来,正中了那些战卫军的下怀。可惜了,堂主平白错过了这么一个大好时机,多给了战卫军一的时间备战,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转念之间都会发生战事逆转的情况,更何况一的时间了。我现在虽然不知道那边的战事,但是据我猜测,战卫军应该早就做好准备了,这种形势下,堂主要想全歼战卫军,至少需要多付出一倍的代价。”完这些,东方先生看了眼面前的漫大火,对那人摆了摆手:“走吧,这里已经没有咱们的事情了,白虎山距离此地最近,看到这里的火势后,他们定然已经军心大乱。战卫军的兵力本就弱于聚义堂,一没援兵相助,二无重兵囤积,此刻军心再一乱,堂主完全可以收割那些战卫军了,帮到这个份上,我也算是仁至义尽,剩下的就跟我没有关系了。”话音落下后,东方先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策马朝着远方而去,看到他离开了,身后那些骑兵也都跟了上去,就在东方先生一行人刚离开不久,南宫博率队从将军府方向赶了过来。……抚轻云刚下完撤兵的命令,凌侠就怂恿易豪杰出面阻拦,理由很简单,此地距离战卫军大本营甚远,等师团赶过去之后,早就什么都烧完了,去了也没用。现在聚义堂已经被打成强弩之末了,只要一鼓作气就可以全部歼灭,如果此次放他们离开,就等于是放虎归山,眼下时地利人和全都在己方,一旦放走聚义堂,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现在的聚义堂只剩下区区几千人,而且人人带伤,正是一举歼灭的大好时机,可如果今让他们离开,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恢复实力,届时,再跟聚义堂交手,谁胜谁败可就不一定了。完这些之后,见抚轻云有些意动,易豪杰瞥了眼凌侠,看到凌侠仍然示意他谏言,沉吟片刻,易豪杰直言不讳的道:“大人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啊,万万不可盲目撤兵。恕末将之言,咱们放弃眼前这个大好的剿匪机会,毛毛躁躁的跑回大本营,除了糟人耻笑之外,什么也得不到,届时军团长已经不在了,而聚义堂也被大人放走了。旁人要是问及大人回去做什么?大人该如何回应对方呢?剿匪牺牲了好几万战卫军,最后关头您却放走了匪徒,跑回去救火,您却没能救回军团长,大人不至于如此昏庸吧?”“易豪杰,你放肆!”“易豪杰,休得张狂!”“豪杰,速向师团长道歉!”此言一出,项昆仑和另外两名万夫长纷纷出言呵斥,项昆仑更是当众训责易豪杰,至于其他那些千夫长,此刻全都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脸紧张的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抚轻云。凌侠也被易豪杰的犀利言辞给吓到了,他没想到易豪杰竟然这么敢,遥望着易豪杰,凌侠心中暗暗升起一丝忌惮,易豪杰为了树立威望和军功,竟然当众做出了如此豪赌。在外人看来,今这个局面完全是易豪杰一手促成的,如果今晚全歼聚义堂,易豪杰就立下了大功,可如果现在半途而废,那易豪杰的功劳就没有了。易豪杰此时苦苦谏言,既有凌侠暗中怂恿的因素,但主要原因还是易豪杰舍不得放弃这个即将到手的功劳,为了日后的前程,所以他才冒着得罪抚轻云的风险谏言。如果他劝动了抚轻云,成功剿灭聚义堂,那易豪杰就会在猛虎师团中树立威望,今晚的事迹也会流传到其他将领耳中,他会受到格外的器重,可如果他劝不动抚轻云,后果就危险了。“我暂时还需要这家伙的庇佑,所以不能让他夭折。”想到这儿,凌侠决定出手相助易豪杰一次,打定主意后,凌侠忽然大喊了一声:“快看,聚义堂的人想跑。”这一嗓子顿时引发了战卫军士兵的链锁反应,众人下意识的拿起兵器,转身朝聚义堂方向凑了凑,剿匪之战进行到这个地步,他们也不想半途而废。不只是战卫军士兵被凌侠这一嗓子给触动了神经,抚轻云的心神也下意识崩了一下,望着远方地面上成批的尸体,他眼中露出一丝决绝,轻轻拍了拍易豪杰的肩膀,抚轻云沉声道:“速速解决战斗,然后拔营返回大本营。”“是,末将定不辱将军付托,刚刚末将乃是激将之计,并非心中真实所想,此战之后,末将亲自上大人营帐前负荆请罪。”惊喜的完这番话,易豪杰朝凌侠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率领所有人对聚义堂进行最后的围剿。“我特么一直好好的站在这儿没动,什么时候想跑了?竖子害我。”无辜躺枪的岳奇枫,对凌侠投去一个狠辣的眼神,看到易豪杰已经率队冲过来了,他叹息了一声,也带人迎了上去。战卫军方面是越打越勇,而聚义堂这一边则是越战越孙,军心涣散加上匪徒们浑身带伤,所以勉强交战了三个冲锋,这时匪徒们已经阵亡一半了,岳奇枫也在冲锋中被一根流箭射死。剩下的匪徒早就被战卫军打怵了,看到岳奇枫死了,那些人毫不犹豫的扔下兵器,举手向战卫军投降,凡事都怕有人带头,看到战卫军不杀降兵,其他匪徒也纷纷效仿,全都选择举手投降。至此,盘踞白石省数年的聚义堂被彻底剿灭,收编俘虏后,抚轻云记挂着大本营那里,看着面前春风得意的易豪杰,想到易豪杰立下的功劳,稍一斟酌,抚轻云派易豪杰带领自己的千人队打扫战场,并负责收缴战利品,而他则押解俘虏返回大本营。经过接连血战,易豪杰的千人队只剩下了四百多人,但即使这样也丝毫不影响他打扫战场的热情,其实众人全都明白,清扫战场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用意是让易豪杰收缴战利品。抚轻云之所以这么安排,就是在变相的奖励易豪杰,否则的话,他不可能把清缴战利品这种肥差交给易豪杰,而易豪杰也明白了抚轻云的用心,所以不停的朝他道谢。看着面前的四百多人,易豪杰有些唏嘘,沉默了一会,他让众人把战场上那些材质优良的兵器收起来,接着又吩咐大家把所用的尸体火化处理掉。做完这些,易豪杰让南宫岳把运输粮草物资的马车拉过来,留下五十个士兵牵马看车,瞅了眼早就眼睛通红的凌侠,易豪杰宣布由物淄令带领大家去山上清缴聚义堂的仓库战利品,清缴的所有物品必须交由凌侠登记备案,封签之后才能运下山装车。宣布完,易豪杰带领大家上山去清缴战利品,自从有了上次清缴战利品的经验之后,凌侠对此可谓情有独钟,白虎山聚义堂做为白石省境内势力最大的匪徒团伙,肯定会有些家底,至少应该比沙家门的家底丰厚。一路无阻的上到了白虎山,找到聚义堂隐藏在后山的库房后,易豪杰率人打开库房的石门,当大家看清里面的战利品后,现场包括易豪杰和凌侠在内的人,全都倒吸了口冷气“嘶----------我的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