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凌侠VS东方先生 下
    看到岳奇枫还有些犹豫,东方先生又补充了一句:“堂主,难道你还没有看清眼前的局势吗?战卫军受了如此损失都不肯撤兵,这就表示他们此次是带着军令过来的。如果不把白虎山彻底剿灭,那些战卫军是不会收兵回营的,如今摆在堂主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拼杀战卫军,歼灭对面这些战卫军后,堂主趁机吃掉东湖帮和血手教。此时东湖帮和血手教已经被另外两伙战卫军围剿成强弩之末了,咱们正巧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有了东湖帮和血手教的补充,聚义堂的损失就又回来了,您依旧是白石省势力最强的人。至于第二条路嘛,那就是堂主心存顾忌,舍不得现在的家底,不敢和那些战卫军拼杀,但是等到朝廷给他们补充齐兵力之后,那些战卫军就会反过来围剿聚义堂。届时,堂主依旧免不了要跟战卫军一战,但是到了那个时候,聚义堂就算全部出动,也未必是战卫军的对手了,等到聚义堂被剿灭干净时,堂主再后悔可就晚了。”东方先生分析这番局势时,条理清晰,思路精准,直接看透了本质,完之后,东方先生不紧不慢的看着岳奇枫,既不着急也不焦虑,仿佛他已经知道了结果,又仿佛这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似的。听到东方先生的分析,岳奇枫沉默了片刻,随后,他一口饮掉面前的烈酒,喝完将酒杯一摔,他嚯的站起身子,大声喊道:“传我的令,所有兄弟全部出动,今晚跟战卫军决一死战!”“堂主,此刻正值上午晴,外面风和日丽,正适合冲锋陷阵,与其等到晚上在决一死战,不如现在就率众出击。”东方先生一脸微笑的看着岳奇枫。“呵呵-------先生有所不知,有道是月黑风高夜,饮酒杀人时。”狂笑了一声,岳奇枫告诉东方先生:“咱们是匪徒,向来是习惯夜里行动,既是决一死战,自然要挑个好时辰。”“既然此战是最后的决战,那在下也有些跃跃欲试。”眼神微闭的稍一沉吟,东方先生毛遂自荐道;“请堂主把剩余的三百多名骑兵派给在下,我愿为堂主献上一功。”“哦?先生要请兵作战?”愕然的看了看东方先生,岳奇枫犹豫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轻轻点了点头:“既然先生开口了,那我就答应先生,不过,先生身子文弱,一定要注意安全啊。”“谢堂主关心,在下会注意自身安全的。”朝岳奇枫道了声谢,东方先生又补充了几点,嘱咐岳奇枫跟战卫军交战时应注意什么,把所有细节全都完善一番后,东方先生起身告辞。岳奇枫笑吟吟的把东方先生送出了大堂,等到他返回座位后,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望着东方先生离去的方向,他沉默了片刻,随后岳奇枫将门口的心腹喊了进来:“刚刚的话你都听见了,今夜里,你混进那些骑兵队伍里,监视东方先生的一举一动,等他做完手里的事情之后,你给我看住了他。打完那些战卫军,他要是乖乖回来的话,你就什么也不用做,如果他想要伺机离开,你直接把他杀了就行,这老家伙太厉害,我可不能把他留给别的人。”……凌晨深夜,月清风高,阵阵风啸声肆虐大地,寒气冻得人们瑟瑟发抖,就在这冷风呼啸,夜深人静的晚上,白虎山却人头攒动,两万七千多名匪徒悄无声息的朝山下集结。当所有人全都从山下集结完毕后,岳奇枫立即派出两批细作去前面打探线索,不一会儿,细作打探清楚了,树林里没有埋伏,战卫军那边没有异常。听到通往军营驻地的树林里没有埋伏,岳奇枫顿时松了一口气,得知战卫军那边毫无异常,一切都跟往常一样时,他随即下令,让所有人悄声行军,届时给那些战卫军来个出其不意。当岳奇枫下完命令后,东方先生领着一对骑兵过来了,来也怪,那些战马走在路上时,居然没有一丝动静,岳奇枫好奇的低头打量了一番,这才发现端倪。原来,为了避免战马走路时发出声响,东方先生竟然让那些骑兵将战马的马蹄用棉布包裹了起来,虽然这样对战马的速度略有影响,却减轻了马蹄踏地时的声音。看着包裹在马蹄上的棉布,以及套在马嘴上的罩,岳奇枫啧啧称奇,这种办法,恐怕也只有东方先生才能想得出来了,嘱咐了东方先生几句,岳奇枫便率众奔袭战卫军了。“先生,堂主他们都走远了,咱们是不是也该行动了?”当岳奇枫率领队伍离开山脚后,岳奇枫门口的那名心腹忍不住出言询问东方先生。“堂主到底还是把你派过来了。”东方先生叹息了一声,望着面前那人,他语气感慨的道:“堂主终究还是对我起了杀心,否则的话,他不会让你混在骑兵队伍里。”“是的,堂主吩咐我,如果先生完事之后乖乖返回营寨,让我什么都不用坐,可先生如果想伺机离去,便让我动手杀了先生。”那人竟然把岳奇枫的命令对东方先生和盘托出了。“当年我第一次帮堂主化解了白虎山的覆灭危机时,就看出来了,知道堂主不可能放我离开,正因如此,我才暗中培育心腹,然后故意让他发觉那些心腹的才能,让他把你们收为己用。”唏嘘了一声,东方先生倒负双手,表情复杂的看着岳奇枫离开的方向:“没想到当年留下的一招后手,如今居然真的用上了,岳奇枫啊岳奇枫,你意欲置我于死的,我是不是该恨你呢?”听到东方先生和那人的对话后,骑兵里面走出两名头目,他们的这些骑兵的队长,来到东方先生面前,二人问道:“先生,岳堂主已经走了,如今咱们已是自由之身,请问先生,咱们现在是就此离去?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行动?”东方先生伫立了片刻,随后叹了口气:“虽然岳堂主对我起了杀心,但他当年毕竟救过我的性命,眼下他正与官兵交战,生死存亡之际,我还是助他一臂之力吧,此事过后,我与他们两不相欠。”完,东方先生骑上一匹战马,待身后三百多名骑兵全都上马之后,他带领众人朝另一个方向赶去。“嘟呜!”“冲啊!”在距离猛虎师团还有四五里地的时候,负责勘察敌情的暗哨发现了岳奇枫的队伍,随即向大本营发出了敌袭的信号,见行踪暴露了,岳奇枫索性也不再隐藏,下令吹号进攻。此地距离猛虎师团的临时军营已经很近了,这么短的距离,只要行军迅速,就能杀那些战卫军一个落花流水,就在岳奇枫冷笑着准备大杀特杀时,忽然,战卫军大营的门被推开了。没有想象中的措手不及,也没有想象的慌乱不堪,更没有看到战卫军惊慌失措、手忙脚乱的样子,有的只是整装待发,精神抖擞,看样子,战卫军已经恭候多时了。“兄弟们,他们就这么点人,给我杀啊!”岳奇枫虽然被战卫军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但是想到自己这边的兵力比对面多,因此他又放下了心来,呼唤了一声,他挥舞着兵器朝着战卫军杀将过去。“杀,剿灭聚义堂匪徒,就在今晚一战了,千万不能放他们回去!”抚轻云、项昆仑、以及另外两名万夫长,全都出阵杀敌了,此时的战卫军也是全部出动,连食堂做饭的伙夫都参加了战争,这种情况下,凌侠也不例外的被派上了战场,而且还被调到了前锋营。“罗老三,你别乱跑,记住,你要保护好我。”“柳飘怡,杀两个就行了,主要是别让我受伤。”“上官慧,回来,别追了,你一走我后面就没人了。”“曲琴诗,帮我挡着侧面,千万别让那些匪徒伤着我。”“虎牙,你接着放箭,那边,他们想往咱这边冲,削他。”“罗老大,你领着兄弟几个把前面给我挡死了,对,就这样。”“掌柜的,老崔,你俩进来干嘛?算了,帮我挡着身后吧。”战场上,凌侠被众人簇拥着围在中间,因为怕死,所以他领着罗老大他们专往人多的地方钻,只要一扎进人堆里,他们几个就出工不出力,躲在先锋队的最中间位置,跟着大部队瞎转悠。岳奇枫那边的攻势极猛,不停的使用弓箭手和强弩开路,弓箭加强弩射到一片,盾牌兵混合长矛兵冲锋,后面是手持砍刀的大刀队,双方的先锋队一交手,战卫军这边便被打的溃不成军。看着前面的士兵如同割麦子似得一茬一茬倒下,凌侠心中暗暗焦急,他不停的朝大营方向观望,表情焦急的低语道:“怎么还不来呢,快点啊,再晚一会儿,这五千人的先锋队可就完了。”就在岳奇枫杀得满脸狞笑,就在凌侠急的望眼欲穿时,忽然,一阵响彻地的马蹄声从大营路口方向轰然而来,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马嘶声!“驾!驾!驾!来的正好,兄弟们,杀敌!”原本已经吃定战卫军的岳奇枫,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一幕给吓呆了,不只是他,就连他身后的那些给匪徒,也都是一脸蒙圈的看着眼前,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