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东方先生 上
    白虎山!聚义堂!岳奇枫一脸阴沉的听着手下头目们的汇报,此时战卫军已经围堵白虎山四天了,四天前,战卫军的人忽然出现在白虎山周围,数千人同时出动,一照面就把山脚下的暗桩全都拔除了。之后,数千人围堵山脚,除了悬崖那边没派人围堵之外,其余三面全都围满了人,不但如此,战卫军还派遣了数量不明的军队堵截山路,把唯一进出山口的道路给堵死了。一天两天的还好些,可是四天过去了,对方还没有撤兵的意思,这时候,岳奇枫坐不住了,山上三万多人面临着断粮,要是军队长期驻扎下去,光是断粮这一点,他这白虎山就完了。昨天夜里,岳奇枫派遣山上的细作下山,为了避开山下的那些士兵,他特意嘱咐细作们从密林中的隐藏的小路下去,但是那些人刚到山脚下,就被负责围山的士兵抓住了。就在刚才,岳奇枫调派了两千人下山,想要试探一下战卫军的底细,顺便去附近村镇抢一点粮食,可是没想到一个照面就被对方给灭了,由此可以判断,山下囤积了不少士兵。“堂主,在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是啊堂主,您的想想办法啊。”“大不了老子跟他们拼了,以前有不是没拼过。”“对对对,跟他们拼了,反正咱们人多。”“拼?怎么拼?对方正等着咱们下去拼呢。”“都闭嘴。”看到堂下乱哄哄的样子,岳奇枫有些烦躁,呵斥住众人后,他指着身旁一名喽啰说道:“去后堂请东方先生,就说是我找他。”“是。”领命后,喽啰朝后面跑去。听到岳奇枫请出了东方先生,台下那些大小喽啰们顿时闭嘴了,一个个脸上全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仿佛只要那个东方先生出马,眼前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一般,有的人甚至还露出是狂热、敬佩、仰慕的表情。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一名四十岁许,一介布衣,相貌清奇、眼神沧桑、面色苍白、略带病态、身形挺拔、脸上三捋长须,一副书生文士装扮的中年男子,缓缓走进了大堂。“烦劳东方先生了。”岳奇枫起身相迎,语气甚是客气。“给东方先生请安。”不只是他,底下那些匪徒头目见到这人后,也都纷纷起身问候。“岳堂主客气了,当年承蒙你出手相救,在下才保住一命,但是在下对岳堂主这种落草为寇的行为颇有意见,希望岳堂主能够洗心革面,以岳堂主的本事,不难混个功名,功名在身可光宗耀祖,福荫后人。”岳奇枫仿佛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所以一脸头疼的叹息着,见东方先生还要对自己继续说教下去,他急忙打住对方,直接切入主题,把聚义堂现在的困境说了一遍,然后问他有什么办法化解?“哦?围而不打,呵呵-----战卫军这次攻山的将领倒也有些头脑,看这幅样子,他们是想引蛇出洞啊,否则的话,他们早就攻山了,又岂会守在山下以逸待劳。”要是被凌侠听到这一切,肯定会大吃一惊,也不知这东方先生是何来历?竟然仅凭着岳奇枫的几句话,就看透了凌侠的布局和图谋。“那些战卫军已经围堵四天了,山上储备的粮食已然消耗过半,要是继续这样下去,我这里就断粮了,请先生帮我想个办法,让我渡过眼前这关。”岳奇枫抱拳相求。“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说到这儿,东方先生顿了顿,然后直言不讳道:“当初岳堂主就我性命之时,在下曾经发誓,帮岳堂主化解三次劫难。岳堂主也曾经答应在下,三次过后,放在下离开白虎山,这些年,在下已经帮岳堂主化解过两次聚义堂的覆灭危机了,如果眼下这次危机化解,还望岳堂主言而有信。”“好,我岳某人言出必行,只要东方先生帮我化解了这次战卫军剿匪的危机,届时我亲自送你离开白虎山。”岳奇枫豪气干云的许诺道。听到岳奇枫的许诺,东方先生轻轻点了点头,抚了抚胡须,他淡淡笑道:“其实战卫军这招围而不打、引蛇出洞很好化解,既然他们要引蛇出洞,那咱们干脆就送他们一个倾巢而出。”鉴于此次围剿计划是易豪杰设置的,所以他被师团抽调至山口下负责堵截匪徒,此次负责堵截匪徒的五个千人队全都由他调遣,看样子,如果此次剿匪成功,他就会晋升职务。今天清晨,山上有一伙匪徒冲锋,但是被他瞬间给剿灭了,望着那一堆尸体,易豪杰很有成就感,仰头看着山顶,他舔了舔嘴唇,心中暗道:“来啊,再来一波,人数越多越好,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就在易豪杰祈祷上天,让山上的匪徒再下来一批时,忽然,山上传来一阵震动,接着,数千匹战马、上万面巨盾,无数长矛、弓箭组成的钢铁洪流缓缓朝山下行军。看到敌人这幅阵仗后,易豪杰顿时有些蒙圈,他没想到对方会出动这么多人,回过神后,他随即下令准备迎敌,虽然不知道匪徒的具体数目,但是根据目测队伍的长度,估计至少有两万多名匪徒,因此,易豪杰不敢大意。易豪杰从山口下准备迎敌时,凌侠正站在营帐门口观察山上那道队伍,易豪杰行军之前,特地把凌侠给拽上了,他允许凌侠及其属下不用上战场,但凌侠必须得跟在他身边。因为凌侠此时的官职是物淄令,所以不用去战场前线,他和其他属下都在临时军营旁驻扎着,负责给各个参战队伍运送补给和物资,同时也负责接收各部队缴获的战利品。凌侠来到战场的第一件事,不是运送补给,而是把老崔和虎牙他们全都派出去了,只留下曲琴诗在身边,曲琴诗的武功修为是内力一层境界,这种级别的高手,军队中也很罕见,所以他把曲琴诗留在身边保护自己。老崔和虎牙那些人,全都被凌侠派进了半山腰,让他们隐藏在暗处,悄悄观察匪徒们的动静,此时,望着黑压压的一片匪徒,凌侠心中暗暗焦急:“怎么还没有消息传回来?”正当凌侠神情焦虑的等待着什么时,忽然,他看见虎牙骑着一匹战马远远赶来,下马后,虎牙顾不上拴马,直接朝凌侠跟前跑去:“大人,卑职打探清楚了,聚义堂的匪徒全部出动了。”“你身上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凌侠没有急着整理情报,而是一脸的关心的看着虎牙,此时虎牙的手臂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衣袖都已经变成血色了。虎牙没想到这么关键的时候,凌侠关心的不是情报,而是他的伤情,沉吟了一下,虎牙淡淡说道:“没事,我当时抓了一名落单的匪徒,逼供的时候,那家伙反击伤了我一下。”强忍着发晕的感觉,凌侠扶着营帐门,用力揉了揉额头,吩咐曲琴诗帮虎牙包扎伤口,而他则捂着额头,蹲在地上,闭目分析眼前的状况。过了一会儿,他忽然站起,大喊了一声:“不好,匪徒这是倾巢出动了,对方居然看透了我的计划,想要凭借绝对的兵力优势打垮我们,怎么办?怎么办?”正在凌侠焦虑的思索应对方案时,他无意中看到了虎牙骑的那匹马,此时马匹正在营帐前溜圈,脚下带起阵阵尘土,看到这一幕,凌侠忽然想起一个历史故事。想到这儿,他把虎牙叫过来,悄悄嘱咐了虎牙几句,听到凌侠的话,虎牙先是愣了愣,接着,他点了点头,接着便骑马朝易豪杰的位置赶去。几分钟后,易豪杰急匆匆的赶到凌侠身边,跟他商议了一番后,随即下令征集所有马匹,除了战车配备的战马之前,其余的所有战马,包括拉车运输物资的杂交马全部征集给凌侠。十几分钟后,聚义堂的山匪已然从半山腰集结完毕,之前山势陡峭,无法高速行军,因此匪徒们耽误了一些时间,但是眼下却不同了,山腰下地势平缓广阔,便于大规模军队冲锋陷阵。集结齐人手,将队伍分成三个梯队,随后,负责带队的岳奇枫挥舞着手中大刀,怒吼了一声“冲锋”,接着便带领先锋部队朝山下冲击。在他身后,跟着十多名头目,那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善类,在他们的带领下,两千名骑兵探出长矛,摆出阵型后依次冲锋。骑兵后面是数千名盾牌兵、弓箭手、近战兵、破甲兵,他们负责抵挡官军的前锋,在这些人身后,还有黑压压一片队伍,那些是后期的主力兵-------步军方阵。当岳奇枫的冲锋号令吼出之后,聚义堂所有人马同时出动,一道人流组成的巨龙急速直下,易豪杰之前派人设置的断马桩和绊马索根本无法阻挡那些骑兵的冲锋。在折损了四百多名骑兵和战马之后,山路上的障碍被一扫而空,这点损失根本无法撼动匪徒们的步伐,看着越来越近的洪流,易豪杰抽出宝剑,对身后的士兵们嘶吼道:“血战迎敌!”“吼、哈、吼、哈、吼……”易豪杰身后的五千名战卫军,以及负责围山的三千名战卫军全部集结完毕,八千名战士们用手中长矛敲打盾牌,口中齐声怒吼。待匪徒们即将冲锋到阵前时,众士兵伸出长矛,迎着对面的匪徒,大步朝前冲去,同时嘶声呐喊:“杀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