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真正的战场 下
    “杀!”..“进攻!”“冲锋!”“叮当……叮当……嗒嗒嗒……”此刻凌侠他们的队伍已经支援到对方的阵营了,原本就有备而来的战卫军在打了匪徒一个措手不及之后,又乘势展开了主攻,在失去战马骑兵的仰仗后,匪徒们一个照面就被打的溃不成军。就在匪徒刚想转身逃跑后撤时,凌侠所在的两个千人队突然从背后围了过了,前后夹击的情形下,匪徒们也被逼出了狠劲,拼命跟士兵们对战,他们知道,一旦被士兵击败,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死路一条。“噗!”一杆长枪刺中了一名匪徒的胸膛。“咕噜!”一柄突如而来的斩马刀砍断了一名士兵的脑袋。“嗤!”一片鲜血喷洒在凌侠的身上,瞬间染红了他的军装。看着对面表情暴戾,挥舞着狼牙棒朝自己怒砸的匪徒,凌侠举起手中的红缨枪反击,不只是他,周围的士兵们也都举着兵器朝对方扎刺,一瞬间,数杆长枪刺透了匪徒的胸膛,唯独凌侠没有刺中。因为他在刺出长枪之后又下意识的收了回来,要不是周围的那些士兵刺死了匪徒,凌侠估计会丧命在匪徒的狼牙棒之下,杀死匪徒之后,那几名士兵擦了擦脸上的血,一脸鄙夷的朝凌侠骂了句:“懦夫!”没有在意士兵们口中的辱骂,凌侠环顾四周寻找着什么,之前队伍行军时他还跟老崔几人在一起,但是一个冲锋下去,凌侠发现身边的人全变了,周围全是陌生的面孔,老崔几人不知道冲到什么地方去了。就在凌侠观察周围环境的几分钟里,几具尸体倒在了他跟前,这几人的面孔有些眼熟,原来,他们几个是刚刚用长枪刺死狼牙棒壮汉的那些士兵,但是眨眼间,这几人便全都死在了匪徒们的反击之下。看到这些人的尸体,凌侠吓得后退了几步,他此时强忍着晕血症病发的痛苦,想要找一个稍稍安全点的地方,前面的士兵一批批倒下,后面的士兵一**的冲锋,无奈之下,凌侠只得朝旁边跑去。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脑子里此时想的全是如何活下去,截止到现在,他连一个敌人都没有杀死,跑着跑着,他惊喜的发现了几个熟面孔,那是罗氏五兄弟,此刻,兄弟五人仿若五尊杀神,脚下踩着一堆尸体。因为罗氏五兄弟杀得太狠,以至于那些匪徒见着他们就躲,没有人敢冲上去送命,看到罗氏五兄弟威风凛凛的震慑着了一圈匪徒,再看着自己这边的惨绩,凌侠忽然有所明悟:“原来这就是真正的战场,这里是勇士的天下。”想通这些后,凌侠身上的气势发生了改变,之前的空洞茫然消失不见了,却而代之的是生机勃勃,他撒开丫子就朝罗氏五兄弟身边跑去,冲到他们跟前,凌侠喘了几口粗气,然后指了指周围那些匪徒,气喘吁吁的说:“保------保护我。”“哦,好嘞。”听到凌侠的命令,罗氏五兄弟把凌侠位置中间,保护他的安全。有了兄弟五人的保护,凌侠这才松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他指着交战的队伍,吩咐说:“走,去找老崔他们几个。”柳飘怡和上官慧正在被一群匪徒围攻,要不是她们二人武功高强,早就被那些匪徒绞杀了,虽然她俩挡住了匪徒们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但眼下已经是强弩之末。二人一个不小心,被一名匪徒头目破开了防御,其他匪徒则趁机伸出兵器攻击,眼瞅着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就要死在匪徒们的乱刀之下了。忽然,几声怒吼从后面传来,接着,一众匪徒被罗氏五兄弟瞬间砍干净了。望着表情惊恐,还没回过神来的二人,凌侠笑吟吟走了上去:“回头记得请我们几个吃饭啊。”“队长,你-------你们怎么来了?”看到凌侠领着罗氏五兄弟把自己二人救了下来,柳飘怡和上官慧先是舒了口气,随后二人脸上全都露出一丝感激和庆幸。“我是你们的队长,当然要来救你们了。”回了一句,凌侠打了个响指,然后朝她俩说:“没受伤吧?要是没事的话,咱们去找掌柜的他们。”战场中段的树林旁,杨禄财和老崔浑身是伤的倚坐在一颗槐树旁,此时他们已经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在他们前面,伫立着一道纤细的身影,那是曲琴诗在帮他们抵挡匪徒们的袭击。曲琴诗的武器是一把折扇,虽然武器过于短小,但是在她鬼魅般的身影之下,折扇仿若是一把匕首利刃,每一次出击都会带走一条匪徒的性命,眼下,她面前已经倒下十多具尸体里。“小曲,你-------别管我和掌柜的了,千万别被我们给连累了。”看到曲琴诗此时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担心她发生意外,老崔焦急的喊道。“丫头,赶紧走,以你的本事,只要你想走,这里谁也拦不住你,不用管我俩了。”杨禄财也看出曲琴诗的情况不妙了,因此也催促她离开。“我------我不走------要是把你俩扔在这里自生自灭-------我--------没脸见队长--------大不了一起死在这里---------”说话间,曲琴诗被一名匪徒的长矛扫中了手臂,疼的她差点握不住折扇,可即使这样,她依旧一脸倔强的挡在二人跟前,跟那些匪徒拼命。“叮当叮……”一阵兵器交鸣声之后,曲琴诗被匪徒们击打的后腿了几步,勉强停住身形后,她的步伐有些趔趄,双腿已经快要站不住了,看到曲琴诗的状态后,十几个匪徒露出了狞笑。他们大吼了一声,挥舞着兵器便朝曲琴诗身上打去,这些兵器有长刀、长矛、蛇枪、狼牙棒,要是被这些兵器砸中,曲琴诗势必香消玉殒,被砸成烂泥。“掌管的、老崔,对不起,我挡不住他们了。”说完这句,曲琴诗俊俏的脸上露出一丝决绝,她没有独自逃离战场,而是展开手中的折扇,抽出扇骨,等待匪徒进攻自己。她有一招绝技,乃是遇到危险时跟对手同归于尽的招数,一旦使出那一招,她便会全身功力尽废,此时,她咬紧牙关,拼着自己被砸成肉泥,也要施展那招绝技,拽几个匪徒垫背赴死。就在那些兵器越来越近,眼看就要砸中曲琴诗,而曲琴诗灌注真气进入扇骨,想要抛掷击毙对面匪徒时,忽然,旁边传来一声怒吼:“谁敢伤我的属下,兄弟们,弄死他们几个。”听到这个声音后,曲琴诗和老崔三人愣了愣,接着,三人脸上全都升起一丝狂喜,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罗氏五兄弟、柳飘怡、上官慧正闪电般的朝这边赶来。几个呼吸间,柳飘怡和上官慧便切入那伙匪徒之间,二人如同无影刺客一般,短短一个照面,便分别击杀了一名匪徒,而这时候,罗氏五兄弟也举着大砍刀冲击了匪徒阵营。十多名匪徒仗着曲琴诗维护老崔和杨禄财,联手欺负她自己还行,可是遇到罗氏五兄弟和柳飘怡、上官慧这些人,他们实在是不够看的,几个照面的工夫,十几名匪徒便被砍没了。见眼前的危机过去了,曲琴诗急忙散掉自己的真气,接着,她扶起老崔和杨禄财,一脸激动的走到凌侠面前,三人不停的朝凌侠道谢,要不是他来的及时,此刻三人已经死在匪徒手里了。看着满身伤痕的老崔和杨禄财,精疲力尽的曲琴诗,又看着一身轻伤的柳飘怡和上官慧,以及刀刃打卷、手臂受伤的罗氏五兄弟,回想着自己之前的险境,凌旭叹息的说了句:“这就是真正的战场,要想从战场上活命,我们必须要强大自己。咱们现在只有充当炮灰的份儿,咱们需要不断成长,直至进入军队高层,那时候,咱们或许不用充当棋子了。”互相看了看彼此的伤势,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剿匪战斗,连小规模战争都不算,对手只是些没用经过训练的乌合之众,是一批人数少于自己的不入流土匪。可就是这么一场不入流的小战斗,差点要了他们几个人的性命。如果日后卷入大规模的战争或者是更高级别的战役中,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想到之前剿匪时战死的那些士兵,闻着此时空气中充满血腥的味道,看着身边那一具具冰冷僵硬的尸体,再听到凌旭有感而发的感慨,众人由衷的点了点,异口同声道:“同生共死,荣辱与共。”帮老崔和杨禄财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势,凌侠趁着战场混乱,带领大家悄悄隐身进来旁边的树林里,待外面的杀伐声渐渐弱下来后,他们又从树林里悄悄跑了出来。此时战事已经接近尾声了,匪徒们差不多被绞杀干净,趁着士兵们准备打扫战场的空隙,凌侠领着众人往后面狂奔,他们来到匪寨的大本营后,凌侠他们朝着中间那个最豪华的建筑跑去。“队长,咱们这是干什么啊?”老崔边跑边问。“笨蛋,仗打完了,现在自然是收缴战利品了,趁着现在没人过来,咱们赶紧捞一笔,回头等部队清扫完战场,过来搜集战利品时,咱们就什么也弄不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