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真正的战场 上
    “好,有勇有谋!”“嗯,一身胆气!”“行,哥哥佩服!”“易兄弟,好样的!”听到易豪杰亲赴前线探出敌人线索,并且成功带回了这么重要的信息,四名千夫长此时全都一脸敬佩的对易豪杰竖起了大拇指,一个个心生敬佩。望着四人此时投来由衷服气的眼神,易豪杰心中暗暗窃喜,有了这次的军功,那他日后晋升万夫长就多了一些助力,虽然心中得意,但他表面却不留痕迹的谦虚着:“这都是兄弟应该做的。”“幸亏豪杰只身涉险,要不然咱们得栽个大跟头,好,好样的,豪杰,你这次的磨刀不误砍柴工做的好啊。”赞赏了易豪杰一番,项昆仑重新展开地图:“既然咱们现在已经掌握了匪徒的真实信息,那之前的方案就行不通了,咱们重新布置一下剿匪计划。这条窄路布置两个百人队潜伏,一旦有人从里面潜逃外出,就地拿下。这条进出山寨的主道,派两个千人队正面攻击,盾牌弓箭兵守护两翼,防止匪徒们放冷箭袭击,想不到沙家门也有骑兵,哼-----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准备好绊马索和断马桩……”半个小时后,司号兵吹响了集结的号角声,待队伍重新集结后,只见队伍明显分成了四股,两百名士兵手持长矛,负责堵截窄道上逃窜的匪徒。六百名士兵分站两列,他们手持两米高的盾牌,四百名弓箭手站在外侧,一千名负责主攻的士兵被护在中间,除此之外,两千名士兵扛着巨大的断马桩,抬着铁链串成的套马索,他们负责围剿那些骑兵。但凡是有骑兵开道的队伍,后面往外都跟着步兵冲锋,所以项昆仑专门布置了两个千人队堵截,至于剩下的那八百名士兵,则分布在树林周围,防止有人从树林里逃跑。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南宫岳率领的百人队被易豪杰分配在了主攻队伍里,这样一来,凌侠的十人队自然也跟着负责打冲锋,列队时,凌侠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冲锋打头阵的队伍讲究整体作战,所以凌侠他们不能骑马进攻,只能跟着队伍步行冲锋,当他领着藤木编制的盾牌,举着一杆白蜡红缨枪,混合在队伍中间时,他有种渺小如蚁的感觉。“拔营!”“呜……呜……”随着项昆仑一声令下,五千人的队伍整装出发,一路疾行奔跑到沙家门的树林外时,众士兵按照之前的分工,在各自千夫长的和百夫长的带领下迅速赶到指定位置。凌侠是负责主攻匪徒的先锋队,他们在两侧盾牌兵的护佑下,顺着那条进出山寨的道路冲锋,凌侠被众人夹在中间趔趔趄趄的前进着,他边进边喊:“慢点、哥们、小心地面有陷阱,别挤,兄弟,你守好你那边……”“哎呦……”“噗通……噗通……”“小心,地面有陷阱!”凌侠刚说的小心陷阱,最前面打头阵的那些士兵们果真掉入了陷阱之中,一个个歇斯底里的叫喊着,待后面的士兵把那些人从陷阱坑里拽上来之后,一个个倒吸了口冷气。只见地面上被匪徒们挖满了一个个两米左右的深坑,坑里插着一根根尖锐的铁刺,铁刺上面都带着倒勾,那些打头阵的士兵掉进陷阱后,身体全部铁刺给扎透气了。即使有些士兵运气好没有被刺到要害部位,但是他们被人从深坑里拽出来时,身上的骨肉和筋脉也都被那些倒勾给割断了,许多铁刺的倒勾上还挂着肉丝呢。“该死,还没见到正主呢,就栽了一个大跟头,看样子,受伤的得有几十号人啊。”看到前面的先锋全都栽进了陷阱里,凌侠忍不住暗暗吐槽。刚吐槽没多久,凌侠忽然闻到一阵血腥味,接着,那种令他浑身酸软无力,头脑晕沉窒息的感觉传来了,原来,他刚刚无意中看到了一名受伤士兵身上的鲜血,居然被诱发了晕血症。“天呐,我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晕血,这是在打仗,我要是这个时候晕过去,估计没人顾得上我,真要是那样,我最后非得死在这儿。”想到这里,凌侠急忙咬了咬舌尖。感觉有些清醒之后,凌侠从衣服上拽下一块布巾,用布巾罩住眼睛,系好之后,凌侠感觉好多了,他透过布巾能够模模糊糊辨别方向,但却看不到那些士兵身上的鲜血了,见不到血液,晕血症的副作用便全部消失。“兄弟,你眼睛上系个布条干什么?”看到凌侠怪异的举动,周围士兵忍不住好奇发问。“当然是为了一往无前的冲锋了。”说完之后,凌侠举起手中长矛,装模作样的大声喊着:“冲啊,兄弟们,上啊,冲锋,打死那些龟孙儿……”听到凌侠这么一喊,老崔和杨禄财他们也都举起长矛附和着呐喊,听到他们的呼喊声,周围那些不明所以的士兵们还以为是军官命令冲锋呢,原本因为陷阱而缓下来的队伍随即又动了起来。一时间,数千士兵在凌侠等人的高声呐喊下,用长矛排查地面的陷阱,捅破陷阱表面的伪装后,众将士齐刷刷的朝沙家门大本营冲锋,士兵们没有发现,凌侠虽然喊的积极,但真到了冲锋时,他却故意放慢速度,硬是从前面第四排磨叽到了最后那一排。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凌侠多了一个心眼,他看出来了,越是前面的队伍越容易遭殃,除了淌陷阱就是当肉盾,还是后面安全些,等后面的人冲过去时,前面的士兵已经把该挡的全都挡了。还真别说,前面不断有人掉进陷阱了,有了那些人的开路,凌侠从后面就安全了许多,至少他不用害怕掉进陷阱的深坑里,因为那些陷阱已经被前面的士兵给淌完了。就在凌侠他们越过陷阱区,即将冲锋到沙家门大本营前面时,空中忽然传来一阵“咻咻咻”的破空声,众士兵抬头看了看上空,只见道路两侧的树林里凭空飞出一片箭雨。箭矢落入士兵的阵营中,瞬间带走了一批士兵的性命,凌侠身边两名壮汉刚刚还生龙活虎,但是下一刻就被箭矢射中了胸膛和喉咙,痛苦的挣扎了几下,二人随即毙命。除了这二人,还有许多士兵因为被飞逝的流箭射中,虽然不至于伤及性命,但却留下了刺目的伤痕,听到周围哀嚎遍野痛苦声,凌侠摘下眼罩,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看着士兵们痛苦呐喊的表情,感受到死者冷寂冰冷的气息,望着周围战士躲避箭雨时的惊恐,凌侠下意识的喃喃自语道:“这------就是战争?”眼前血淋淋的一片红色,凌侠一时有些出神,他突然有了种觉悟,要想在战争中生存下去,必须的掌控战争的主动权,如果没有资格主导战争,那他以后只能是别人战争里的棋子。“队长,小心。”一声焦急的呐喊唤醒了凌侠,原来就在他刚刚发愣的空隙,一枚箭矢直奔凌侠的胸膛飞来,正巧被身边的曲琴诗看到了,用手里的藤编盾打飞那支箭矢后,她忍不住喊了一句。“谢谢,曲琴诗,你刚才救了我一命,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凌侠此时终于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他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了,举着手中的盾牌,嘴里大声喊叫:“有箭,敌人放箭了。”“敌人弓箭手出动,盾牌兵布阵。”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带队的千夫长高声呼喊了一声,听到他的命令后,队伍两翼的盾牌兵立刻举起手中巨盾,把两米多长的盾牌横在士兵们的头顶。只见顷刻间一道由铁盾组成的横墙出现在队伍的头顶上空,那些从天而降的箭矢全都打在了铁盾上,盾牌上响起了“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巨盾将匪徒们的箭矢全部挡了下来。“弓箭兵,瞄准左右两侧,仰射十箭,反击对方。”挡住匪徒们的箭雨后,另一名带队的千夫长也下达了军令,随着这声命令,四百多名士兵从背上取下弓箭,分列两侧蹲下后,众人瞄准箭雨飞来的方向,挽弓仰射箭矢回击。“嗖嗖嗖……”弓箭手按照命令,朝着匪徒出箭的方向连续射击了十箭,只见一阵阵箭雨如同暴雨梨花一般,带着呼啸声从士兵队伍里拔地而起,射的枝叶剧烈摇晃,吓得飞鸟展翅惊起。连续十波箭雨过后,树林两侧的透亮了许多,除了被箭矢射掉的树枝和飞鸟,一具具匪徒的尸体也都从树木上摔了下来,甚至一些尸体被箭杆钉在了树身上。那些匪徒之前全都隐身在树上,虽然他们袭击士兵时以高制低十分便利,但反过来说,树枝上空除了树叶之外,根本没有其他阻挡箭矢之物,遇到箭矢反击时,树上的匪徒们根本毫无阻挡之力。由于匪徒们的隐身位置十分明显,加之他们没有任何遮挡之物,所以他们成了弓箭手的活靶子,十波箭雨之后,树林两侧埋伏在树上的匪徒几乎全都被射死。即使有些命大的匪徒没有被射死,但也都身受重伤,一个个全都摔了下来,初略一算,被射死的匪徒差不多有八百多人,剩下那些没被射死却身受重伤的匪徒也有一二百人。都说战场上刀剑无眼,此言果然不虚,就在这一攻一还的较量之间,士兵这边死伤了一百余人,而匪徒那边则被全歼了一个千人队的编制,望着路边那一具具插满箭矢的尸体,凌侠浑身发寒,这些之前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没有杀灭那些俘虏,派人看管之后,队伍继续前进,当他们冲进沙家门的营地后,却发现这里已经空空如也,找到俘虏一问,众人才知道,就在他们从这边进攻之前,沙家门的门主带领其他匪徒骑着战马从那条最宽的路上冲锋反围剿了。俘虏刚交代到这儿,就听远处传来了一阵阵马啸嘶鸣声,接着,一阵杀伐声从另一个方向传来,听到这儿,两名千夫长随即下令前去支援。“这仗打得糊里糊涂,什么都没干,这边就完事了。”凌侠侥幸生还后,刚想歇一歇,结果就听到了前去支援的命令,见队伍已经开始行军了,他顾不上停歇,急忙跟着前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