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磨刀不误砍柴工
    “磨刀不误砍柴工,我的计划就是放弃原来的计划,暂时按兵不动。”面对易豪杰的询问,凌侠想了想,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按兵不动?”南宫岳一脸震惊的摇着头:“要是师团长看到咱们按兵不动,肯定以为咱们临阵怯战呢,搞不好会把咱们砍了祭军旗,不行-------不行--------按兵不动可不行。”“南宫岳说的没错,行动开始后,所有军队都得出发,按兵不动万万不行。”说完这句,易豪杰眉头一挑,顿了顿之后,他不徐不疾的补充了一句:“不过,本将对你刚刚那句磨刀不误砍柴工倒是很感兴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磨刀不误砍柴工?要是计划可行的话,本将倒是愿意试上一试。”“如果大人愿意一试,那就请大人先拦下万夫长。”看到易豪杰点了点头后,凌侠随即招呼老崔和柳飘怡他们,称他们去目的地打探线索,半个时辰后回来禀报结果。……十多分钟后,师团作战集结号吹响,三个万人队分成了六支队伍,每个队伍都有自己的围剿目标,只见号角声一响,其中五支队伍全都整装出发。待那五支队伍全都拔营启程之后,项昆仑所带领的队伍却在原地打转,万夫长项昆仑一脸严肃的站在队伍前,在他旁边,站立着四名千夫长。“大人,刚刚易千夫长的分析虽然有道理,但咱们这般按兵不动,有些说不过去吧?万一让匪徒逃脱,咱们责任就大了。”“将军,末将第一次听说什么磨刀不误砍柴工,他虽然分析了一番到了,可是易豪杰的计划能行得通吗?”“是啊,易豪杰突然拦住咱们,说咱们之前的计划漏洞太大,要临阵修改作战方案,难道他的计划就没有漏洞。”“末将也觉得此事不妥,师团长大人已经获悉了匪徒的数目,他干嘛非得重新勘察一遍?”望着四名千夫长你一言他一语的质疑声,项昆仑眉头皱的更紧了,就在他接到军令,准备命人拔营围剿目标时,手下的千夫长易豪杰忽然来找自己。一见面,易豪杰就直言不讳的说围剿方案有漏洞,接着,易豪杰把凌侠对他说的那番话讲了一遍,说完,他告诉项昆仑磨刀不误砍柴工,要想打赢对方,必须得精准掌握敌人的信息。最后,易豪杰告诉项昆仑,称他已经派人去沙家门附近勘察信息了,半个时辰之后就可以制定出计划,为避免重蹈上次剿匪的覆辙,请项昆仑务必延迟半个时辰出兵。凌侠并不知道易豪杰把他的计划和思路全都据为己有了,此时,他正领着老崔他们从沙家门外围的树林前勘察呢,因为师团驻扎地距离此地只有三十多里,所以他们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看着面前树木密布的丛林,凌侠喊来老崔和罗氏五兄弟:“你们几个跟着柳飘怡去西边勘察,好好保护他的安全,我跟老崔和掌柜的几人去东边,稍后咱们从后面汇合。”“驾!”安排完,凌侠叫着老崔和杨禄财几人朝东侧勘察地形,这块树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众人骑着战马一会儿就转了一遍,汇合之后,凌侠招呼几人朝一旁的山坳口赶去。“队长,我们看过西面了,有两个道路,一条比较窄,入口十分隐蔽,看样子是内部人员进出的道路,另外一条道路十分宽阔,差不多有十米多宽,应该是主道。”汇报完,柳飘怡退到一旁去,听完柳飘怡的汇报,凌侠整理了一下思路:“东边也有一条十分宽阔的道路,约有四五米宽,看上去也很像主道。”“这三条道路里面,那条窄的肯定不是匪徒们进出山寨使用的主道,因为那里面尽是灌木丛,一看就知道很少有人从那里走。”柳飘怡低着头说。“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条窄路很可能是一条备用的退路,真正进出山寨的主道一定在两条宽道之间。”分析到这儿,凌侠看到柳飘怡还在那里摆弄着什么,忍不住问她:“你干什么呢?”“别提了,我踩到马粪上了。”说到这儿,柳飘怡依旧不停的把靴子往路边的沙土里踩,一边踩一边吐槽:“沙家门那条路上尽是些沙土,我下马探查时,不小心踩到沙土底下的马粪了。一开始我没有注意,当我打算踩沙土把靴底的马粪弄掉时,发现那里面到处都是马粪,不踩还好些,越踩马粪越多,后来没有办法了,我就回来了,又脏又臭的,真是恶心死了。”柳飘怡漫不经心的无心之语,却顿时令凌侠一惊,仔细回味了一番柳飘怡的话,凌侠掏出自己的那份地图,展开后,他从上面找到白虎山和沙家门的位置。“之前咱们师团提供的消息是沙家门只有一千多名匪徒,而且树林里遍布树木,没法骑马,因此不用担心对方有骑兵冲锋。咱们这边的五千人完全可以把那些匪徒围起来。但是这份地图标注的却不一样,根据地图上标注的信息,沙家门约有匪徒四千余人,战马三百余匹,其寨内匪徒善用弓箭,隐身于树林之中,配以弓箭伤敌。正是因为这些匪徒懂得利用地形和周围条件作战,之前负责围剿的战卫军才屡次吃亏,柳飘怡勘察的那条路上既然布满了马粪,这就表示那是供战马使用的冲锋道。”“队长,你说咱们师团的这些情报都是从哪里淘换来的?怎么水分这么足呢?四千人的匪徒愣说成一千人,这不明摆着让咱们去送死吗?”杨禄财吐槽着说。老崔咂了咂嘴,点头附和道:“掌管的说的没错,连匪徒都知道利用树林做掩护,配合弓箭射杀官军,怎么咱们师团的上层军官就不懂得勘察敌情、布置计划呢?”柳飘怡清理完靴底的马粪,也走过来插言说道:“就是啊,只要稍微派细作去勘察一下,就能查出那些端倪,可是不知怎么搞到?师团得到的尽是些假情报,怪不得屡战屡败呢。”“屡战屡败怕什么?反正能够随时补充兵源,上次围剿八公山战死那么多的士兵,可是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朝廷就补齐了各个师团空缺的编制,要不是这样,他们哪敢这么草率出征啊。”上官慧也说话了。凌侠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他却把众人的话全都听进了耳中,看到众人越说越气愤,他稍微思忖了一番,然后止住众人的话题,招呼大家上马回营禀报。听到凌侠发话了,众人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众人骑上各自的马匹后,随即跟在凌侠身后,朝军营驻地方向返回,谁也没有发现,自打上马之后,凌侠便一脸的沉思。“驾!”“驾!”“吁!”凌侠几人刚回到军营大门口,就看到易豪杰和南宫岳从门口等着了,一见面,易豪杰便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勘察出什么线索了?”“查出来了。”下马后,凌侠从地上画出一幅地形图,指着其中的三条宽窄不一的路线,告诉易豪杰,这三条是沙家门周围的三条道路。最窄的这条道路很隐蔽,应该是应急备用时使用的道路,东侧较宽的那条路上平坦坚硬,两侧长有野草,这应该是匪徒们进出沙家门行走的。至于最宽的那条道路,路面有一层沙土,沙土底下有许多马粪,这应该是专供马匹使用的冲锋路,之所以上面盖有许多沙土,想必那些匪徒平时很少遛马。最后,凌侠犹豫了一下,谎称他得到了一条重要情报,那就是沙家门的匪徒数量,沙家门真正的匪徒数量其实是四千余人,拥有三百匹战马。那些匪徒擅长隐身在树上,只有一有官兵靠近,他们就躲在暗处用弓箭射杀目标,如果队伍不改变作战计划,而是按照之前的地毯式围剿计划进攻,估计围不到一半就会被对方杀得全军覆没。“你确定这些情报准确无误吗?”看到凌侠勘察来的情报,想到之前部署的计划,易豪杰脸色有些难看,真要像凌侠调查的那样,一旦队伍出征围剿,势必会被匪徒们杀的片甲不留。看到自己问完之后,凌侠坚定的点了点头,易豪杰思索了一番,然后说道:“你们辛苦了,我这就去禀报万夫长大人,请他改变作战计划,如果你们提供的情报准确无误,我会为你们请功的。”说完这些,易豪杰吩咐南宫岳带领凌侠他们归队,而他则去后面找项昆仑,当他来到点将台前,见到一脸急躁的项昆仑和四名千夫长后,易豪杰随即把凌侠调查到的信息禀报了上去。听到易豪杰调查出的这些线索,项昆仑和另外四名千夫长全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尤其是项昆仑,他的铠甲里面此时已经湿透了,平复了一番后,他看着易豪杰:“你这些情报是从哪里得来的?”“启禀将军,这些情报是--------末将刚刚亲自带人--------从现场勘查出来的,正因为末将刚才去了前线,所以才来的有些晚,还望将军和诸位恕罪。”易豪杰说完后,不易察觉的阴笑了一声,此刻他已经把凌侠的功劳全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