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装病躲过一劫
    “哎呦……”“我肚子疼……”“我浑身难受……”“快带我去找军医……”吃过午饭之后,凌侠和老崔他们全都嚷嚷着不舒服,找到医生后,众人集体去找军医看病,他们前脚刚离开,南宫岳后脚就赶到了营地。召集队伍集合时,南宫岳发现凌侠十人队没有过来,询问了一番之后,得知凌侠十人队全都吃坏了肚子,此时正在军医那里看病呢,因为军情紧急,他顾不上等待凌侠他们,急匆匆的喊上队伍离开了。正在军医那里躺着装病的凌侠,听到营地响起了号角集结声,紧接着一阵马蹄声由朝营外走去,凌侠透过缝隙悄悄观望了一眼,只见项昆仑亲自领着队伍朝外开拔。“队长,他们这是干什么去了?”这时候老崔凑了过来。“我估计他们应该是去剿匪了。”凌侠一脸淡定的说道。“剿匪?”闻言后,老崔看着凌侠,压低声音说:“怪不得你让大家伙装病呢,原来是为了逃避剿匪啊,可是,你怎么知道午饭过后会有剿匪的任务呢?”“用脑子分析的。”凌侠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不疾不徐的解释说:“还记得吗?之前开饭的时候,我曾问你有没有见过百夫长大人?当时你告诉我说百夫长大人送完棉衣就被千夫长给喊走了,我当时仔细观察了一圈,除了咱们队里的百夫长大人没有从食堂吃饭之外,另外几名百夫长也都没有吃饭。我之所以盯着旁边的之战事指挥所,是因为有人在那里,指挥所只允许战事军官进出,看到那里面有人,再想到长官们都没有吃饭,因此我猜测他们都去了战事指挥所,有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咱们军团长刚刚兼任着战卫大将军,自然是要建立功绩的,既然他把百夫长级别以上的军官都叫到了指挥所,肯定是布置作战任务去了。”“那咱们应该跟着去啊,你怎么让大家伙躺在这里装病呢?”说完,老崔叹气道:“哎呦……别的队伍都参战了,就咱们没去,平白放过了一个立功的机会。”“立个屁功。”瞪了老崔一眼,凌侠环顾一群四周,见军医没有注意到自己,他压低声音道:“军团长这么做的目的是想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把距离军营较近的几个土匪窝给灭了。可军团长却忘了一件事,咱们长途跋涉,士兵们此时的体力已经属于透支状态了,另外咱们还没有适应这里的水土,更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和地貌,甚至连土匪们的人数和装备都不清楚。即使军团长提前掌握了一些线报,制定了专门的作战计划,但是在士兵们疲惫不堪的状态下,效果也会大打折扣,今天这么贸然出击,就算勉强能赢,也肯定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说到这儿,几名军医走了过来,看到这儿,凌侠随即闭口不言,躺在一旁哼哼着,而老崔听完凌侠的分析后,一脸敬佩的点了点,接着,他也学着凌侠的模样,倒在角落里哼哼……从军医那里拿着几包草药回到了营帐,凌侠朝外打量着,战锤师团的人貌似全都留下了,而猛虎师团和钢铁师团的营地却空空如也,看样子,这次剿匪是抽调了两个师团的兵力。“老崔,我给你个任务。”思忖一会,凌侠把老崔喊来后,将自己身上的几十枚铜币交给他,然后给他布置了一项任务,从今天起,让他跟各个师团的士兵交朋友,争取一个月之内做到三个师团都有朋友。“交朋友没问题,这是我最擅长的,可是你给我这钱是什么意思?”老崔拿着铜币,一脸茫然的看着凌侠。“当然是办正事的了,你以为是给你乱花的啊?”说完,凌侠吩咐老崔:“想办法搞一份白石省的地图来,最好是那种全貌地图。”“地图?那玩意有什么用?”老崔挠了挠头:“每个千夫长大人那里貌似都有这么一份地图,执行任务的时候,军官们都会事先在沙盘上演练位置,而且师团里还专门配带路的标兵,咱们要地图貌似没什么用处啊。”“让你去弄就去弄得了,哪来的这么多意见啊?再说了,买地图是我花钱又不是你掏钱,你干嘛这么啰嗦?”没好气的调侃了两句,凌侠指了指门外,示意老崔赶紧去办正事。要说老崔这家伙的能力还真不是盖的,三四个小时之后,老崔就回来了,把马拴好之后,他兴冲冲的回到了营帐里,此刻,罗氏五兄弟和杨禄财都睡着了,上官慧她们也回去歇息了。见到凌侠后,老崔从怀里掏出一沓皮质地图,接着他又拿出一副约门板大小,用油纸布制作的地图,展开油纸地图之后,上面分有十个区域,每片区域上面都标满了箭头。仔细查看了一番地图上的箭头和备注名词,凌侠顿时大喜过望,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幅油纸材质的地图,竟然是啸风疆十省全境军事布防图。小心翼翼的把那份军事布防图收好,接着凌侠把那一沓地图依次展开,那些全都是用羊皮制作的地图,仔细清点了一番,羊皮图总共有十份。跟啸风疆十省全境军事布防图一样,这些地图上也画满了各种军事标注,每一幅地图上面都有一行介绍:通江省军事布防图、白石省军事布防图、岚峰省军事布防图……把那些羊皮地图粗略观看了一遍,凌侠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那十份羊皮制作的地图竟然是啸风疆十省境内的军事作战地图,上面详细精确的标注了各个匪群的位置和军事力量部署。“老崔,你从哪里弄到的这些宝贝?”凌侠语气颤抖的问道。“从一个老兵手里弄来的,他原本是战卫将军府的看门兵,战卫军转移换防后,他把大将军府里的一些东西拿出来变卖,值钱的东西都被将军府的人带走了,他只弄到了这些破地图。”说道这儿,老崔砸了砸嘴,指着这些地图说:“我找到那家伙时,他老婆正打算把这些羊皮地图剪了做鞋垫呢,跟那家伙谈了谈,我花十块铜币把这些羊皮地图全给买了下来。看到我花钱痛快,临走时,他老婆从厨房里拿出来这张油纸地图,说是垫在菜板下面铺桌面用的,问我要不要?我也不懂这个,看到上面画着条条线线,就花两枚铜币给收了。”“我的天哪,幸亏你去的早,要不然这些宝贝就没了,老崔,你立下大功了。”听完老崔收购地图的过程,凌侠一脸的心有余悸,要不是老崔去的及时,这些价值无量的军事地图就毁了。称赞完老崔,凌侠将其它的地图全部收好装起来,只留下了白石省的军事作战布防图,根据地图上标注的地貌和备注,凌侠一眼就找到了战卫军总部所在。“八公山!翘云峰!”沿着地图上的线路观察了一番,凌侠指着距离战卫军总部不远的两处山峰点了点,随后他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据地图上标准的数据,八公山和翘云峰上各盘踞了一伙匪徒。八公山距离大本营岳四十里路,山上有一伙两千七百多人的山匪。而翘云峰距离这里差不多有五十多里,峰下盘踞了一伙三千八百多人的马匪。要是地图上的信息没有错,今晚出动的两个师团应该是清缴这两处匪窝了,区区数千人的匪窝居然出动了两个师团,看来军团长是要强兵压境,以多胜少,以此提升士气和功绩。”低语完,凌侠收起地图,然后招呼老崔睡觉,看到凌侠躺下就睡,老崔不禁愣了愣,问他不等着队伍班师回营了?对于这个问题,凌侠没有多解释,只是告诉老崔,不用等了,出战的队伍最快也得明天清晨时分才能回来。虽然不知道凌侠为什么如此肯定,但是看到凌侠已经蒙头大睡了,老崔摇了摇头,然后不再多想,回到自己的床铺上,躺下歇息睡觉。次日清晨天刚刚放亮,一阵喧杂声从营帐外传了进来,听到这个声音后,凌侠他们全都起床去外面查看,只见此时营地上布满了伤病和浑身是血的将士,军医们忙前忙后的开始救治伤员。凌侠看到那些沾染了鲜血的士兵后,眼前顿时一阵飘忽,双腿也开始发软,额头上瞬间冒满了冷汗,浑身止不住的抽搐,原来他的晕血症犯了。“队长,你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就这样了呢?”看到凌侠的状态后,老崔和杨禄财顿时急坏了,就在他们打算抬着凌侠去看军医时,营帐外忽然传来一阵怒吼声:“凌侠,你个胆小如鼠的懦夫,你给我出来,我……”说话间,南宫岳怒气冲冲的进到了营帐,想要找凌侠算账,质问他昨晚为什么临阵脱逃,可是他刚一进来,正赶上凌侠犯病,看到快要休克的凌侠,南宫岳后面的话顿时噎了回去:“这-------他真病了啊?我还以为他昨晚是装病呢,快,赶紧把他送到军医那里。”凌侠这病发作的快,康复的也十分迅速,只要等他缓过神来,稍微歇息一会儿,不再继续观看鲜血就没事了,从军医那里离开后,凌侠回到了营帐。此刻,老崔和上官慧他们都在营帐里,而南宫岳正一脸沮丧的叹息着,看到凌侠回来了,他问了问凌侠的身体情况,得知凌侠没事之后,他松了口气,接着,南宫岳语气沉重的告诉大家:“你们昨天幸亏病了,这使你们几个躲过一劫,昨晚师团发布紧急军令,命咱们万人队参与剿匪,在剿匪的过程中,咱们百人队遭受重创,我带去的九十多个士兵,只回来八个人,其余那些兄弟-------全都------战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