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驻扎啸风疆
    啸风疆位于朝廷最西北方向,是夏朝一百零八疆域中最边缘处的疆域之一,疆域内山脉奇多,此地自古民风彪悍,朝廷管理不易,好几任总督都累死在了岗位上。现任疆域总督名叫鲁流风,外界传闻此人昏庸无能,接任疆域总督一职之后,整日就知道写诗作画,开坛讲学,如今十年过去了,啸风疆的风气一点都没有改变。白石省处于啸风疆以北,地域面积及广,多年来,省内各类匪患频发,扰的当地居民苦不堪言,原来的战卫军曾经出兵清缴过几次,但效果都不明显。半年前,鲁流风亲笔书写奏折参奏了疆域统战大督军和军机总兵大统领一本,指责二人玩忽职守,纵容匪患,娇惯兵士,渎职失察,要求朝廷罢免此二人。收到奏报后,皇上派遣吏部官员核查真伪,而负责调查此事的吏部尚书查验一番之后回禀朝廷,鲁流风所言属实无误,听闻此言,皇上责令兵部收回二人兵权,派兵剿灭匪患。……项昆仑万人队从官道上跟另外两个万人队整合汇一之后,在师团长抚轻云的带领下,急速朝着白石省行军,寻常队伍一日行军百里已是奇迹,但猛虎师团却每日行军一百五十里。每天前进一百五十里地,凌侠这些骑马的人都快散架了,更别提下面那些徒步奔袭的士兵了,在行军前进的过程中,猛虎师团也在互相磨合锻炼。这段时间里,猛虎师团完成了各个万人队的编制组建,项昆仑万人队根据各个千人队士兵身体素质,行军体能实力,协同作战能力,将十个千人队根据实力依次进行了排名。第一千人队实力最强,第二千人队稍微次之,后面依次类推,第十千人队实力最弱,各千人队所属的百人队也沿用了这种方法进行排名,凌侠目前属于第十千人队下辖的第十百人队。就在今天,第十百人队进行了十人队实力大比拼,结果凌侠他们经过一番努力,不负重望的成为了百人队里排名第十的十人队,对于这个成绩,凌侠表示很满意。比拼刚结束,一名骑着枣红骏马,身形壮似铁塔,满脸横肉煞气、佩戴铜甲护胸的壮汉来到凌侠面前,这人名叫南宫岳,是第十百人队的百夫长。一见面,南宫岳就表情不爽的瞪着凌侠:“你们十人队是怎么回事?发挥实力了吗?为什么你们才获得了第十的名次?故意放水?”“没有故意放水,真是技不如人。”凌侠回答了一句,笑吟吟的迎了上前,拍了拍枣红马的马身,他笑眯眯问道:“大人,这匹马怎么样?还给力吧?”凌侠他们千人队分出十个百人队之后,他特意关注着自己的顶头上司,当易豪杰宣布南宫岳担任百夫长之后,凌侠随即来到徒步行进的南宫岳跟前,二话不说的就献上了自己的战马。要是凌侠送别的玩意儿,南宫岳还有可能推脱或者拒绝,可是当他看到那匹神采奕奕、体态神骏的战马之后,顿时挪不开了眼,连犹豫都没犹豫,南宫岳直接骑了上去。收下凌侠的战马之后,南宫岳下达了他的第一道命令“凌侠的十人队可以骑马行军。”听到这条命令,周围那九个步行前进的十人队,嘘声一片,对凌侠的行径表示鄙夷。将自己的战马送给南宫岳后,凌侠把上官慧的战马要了过来,让她跟曲琴诗合骑一匹马,她俩全都身材纤细,加在一起也没有南宫岳重,完全可以合乘一匹战马。自从收了凌侠的战马之后,南宫岳就明里暗里的关照凌侠他们,而凌侠也借着这个机会跟南宫岳套近乎,几十里路的工夫,凌侠就跟南宫岳开始称兄道弟了。“少转移话题。”见自己问完之后,凌侠随便敷衍了一句,然后又想转移话题,南宫岳郁闷的瞪着凌侠:“行军比赛,以士兵们行军的速度和时间确定名次。就是这么一种简单而又直接的比赛,你特么居然输了,你们十个竟然输给了那些士兵,关键是你们十个全都骑着战马,而那些士兵都是跑步前进,就这样你们还输了。要不是我亲眼所见,简直都不能相信这一切,刚才你们是骑马比赛还是遛马逛街呢?连鞭子都舍不得挥一下,尤其是你的马,怎么还往回走呢?唉-------以后别说咱俩认识。”“大人息怒,我以后好好练练,这是新马,我刚接手过来,骑马的时候有点手生,你放心,以后我肯定不让它往回跑了。”凌侠笑嘻嘻的回应着。看着凌侠嬉皮笑脸的样子,南宫岳不爽的摇了摇头,随后,他驾马离开凌侠跟前,朝队伍的前面走去,当南宫岳离开后,杨禄财和老崔他们赶了过来:“队长,你刚才为什么要让我们故意输给那些人啊?以咱们的本事,就算步行都能甩那些人几条街,更何况咱们还骑着战马,要不是你非得让我们放水,咱们肯定是排名第一的十人队。”“排名第一有什么好的啊?”凌侠翻身骑上战马,看着杨禄财他们几人,意味深远的说道:“咱们此行是去剿匪的,既然是剿匪,那么实力越强的队伍,就越有可能被调派上阵。咱们现在是全师团最弱的十人队,即使真的上了战场,被抽调的机会也很小,可如果咱们是全师团实力最强的十人队,估计第一批上战场的队伍里就有咱们。虽然你们都对战场充满了好奇,但战争却是残酷的,咱们都没有战斗经验,之前顶多是纸上谈兵,真要是冒冒失失冲上去,搞不好随时都能光荣了。我既然把你们带出来了,就得把你们活着带回去,为了最大限度的保命,大家都要学会隐藏实力,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咱们尽量不出手展露实力。”“哦,懂了,明哲保身,对不对?”原本杨禄财他们对凌侠故意认输的举动表示不理解,但是现在听清凌侠的想法之后,他们全都明白凌侠的苦心了,闲聊了几句,大家开始列队行军。经过一番披星戴月的行军赶路,猛虎师团竟然真的创造了奇迹,他们只用了三十天的时间,就全速行军五千里,第三十一天的中午,猛虎师团和另外两个师团成功会师了。猛虎师团、钢铁师团、战锤师团正式整编成神盾军团,军团长名叫南宫博,此人三捋长须、星目剑眉、相貌儒雅、体资伟岸,是一名气宇轩昂的儒将。军团整装会师后,南宫博手持一根熟铜蟠龙棍,胸前佩戴铜甲护胸,身穿铜制战裙,脚踏熟铜战靴,双肩套挂铜甲护臂,头下戴有铜链护颈,一看就是正四品武将的铠甲装备。只见南宫博骑着一匹白马,威风凛凛的巡视军团士兵,环视一番之后,他简单做了一番自我介绍,接着,南宫博指着身后的地界碑,语气洪亮的说道:“过了此碑,便是白石省的地界,从今往后,这里便是我神盾军团的守护之地了,兵部已经将白石省原来的战卫军人马全都调离,我们进驻之后便要立即进入备战状态。鉴于剿匪兹事体大,为了能够便宜行事,兵部特令本将暂代战卫军大将军一职,遇事可直接向疆域总督大人禀报,大家一路行军已然劳累,进驻之后先轮番修整,待军令发布之后再起身执行。”宣读完这些,南宫博驾马带领军团进驻白石省,来到驻扎地之后,南宫博去省巡抚衙门办理报到手续,而三个师团长则带领各自的人马去战卫军营地驻扎。因为之前的战卫军都被抽调了,所以战卫军营地只剩下了一些守门的兵士,入扎军营后,三个师团根据地形各选了一处营地,他们刚刚安下营房,巡抚衙门的特使便送来了物资犒劳士兵。只见军营外面停满了一车车的食物和美酒,把这些物资卸到营地中间,对方代表巡抚大人慰问了一番,然后便启程回去,当对方离去后,三个师团长下令平分了这些东西。白石省地处西北边缘,气候常年低温,白天和夜里的温差极大,此时虽是春天,但却冷冽如冬,凌侠他们刚刚建造好营帐,百夫长就派人送来了棉被和棉衣,嘱咐大家穿暖和些。凌侠他们收到衣服后,拿着上官慧三人的棉衣去了隔壁女兵营帐,把衣服交给她们,嘱咐三人跟其他队伍的女兵们搞好关系,称这样不会吃亏。因为今天是第一天安营,因此在午餐开饭的时候,各个食堂统一炖了牛肉,士兵们每人一大碗,吃着香喷喷的牛肉,士兵们有说有笑,丝毫不觉得紧张。就在士兵们享受美味大餐时,凌侠却盯着军营旁的一栋三层小楼观察,那是战卫军的战事指挥所,此时,透过窗户纸上的黑影可以看到,三楼好像有人?“队长,看什么呢?”老崔走过来询问凌侠。“老崔,吃饭的时候,看到百夫长他们了吗?”凌侠反问了一句。“没有。”老崔摇了摇头:“之前喂马的时候,我看到南宫大人和其他几个百夫长都被千夫长给叫走了。”“是这样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凌侠转过身子,悄悄对老崔嘀咕道:“吃完午饭之后,让咱们的人集体装病,装的越厉害越好。”“这---------好吧。”虽然不知道凌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老崔依旧去执行凌侠的命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