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整编重组战卫军
    “弼马温!”“弼马温,赶紧起来!”凌侠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他的官称,慢腾腾的睁开双眼,揉了揉发涩的眼皮,伸懒腰打了个哈气,随后他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昨晚喝的有些多,到现在还头晕呢。正在凌侠站起身子打算找水洗把脸时,忽然,他感觉门口传来一阵冷冽的目光,抬眼瞅了瞅,只见门口方向站着一个人,当他看清站着那人的模样时,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千夫长大人?您怎么来了?”打了声招呼后,凌侠低头看了看四周,见张三他们还都在呼呼大睡呢,凌侠急忙用脚提醒他们:“几点了,上班了,别特么睡了,赶紧给我起来。”被凌侠这么一顿狂踢,张三他们几个全都醒了,当众人看到站在门口的铁练金之后,全都浑身吓了一跳,一个个火急毛撩的从地上爬起来,跑到门口给铁练金请安。“看看你们喝的这幅德行?”望着几人衣衫不整的样子,闻着他们浑身散发的酒气,铁练金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弼马温纵容属下饮酒误事,罚没两个月军饷。”“是是是,我认罚。”凌侠老老实实接受了惩罚。看到凌侠的态度还算端正,铁练金的表情这才有些好转,瞪了几人一眼,他对凌侠说道:“走,领我去看看那些战马,佟将军之前把五匹战马寄养在这了,他过几天要把那几匹战马领走,派我过来瞅一瞅。”“五匹战马?卧槽赖--------不会那么巧吧?”凌侠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俗话说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这话一点也不假,铁练金围着几个饲马区转了一圈,转到了最后一个饲马区,那里的角落处躺在五匹浑身抽搐的战马。这正是之前被凌侠骑废的那五匹精壮战马,因为内伤太过于严重,所以这五匹战马连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倒在那里抽搐,一看就已经病入膏肓了。“怎么回事?这五匹战马是万夫长佟啸野将军的,之前送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全都变成这幅模样了?”铁练金铁青着脸的质问凌侠。“它------它们病了,最近正闹马灾呢,到处都在流行马瘟,这几匹马可能感染马瘟了?”凌侠胡诌八扯的编了一个借口,不知道能不能蒙混过关?“马瘟?”咬牙切齿的念完这两个字,铁练金指了指周围的那些战马:“这里有一千多匹马,怎么别的战马没事?偏偏这几匹战马感染马瘟了呢?你以为本将不懂战马?这些战马分明是被累成这幅模样的,你竟然欺骗本将说它们感染了马瘟,凌侠,你以为本将好欺不成?信不信我拿你问罪?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是是,我说,保证说,嗯,说什么呢?”看着铁练金快要吃人的表情,凌侠心里有些发虚,他可不敢实话实话,要是铁练金知道这些战马是被自己给弄废的,还不吃了自己啊?吱呜了几句,凌侠终于想出一个借口:“实不相瞒,其实我们对这些战马进行了一些体能训练,为了提升战马的续航能力,更好的发挥战马管理员职能作用,我们搞了一次演习。我们几位驯马师根据每匹战马的特点,有针对性的制订了一套演习训练方案,力争把战马的潜力激发出来,此次演习取得了圆满成功,我们终于测试出了各个战马的极限。”“实战演习?”铁练金不阴不阳的看着凌侠:“你倒是说说,你搞的那场实战演习是什么题目?”“演习题目嘛--------嗯--------因为这些都是将军的战马,又全是为战场准备的,所以我这次的实战演习题目叫做---------嗯------叫做------将军的怒吼。”凌侠讪讪的回答道。“将军的怒吼?”冷哼了一声,铁练金强压着心底的怒气,冷冰冰说道:“好名字,要是被将军看到这几匹战马的惨状,他的确会怒吼的。”“咳咳-------过奖、过奖。”凌侠语气有些尴尬。“过奖个屁,到时候将军不但会怒吼,还特么会宰了你。”训斥了一声后,铁练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要动手拔剑,看到铁练金真的被气爆了,凌侠赶紧上前赔罪,谎称这几匹马只是暂时有些累,等修养几天之后,就会恢复如初。听到战马过几天就能恢复,铁练金这才没有动家伙,平复了一番心中的怒火,他闭着眼睛朝旁边走去。见铁练金闭着眼睛走路,凌侠忍不住关心的问:“将军,你为什么闭着眼睛呢?”铁练金没好气的回答道:“我一看到这几匹战马就火大,怎么也平复不下心情,担心我控制不住自己,会忍不住一刀把你灭了,所以我还是闭着眼睛吧,等我离开之后再睁开眼睛。”“大人果然聪明,这--------咳咳--------的确是个好办法。”弄清原委之后,凌侠的表情有些尴尬,语气讪讪的回应了两句,他随后便不再言语。回到凌侠的营帐之内,铁练金把桌上的酒菜全都扔到一旁,坐下之后,他将张三等人全都撵到饲马区喂马,待几人出去之后,铁练金看了看面前的凌侠,沉默了一会儿,他从袖口掏出一份文牒:“这是给你的?”“给我的?这是?”凌侠一脸茫然的看着铁练金。“这是五城兵马将军府下发的晋升令,你被晋升为正九品的十夫长了,这份文牒是今天早上刚刚送到我这里的。”说完这句,铁练金脸上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最近这短时间,我天天接收这些东西了。你来到我这里也就两个多月,寸功未立,却被五城兵马指挥使衙门晋升为正九品的十夫长,哼--------你这肯定也是花钱买的吧?我们这些浴血奋战的将士苦熬数年始终原地踏步,而你们连战场都没上过却频频晋升,悲哀啊。之前我就听说,战卫军整编重组之际,五城兵马使衙门明目张胆的买官卖官,一个正九品的芝麻小官,现在已经被炒到了五十枚金币,而从八品的物淄令更是要价二百金币,你有钱买到这个十夫长,看样子也是花了不少钱。幸亏你不是在我手底下任职,否则的话,我第一件事就是把你革职,你很幸运,被调到了“猛虎”师团,那是一个混编师团,里面的将士都是从各个师团打散重组调过来的,没有把你分配到虎狼师团,你应该感到庆幸。”说完之后,铁练金站起身子朝外走,当他走到门口时,转头看了凌侠一眼,语气冷淡的说:“虽然我看不起像你这样的懦夫,但是看在你给我养了两个月战马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猛虎师团的整编已经开始了,你稍后就可以去校练场上登记信息,整编之后,猛虎师团可能要被派到边境线剿匪,趁着被裁撤的士兵还没走,你赶紧挑选几个得力的手下。十夫长属于常备军的战斗序列,手下掌管十名战士,登记的时候,你记得填写整编十人队,这样的话,对方收编你时会连你的手下们一起收编,这个条件只限于十人队。如果是百人队和千人队就没有这种条件了,十人队以上的队伍,要么是打散重组,要么是整支遣散,不可能被整支收编,记住,有几个可靠的手下,战场上就多几分保命的机会。”铁练金其实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提示完凌侠这些,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环视了外面的马场一番,然后扭头离开了。送走铁练金,凌侠拿起那份晋升令,看到上面加盖的军印,凌侠露出一丝沉思,过了一会儿,他把张三几人喊进来,将自己调离弼马温职务的事情说了一遍。凌侠没有透露太多信息,只是告诉大家自己晋升十夫长了,被调到了猛虎师团,见大家情绪有些低落,凌侠强打起笑脸安慰了几人一番,然后拿着晋升令离开。临出门的时候,凌侠看着马场的那些战马,他忽然眼睛一亮,接着,凌侠去马场里转悠了一圈,当了两个多月的弼马温,凌侠对那些战马可谓是了如指掌。不一会儿,他牵着十一匹最精良的战马出来了,清一色的红色神驹,个个体态神骏,一看就知道都是百里挑一的好马,挑完之后,凌侠牵着马便往外走。经过这段时间的勤学苦练,凌侠已经能够同时驾驭十匹战马了,看着凌旭牵着这么多战马往外走,张三他们急忙追了过去,问他把马牵到哪里去?“我当了两个月的马倌儿,现在临走了,怎么也得带几匹战马啊。”说完,凌侠便要往外走。听到凌侠要把战马带走,张三李四他们急忙拦着凌侠,求爷爷告奶奶的让凌侠手下留情,要是被上面知道他们弄丢了战马,肯定要责罚他们的。待几人说完之后,凌侠掏出自己的弼马温官印:“新的弼马温没有过来交接,我还是这里的弼马温,怎么着?堂堂的弼马温大人牵马溜着玩不行?”“行是行,就怕你把这些战马牵走之后不往回遛了。”众人满脸郁闷的说。“既然行,那你们就别拦着了,咱们昨晚才喝了酒,你们今天就不认我了?实话告诉你们几个吧,我这次搞不好要去剿匪,有了这几匹马,兄弟我就多了一份保障,明白吗”凌侠一脸诚恳的看着几人。听到凌侠这么说,张三他们全都犹豫了,沉吟了片刻,几人叹息了一声:“你之前没把我们哥几个当下人,今天哥几个就帮你一次,大不了就是一顿板子,把马牵走吧。”“多谢哥几个了,以后若是有机会再见,兄弟我一定敬哥几个一杯,以谢今日之情。”抱了抱拳,凌侠跟几人挥手道别,当几人进到马车后,他骑上一匹马,领着那些战马朝远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