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意外得来的线索
    利刃师团佟啸野万人队,下面有八个步兵千人队,一个轻骑兵千人队,一个攻城弩千人队,这是一支整编的队伍,万夫长为佟啸野,是一员赫赫有名的虎将。凌侠原来的部队在战卫军大本营东侧,而利刃师团的营地则在战卫军大本营南侧,两军之间相隔数千米,因为隶属于不同的师团,所以凌侠很难见到杨禄财他们。铁练金把凌侠领到弼马温所在的营区后,把营区里几名驯马师叫到跟前,告诉众人,凌侠是新任的弼马温,让大家以后听从凌侠的吩咐,交代完,铁练金便离开了。凌侠所在的营区是一片马场,整片马场共分为五个饲马区,这里面养着一千二百六十匹战马,凌侠和其他几人的工作便是管理好这些战马,防止它们生病或发生意外。就任之后,凌侠先是跟队伍里的几人打了声招呼,大家互相了解了一下,马场内一共有六名驯马师,分别是刘大、牛二、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杜小赖。几人里面除了杜小赖负责配送战马草料之外,其余五人各负责一个饲马区,凌侠因为是弼马温,所以他不用干活,每天只要溜溜马就行了。刚开始的时候,凌侠对这个工作还算比较满意,但是干了十多天之后,他有些不耐烦了,原因无他,虽然养了这么多的战马,可是铁练金他们根本不来牵马训练,这些战马都快养成战猪了。“弼马温,这竟然还真是个养马的官儿,怪不得孙猴子后来大闹天宫了呢,这地方实在是太特么次毛了,”嘟囔了一句,凌侠把张三、李四他们几人喊进自己的帐篷。待人员全都到齐之后,凌侠拿出自己用木块制作的麻将,招呼大家打麻将,凌侠自己抢了一个座位,剩下三个座,张三他们几个抓阄决定。抓阄结束后,凌侠、张三、牛二、杜小赖四人坐下打麻将,而刘大、李四、王二麻子三人从旁边站着押注,来这儿的第四天,凌侠就闷得受不了了。为了解闷儿,他制作了一副麻将牌,手把手的将几人教会,待大家都会的差不多时,凌侠开始空手套白狼,趁着大家还没真弄明白胡牌的方法,他利用诈胡加偷牌的手段,赢了几人不少钱。“二万。”凌侠摸牌的时候也不忘关心工作,时时刻刻询问几人有没有把话干完:“张三,你把马粪扫了吗?牛二,你那个饲马区的几匹病马医好了吗?杜小赖,别忘了马槽添水,上次你就忘了,把那些战马渴的都秃噜白沫了。”通过这十多天的接触,众人也都跟凌旭混熟了,所以不像开始时那么生分了,待凌侠问完大家的活计,张三忍不住问凌旭:“大人,请恕属下们愚昧,你怎么来到这么一个地方了呢?那些战马没日没夜的叫唤,吵得人们睡不着觉。到处都是马粪,一出门就臭气熏天,千夫长大人每次来此都捏着鼻子,可你却偏偏选择了这么一个地方任职,莫不是您喜欢骑马?”“我喜欢吃马,不喜欢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骑不了这玩意儿,要是碰到性子好的战马还能骑着走两步,如果遇到性子烈的战马,我连上都上不去。”凌侠讪讪道。张三闻言后,指着外面的饲马区说:“要是这样的话,您可以拿着咱们这些战马训练啊,咱们这里别的没有,就是有战马,你随便挑着练,练废了再换一匹就行。”“这样行吗?”凌侠看了看几人,问道:“我拿着这些军马练骑术,这传出去有些不好吧?”“哎呦,大人多虑了,这些战马不就是给人骑的吗?”“就是啊,再说了,这里就外面几个,没事谁传那个啊?”“守着这么一个天然的马场和现成的战马,不练练手多可惜啊。”“大人,我们几个别的不会,但驯马的本事还是有的,有我们帮你,您就瞧好吧。”“这样啊。”思索了一下,凌侠摸了一张牌,看了看之后,把牌往桌面上一拍:“自摸,这把不要钱了,走,去挑马,咱们几个玩马去。”来到饲马区,凌侠看着面前的那些战马,他挑了一匹枣红色的战马,指着这匹马问众人:“这匹怎么样?颜色鲜艳,眼珠明亮,是不是既漂亮又神骏?”闻言后,众人同时摇了摇头:“这匹马虽然看上去颜色不错,但是它的后腿短小,蓄力不足,马耳耷拉,营养不良,一看就是徒有其表,这种马适合短途奔袭,顶多能跑百八十里地,再往后就没劲了。”“我看着挺好的啊?”瞅了几眼之后,凌侠放弃这匹战马,围着饲马槽转了一圈,他来到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跟前,打量了一圈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匹马的后腿又高又长,肯定不错。”听到这话,众人依旧摇着头:“这匹马虽然高大,但却无神,大人请看,此马尾部脱毛,双腿乏力,牙口不严,分明是身有隐疾,是一匹病马。”“我勒个去,这养马还有这么多讲究?”疑惑了一番,凌侠指着饲马区里的这些战马,让大家把所有跟战马有关的知识都讲一遍,而他则默默聆听学习这些知识。跟着几位驯马师连续学了几天的理论知识,凌侠对战马的了解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现在只要望眼一看,就能看出每匹战马的优劣,侧耳一听,便可听出每匹战马的状态。学习完理论,就该进行实践了,凌侠挑了一匹适合从颠簸路段行进的战马,跟着几名驯马师开始从山坡上练骑马,在几人的悉心教导之下,凌侠的骑术是日益精进。经过一个多月的勤学苦练,在骑废了五匹精壮战马之后,凌侠终于出师了,他除了识马、辨马、骑马、驭马之外,如今已经能够单独驯服烈马了。看到凌旭只用了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就掌握了这些驯马本领,张三和李四他们全都报以佩服的眼神,今天傍晚,凌侠独自骑马外出了一会儿,晚上开饭的时候才回来。看到大家正要去食堂打饭,凌侠喊住了几人,他从马背上解下六个罐子,打开之后,只见里面装着六道菜,分别是红烧猪蹄、酱闷排骨、尖椒肉丝、红油猪肘、凉拌藕片、竹笋腊肉。除此之外,凌侠还拿来两坛五斤装白酒,原来,凌侠为了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帮助,特地骑马去了杨禄财那里一趟,从那里弄了几道荤菜和两坛白酒。看到凌侠弄来的这些酒菜,众人顿时又惊又喜,酒菜还没上桌,他们就已经满嘴的哈喇子了,吩咐大家先把战马照料好,将马场的栅栏关上,完事之后,凌侠这才招呼大家入座。简单寒暄了两句,感谢了几人一番,凌侠他们便开始喝酒吃饭,众人从没吃过这么好的饭菜,因此全都大快朵颐的吃喝,看着众人狼吞虎咽的模样,凌侠忍不住笑了笑。菜过三巡酒过五味之后,众人也都喝的有些高了,一个个说话全都大舌头了,看着面前差不多已经光了的盘子底,王二麻子耷拉着舌头说道:“大人,您真是太好了,不瞒你说,要是老林头在这儿的话,他肯定会跟你吟诗一首的,那家伙仗着自己肚子里有点墨水,动不动就给人作诗,连上厕所都要写诗,真特么烦死了。”“哦?还有这种人啊?我怎么从没见过那个老林头呢?”凌侠随口问道。杜小赖点了点头:“他------他是我们几个之中驯马本事最好的,半------半年前被参将府的彭参将给调到虎狼师团去了,好像是在什么第四千人队,听说当了个百夫长,当时把这家伙给牛的啊,不过后来这家伙没了音讯,也不知道去哪当官了。”“虎狼师团?”听到这个番号之后,凌侠顿时心中一动,眼神里的醉意也消散了许多,他记得之前听石破磊说过,虎狼师团是武震山的嫡系部队。武震山出事之后,兵部和刑部的人过来调查,罢免了许多军官,其中就数某个万人队的第一千人队和第四千人队最惨,老林头在失踪之前被调入了第四千人队,这其中肯定有关联。把老林头调走的是参将府内一名姓彭的参将,此人肯定跟武震山有关联,否则的话,他不可能越级调动老林头,按照杜小赖的说法,老林头的驯马本领很高,看来,这就是他被调动的原因。大脑飞速的分析了一番之后,凌侠状似无意的问大家:“你们近期有没有看到那个姓彭的参将?”众人闻言后摇了摇头:“像彭参将那种级别的将军,我们这些养马的怎么能看见啊?他们平时都在大营里,见到我们连眼都不待抬的,只有万夫长级别的将军才能接触到他们。”这些人话音刚落下,众人里面年龄最大的刘大说话了:“说了还真巧了,我前天去山林那边遛马的时候,就恰巧碰到了那位彭参将,我跟他打了个敬礼,你们猜怎么着?他冲着我点头了,嘿嘿-------咱有面子吧?”“前天?”这么说来,那个姓彭的参将应该没有被武震山的事情牵连到,刑部和兵部为什么会漏掉此人呢?他是毫不知情?还是隐藏的深?”思忖了一会儿,凌侠又问了众人几个问题,但是都没有收获,看到此时大家因为不胜酒力,一个个的全都趴在桌上睡着了,凌侠心中暗暗嘀咕:“看来,以后有机会要主动接近一下彭参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