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晋升从九品
    得知凌侠现在已经是五夫长了,任贤忠沉吟了片刻,随后淡声道:“按照朝廷体制,从九品一级的军官晋升须得由两阶以上的部门负责人审核,审核通过之后备案,再把履历上报至参将府。本官负责的通令营为从七品阶的部门,所以我最多只能把你提升至从九品阶的弼马温,此职位虽然只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军官,但却有了正式品阶,它跟粮草夫和五夫长不同,从九品的军官已经在吏部和兵部有了档案。你幸亏今天来找我,如果再晚几天,本官就算有心帮你,也无能为力了,因为本官马上就要调离通令营了,既然你我有此缘分,那本官就为你助力一把吧,本官这最后一道通令,就给你写个推荐令吧。把你的档案提升至从九品阶,需要两级审核,审核之后还得送至参将府备案,你先回去等消息吧,快则五天,迟则十天,你的从九品委任令就会送到你的手中,记住,弼马温虽是从九品小官,但是对你一个新兵来说,也算是鲤鱼跃龙过门了。”“是,谢谢大人帮忙,在下一辈子不会忘记大人的提携之恩。”到了一声谢之后,凌侠便转身外出,今天他是抱着碰运气的想法过来找任贤忠的,没想到竟然真的被他抓住了机会,想到任贤忠即将调离了,他心中也暗暗庆幸,幸亏他今天来了。就在凌侠满脸兴奋的走到营帐门口时,任贤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叫住了凌侠,看着凌侠疑惑的目光,他随口说了一句:“你刚刚说自己有些身底,不知你身上够不够三十五枚金币?”参军之前,凌侠从苏景庵身上要了十枚金币和几十枚银币,之前他在扬武台跟南宫仞比武时,他押注赢了三十枚金币和九十枚银币,当时他身上一共有四十一枚金币和几十枚银币。来到军营后,他除了送给任贤忠一枚金币之外,其它的钱基本上没怎么花,去掉刚刚送给任贤忠的五枚金币,凌侠身上现在还剩下三十五枚金币和几十枚银币。虽然不知道任贤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凌侠想了想之后,轻轻点了点头:“正巧够这个数。”“拿来吧。”任贤忠不疾不徐的说道。“好。”说完,凌侠毫不犹豫的把身上的布袋掏出来,把里面的金币和银币清点了一下,金币三十五枚,银币四十枚。凌侠一分都没留,全都推到了任贤忠面前。看到自己说完之后,凌侠想都不想的就掏出了全部家当,任贤忠查不可觉的点了点头,点完钱数,见凌侠把多余的银币也都给了自己,任贤忠没有拒绝,全都收了下来,装钱时,他淡淡说道:“前段时间,咱们这里出了点事,迫于压力,兵部须得重新整编咱们省的战卫军,届时,咱们这些人会被大换血,据说兵部正在制定重组计划,预计三个月将会实施启用。之前兵部和刑部的人在这里调查,期间革职罢免了一大批军官,现在空出了许多实缺编制,等到兵部重新组编军队时,肯定要把这些出缺的编制补齐。届时兵部肯定会从那些有品阶的军官之中派人填补空缺编制,补缺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平级调动,二是递补晋升,一个正九品的十夫长编制,三十五枚金币应该能拿下,本官回头帮你试一试。”听到任贤忠的解释,凌侠又是千恩万谢的感谢了一番,见任贤忠没有其他要补充的了,凌侠这才转身离开,当凌侠离开之后,任贤忠望着门口的方向,喃喃自语道:“感觉此人日后定非池中之物,现在还是结个善缘吧。”……从任贤忠那里离开之后,凌侠一路哼哼着小曲回到了食堂,看到杨禄财还在喝酒,他打了声招呼,然后去收拾厨房,罗氏五兄弟则帮着凌侠劈柴。一连六七天过去了,军队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士兵们虽然猜测自己可能要被重新整编,但是他们没有太多感触,因为他们都是最底层的士兵,朝廷让他们当兵就当,要是不让当兵,他们就回去种地。这天早上开饭结束后,凌侠他们正在收拾碗筷,忽然,三名骑着马的传令兵来到了食堂门前,勒停马匹后,三人拿着一份印有兵部军印的委任令,一套军服、军印来找凌侠。当凌侠从食堂里走出来后,通令兵把委任令和军服、军印递给凌侠,然后缓缓说道:“恭喜凌将军荣升弼马温,任大人已于今天上午返回帝都,临走之前,他命我们把此物送来。任大人两日前就该动身,但是为了等这份委任令,他特意延迟了交接时间,任大人托我给将军带句话,他让将军好生安顿数月,之前他许诺给将军的事情,会尽力帮将军办好。”“谢谢哥几个了,按说我应该给你们几个一点辛苦费,可是我身上现在啥都没有,要不这样,你们三个在我这里吃点东西再走吧,好不容易来一趟,别急着回去了。”凌侠接过军印和委任令之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多谢大人,我们还得去传达其他军令,就不叨扰大人了。”拒绝了凌侠的邀请,三人骑马离开了食堂。当那三人离去之后,杨禄财和老崔几人随即围了上来,众人先是恭喜了凌侠一番,然后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他,看到众人脸上这幅表情,凌侠有些疑惑:“怎么了?”见凌侠不明白,老崔便给他解释了一番,原来,弼马温跟五夫长不一样,五夫长是由百夫长任命了,他们没有品阶,可以留着原部队效力。但是弼马温则不一样了,这是一个从九品阶的职务,是从兵部备案存档的军官,按照军制,正七品以下的军官调动和晋免,须得由战卫军将军府决定。而正七品以上的军官调动和晋免必须服从兵部派遣,眼下凌侠当上了弼马温,身上有了品阶,所以他的任用和调动得由战卫军将军府决定。在战卫军的编制里面,只有万人队的编制才有资格配备一名弼马温,十个千人队为一个万人队,三个万人队为一个师团,三个师团为一个军团。虽然忠淼省的战卫军编制不全,但却有七八个弼马温职务,凌侠现在既然已经当上这个职务了,那他就得离开食堂,去某个师团下属的万人队里履新任职。眼下石破磊已经无法决定凌侠的去留了,因为武震山出事了,目前的战卫军是五城兵马使当家,所以凌侠会去哪个军队任职,谁也不知道。弄清其中的原委之后,凌侠这才恍然大悟,他以为自己晋升弼马温之后,还会继续呆在石破磊手下当差呢,当时他还奇怪,石破磊所在的千人队都是步兵,怎么会有弼马温这个职务呢。现在他弄明白了,感情一个万人队里才有一个弼马温啊,虽然千人队里以步兵居多,但是在万人队里,怎么也得有一支骑兵队伍,有骑兵就有战马,有战马就有专门管理战马的弼马温。搞清楚这其中的差距后,凌侠安慰了众人几句,笑称不会这么快的,虽然通令营把委任令发布给他了,但是五城兵马使那边还没有动静,搞不好得等一段时间。可是凌旭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就看到一名千夫长级别的军官在两名亲兵的陪同下,骑马来到了食堂门前,看了众人一眼,那人倨傲的问道:“谁是凌侠?”“将军,我是凌侠,请问您是?”凌侠疑惑的看着来人。“我叫铁练金,第一骑兵千人队千夫长,本将所在的万人队隶属于利刃师团,刚刚接到五城兵马使衙门的军令,你被调到我们那里担任弼马温,本将正巧路过此地,顺便把你接过去。”“大人,请稍等片刻,容我跟这些同事们道个别。”凌侠请示了一句。“道什么别,赶紧收拾东西,本将最烦这些磨磨唧唧的虚伪理解了。”皱着眉头轻斥了一句,铁练金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凌侠:“给你半盏茶的时间收拾东西,过时不候。”“你……”凌侠有些生气的看着铁练金。“我什么?”铁练金一脸阴沉的瞪着凌侠。“凌侠,别犯犟。”“凌兄弟,冷静。”“是啊,凌大哥,你别着急。”看到众人都在劝自己,想到自己以后要在铁练金手下当差,凌侠压下心中的怒气,他回去把自己的几件物品收起来,然后来到外面,蹬上一名亲兵乘坐的战马,凌侠请杨禄财替他向石破磊告别,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铁练金三人就驾马离开了食堂,根本不在乎凌侠的感受。见凌侠被带走后,柳飘怡和老崔他们站在食堂门口发愣,杨禄财叹息了一声,轻声说道:“别看了,这小子的人生跟咱们不一样,咱这炊事食堂根本留不住他,他迟早是要离开食堂的,走吧,都回去,晚上还要做饭呢。”听到杨禄财这么一说,众人全都认同的点了点头,站在门前伫立了片刻,直到凌侠几人的身影消失不见后,他们才转身返回食堂,大家洗菜的洗菜,刷锅的刷锅,开始准备晚上的伙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