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突如其来的传闻
    自助餐被取消的当天夜里,石破磊、凌侠、杨禄财、柳飘怡、上官慧、曲琴诗、老崔、罗氏五兄弟,他们围成一桌坐在餐桌上喝酒,虽然桌上的菜肴不少,但是除了罗氏五兄弟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心情动筷子。喝了几杯,杨禄财端着钱箱过来了,拿出自己的记账本,他翻开账本,指着钱箱对大家说:“咱们的自助餐一共经营了二十一天,前十天的利润不说了,那些都被百夫长大人拿去发军饷了。剩下这十一天,每天接待的都是六百四十七人,除去咱们的成本,每天净赚三百四十枚铜币,这十一天咱们共赚了三千四百枚铜币,现在大家伙都在,看看这些钱怎么分配吧?”“百夫长是咱们的长官,依我看,这些钱还是百夫长大人分吧。”杨禄财提议道。“不不不,之前我已经拿走一部分利润了,其实,自助餐方面我什么都没管,从始至终都是你们几个忙活,这些钱还是你们自己分配吧。”石破磊拒绝着摆了摆手。见石破磊不肯分配,杨禄财看了凌侠一眼,然后把钱箱推到他面前,让他负责分配这些钱,对于这个提议,柳飘怡几人全都表示同意,毕竟这个主意是凌侠想出来的,现在由他分配成果,也是理所应当。看到大家都让自己分配份额,凌侠没有推辞,接过钱箱之后,他想了想,然后把钱箱里的钱分成了十份,他给杨禄财、柳飘怡、上官慧、曲琴诗、老崔、他们五人各分了二百枚铜币。接着凌旭又给罗氏五兄弟各分了四十枚铜币,虽然他们兄弟五人来的晚,但是作为自己的手下,凌侠没有亏待他们,接到凌侠分给的铜币后,兄弟五人愣了愣,谁也没有说话。给他们九个人分完之后,凌侠把剩下的一千二百枚铜币全都分给了石破磊。一开始石破磊说什么也不肯要,但是凌侠坚持把钱给他,说这些是给士兵的军饷,听到军饷二字,石破磊这才把钱收下。“你把钱都分给我们了,你自己呢?”杨禄财接过凌侠递来的二百枚铜币,沉声道“我们分配到的这些钱,抵得上两年的军饷了,可是你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主意是你出的,饭菜是你做的,忙前忙后的忙碌了一番,你啥都没有,这------不太好吧?”“谁说我什么也没有得到啊?”凌侠指着老崔和一旁啃着肘子的罗氏五兄弟:“我之前只是一个新兵,现在已经是一名五夫长了,这已经足够多了,好了,大家不要愁眉苦脸了,吃饭,明天该干嘛就干嘛去。”听到凌侠这么说,众人不在纠结这个问题,把各自分到的钱币收起来,接着,众人举起酒杯,互相敬了一杯酒,然后大声说道:“干杯,今晚不醉不归!”……自助餐厅已经过去了,第二天早上,第七百人队的士兵们发现他们的伙食又变成之前的模样了,不过,因为是凌侠掌勺,所以他把菜肴弄的很精致丰盛,尽量让大家吃的舒服满意。石破磊也把分配的那些钱发下去了,发军饷的时候,石破磊告诉大家,那些军饷都是凌侠和食堂赚来的,听到这话后,士兵们打饭时,全都对凌侠他们露出一丝感激。就在自助餐被取消没几天,一条震惊众人的消息传来,朝廷要重组忠淼省的战卫军,届时,兵部将会打散现有各个军种的编制,然后再重新组编战卫军。一听到这个消息,忠淼省的战卫军大营内全都人心惶惶,大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下场?虽然五城兵马使和军团长还没有确认这个消息,但是大家已经开始谋求后路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杨禄财从食堂里端起一杯酒,喝下之后,他醉眼熏熏的对凌侠说:“看到外面那些人了吗?都在忙着托关系找门路呢?跟他们一比,还是咱们自在。我这一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守着食堂这一亩三分地,每天不愁吃不愁喝,手下管着人,吃喝有保证,打仗不上阵,月底有军饷,知道我为什么拼命攒钱吗?我得攒钱娶媳妇。知道我家是什么地方吗?“碧水疆的亭波省,”那地方特美,我老家那地紧靠着海边,那里有吃不完的海鲜,没事的时候,自己划着船出海看风景,那感觉可爽了。等我攒够了军饷之后,就申请退伍回乡,到时候,我从老家买一处宅院,娶个贤惠的媳妇,再生几个儿子,人生便美满了,等我六十的时候,给自己办个风风光光的大寿,就没有遗憾了。”“你这梦想挺好的,真的,既充实又踏实,感觉特好。”陪着杨禄财饮了一杯后,凌侠看着食堂外面跑进跑出的人们,忍不住问道:“掌柜的,不就是重新组编嘛,他们这么紧张干什么?”“这你就不懂了吧?”夹了一口菜,杨禄财指着外面那些人,压低声音对凌侠说:“那些都是忙着准备后路的,每逢军队重新组编,士兵们不外乎两种下场。那些战斗力强,根子清白、军事素质好的队伍,会被组编进其他军队里。而那些个战斗力弱,纪律松软、没有价值的队伍,则会被遣散回乡。你看到的那些人,都是不愿离开军队的,为了保住自己或者是自己的队伍不备裁撤,他们都在托关系找人呢,目的就是留下来或者希望上面给安排个好去处。”“哦?明白了,怪不得掌柜的你这么惆怅呢?原来是担心会被裁撤,所以在这里借酒浇愁呢。”凌侠若有所思的说完这句,然后站起身子:“不行,我得借着这个机会跑跑门路去。”说完,凌侠火急火燎的跑出了餐厅,看着凌侠急匆匆的背影,杨禄财摇了摇头,自斟自饮了一杯酒,然后对柳飘怡吩咐道:“小柳,再弄两道菜。”……通令官军营前,此时,几名军官正搬着各种军令进出签发,他已经托人禀报很久了,可是任贤忠已经没有时间接见他,站在门口晒着太阳,凌侠心中暗暗发誓:“老子以后也得混成这样。”正在凌侠晒得有些烦躁,打算回食堂的时候,一名亲兵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凌侠一眼,示意通令官要见凌侠,他现在可以进去了。道了声谢后,凌侠走进了军帐,任贤忠已经跟上次一样,坐在案几上书写东西,看到凌侠后,他指了指旁边的凳子,示意凌侠坐下。当凌侠坐好后,任贤忠没有抬头,一边书写文卷一边询问凌侠:“听亲兵说你找我?我最近很忙,没有时间陪你闲耗,希望你找我谈的是重要之事,否则的话……”“我知道大人最近的时间很宝贵,所以我也就不啰嗦了,我直奔主题吧。”说完,凌旭从兜里掏出五枚金币,起身将金币放在任贤忠的案几上:“听闻近期咱们战卫军要重新组编,届时肯定会空出许多缺,希望大人能够提携一下。”看到案件上的五枚金币,任贤忠明显愣了愣,随后,他露出一丝怒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本官就是这么好收买的?信不信本官派人将你缉拿送进“纠律司”制裁?”“大人息怒,我就直说了吧,战卫军重组的消息传出之后,整个战卫军都乱套了,大家都在谋求后路,在下虽然不知道大人有何打算,但想必此时此刻也是需要资金赞助的。”说到这儿,见任贤忠没有立即喊人撵自己,而是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凌侠心中顿时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应该押对了,所以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我斗胆猜测了一下,如果大人不需要资金赞助,那表示大人有自己的关系,所以不需要担心后路,如果大人恰巧需要资金赞助,那正巧在下身上有些家底,所以就来这里碰碰运气。”“资金赞助?这个词用的好?”轻笑了一句,任贤忠想了想,既然你来找本官碰运气,那本官就帮你一次吧,马上就要打乱重组了,这个时候,谁又能知道什么人在什么位置啊?”若有所指的低语了一句,任贤忠随口说道:“这样,你去任个粮草夫吧,那虽然是个不入流的职务,但却脱离了新兵行列,不但军饷加倍,而且小有权柄,若是没有立功,此职位须得两年以上士兵才有资格竞争。”“启禀大人,这个职务我已经当上了,现在正管着一个草料库呢。”凌侠乖乖回答道。“哦?”意外的看了看凌侠,任贤忠又道:“既然如此,那你去做个五夫长吧,此职虽然同样没有品阶,但比粮草夫高一级,手下可管理五人,若是没有立功表现,这个职务须得五年以上士兵才有机会竞选担任。”“咳咳------那个啥-------大人,这个职务我也当上了,此刻手底下有五个人归我管理。”凌侠讪讪道。“你连这也当上了?”满脸惊讶的看着凌旭,任贤忠上下打量着凌旭:“我要是没有记错,你来到兵营才一月有余吧?想不到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你竟然连升两职,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看来,你也有些门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