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半路杀出个千夫长
    当天夜里,罗氏兄弟五人就乖乖的从食堂干活了,他们除了凌侠之外,最害怕的就是曲琴诗,别人谁也支使不动他们兄弟五人,他们只听凌侠和曲琴诗的话。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们五人被曲琴诗打昏后,凌侠用冷水把他们给浇醒了,接着,凌侠摆出自己五夫长的架子,让他们兄弟听自己的话。但罗氏兄弟清醒之后,只肯听曲琴诗的话,根本不把凌侠放进眼里,看到兄弟五人的态度,凌侠有些无奈的对罗氏五兄弟勾了勾手,说要教训教训他们五兄弟。..接着,凌侠倒背着双手,自顾自的朝食堂外面走去,走到门口处,见罗氏五兄弟站在原地挠头,他歪了歪头,示意兄弟五人跟过来。当罗氏五兄弟跟着凌侠走出食堂大厅后,杨禄财几人从餐厅大厅里发呆,只见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他,不知道凌侠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就在几人满脸狐疑的从食堂里发愣时,忽然,众人听到凌侠从外面大喊了一声“纯阳天雷指”,凌侠的声音刚刚落下,外面便响起“砰”的一声异响,不一会儿,凌侠又倒背着双手回到了食堂,紧接着,罗氏兄弟五人也跟着回来了。大家默默观察了一番,凌侠倒是没有什么异常,进屋之后,就开始和面,但罗氏兄弟五人却不那样,也不知道他们受到了什么刺激?一个个脸色苍白,满头虚汗,看向凌侠的眼神里充满恐惧和拜服。“罗老大,去,提一桶进来。”“哦,知道了。”“罗老二,过来烧火。”“是,遵命。”“罗老三,把那些笼屉搬来。”“哎,这就去。”“罗老四,提两袋面进来。”“行,马上干。”“罗老五,把那头猪的排骨剔掉。”“嗯,好的。”看到凌侠眨眼间就把罗氏五兄弟收拾的服服帖帖,杨禄财几人眼中的疑惑更大了,他们不知道凌旭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找凌侠打听,结果凌侠神秘兮兮的说天机不可泄露,找罗氏五兄弟打听,谁知道刚一开口,他们就要攥拳揍人。望着这个结果,众人只能凭借想象猜测事情的经过,有人怀疑凌侠跟罗氏五兄弟认识,有人猜测凌侠会巫术,而曲琴诗则判断凌侠身怀绝世武功,因为此次省试比武,她的排名是第十三,而凌侠的排名是第二,仅次于全省第一的南宫仞。听完曲琴诗的分析,众人顿时释然了,认为凌侠是一名深藏不露的绝世高手,见罗氏兄弟五人全都被凌侠弄老实了,他们几个不再闲聊,整理了一下衣服,大家开始忙活各自的工作。看到杨禄财他们不再纠缠询问自己制服罗氏五兄弟的过程了,凌侠悄悄舒了口气,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干,把罗氏兄弟五人领出去之后,他让五人按照长幼顺序站成一行,待五人站好后,他捡起一颗拳头大的石子,将石子放在最后面罗老五的头上。凌侠让几人站立的时候,特地让他们站在光线亮的地方,放好石子后,凌侠便朝远处的黑影中走去,当他走到五十米远的时候,便站定了身子。转过身子,凌侠掏出手枪瞄准了罗老五头上的那块石子,大喊了一声“纯阳天雷指”接着,凌侠扣动了扳机,当子弹擦着头皮,掠过兄弟五人的头顶,击碎罗老五头上的石块时,兄弟五人瞬间吓尿了。摸了摸凉飕飕的头顶,捡起碎成细块的石子,看着缓缓走进的凌侠,罗氏五兄弟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他们以前学艺的时候,曾听说过江湖上有一门可以隔空伤人的绝世武功,那种武功可以杀人于无形,伤人于无影,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他们碰到了。如果刚刚凌侠的手指稍微往下低一低,那么碎裂的就不是石块了,而是他们的脑袋,看到凌侠走进后,弯身蹲了蹲,随后凌侠站起身子,告诉几人保密刚才的过程,然后就返回食堂干活了,看到凌侠回去了,被吓呆的五兄弟回了回神,也跟着进去了。这就是事情的经过,但是凌侠没有说破,故意给杨禄财几人留下一个神秘莫测的印象,看到罗氏五兄弟已经老实听话了,凌侠便开始安排他们干活,明天有六百人过来吃饭,他们得提前忙活才行。第二天早上,凌侠他们一开张,果然看到外面多了三个百人队,由于餐桌和餐具不够六百人同时吃饭,所以凌旭他们实行错时开饭制度。食堂提前半个小时开饭,先招待刚刚加入的三个百人队用餐,待那三个百人队吃饱之后,食堂再添加更换新的菜肴,招待后面的三个百人队用餐。看着前来吃饭的士兵络绎不绝,石破磊高兴的不得了,原来,昨天晚上,他刚把凌侠晋升为五夫长,凌侠便投桃报李,让石破磊把食堂前十天的盈利数额全部拿走充足军饷。虽然杨禄财有些舍不得,但是碍于石破磊的面子,也不好说什么,石破磊推辞了两遍,便把那些收入全都拿走了,临走时,他对凌侠投去一个满意的眼神。当天夜里,在整个千人队都拖欠军饷的情况下,第七百人队的士兵们领到了当月的军饷,同时,石破磊许诺给大家,后面会把之前拖欠的军饷给补齐。听到这个消息,士兵们可谓是又惊又喜,原本因为拖欠军饷而有些怨言的士兵,此刻也都无话可说,大家那浮躁的军心,此刻又重新稳定了下来。从后厨观察了一番,当石破磊看到扛着笼屉干活的罗氏无兄弟后,他心中暗暗称奇,心说:“居然把这五个刺头兵给收拾好了,凌侠这小子有两套啊。”打量了一番后,见食堂运营正常,石破磊便招呼几位百夫长打餐吃饭,把几位百夫长吃的心满意足之后,石破磊再把他们送出去,临走时,让他们明天继续带兵来吃饭。一晃十天的时间又过去了,这天晚上,凌侠他们正在开饭,忽然,一个四十多岁、胸前佩戴铜甲护胸,身穿青铜战裙,腰挎分水刺,面容黝黑、相貌清秀的女子,慢悠悠的走进了食堂,在她身后,跟着四名英姿飒爽的女兵。看到这人后,现场那些正在吃饭的士兵,全都停下手里的碗筷,愣了愣神之后,全部齐刷刷的站立起来,冲着那名女子行军礼,口中高声呼喊:“参见千夫长大人!”喊完后,石破磊、秦墨烟、章文姗、以及另外三名百夫长,全都走出人群跟这名女子见礼,原来,这名女子名叫战百捷,是一名正七品阶的千夫长,石破磊他们全都属于战百捷统辖。“别愣着了,大家都吃饭吧。”战百捷的声音十分动听,说完,她不再理会那些士兵们,自己拿起副碗筷,走到前面窗前打饭,看着窗前琳琅满目的菜品,她拿起三个馒头,盛了一点青菜,又倒了一碗开水,接着,便端着这些去餐桌吃饭。她也没有架子,拿起馒头就大口咀嚼,夹一口青菜吃的津津有味,把馒头和青菜吃完之后,她端起面前的开水,吹了吹温度,待水温差不多时,一仰头,将开水喝了下去。接着,她从兜里掏出一枚铜币,甩手向后一扔,铜币如同飞镖一般朝着方向疾飞,因为速度太快,铜币飞行时传出一阵“咻”的破空声,当铜币碰到窗口的木框时,“砰”的一声镶进了木框。喝完之后,她擦了擦嘴角,环顾了一圈四周,见大家都愣住不吃饭,她指了指众人面前我食物,淡淡的说道:“干嘛愣住呢?吃啊,这都是你们花钱买的,干嘛不吃啊?”“千夫长大人,您这是……”察觉到战百捷的态度有些不对劲,石破磊硬着头皮站出来询问缘由。“石破磊,你这段时间赚了不少钱啊。”抬头看了石破磊一眼,战百捷面无表情的冷哼了一声:“你倒是会做生意,开了这么一个自助餐,把整个千人队的士兵都搅和乱了。自从你这自助餐开业后,其他百人队的士兵就闹腾开了,嫌弃自己的食堂饭菜差,有几个士兵今天中午还把他们队里的食堂给砸了,非要嚷嚷着来你们这儿吃好的。咱们当兵的,原本就是吃苦耐劳,队里的经费都断链了,可是为了保障大家的伙食,我们还是行办法筹钱,保证大家每天有肉吃,保证大家不饿肚子。你这里的生意虽然不错,可是你有没有算过账,士兵们一个月的军饷也就是十枚铜币,这些钱要是用来吃自助餐,只能维持他们十天的饭费。可是十天之后呢?他们已经把军饷都花完了,身上已经没钱了,但是因为吃上了瘾,那时候他们要是再想吃这里的饭,就只能花销之前的军饷。按照一天一枚铜币计算,从你这里连吃一个月的饭,得花掉他们三个月的军饷,你这生意要是一直开下去,那士兵们的军饷就会全都被吃掉。参军当兵的人,吃点青菜怎么了?朝廷每年拨付大量的经费供给军士们吃饭,就是为了减少军士们的负担,可你们倒好,竟然把主意打到士兵们的钱袋子上了。你要是自己搭钱改善伙食我管不着,但是我不能看着你把士兵们的钱都赚走。要不是看你把之前赚的那些钱当做军饷发给兄弟们了,本将今天就砸了你这食堂,今天是最后一顿,从明天开始,不得再经营自助餐了。”说完之后,战百捷不理会身旁的石破磊,直接起身离开来了食堂,望着战百捷离去的背影,石破磊和几名百夫长对视了一眼,叹息了一声,然后无奈的宣布:“千夫长大人的命令你们都听到了吧?我什么也不说了,今儿是最后一顿,明天-------明天没有自助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