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晋升五夫长
    当凌侠的自助餐经营到第十天的时候,石破磊兴冲冲跑到后厨来,他一脸雀跃的告诉凌侠和杨禄财,刚刚有三个百夫长找到了他,从明天开始,那三个百人队也来这里吃自助餐。一听这个消息,杨禄财顿时露出了笑容,这段时间,他可谓是过足了守财奴的瘾,整天抱着钱箱子睡觉,他有一个小本本,详细记录了每天的支出和盈利,甚至连零头都记得请清清楚楚。上次老崔领着十多个人来食堂吃饭,凌侠免了他们几人的餐费,这把杨禄财心疼的不轻,看到一下子少赚十多枚铜币,杨禄财又急又气,他直接记在了小本本上,打算月底分红时,把这笔钱从凌侠身上扣掉。杨禄财没想到快要收工时,石破磊送来了这么一个好消息,想到后面的利润又可以翻一番了,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本以为凌侠也会高兴呢,但是当他一看,却发现凌侠露出一丝愁容。“怎么了?你好像有些不高兴?”石破磊也发现了凌侠的异常,忍不住问他。“大人,咱们现在的人手勉强能够维持三百多人的伙食,要是再多一半的话,咱们的人手不够用的了啊。”说完,凌侠指着正从锅台前刷碗的老崔说道:“我连他都调过来了,可见咱们的人手委实不够用了啊。”“大人,凌侠说到确实不错,咱们的人手的确有些紧张了,别说老崔了,连我都上前帮忙了,要是再来三百人的话,咱们就照顾不过来了。”杨禄财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那怎么办?钱不赚了啊?”看着一脸愁恼的凌侠,石破磊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不就是人手不够吗,这有什么啊,咱们队里一百多号人呢,随便抽几个人给你就行了。这样吧,本官现在正式任命你为第七百人队的五夫长,手底下可以管理五个人,这已经是我所能任命的最大权限了,因为粮草令和五夫长没有品阶,所以我能任命。要是再往上,像从九品的弼马温和正九品的十夫长,那得需要通令官下发军印文牒了,因为那些都是有品阶的军官了,正七品以下的军官由战卫军衙门任命,正七品以上得由兵部调派了。我已经把我的最大权限给你了,恭喜你,你现在已经是一名五夫长了,走,咱俩去队里走一圈,我宣布一下对你的任命,完事后,你自己挑选五个顺眼的士兵过来帮你做饭。”“这-------这不太好吧-------那------谢谢大人了,大人,咱们赶紧过去选人吧,我今天又琢磨出了好几道菜肴,保证让大家吃的舒坦。”假惺惺的套了一句,凌旭迫不及待的拽着石破磊出去。……兵部副将司司使易知南的府邸,司使易知南正从自己的武库里练功,他的兵器是一杆长矛,只见他单手持矛,身形似电,点、刺、扫、扎、把一杆长矛使得如同灵蛇飞舞。正在他练到兴头之际,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听到推门声,易知南下意识的一个甩手回马枪,用长矛指着来人的喉咙,毛尖据对方喉咙只有一公分左右,只晓稍稍用力,便可刺穿那人喉咙。“大------大哥------是我------听管家说------你------你有急事找我-------我就过来了。”来人感受到矛尖传来的森然冷冽感觉,吓得急忙开口说话。如果凌侠看到这个人,肯定会大吃一惊的,因为这个人正是之前神秘失踪的崇鞍县令易世荣。“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这里的房间你都可以进,唯独这间练功房不可,要是我练到痴狂之境伤了你怎么办。”轻呵了一句,易知南收起长矛,随手拿起一块毛巾擦拭汗水:“刚才兵部左侍郎过来找我,说近期无限海洋岛国频频从边境滋事,探子也传来消息,无限海洋岛国君主下令征兵,短短半年时间,他们的征兵数额已经突破了五百万。咱们有七个疆域的边界线跟无限海洋岛国的相链,如果他们举兵发难,可以瞬间侵入咱们国土,尚大人的意思是主,囤积重兵备战,但那些文官们的意思是主和。户部尚、工部尚、礼部尚、甚至连吏部尚都反对囤兵,理由是对方征兵是他们自己家的事,跟咱们没有关系,哼-----真是一群鼠目寸光的东西。兵部拟派我去“壤土疆”境内的川溪省担任战卫军大将军,川溪省是距离无限海洋岛国最近的省份,兵部派我去那里,其目的不言而喻。武震山那个废物出事之后,刑部和禁卫军那边加强了调查,这段时间所有行动全都暂停了,眼下你也无事,索性去我那里任个职务,你去收拾一下,今晚跟我出发。”“大哥,武震山出事之后,宫里怎么没什么反应?”易世荣好奇的问道。“放肆,这是你能打听的吗?要不是我事先派人混进了武震山的队伍里,你早就死在苏景庵手里了,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废物,现在赶紧去收拾东西,稍后跟我去壤土疆。”训斥了一句,易知南把易世荣撵了出去,望着易世荣的背影,想起易世荣刚才的问题,他双手负立,一脸感慨道:“宫里?唉-----现在宫里乱套了,此刻离开这个漩涡,未尝不是好事。”……没人知道易知南的话是什么意思?此刻,凌侠正领着他刚刚挑选的五个人从食堂后厨集合呢,望着面前者五个雄赳赳气昂昂的汉子,凌侠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这五个大汉是五胞胎兄弟,一个个长得虎背熊腰,相貌粗狂憨厚,性格暴戾直爽,浑身肌肉膨胀,双臂青筋鼓凸,一看就充满了爆炸性力量,他们虽然看上去很像,但是凌侠依旧能够分别出来。老大罗修金、老二罗修木、老三罗修水、老四罗修火、老五罗修土,这五人全都武功高强,已经到了外劲巅峰境界,只要机缘到达,就能晋升为内力高手。虽然兄弟五人全都是武功高手,但是他们的性格却不适合当官,原本上面打算让他们担任十夫长,可是他们几个人动不动就把士兵给揍废了,看到这种情况,上面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凌侠去挑人的时候,一眼就相中了他们五个,原本石破磊就头疼这五个刺头兵,虽然他们五个武功很高,可是天天就知道惹祸,看到凌侠竟然把他们选走了,石破磊想都不想就答应了。来到食堂之后,他们满脸的不屑,看着凌侠瘦弱不堪的身板,兄弟五人对凌侠表示不服,罗修金提议比试一下,如果凌侠能够战胜他们五人,他们以后就对凌侠俯首帖耳,要是凌侠赢不了他们兄弟五个,就让凌侠把他们送回军营。看到这边叫起了板,杨禄财和柳飘怡几人也都凑了过来,他们想看看凌侠能不能降服那兄弟五人?“掌柜的,老崔,柳飘怡、上官慧、曲琴诗,你们的武功跟他们五个相比较的话,谁的武功高?”看到兄弟五人叫板,见大家都瞅着自己,凌侠笑眯眯的问。杨禄财摇了摇头:“我自从来到这里当炊事兵之后,武功早就荒废了。”老崔笑着摇了摇头:“我擅长的是轻功,他们兄弟五人练得应该是横练功夫,我打不过他们。”柳飘怡性格外向,她笑吟吟的说:“我使得是暗器,要是偷袭的话,倒是能伤到他们,可要正大光明的比试,我不行。”上官慧性格有些冷,说话也不喜欢多讲:“我练得是抚穴手,如果近身对战,可以取巧战胜一个。”曲琴诗人如其名,是个内向害羞,性格温婉的女孩:“我-----倒是可以跟他们五个打一场,应该能赢吧……”“你说什么?”“真的假的?”“你?”听完曲琴诗的话,现场包括凌侠在内的人,全都一脸震惊的看着曲琴诗,见大家都盯着自己瞅,曲琴诗脸上的表情更害羞了,低着头不敢看众人。“啥也不说,让结果说话,曲琴诗,去,跟他们五个比一场,你要是赢了,我让你带薪休假。”说完,凌侠炸了一大盘的花生米,从上面撒了点盐和糖,给杨禄财几人挨个分了点,然后他们坐在条椅上,吃着酥脆的油炸花生米,观看曲琴诗对战五兄弟。听到曲琴诗要挑战自己兄弟五个,罗修金兄弟五人脸上充满了怒气,他们五个把曲琴诗围在中间,摆好架势后,五人攥起砂锅大的拳头,运起真气后,举拳朝曲琴诗打去,他们并没有因为曲琴诗是个女孩而留情。原本性情温婉恬静的曲琴诗一旦到了战场,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见她屏气凝神、冷眉侧目,气场丝毫不逊色对方五人,望着兄弟五人打来的拳头,她身形一晃,瞬间从原地消失,待她再次出现时,已经在罗修金身旁了。竖掌如刀,朝着罗修金脖颈轻轻一切,罗修金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栽倒了,一招制服罗修金后,曲琴诗施展同样的身法去对战另外四人,只见曲琴身身形如电,从兄弟四人的包围圈中如入无人之境。四招过后,曲琴诗娇羞的在原地,或许是因为内心紧张,她底着头不说话,不停的用手摆弄衣角。在她周围的地面上,罗氏五兄弟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反观凌侠几人,一个个手里捧着花生米,全都愣着眼睛发呆,他们几个刚把花生米放进嘴里,这边的战斗就结束了,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看错,众人全都倒吸了口冷气:“嘶……”尤其是凌侠,看到曲琴诗这么麻利的就摆平了罗氏五兄弟,他震惊的呆滞住了,由于太过于惊骇,导致他忘了咀嚼嘴里的花生米,此刻,他嘴里的花生米正哗啦啦往外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