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军队里做买卖
    看着石破磊愁眉苦脸的样子,凌侠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石破磊虽然是百夫长,但为人豪爽,秉性耿直,当着凌侠二人的面儿,他也不摆长官的架子,听到凌侠询问,他就如实回答了难处。只见石破磊唉声叹气的说:“咱们第七百人队这个月的军饷又发不下来了,上午我去千夫长大人那里领军饷,结果被告知户部暂停了兵部的军费,这都三个月没发军饷了,要是再这么下去,我担心弟兄们没钱补贴家用啊。”听到石破磊是为了军饷发愁,得知这个月还不发军饷,杨禄财有些着急:“大人,军饷不发,这经费应该不受影响吧?我这炊事食堂已经拖欠许多外债了,要是这个月再不给人家结账,他们就不给咱们这里送菜送肉了。”“连军饷都没钱发了,哪还有什么经费啊?”嘟囔了一句,石破磊看了看外面,见士兵们都走光了,柳飘怡三人正在收拾卫生,他压低声音,悄悄对二人说道:“实话跟你们说吧,前段时间,咱们的武大将军好像犯事了,据说被帝都的人给带走了,现在咱们战卫军暂时由五城兵马指挥使大人管辖。兵部和刑部的人,前一阵子来到咱们这里调查,他们把千夫长级别以上的军官彻查了一遍,据说兵部要对咱们省的战卫军进行裁军,把虎狼师团的第一千人队和第四千人队全部裁掉。虎狼师团可是武大将军的嫡系部队,也不知道武大将军犯了什么错,居然连累了整个虎狼师团,正是因为要裁军改制,所以上面暂停了咱们省战卫军的军饷和经费。”凌侠自从混入军队之后,一直没有听到武震山涉案的消息,他之前还有些纳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上面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听石破磊这么一说,他顿时明白了,上面其实早就动手了,只不过军队底层的士兵们不知情罢了。凌侠没有探讨这个话题,因为他来军队不是为了武震山而来,武震山已经倒台了,凌侠要做的是查出武震山背后的人,以他现在的职务和地位,根本无法接触到那个层次,所以他需要努力。看到石破磊和杨禄财因为军饷和经费的事情长吁短叹,凌侠想了想,然后眼珠一亮,他给石破磊斟了一杯酒,试探着问道:“大人,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解决军饷和经费的问题,但是需要大人配合协助才行。”“你有办法?”狐疑的看着凌侠,石破磊的眼珠里有些期盼:“说来听听,只要你能帮我弄到军饷和经费,我不但协助你,而且还要提拔你,给你升职。”“谢谢大人提拔。”听到石破磊的许诺,凌侠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说出了自己的主意:“大人,咱们可以开个饭店啊,届时,咱们把食堂改造一下,然后对外营业创收。上次参加厨艺大赛的时候,我看过其他食堂的手艺,除了炖肉就是大锅菜,没什么花样,士兵们早就吃腻了,要不是没得挑选,他们肯定不吃那些饭菜。咱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开饭店挣钱,那些个士兵手里其实都有钱,只不过平时没地方去花,咱们就给他们一个花钱的机会,只要钱挣到手里,军饷和经费不就解决了吗?”“开饭店?”石破磊想了想,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你这主意虽然好,可是实施起来有些难,军营里这么多士兵,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你总不能任由他们点菜吧?那得做到什么时候啊。”“不知大人有没有听过自助餐这个词?”见石破磊和杨禄财脸上露出一丝茫然,凌侠便解释道:“自助餐就是咱们一次推出十几道菜品,有荤有素,只要对方交了钱,可以随便吃。我看过咱们千人队的集训,咱们千人队一共有十个百人队,这十个百人队里面有两个百人队全都是女兵,根据男女兵的比例,咱们推出十道菜,五道肉菜,三道素菜,两道甜品。除此之外,咱们再推出一些精品面食,除了平常此的馒头干粮,咱们可以做一些油卷、大饼、米饭、馅饼、包子,这些也都是可以随便吃的。”“五道肉菜?包子?馅饼?米饭?还随便吃?”凌侠说到一半,杨禄财就受不了了:“你知道那些当兵的饭量多么大吗?平日里限制他们的饭量,还比平常人多吃一倍呢,要是让他们敞开肚皮吃的话,恐怕一天就把咱们给吃穷了。”“就是让他们敞开吃,只有用这个噱头,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掏钱,但是,饭量再大人也不可能无穷无尽的吃下去,他们的胃也是有承载极限的。越是油腻的肉菜,人们反而吃的越少,别看他们一开始的时候吃的快,但是到了后面他们会越吃越少,所以炊事长就放心吧,咱们是吃不穷的。”凌侠笑眯眯说的。“你说的这些好像有道理。”石破磊对凌侠的这个提议很感兴,深思熟虑了一番后,他觉得这个点子可行,看着杨禄财一脸担忧的表情,石破磊问出了众人最关心的问题:“价格怎么算?”对于价格,凌侠显然已经有了方案,他告诉石破磊一个数据,以第七百人队来说,作战军士加上各自杂役兵种,总共有一百一十四个人,这些人每日三餐需要消耗的经费是五十枚铜币。一天五十枚铜币,一个月就是一千五百枚铜币,等于十五枚银币,这是咱们食堂一个月的经费,而且是纯成本价格,他们可以根据这个数据进行价格制定。凌侠决定把每天的自助餐成本控制在一百五十枚铜币左右,拟招待士兵三百人,每人每天一铜币,只要交一枚铜币,可以在食堂里随便吃上一天。只要能够招来三百名士兵用餐,那就可以营利三百枚铜币,去掉一半的成本,还能纯赚一百五十枚金币,如果能连续经营一个月,那可是一不小是数字。按照一天赚一百五十枚铜币计算,一个月能赚四千五百枚铜币,等于四十五枚银币。等到月底结算的时候,石破磊可以领取一半的营利利润,剩下的那些,凌侠他们五个人再按劳分配。“我什么都不干就拿走一半的利润,这有些不好吧?”凌侠说完方案之后,石破磊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凌侠笑眯眯说道:“大人此言差矣,你可不能什么都不干,你去帮我们招揽客人啊,等到明天训练的时候,你去跟其他那些百人队的队长宣传一下咱们的自助餐。你告诉他们,只要是百夫长级别的军官来咱们食堂吃饭,不需要花费一分钱,他们可以随便吃饭,也希望他们帮着宣传一下,让他们手下的士兵来这里用餐。”“懂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样,你们今天下午开始筹备,等到下午训练的时候,我就找其他的百夫长做宣传,保证明天拉来客人,咱们明天就开始营业。”说完,石破磊一扫脸上的愁容,笑的眼睛都眯缝了起来。看着石破磊笑眯眯的样子,瞅着凌侠胸有成竹的表情,杨禄财突然有种感觉,他觉得凌侠这家伙在他手底下呆不长,果然,他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听到石破磊说话了:“那个什么------咱们百人队里有个粮草夫的职位,管着运输和储存粮草,因为不是战争阶段,加上咱们编制不全,所以现在只有一个老兵负责看管战马的草料。这样,我待会儿领着你去队里转悠一圈,宣布你担任这个粮草夫,虽然这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头头,但好歹也是手底下管着人职务,总比没有强。”听到自己被任命为粮草夫了,凌侠意外之余又有些惊喜,看到石破磊把酒喝完了,他急忙站起来给石破磊斟酒,同时嘴里不停的道谢:“多谢大人提携。”酒足饭饱之后,石破磊果然领着凌侠去训练场上走了一圈,当众宣布任命凌侠为粮草夫,因为粮草夫是一个不入流的虚职,所以石破磊有权任命。宣读完任命,石破磊又领着凌侠去了存放草料的仓库,二人刚一进来,一名五十多岁,满头白发、年老体衰的老兵迅速迎了过来:“给百夫长大人请安,给粮草夫大人请安,恭喜粮草夫大人荣升晋职。”“他叫崔天凯,你管他叫老崔就行,这老家伙别的不行,打探消息倒是听灵通的。”称赞了一句,石破磊指着凌侠,对老崔说:“他就是你以后的上司了,回头你把粮草库的工作给他报一遍。”“是是是,我一定汇报的仔仔细细。”老崔一脸奉承的回答,接着,老崔当着石破磊的面儿,把粮草库的信息对凌侠汇报了一遍,听着老崔的汇报,看着半浅不满的草料库,凌侠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本以为这是里有点油水呢,结果却是个清水衙门。就这点草料,全都加起来都不值几个铜币,还不如食堂好混呢,虽然心中失落,但凌侠没有表现出来,他给老崔写了一个条子,只要以后老崔拿着条子去食堂吃饭,炊事食堂不要钱。看到凌侠给的这个见面礼,老崔高兴的不停作揖,嘱咐了老崔几句,让他好好干,随后凌侠便跟着石破磊回去了,凌侠要回去准备一下,为了明天是挣钱大业做布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