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最佳炊事兵
    “报告,炊事食堂新兵报到。”凌侠四人来到炊事食堂后,第一件事就是向炊事长报到。炊事长名叫杨禄财,是一个头顶半秃,四十岁许,身材中等的男子,送走通令官的亲兵后,杨禄财打量了凌侠四人一番:“嗯,你们四个的资料我已经看过了,不错,都是当厨子的料。按照军营规矩,新兵入伍后要从新兵营服役一年,一年之后,根据各自的表现,由军团的各个长官挑选使用,从今天起,你们四人的新兵期将会在炊事食堂渡过。咱们这个食堂是第七百人队的专属食堂,负责全队一百多人的三餐伙食,在咱们队里,一共有六个长官,分别是粮草夫、五夫长、弼马温、十夫长、物辎令、以及职务最高的百夫长。因为咱们省的战卫军不是整编军,所以编制方面有些欠缺,比方说十夫长,按说应该有十位才行,但是为了节省军饷开销,所以上面削减了编制,只设置了两名十夫长。至于五夫长之类的不入流官职,队里连设都没有设,当然了,这也有好处,那就是容易升官,只要你能为军队立下功劳,上级就会奖励你,队里每月都会搞演习比赛,而咱们炊事食堂也有对手,那就是其他营队的食堂。每逢月底,千人队营地里的十个食堂就会举行厨艺比赛,咱们已经连输八局了,因为输的太惨,所以我把之前的几个厨师全都撵走了,要不是这样,你们还来不到食堂呢。咱们不是战斗主力,所以大家不用去营地训练,你们只要做好饭菜就行了,但是要记住一点,除了五位长官的饭菜打足超量之外,其余士兵来食堂吃饭,全都扣两勺,这样可以为咱们节省点开支。”打了句官腔,杨禄财把凌侠四人领到了营地的食堂后厨,这是由两个套间组成的厨房,外间负责炒菜,里间负责面食,旁边有两间房子,那是宿舍。厨房隔壁是一个大厅,里面摆着一排排的木桌和条椅,那是士兵们吃饭的地方,大厅中间的位置,有两张独立的小桌,看样子,是百夫长和其他长官专用的餐桌。进入后厨,迎面而来的是一缸缸白面、小米、大米。案板上摞着一筐筐青菜,窗口通风处挂着两大扇猪肉,进门的拐角处有两口大缸,里面存着清水。在凌侠他们观察厨房和食材时,杨禄财指着那些米面和青菜说道:“士兵们的伙食也是定量的,早餐有三样,分别是一碗小米粥、两个馒头、一份咸菜。中午有四样,分别是三个馒头,一份素菜,一份肉菜,一碗菜汤。晚饭是两样,一个馒头,两碗大米粥。这些是平常的标准搭配,但每逢月底时伙食打牙祭,中午和晚上吃炖肉。”介绍到这儿,杨禄财问几人谁会做饭?结果柳飘怡、上官慧、曲琴诗三名女孩全都一脸为难的摇了摇头,而这时,凌侠怯懦懦的举起了手:“我会。”“你会?”满脸意外的打量了凌侠一眼,杨禄财往凳子上一做,指着满屋的那些食材说道:“这些东西你随便用,做两道拿手菜尝尝,要是手艺好,我封你做掌勺大厨。”虽然不知道掌勺大厨有什么好处,但是看到杨禄财说的这么郑重,凌侠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走到案板旁,选了两个胡萝卜、鲜竹笋、土豆丝、一块红肉,然后就当当当的忙活起来。配完食材,凌侠打量了一下锅灶旁的佐料,然后又找出两根黄瓜、一把黑木耳、四个鸡蛋、肥瘦均匀的五花肉片,把食材切完配好之后,凌侠开始点火做饭。不一会儿的工夫,凌侠端着两盘子炒好的菜肴端到杨禄财面前,请他和三位女生品尝,看着面前这两道菜,杨禄财一脸狐疑的问道:“这是什么菜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这是鱼香肉丝和木须肉,我们那里的食堂经常做的。”说完之后,凌侠才想起这是古代,这个时候,餐桌上还没有鱼香肉丝和木须肉呢。“鱼香肉丝?木须肉?”试探着夹了一口鱼香肉丝放入口中,轻轻咀嚼了几口,杨禄财顿时脸色一变,接着,他又迫不及待的尝了尝木须肉,吃过之后,他一脸惊喜的看着凌侠,双手翘起大拇指,连连称赞道:“真是太好吃了,来,你们三个也尝尝。”当柳飘怡、上官慧、曲琴诗三人品尝过凌侠做的菜后,顿时双眼方亮,一脸惊讶的看着凌侠,口中对这两道菜赞不绝口,称赞这是她们吃过最好的菜肴。吃光盘子里的菜后,杨禄财当既宣布凌侠为大掌勺,大掌勺只负责炒菜做饭就行,做完饭菜就什么都不用干了,不用收拾卫生,不用择菜洗菜、不用刷锅洗碗。除了不用干食堂里的杂役之外,大掌勺还享受正式兵役待遇,每月有十枚铜币的军饷,最重要的一点,大掌勺可以跟炊事长吃小灶喝酒,不用从灶台吃工作餐。安排完凌侠的工作,杨禄财又给柳飘怡三人分派了工作,柳飘怡负责打扫卫生、上官慧负责择菜洗菜、曲琴诗负责开饭打菜,听到这儿,凌侠主动要求增加工作。他告诉杨禄财,食堂是一个集体,他必须得为食堂多尽一份力,他要求帮曲琴诗开饭打菜,听到这话,众人全都称赞了凌侠一番,而杨禄才也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当天中午,第七百人队的士兵们发现两件事,第一,食堂负责开饭打菜的厨师变了,第二,他们的午餐变了,以前都是白菜炒肉跟炖茄子,结果今天中午变成了鱼香肉丝和红烧茄子,味道好吃的不得了。见凌侠从窗口打饭的时候,一直盯着外面看,杨禄财忍不住问他看什么?凌侠瞅着那些打饭的士兵,疑惑的问道:“这些士兵穿的衣服全都一样,身上也没个军衔,我认不出谁是百夫长,要是把饭菜打错了怎么办呢?”“哦,这个啊。”应了一声,杨禄财指着餐厅里的那些士兵说:“军营里绝大部分的军人都是普通士兵,虽然他们的军种不同,但都是底层的普通兵卒。在军营内,不同级别的军人穿着不同的军装,你看外面那些人,他们穿的都是布衣,而级别高的的那些人,穿的都是甲胄,品阶越高,甲胄越全。十夫长以下的士兵都是布衣军种,正八品阶的百夫长胸前佩戴一套铜甲护胸,正七品阶的千夫长多了一件铜制战裙,正六品阶的万夫长多了一双熟铜战靴。正五品阶的师团长多了一对铜甲护臂,正四品阶的军团长多了一套铜链护颈,正三品阶的战卫军大将军多了一副钢铜头盔,正二品阶的军机总兵大统领胸前多了一面纯铜护心镜。至于正一品的兵马大元帅,身后披着一件角铠披风。这些军官因为都是常备军的主战军官,所以佩戴的都是纯铜铠甲,而另外一些军官,比如通令官或者五城兵马使之类的军官,因为不需要上战场迎敌对战,所以他们身上穿的都是皮甲,样式跟铜铠铁甲差不多,也是一阶多一件,很容易辨认的。”杨禄财的话刚落下,餐厅门外走进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这人胸前佩戴一套黑色的铜甲护胸,腰间斜跨一柄宝刀,他正是第七百人队的百夫长石破磊,在他身后跟着五个人,看样子,对方是队里的小头头。看到这几人后,凌侠端起饭碗,给百夫长打了满满一份菜,特地多挑了一些肉丝,看到凌侠如此上道,石破磊赞许的点了点头。吃完饭菜,石破磊用手抹了抹嘴角,一脸满意的走到窗口,对凌侠竖了竖拇指,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厨子,嗯,手艺不错,做到饭菜很合本将的胃口,好好干,回头本将升你的职。”“谢谢将军,卑职以后一定尽心尽力。”看到顶头上司吃的满意了,凌侠也舒了口气,看到面前已经空底的菜盆,凌侠开始琢磨晚上的饭菜了。地三鲜、水煮肉片、风味茄子、农家炒鸡、清炒冬瓜条、糖醋里脊、凉拌苦瓜、宫保鸡丁、麻婆豆腐、红烧排骨、酸辣土豆丝、回锅肉……一连半个月,凌侠把自己从警校食堂里学的那些菜全都做了一遍,每天不重样,餐餐搞搭配,吃的第七百人队里那些士兵们天天等着开饭。因为饭菜做的太好吃了,导致士兵们每天训练的时候都纷纷掐着时间点儿,即使进行两军阵前演习,只要是到了开饭时间,将士们也立马放弃自己的阵地,迅速跑到餐厅集合,大家称赞凌侠是近十年来的最佳炊事兵。就在昨天,部队内部的厨艺大比拼时,凌侠用一道粉蒸肉和一道虎皮尖椒战胜了九个对手,为第七百人队的炊事食堂赢得了荣誉,而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凌侠和杨禄财以及石破磊混熟了。为了尝到凌侠特制的菜肴,石破磊已经不跟着队伍吃饭了,整天坐在后厨跟凌侠和杨禄财开小灶,今天中午,凌侠炖了一碗蹄筋,又抄了一盘青笋,当他拿起酒壶给石破磊斟酒时,发现他愁眉苦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