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凌侠考试 下
    中午十二时许,七名考生走上扬武台,三名监考官坐在旁边督战,因为是省试,疆域总督府特地派遣了一名管事来此监考,待考生见过众人之后,裁判开始宣布考试规则。为了预防再次有人轮空考试,所以半决赛采用对战晋级的方式,既入围赛的第一名跟之前轮空的考生先比试,待二人交战之后,胜者直接晋级决赛,负者则留下跟其余五名选手进行分组比试。这么一来,扬武台四周顿时沸腾了起来,因为这一局是入围赛排名第一的南宫仞和轮空的凌侠进行比试,在围观群众呼啸呐喊的尖叫声中,凌侠和南宫仞走上了扬武台。南宫仞是一名四十岁许的大汉,身材魁梧,穿着一身青色劲装,他的武器是一柄金丝九环刀,上台之后,他瞪眼望着对面的凌侠,脸上露出一丝思索的表情。原来,在登台之前,南宫仞的幕后团体帮他进行过数据分析,根据他的实力和排名,最稳妥的办法是保存实力,稳扎稳打,鉴于凌侠之前没有出过手,所以谁也不知道他的实力。可是但凡能够通过县试、府试的考生,肯定是拥有实力的,不可能一直凭借运气过关斩将,所以,面对凌侠这个神秘的对手,团队希望南宫仞避开凌侠。按照他们的计算,如果凌侠是一位绝顶高手,那他肯定会打败南宫仞,最次也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这么一来就便宜了后面的那些选手。因此,为了保险起见,团队建议南宫仞放弃这一局,因为这这是进入决赛的战斗局,南宫仞虽然没有把握战胜凌侠,但是有十足的信心战胜其余的几名选手。只要这一局避开凌侠,不出现两败俱伤的下场,以南宫仞的实力,肯定能够扫平后面的那些选手,听完团队分析出的结果之后,所以二人刚一上台,南宫仞就举手认输。凌旭本想上台之后打个招呼,然后就举手投降的,可是没想到裁判刚念完名字,对面的南宫仞就抢在他前面投降了,望着南宫仞一副阴谋得逞的表情,凌侠心中叫苦不迭:“又没输成。”结果宣布之后,现场围观的吃瓜群众一个个大跌眼镜,获胜的凌旭耷拉着脑袋,认输的南宫仞趾高气昂,大家看着台上二人的情绪,全都露出不解和疑惑,心想这俩人搞什么呢?“我真特么不想赢,真的。”看到自己进入决赛的名单后,凌侠心中那叫一个委屈啊,他已经打定主意了,吸取之前的经验,等到稍后的决赛场上,他上去之后就投降,绝不给对方抢先认输的机会。一个时辰后,半决赛的比试终于结束了,剩下的三组考生也都分出了胜负,南宫仞不出意外的晋级到了决赛,除了他之外,还有两名进入决赛的考生,他们分别是鹿羞蓉和佟安艺。按照规则,众人休息半个时辰之后,将会举行决赛,凌侠四人将会竞争进入总决赛的两个名额,待大家修整之后,四人准备进行决赛比试。凌侠这次的对手是鹿羞蓉,是一名三十对岁的中年大婶,这人修炼的外功,一身横练功夫已经登峰造极,不过,虽然她武功高强,但是经过今天一连串的比赛,她已经伤痕累累,连站都站不稳了。凌侠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一上台,第一句话就是认输。可是他千算万算没算到一点,鹿羞蓉因为上场比赛用力过度,虽然勉强战胜了对手,但却导致自身重伤难愈。来到扬武台下时,鹿羞蓉再也只撑不住身体了,噗通一声坐到了地上,此刻,她连登上擂台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没有力气登台比试,所以鹿羞蓉从台下弃武认输,就这样,凌侠再次不战而胜。听到自己又获胜了,凌侠受不了了,他走到对面鹿羞蓉的阵营,劝她不要放弃,凌侠诚恳的对她鼓励道,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谁也不知道哪块云彩有雨,万一要是赢了呢?对于凌侠的鼓励和支持,鲁羞蓉艰难的从担架上坐起来,看了看自己的伤势,她语气悲愤的瞪着凌侠:“我都伤成这样了,你居然还怂恿我上台比试,滚-------滚到天涯海角去。”被撵出来之后,凌侠有些难过,天地良心,他真没有别的意思,看到自己连个手指头都没动就晋级到了总决赛,他忍不住沮丧的叹了口气:“唉-----怎么这年头想输一场都这么难呢?”稀里糊涂的晋级到了总决赛,凌侠又郁闷又无奈,围着杨武台转悠了一圈,看了看输赢局的赔率,凌侠十分招摇的掏出十枚银币押自己赢,这一幕被大家看在眼里,纷纷高声议论,众人看到凌侠竟然当众押自己赢,琢磨着他肯定是信心十足,否则的话,他不可能押自己,出于这种考虑,众人纷纷跟风押注,由于押注的人太多,凌侠的赔率硬是被抬到了一赔三。就在大家都拿钱押凌侠赢的时候,凌侠挤出人群,用布遮住自己的脸,跑到扬武台对面那家最大的输赢局面前,趁人不备,悄悄押了南宫仞十枚金币和三十枚银币,他用这些钱买自己输。押注结束,凌侠找了个凳子坐下,根本没有上台比试的意思,大约半盏茶的时间左右,南宫仞跟随裁判走上了杨武台,看到凌侠没有上场,裁判大声呼喊凌侠,让他上台进行总决赛。..凌侠原本是想放弃登台比武,只要他放弃比赛,就等于是认输了,到时候他拿着赢来的金币悄悄走人就行了,可是他低估了现场裁判的执着,见凌侠始终不肯登台,裁判居然宣布,凌侠不登台,比赛不开始。听到裁判的喊声后,凌侠一脸郁闷的给自己沏了杯茶,看着台上满头大汗的南宫仞,凌侠担心他晒晕过去,要是再赢下去就麻烦了,想到这儿,他只得起身去扬武台迎战南宫仞。“总决赛规则如下,第一,不能怯战认输。第二,不能中途退出,第三,至少对战三招,第四,我不喊停谁也不准停止比赛。”裁判宣读完规则之后,悄悄对凌侠眨了眨眼,见凌侠露出一副茫然不解的样子,裁判偷偷告诉凌侠:“我刚刚把全部身家都押到你身上了,放心,我一定让你赢。”“黑幕,监考官,我要举报。”听完裁判的话,凌侠心中顿时一喜,他快步跑到旁边的监考席上,将裁判刚才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一遍,然后向三位监考官检举裁判。结果,凌侠说完之后,三名裁判互相聊天唠嗑,仿佛没有听见凌侠的话一般,连看都不看凌侠一眼,凌侠又检举了几遍,可是依旧没有反应,看到这儿,凌侠愣了愣,试探着说道:“你-----你们三个-----该不会也押我赢了吧?”看到三人察不可觉的点了点头,凌侠顿时感觉脑门嗡嗡作响,一脸沮丧的回到杨武台,看着对面的南宫仞,凌侠提议双方文斗,就是你打我三拳,然后我在打你三拳,看谁先扛不住。“谁特么跟你文斗啊,吃我一拳吧。”凌侠正说着呢,忽然看见南宫仞挥拳来袭,望着南宫仞气势汹汹的样子,凌侠停下后面的话,赶紧撒丫子逃跑。“有种你别跑。”“有种你别追。”“你不跑我就不追了。”“你不追我就不跑了。”随着两人的一追一逐,扬武台上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奇葩的总决赛比试,看着两个人围着杨武台不停的绕圈跑,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在赛跑呢。两人在台上疯狂追逐,而押二人输赢的人则在台下呐喊,押南宫仞赢的人高声大叫:“追,赶紧追,追上去揍他。”而押凌侠赢的那些人则以为这是凌侠的计策,所以都从台下鼓劲:“跑,使劲跑,累死那孙子。”眼瞅着就要被撵上了,凌侠干脆跳下擂台,一边跑一边认输,可没想到南宫仞竟然追出了火气,根本不理会凌侠的认输,径直追着凌侠跳下了擂台,看到南宫仞气势汹汹的样子,凌侠暗暗叫苦:“我的妈呀,他还追啊。”就这样,二人从台上跑到台下,然后又从台下跑到监考席,眼看着凌侠就要往巡抚衙门里冲了,这时,南宫仞竟然不追了,他累了:“别----别跑了,咱俩还是文斗吧。”听到南宫仞同意文斗了,凌侠也松了口气,他回到南宫仞身边,把他拉起来扶到扬武台,接着,凌侠也跟着爬上擂台,重返扬武台之后,凌侠发现裁判不见了。原来,之前凌侠二人上演追逐大战时,裁判也跟着跑了几圈,但是裁判的体力不行,跑到第八圈,裁判就累的嘴角秃噜白沫,躺地上起不来了了。再次回到擂台,凌侠的心情发生了改变,他不想再躲避了,他要用自己的实力跟南宫仞好好较量一场,这既是对自己的负责,也是对南宫仞的尊重。感受到凌侠的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南宫仞逐渐变得凝重起来,两个人互相注视着彼此,双方凌厉的眼神凝视着对手,视线之间仿佛迸射出了火花。“既然选择了文斗,那就不能反悔,南宫仞,你准备好与我一战了吗?”凌侠霸气外露的问道。“区区文斗岂能吓住我,我早就跃跃欲试了,来吧,让我们凭借真正的实力一较高低吧。”南宫仞毫不示弱。二人话音一落,分别伸手双手,双脚微微内收,摆出一副八卦游龙的姿势,屏气凝神,待对方做好准备之后,凌侠二人忽然同时探出各自的右手,口中一起大声喊道:“锤头、剪刀、布两人站在台上,相隔不到十公分,此时正聚精会神的战斗着,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比拼,最后,南宫仞三局两胜,以微弱的成绩赢得了总决赛的头名。比赛结束后,南宫仞被领进巡抚衙门面见巡抚,七日后,他将代表忠淼省去疆域总督府参加选拔,届时,南宫仞将跟其它省的通关者,进行最后的较量,争取拿到代表琳琅疆的殿试资格。南宫仞被监考官领进巡抚衙门觐见巡抚大人时,凌侠从庄家那里领来了自己的金币,除了自己投注的十枚金币三十枚银币之外,他又赢了三十枚金币九十枚银币,这一局,他赚的可谓是盆满钵满。刚从庄家那边走出来,一名身穿军装的大汉过来找他:“你就是凌侠?走,跟我去新兵营登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