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凌侠考试 上
    “我倒是不稀罕这些荣华富贵,之所以答应你,那是为了我这个傻妹妹。”说话间,凌侠接过苏景庵手中的那块银牌,随手掂了掂:“潜伏需要经费,你得给我点银子啊。”“经费?”怔了怔神,苏景庵摸了摸衣兜,从兜里掏出一个布袋:“这是我来河道府之前,随手携带的一些盘缠,原本是打算招待屠虎和公主的,现在用不上了,索性全送给你吧。”“哇塞-----十枚金币、四十枚银币,这可是一笔巨资啊,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呢,行了,有了这些钱,我在军营里的日子也会好混一些的。”清点了一下布袋里的经费,凌侠把钱装起来,随后,他指了指马背上的夏宁儿,装作无所谓的问了一句:“她------公主-----看来是不能跟我一块走了?”不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公主只能被送回帝都了,阴兵借道的事情传出去之后举朝震惊,皇上龙颜大怒,派了一个禁卫军师团来琳琅疆,估计后天下午就到了。”说完这句,苏景庵犹豫了一下,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凌兄弟,我----嗯-----劝你一句,你跟公主是不可能的,长痛不如短痛,就此分别也是好事。”..“哎呦------你想什么呢?我怎么敢惦记公主呢。”掩饰了一句,凌侠走到凌白玉-----不-----应该是夏宁儿跟前,将夏宁儿扶下马,从大汉身上找出解药,凌侠给夏宁儿服了下去。看着凌侠的举动,苏景庵本想制止他,但是犹豫了一下,苏景庵又把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叹息了一声,他示意凌侠快一点,然后转过身去检查那些伤者。“哥------哥哥------你回来了,我刚刚找不到你,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呜呜呜……”苏醒后,夏宁儿望着眼前的凌侠,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和委屈。“哥哥怎么可能不要你了呢。”轻轻摸了摸夏宁儿的头,望着她此刻单纯的笑容,凌侠心中一阵唏嘘,过了今天,他跟眼前这个女孩,恐怕再也不会有所交集了。“哥哥你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吗?”感受到凌侠的情绪有异,夏宁儿一脸乖巧的询问。“哥哥怎么会不高兴呢?”强打着一副笑脸,凌侠看了看左右,见苏景庵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他从兜里掏出一个玉葫芦,打开盖子,慎重的倒出一颗龙眼大小的药丸。“哥哥,这是什么啊?好香啊?”说话间,夏宁儿竖起鼻子嗅了嗅,样子极为可爱。“这是糖豆,是哥哥给你准备的,这种糖豆天下无双,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来,张开嘴,哥哥喂你。”将葫芦盖好收起来,凌侠示意夏宁儿张开嘴,然后把手里的药丸喂给了夏宁儿,把药丸吃下去之后,夏宁儿先是感觉一阵无法形容的的舒畅,接着又升起一丝倦意。打了个哈气,她下意识抱住凌侠的手臂,眼睛微微闭合,口中喃喃轻语:“我再也不跟哥哥完捉迷藏了,因为我总是找不到哥哥,哥哥-----不要再丢下我了……”“她怎么了?”这时候,苏景庵走了过来。“没事,就是睡着了。”挣开夏宁儿紧抱着的手臂,凌侠把她交给苏景庵,看了看远处,见远处亮起了火把,他问苏景庵能找到被关押的屠虎和躲藏在河道府境内的参与者吗?苏景庵听完后不紧不慢的说道,只要抓到武震山身边的亲兵和逃走的细作,他就能找到囚押禁卫军的地方,至于那些隐藏在河道府境内的参与者,他今晚就会开展全场搜捕。真正参加考试的学子都有身份证明,而那些混迹其中的伤者则没有,所以只要盘查境内的诊所、药房、客栈、就能把那些人给找出来。见苏景庵心中已经有了方案,凌侠便不再操心此事,把夏宁儿和武震山交给苏景庵之后,他牵着一匹马,从旁边的小路穿过,朝着省城方向赶去…………四天后,省城巡抚衙门前扬武台上围满了人,今天是武者考试的时间,全省各地那些通过府试武林高手,今天将在这里进行省试,通过武功一较高低。凌侠拿着苏景庵给他的银牌从衙门里进行登记,核实完身份之后,负责登记的文吏给他发了一个通行令,接着,凌侠就去隔壁抽签分组。全省通过府试的武者一共有九十九人,分为乾坤两组,每组五十人,抽签结束后,两组进行对战,一号对战五十一号,二号对战五十二号,后面以此类推。凌侠抽签时正巧抽到了一个“五十号”属于乾组的最后一名,但由于只有九十九个考生,坤组没有对应的“一百号,”所以按照交战规则,凌侠这一局轮空晋级。趁着晋级的空隙,凌侠走到扬武台前面观看其他考生们比赛,只一眼,他就躲到了一旁,原因很简单,因为打斗的太激烈,所以那些参赛者身上都沾染了鲜血,凌侠怕血,因此蹲在一边不敢观看。第一轮初赛结束,九十八名武者之中有四十九名武者战胜了对手,算上之前轮空的凌侠,一共五十人进入到了第二轮的复赛,因为这一次是整数,所以不会出现轮空现象了。考生们各自修整半个时辰,然后依次登台较技,五十人分成了二十五个对战组,凌侠对面是一个身材消瘦、体型单薄的少年,那人年龄不大,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因为凌侠的目的是混进军营,所以不注重名次,要不是因为第一局轮空了,凌侠登台之前就会认输,现在看着对面稚气未脱的少年,凌侠露出一丝和善微笑。“小弟弟,不要怕,待会儿,你尽管放开手脚就行,我站在这里不动,任你随便施展招式,如果你能逼我后腿一步,这场比试就算你赢了。”凌侠说完之后一脸和蔼的看着对方,他已经合计好了,只要少年一出手,他就向后倒退,到那时,他既输了比赛,还给自己留了面子,可谓是一举两得。可是凌侠没有想到,对面那少年胆子有些小,经过初赛残酷的比试,他已经对打斗有些发怵了,听到凌侠那番牛掰轰轰的话,看着凌侠淡定自信的笑容,少年心里顿时有些发虚。当裁判敲响比试开始的铜锣后,少年看着凌侠双手负立、云淡风轻的样子,他犹豫了一下,随后走到裁判身边,示意认输,确定少年的选择后,裁判举起凌侠的手,宣布他通过复赛。听到裁判宣布的结果,凌侠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少年,脸上露出一丝焦急的表情:“不-----不是------小兄弟-----咱们还没交手呢-----你-----好歹打两招啊,万一有惊喜呢……”因为还有下一组考生要上台比试,所以裁判根本没时间理会凌侠的呼喊,宣布完结果,告知凌侠休息一会,全力备战后面的晋级赛,说完,直接把他给轰下去了。半个时辰之后,凌侠和其余二十四名通过复赛的考生再次被集中在一起,因为又一次出现了单数,所以众人还得进行一次抽签,确定自己的对手和顺序。签盒里有二十五根竹签,其中二十四根写有对战顺序,剩下一根是空签,抽中空签的考生直接晋级入围赛,讲完规则,监考官让大家上前抽签。“您请……您先来……我不急……你先抽一根就行……兄台不必客气……”接连躺赢了两次,凌侠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所以,当诸位考生上前抽签时,凌侠主动谦让,让别人先抽。不一会儿,其余二十四名选手全都抽签结束了,他们根据竹签上的号码,分成了十二个小组,当所有人全都找到自己的对手后,大家一脸愕然的看着凌旭及签盒里仅剩的那一根竹签。“不会这么巧吧?”看着前面二十四个人都找到了对手,凌侠满脸意外的看着那根竹签,接着,他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把大家挑剩下的那根竹签抽出来,只见上面写着一个“空”字。“兄台这运气简直------太好了,要不是我们亲眼所见,恐怕都要怀疑这里面有问题了,连续二次抽中轮空签,在下佩服。”几名考试悻悻的祝福凌侠。“咳咳-------见笑、见笑了,别说你们觉得不可思议,其实我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了。”讪讪的回应了一句,凌侠和其他考生拿着竹签去场外进行比赛了。因为是入围赛,所以这场比赛打得尤为激烈,选手们都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经过一番如火如荼的较量,最终有六名选手成功脱颖而出,算上这次轮空的凌侠,总共有七名考生进入半决赛。半决赛是中午时分举行,此时此刻,扬武台四周围满了观看比赛的人,人们守在扬武台周围,把扬武台围的水泄不通,旁边的一处角落里,更是有人开启了输赢局。庄家们根据凌旭七人的实力和名次,开出了不同价格的赔率,在目前的赔率中,排名第一的是热门选手南宫仞,因为他是众人里面武功最高的人,胜面很大,所以他的赔率是一陪一。而另外一个热门人物就是凌侠,鉴于凌侠一招没用就晋级到了半决赛,因此,人们称呼他为最神秘的选手,庄家们拿他跟南宫仞进行比较,目前他的赔率是一陪二,旁边那些看热闹的人此刻正疯狂押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