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真相的背后 下
    故作唏嘘的感慨了一句,武震山解下腰间那一对紫金锤,他举着巨锤低声数数:“一、个、三、四、五……除了宁儿公主之外,现场还有三十六个人,诸位,既然该知道的你们都知道了,那我现在就送你们上路。”看到武震山此刻要杀人灭口,苏景庵脸上露出一丝紧张:“武震山,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谋杀皇室公主,这是诛九族的大罪,本官警告你,巡抚大人知道本官在飞凤岭查案,你要是胆敢放肆,巡抚大人定饶不了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公主一丝一毫的,公主疯成这样,我也不担心她会泄密,再说了,她现在正昏迷不醒,即使她醒过来了,也只记得苏大人派人将她劫持的事情,那对我来说,反而是个好事,事后,我会把这一切罪名都推给苏兄的。”漫不经心的说完这句,武震山顿了顿,随后继续道:“苏兄,凌兄弟,裴大人,以及诸位衙役兄弟,本将对不住各位了,大家得去阎罗殿一趟了,放心,来年的今天,本将会派人给诸位多烧些纸币的,大家一路走好。”话音落下之后,武震山便要杀人灭口,苏景庵没想到武震山的胆子这么大,竟然真敢对自己动手,惊骇之后,他命令身边那四个保镖上前擒拿武震山,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只要他们四个能拿下武震山,便可化解眼下危机。但是他低估了武震山的武功,苏景庵身旁那四名高手虽然武功不弱,但是跟武震山比较起来还差了一筹,四人联手应战武震山,竟然支撑不了三十个回合。几个呼吸之间,四人全部落败,都被武震山打残了手脚。这边输给了武震山,旁边的那些衙役捕快们也都遭了殃,虽然那些士兵的武功比不上武震山,但也都是好手。眨眼的工夫,裴国忠率领的三十多个衙役,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三五个囫囵的了,照这种情形下去,用不了多久,武震山他们就能杀光凌侠等人了。“景庵兄,该你上路了!”冷笑了一声,武震山举起手中紫金锤,朝着苏景庵的头部砸去,如果这一锤砸实,苏景庵定被砸成肉酱。望着迎面而来的巨锤,苏景庵背手伫立,轻闭双眼,丝毫没有求饶乞命的意思,苏景庵虽是个读人,但却心性刚直,生死关头,他宁可被砸成肉酱,也不肯开口求饶。“砰!”“咣当!”一声轻响过后,地面传来两声咣当响声,苏景庵等了一会儿,迟迟不见巨锤砸落,疑惑之下,他睁开双眼,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情形后,饶是他沉稳镇定,也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只见凌侠探出右手,双指并拢,摆出一个以指代剑的造型,而在他的对面,武震山双锤掉落,左手撑着马背,右手捂着胸口,鲜血顺着指缝流淌下来。此刻,武震山痴痴的望着凌侠,脸上露出一丝不敢置信的表情,他刚刚光顾着苏景庵了,没有注意到凌侠,他只看到凌侠晃了晃手,随后自己就受伤了。武震山之前听过凌侠会什么天雷指神功,虽然有些好奇,但并未太过于放在心上,可是没想到,凌侠一出手就伤了自己,连自己身上的铠甲都无法抵挡凌侠的指力。“这就是------纯阳天雷指神功-----然真的可以隔空伤------人,厉害!”说完这句,武震山喷了一口鲜血,接着,他身子一歪,咕咚一声滚落在地。看到凌侠一招就击毙了武震山,苏景庵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决不会相信这种事情,堂堂的战卫军大将军,内力境界的一流高手,竟然挡不住凌侠一招。不只是苏景庵惊骇,所有在现场的人也都被吓住了,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地面,望着地上的武震山,现场的那些战卫军一个个都失了魂。首将已亡,剩下的那些士兵顿时失了斗志,惊恐的看了一眼凌侠,随后,他们调转马头,全都骑马逃跑,见到这些人要逃,苏景庵率先回过神来,他吩咐裴国忠沿路布卡,务必要把那些人截住。苏景庵吩咐完,裴国忠随即带领剩下的三名衙役去执行命令,当他们离开后,苏景庵这才顾得上凌侠,一转身,看到凌侠蹲在地上,正从武震山的伤口处捣鼓什么?“你在干什么?”苏景庵狐疑的看着凌侠。“我在帮他止血。”说完这句,见苏景庵露出一丝不解,凌侠告诉他,他没有伤到武震山的致命部位,武震山虽然伤势严重,但是如果治疗及时,止住流血,他还是能恢复过来的。虽然武震山自己承认了布置阴兵借道的事情,但是凌侠有种感觉,武震山只是计划的执行者,并不是真正的策划者,在他背后应该还有一个幕后主谋。武震山为什么要冒着诛灭九族的危险劫持皇室公主?他哪来的胆子袭击禁卫军?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虽然现在解开了阴兵借道的谜题,但这或许这是一个开始。武震山布置阴兵借道是为了袭击禁卫军,说穿了就是为了劫走夏宁儿,可是之后呢?他劫走夏宁儿之后会有什么举动?这谁也不知道。这次劫持公主的计划失败了,对方肯定还会有下一步动作,要想揭开这场阴谋,只能从武震山身上查起,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武震山死掉。听完凌侠的分析,苏景庵认同的点了点头,在凌侠帮助武震山包扎伤口时,苏景庵也在沉思,过了一会儿,凌侠完成了手头工作,总算是保住了武震山的性命。看到凌侠忙完了,苏景庵把他喊到一旁,犹豫片刻,他从袖里掏出一块巴掌大小,银制并印有编号的牌子,将牌子递到凌侠面前,苏景庵沉声道:“本官也觉得此事颇为蹊跷,不知为何?本官隐约有种感觉,在此事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阴谋,根据武震山的身份,我怀疑这一切应该被武将势力有关。我此时说的这些话,都是我的真实想法,并不涉及到文官集团的利益,也没有贬低陷害武将势力的意图,我的想法很纯粹,把那些阴谋者给找出来,将他们绳之以法。凌兄弟,你的头脑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就凭你仅用了一天时间,便破解了阴兵借道的阴谋,挫败了武震山劫持公主的诡计,这绝非常人能及。凌兄弟,本官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当然了,与其是说帮我,还不如说是帮宁儿公主,通过武震山的举动,我怀疑武将势力的一些人正在进行某种阴谋。我希望你能混进军营,从军营内部调查此事,武震山此次行动失败了,朝廷方面肯定会大力调查,依我判断,在这种高压阵势下,对方肯定会暂时隐匿,短时间内不敢胡乱出手。而这段时间,就是你渗透他们内部的绝好时机,以你的本事,加上我在暗中配合,估计用不了五年,你就能晋升到七品行列,不管是通令官还是千夫长,这应该能接触到那些人了。”“去当兵?我?”说实话,凌侠对当兵根本没有兴趣,不过,他对破案有兴趣,凌侠很想知道阴兵借道背后隐藏的秘密,想要亲自破解这些谜题,所以他对苏景庵的提议很心动。思索了一会儿,他缓缓说道:“其实当兵也不是不可以,可问题是我怎么进入军营呢?总不能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吧?还有,朝廷这么的军队,我该去哪个军营渗透啊?”。“武震山是战卫军大将军,现在他出了事,所以你当然是忠淼省的战卫军里渗透了。”见凌侠同意了自己的提议,苏景庵脸上露出一丝欣慰。说完,苏景庵晃了晃手中的银牌:“这是一枚武者府试合格者的身份证明牌,我作为此次府试的监考官,自然可以帮你作弊通过府试。你收好这块银牌,明日傍晚,你就跟着那些学子们去省城,回去之后,我会借着审查县试档案的机会,从上面添上你的名字,之后,我再把你的名字写在府试档案上。这样一来,你就有了合格的身份,即使吏部和兵部事后调查,也不会查出端倪的,进入省城之后,你自己安顿下来,休息三天,巡抚衙门将会在“扬武台”举行武者省试。届时,你拿着这块银牌参加省试就行了,虽然你武功高强,但是我建议你低调一些,最后故意输掉比赛,因为你不需要去帝都参加殿试,所以名次对你并不重要。按照规定,即使是省试的最后一名,也会被军队安置接收的,等你混进军队之后,就只能靠自己的聪明才智临场发挥了,军营是武将势力的地盘,我们这些文官根本伸不进手。凌兄弟,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一旦你查出端倪,可随时向我禀报,另外请你放心,我会做好保密工作的,决不会泄露你的身份和行踪,你所做的这些,我会亲自禀报给圣上,事成之后,本官代表朝廷许你一世荣华,三代富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