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蛛丝马迹
    都说古代人思想封建,凌侠现在终于见识到了,看着苏景庵二人凝神思索的样子,他不禁摇了摇头:“二位大人打住,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这一切存在许多疑点。”“疑点?”诧异的看了看凌侠,武震山不悦的说道:“那你倒是说说,屠虎将军他们进入山坳之后,是怎么消失不见的?为什么地面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听到武震山的这个问题,凌侠整理了一下思绪,接着,他把苏景庵二人领到山坳里,踩了踩脚下的地面:“你们请看,这个山坳里的路面主要是三种结构,分别是土壤、沙粒、碎石。这些东西平时没什么事情,但是一旦遇到水,再一互相混合搅拌,就会变成一种类似于混凝土------嗯------现在好像没这玩意儿------它会变成一种特别坚硬的特殊土壤。”“这样吧,我给大家试验一下。”说完,凌侠随手收集来一些土壤、碎石、石沫灰、沙粒,又找来一些水,用水把这三样东西搅拌均匀。接着,他用树枝把搅拌好的材料涂在路面抹平,过了一会儿,当冷风把那些材料吹干后,众人惊奇的发现,那块地面竟然变得又平整又坚硬。“这?这是何缘故?”大家看到这一现象,全都感觉不可思议。没有解释混凝土成型的原理,因为解释了他们也不懂,所以凌侠故意忽略这个问题,用手指着路面说:“二位大人请看,这条道路上其实就是运用了这个原理,所以才能做到不惧踩踏,干净整洁,看这道路的样子,应该没布置多久。但是这几天没有下雨,况且砂石料也不可能铺设的这么均匀,所以这一切肯定不可能是自然形成,而是有人故意布置的,可要布置这么一条特殊的道路,肯定要动用许多人和水,二位大人不妨派人打听一下,看看这几天谁在这里泼水动路了?”“来呀,速去调查,看最近有没有人动过这条道路,要是查到可疑线索,立即过来禀报。”苏景庵和武震山同时下达了命令。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河道府知州裴国忠火急毛燎的到了现场,见到苏景庵,他躬身回禀道:“启禀布政使大人,卑职已经查清了。两日前,大人莅临河道府,得知大人需要路过飞凤岭,原崇鞍县令易世荣为了迎接布政使大人,曾带领三班差役来此“净街”当时他派人洒水扫路,把这里的道路修整了一番。”“谁?易世荣?把他带过来。”苏景庵的表情有些阴沉。“这------嗯-----这------”吱呜了几句,裴国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语气弱弱的回道:“启禀大人,易世荣------他------他------他消失不见了。”“什么?”听到这话,凌侠和苏景庵等人全都露出一丝意外。原来,刚刚裴国忠接到苏景庵的命令后,随即展开排查,不一会,他就从衙役那里得知了易世荣曾经派人来飞凤岭泼水净路的事情,当他准备押解易世荣送到苏景庵这里交差时,却发现府衙负责看守易世荣的捕快被人打晕,而易世荣则消失不见了。弄清事情的经过,凌侠心中隐隐感觉不对劲,如果易世荣是之前消失的,那负责看守的衙役肯定会发现上报,但易世荣偏偏是在被裴国忠查出曾经“净道”的行为时消失的,这说明有人抢先一步把易世荣给劫走了。谁能够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把人劫走?又是谁选择了这个节骨眼劫走人?答案显而易见,劫走易世荣的人,就混在现场队伍之间,如果对方不在现场的话,就不可能得知裴国忠查到了易世荣,更不可能冒这么大危险选择这个时辰劫人。什么人会劫走易世荣,不消说,肯定是牵涉阴兵借道案件的人,对方既然怕易世荣落在凌侠手中,那就表示易世荣涉及了案件,对方担心凌侠从易世荣身上查出疑点,所以,他们要抢在凌侠见到易世荣之前,把人给劫走。知道凌侠破解了道路无痕之谜的人,除了凌侠本人之外,就只有疯傻的凌白玉、苏景庵、武震山。凌侠发现了道路被人工硬化的痕迹后,凌侠和凌白玉站在原地没动,而武震山和苏景庵则同时下令派人去调查线索,现在出了这种漏子,问题肯定是发生在这二人身上,望着对面的两位朝廷大员,凌侠心中顿时一个激灵,他隐约猜到了什么?“苏大人,你昨天就到了河道府衙门?”武震山惊疑不定的问。“不错,本官是昨日下午赶到的河道府衙门。”苏景庵没有隐瞒。“你去河道府衙门,怎么走到了飞凤岭?这可是交界之地啊?”武震山有些不解。“本官来河道府之前,正巧去瑰丽疆公干,所以是从八十里外的驿站赶来。”苏景庵不疾不徐道。“这么巧?”语带双关的说了一句,武震山继续道:“你昨天下午经过飞凤岭之后,而禁卫军是昨天晚上遭遇阴兵借道的,这是不是有些太巧了?”“武将军是什么意思?”听出武震山的话外之音,苏景庵并没有生气,而是淡淡的说:“武将军如果怀疑本官有嫌疑,可以明说嘛,何必这么遮遮掩掩的。”两人争执了几句,然后闹得不欢而散,因为易世荣的失踪,案件的线索暂时断口了,看到此时已是下午时分,大家都有些饿了,所以武震山邀请凌侠二人去他的帐篷里吃饭,用餐时,武震山大有深意的告诉凌侠,让他小心提防对面帐篷里的苏景庵。或许是听到了武震山在说自己,苏景庵抬头跟武震山对视了一眼,接着,他也派人过来邀请,让凌侠二人去他的帐篷里喝茶,碍于对方身份,凌侠跟凌白玉去到苏景庵这边,品茶之际,苏景庵神色异样的看着凌侠,让他不要中了武震山的挑拨。看到二人又要掐起来了,凌侠明智的选择了沉默,见凌侠不表态,苏景庵和武震山斗着没劲,便停了下来,吃饱喝足之后,凌侠走出帐篷,他找武震山要来两匹马,说要去北侧官道的驿站调查阴兵借道的事情,看阴兵借道之后有没有住驿站。当士兵牵着两匹上等军马过来之后,凌侠忽然发现一个尴尬的事情,那就是他不会骑马,就在他愣着发呆时,凌白玉居然接过缰绳,踩着马鞍坐到了马背上,看她那样子,貌似对骑马并不陌生。见此情形,凌侠找了晕马的借口,然后跟凌白玉共乘一匹马,因为担心凌侠二人会趁机逃跑,所以武震山和苏景庵各派遣了一名心腹跟随,表面上说是协助凌侠调查案件,其实二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派人监视凌侠。上马后,凌侠跟武震山和苏景庵抱了抱拳,约定好晚上见面的时辰,便招呼那两名监视自己的人启程,还真别说,凌白玉果然精通奇术,抖动缰绳,一甩马鞭,接着,凌白玉便驭使马匹奔行前进。感受到耳旁呼啸而过的风声,双腿死死夹着座下的马鞍,凌侠紧紧抱着凌白玉的杨柳细腰,口中不停的喊道:“妹妹,超速了,能不能慢点,这也太快了,吁一下,让马跑的慢一点,别摔着咱们。”“耶耶……驾……哥哥别怕……马儿很乖……摔不到咱们……驾……”没有理会凌侠大呼小叫的声音,凌白玉兴奋的策马奔行。“白玉,记住哥哥的话,等到了驿站之后,你不要进入里面,你从外面照顾咱们的马,让咱们的马吃饱喝足,然后你等着哥哥的暗号,等我去外面找你的时候,你就骑马带着哥哥离开,好不好?”见那两名监视者没有注意到自己,凌侠小声的嘱咐道。“哥哥不给那两个人查案了?”凌白玉茫然的问道。“不查了,哥哥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但是哥哥不能说出来,要是那两人知道哥哥查清了案子,就会逼哥哥破解真相,等哥哥说出调查结果之后就没用了,到那时候,他们就会杀了哥哥和白玉,所以咱们得逃。”凌侠耐心的解释着。“他们为什么要杀哥哥和白玉呢?”凌白玉不解的问。“唉-----因为哥哥是无名之辈,如果哥哥是权倾朝野的臣,或者是手握重兵的武将,那些人就不敢伤害哥哥和白玉了,可惜哥哥现在什么都不是。”感慨的说完这句,凌侠随口问了一句:“白玉,你喜欢哥哥以后当臣呢?还是喜欢哥哥当武将?”“我不喜欢那个县令和布政使,他们说话绉绉的,衣服也不好看。我喜欢那个大汉子,他武功高,本事大、力气也大,那个人穿着盔甲看上去威风凛凛的,哥哥什么时候也穿那样的衣服啊?”凌白玉天真的问。“呵呵……你这丫头居然是凭衣服看人。”笑了笑,凌侠随口玩笑了一句:“好,改天哥哥就去当兵,然后穿着那种铠甲回来,让你看看哥哥威不威风?”凌侠没有想到,此时的这句玩笑话,竟然在日后一连串的阴差阳错下,竟然变成了真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