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变幻莫测
    “厉害,若不是本官亲眼所见,断不敢相信世上有如此聪慧之人,本官佩服。”苏景庵听到这儿,脸上露出一丝震惊和一丝欣赏。“这-----太不可思议了。”武震山怔怔的望着凌侠:“要不是看到你查案的过程,本将简直都要怀疑你跟凶手是一伙的了,幸亏你不是凶手,要不然那太可怕了。”“哥哥厉害,耶、耶、耶、哥哥真棒。”凌白玉虽然听不懂凌侠说的话,但是看到苏景庵和武震山都夸奖凌侠,她也跟着高兴,一个劲儿的蹦高鼓掌,脸上的笑容既灿烂又崇拜。“小兄弟,等本案结束之后,本官愿荐举你入仕从政,如果你答应,易世荣的七品县令,可由你填补空缺,如何?这可是实职七品文官啊。一般的新科状元也不过是七品虚职,本官惜你之才,望你好好考虑。”苏景庵一脸欣赏的看着凌侠。许诺完之后,苏景庵一脸头疼的叹息着:“这飞凤岭乃是两疆交界之地,虽然属于崇鞍县境内,但却紧邻“瑰丽疆”,往北四十里路便是京兆县的地界,那京兆县是瑰丽疆的地盘,要是阴兵从那边借道多好啊,怎么偏偏跑到这飞凤岭借道呢?唉……”“对对对,那些阴兵也太不看事了,借路都不看看地方,他们借完路走了,却害的大人从这儿操心劳累,我看在眼中,是疼在心里啊。”看到苏景庵为了案件的事情长吁短叹,凌侠急忙奉承了几句。其实不只是苏景庵,武震山也对凌侠动了爱才之心,见苏景庵抢先一步对凌侠抛出了橄榄枝,他也沉不住气了:“小兄弟,你说当文官有什么好的啊?整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累心,我就不喜欢文官集团的那些人,整日里盘算着独霸朝廷。当今朝廷文武并存,并不是只有文官才能兴国安邦,军人同样可以报销朝廷,你这小子的脑袋瓜好使,脑子聪明灵活,听说武功也不孬,这样吧,从现在起,你就跟我干吧,他不是许给你一个七品县令吗,我给你从六品武职,你去巡察台任台长。”听到武震山的话,苏景庵露出一丝不屑:“说我们文官集团整日里盘算着独霸朝廷,哼------难道你们武将势力就能好到那里去?你们不也整天惦记着掌控朝廷吗?要不是宰相大人独挽狂澜,镇国公早就领着你们逼宫了。”“文官集团?武将势力?宰相?镇国公?还逼宫?这都是哪跟哪啊?”从这两人的话里能够听得出来,朝廷貌似分文武将两派,文官集团以宰相为首,武将势力以镇国公为首,这两拨势力为了争夺朝中话语权而互不相容。从刚才一见面,武震山就跟苏景庵较劲,看到眼下二人又开始较劲了,凌侠有些头疼,说实话,他对所谓的文官和武将根本没有意思。他既不喜欢当官,也不喜欢当兵,因为凌侠嫌那个累心,他想做生意,挣点小钱,买个小别墅,然后娶个三妻四妾,过那种左拥右抱,潇洒快活的日子。想归想,但是眼下他一穷二白,而且还没渡过眼前难关呢,哪敢想那些美事啊,见二人越吵越凶,凌侠赶紧站到中间劝架,见劝了半天没有效果,他只能改变策略,故意转移话题:“二位大人,我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你们要不要听?”“什么重要线索?”果然,凌侠这话奏效了,听到凌侠发现了重要线索,二人放弃争执,同时将注意力放在了凌侠身上。看到二人总算是不吵了,凌侠终于松了口气,他走到一处马蹄印跟前,蹲下身子,指着地面的印记说:二位大人,请你们过来看一下,这些军马的蹄子上都打了马蹄铁。普通的马蹄铁是“半月牙”形状,没有任何印记。但是在这些马蹄印中,有两匹马蹄铁的印记不一样,请看这个蹄印,左边这个马蹄铁的蹄印上有一个“禁”字,而右侧那个蹄印上却印着一个“牡丹花”图案。这说明在昨晚失踪的队伍里面,有两匹与众不同的战马。”分析到这儿,凌侠站起身子:“武将军,您是职业军人,请问一下,在军队里面,什么样的军马才会使用印有特殊字样的马蹄铁?还有,你认识这两个马蹄铁的痕迹吗?”“军队里面只有千里马级别的良驹才会使用特殊马蹄铁,因为千里宝驹难求,所以只有六品以上的武将,才有资格驾驭印这种宝驹,但是有一支军队却是例外,那就是帝都禁卫军。帝都禁卫军不同于我们这些战卫军,他们是负责维护帝都禁城平安的,所以禁卫军不但装备精良,编制待遇也要比我们高一级,在禁卫军那里,万夫长就可以驾驭这种千里宝驹。地面上这个印有“禁”字的印记,代表坐骑的主人是一名禁卫军,那人有可能是一名万夫长,或者是更高级别的武将,至于那个牡丹花图案嘛,那是国花,只有禁城内的人才能使用。”回答完凌侠的问题,武震山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凌侠,他仿佛是在震惊,震惊凌侠只根据一些散乱的马蹄印,就分析出来这么多问题。注视了凌侠片刻,他把目光转到地面,凝视着那两个印有特殊痕迹的马蹄印,看着那个禁字印记及牡丹花印记,武震山眼神里露出一丝思索。“凌侠,你能不能找到那些失踪的士兵?”问这番话的时候,苏景庵的表情有些复杂、也有些------紧张。察觉到苏景庵表情里的异样,凌侠心中微微一动,他脸上不动声色的回答:“我得先知道昨晚失踪的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否则的话,我根本没有办法查询。”“这?”苏景庵露出一丝犹豫,思忖片刻,他缓缓说道:“本官只能告诉你,昨晚失踪的是一千名禁卫军骑兵,带队的武将是禁军副统领屠虎,至于他们为何出现在此地嘛?因为兹事体大,所以本官不能告诉你。”武震山闻言后,脸上露出一丝不屑:“有什么不能说的啊,不就是……”见武震山想要说下去,苏景庵大呵了一声:“武震山,你大胆,难道你忘了此事牵扯到了谁吗?”“呃!”被苏景庵这么一提醒,武震山顿时回味过来,怔了怔神,随后他闭口不言,不再提及关于禁军的任何事情,仿佛有什么禁忌一般。把二人的表情看在眼中,凌侠心中暗暗起疑,他把目前已知的线索和刚刚探听到的信息汇重新汇总了一遍,整合出了五条新的线索:一:昨晚有一千名帝都禁卫军骑兵携带某种任务。秘密进入崇鞍县。二:那些骑兵途径飞凤岭之后遭遇阴兵借道,然后全部莫名消失了。三:突然出现的凌白玉跟昨晚失踪的军队有关联,而她很有可能来自禁城。四:禁卫军执行的任务牵扯到了某个大人物,连苏景庵和武震山这种朝廷大员都心存忌惮。五:飞凤岭是一道分界线,属于两疆交界地,南侧三十里是崇鞍县城,北侧四十里则是京兆县城,而京兆县则是“瑰丽疆”的地盘。这五条看似不相干的线索,全都指向了一个神秘事件,那就是阴兵借道,一起阴兵借道居然引得两位朝廷大员亲临现场,这其中肯定牵扯到了某种秘密,那会是什么秘密呢?回想起苏景庵眼神里的紧张,武震山眼中的关注,失踪的禁卫军副统领屠虎,以及疯呆傻痴的凌白玉,凌侠心中忽然一动,这些人全都是那种位高权重,身份超然之人,自己卷进这些人的漩涡里,最后能否全身而退?万一自己帮那些人查明了事情真相,但是事情真相又牵扯到了某些势力或者某种大人物,苏景庵他们会不会为了保守秘密而选择杀人灭口?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事情,历史上不止一次发生过,自己可不能重蹈覆辙。有了这个心思,凌侠暗暗琢磨怎么留后路。正在这时候,苏景庵忽然站出来问道:“凌侠小友,刚刚你分析出了这么多事情,令本官释然了许多疑点,本官大开眼界之余也着实佩服不已,但是有一件事情你还没有解释原因。为什么此处山坳里的地面这么坚硬?这些和那个阴兵借道有没有关系?本官想知道所谓的阴兵借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屠虎将军他们现在到底是死是活?”“如果阴兵借道是真实存在的,而屠虎将军一行人又确实遭遇了阴兵,那他们肯定被阴兵带去幽冥鬼界了。”说完之后,凌侠顿了顿,然后又道:“可假如所谓的阴兵借道是人为布置的,那屠虎将军等人或许还活着。”“你说了这些不等于白说吗?”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句,武震山的表情有些担忧:“要不是遇到了阴兵借道,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一下子消失不见了?除了阴间的鬼兵鬼将,谁能把一千名禁卫军骑兵给弄没了?”“这个……”苏景庵稍一沉吟,随后若有所思的低语道:“此事的确诡异,难道这一切真是阴间鬼兵所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