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诡异的现场
    凌侠又问了几遍细节,奈何凌白玉回答不出具体的答案,不论他怎么问,凌白玉只是重复着刚刚的答案,看到凌白玉此时的情绪有些紧张,担心自己再问下去会刺激到凌白玉,所以凌旭停止了询问。围着山坳转悠了半天,凌侠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物品,别说是蛛丝马迹了,他连坨马粪都没有找到,中午时分,凌侠有些丧气的坐在地上,打量了一圈山坳,他满脑子的茫然和不解:“既然阴兵借道是在山坳里发生的,怎么这里会一点痕迹都没有呢?至少应该有几个脚印啊?难不成这一切真是鬼怪所为?也只有幽冥鬼魂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些。”“哥哥,我饿了,我还要吃柿子。”凌白玉揉着肚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凌侠。正在凌侠胡思乱想时,凌白玉饿的受不了了,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凌侠从怀里掏出一块干粮,因为天气冷的缘故,加上干粮放的时间有些长,所以硬邦邦的,“柿子都让你吃完了,哪还有柿子吃啊,给,吃点干粮将就一下吧。”说完,凌侠朝凌白玉一抛,把干粮扔给她。“啪!”看到凌侠扔过来的干粮,凌白玉随手一拍,把干粮拍到了地上,看着从地面滴溜溜打滚的干粮,她噘起了小嘴:“我不吃干粮嘛,我就要吃柿子,吃大柿子。”说话间,凌白玉伸出双手,比划出一个大大的姿势。“你这丫头,真是胡闹,这都什么节骨眼了,你还挑三拣四的。”说着话,凌侠站起身子,走到那个被扔掉的干粮旁,捡起干粮,习惯性的用手拍了拍干粮,想要把上面的尘土给拍掉。可是当他拍了两下后,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干粮上根本没有沾染到地面的尘土,望着干粮出了会儿神,凌侠脑海忽然一亮。接着,他起身观察周围,顺着山坳走了一圈,这里因为是山坳的原因,所以路面上遍布碎小的石沫,蹲下身子捡起几粒沙粒和碎石,凌侠若有所思的说道:“原来如此……”“怎么了,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看到凌侠的举动后,远处观望的苏景庵和武震山全都坐不住了,纷纷离开临时搭建的帐篷,快步走到凌侠身边,问他是不是找到了线索?看到二人迫不及待的表情,凌侠稍一沉吟,然后将目光转向武震山:“将军,我想咨询一件事?以将军的武功,在咱们夏朝属于几等品阶?天下武功最高的人是什么修为?”“你什么意思?”武震山一时没弄明白凌侠的含义。“武将军的功法嘛,据本官所知,应当属于一流水准,但在他之上仍有高手。”苏景庵听懂了凌侠的问题,见凌侠看着自己,他捋了捋胡须,慢悠悠的说:“本官虽然不懂武功,但由于本官掌管一省百姓之安稳,所以对武林之事也稍有过问。世间武功总共分为外劲、内力、真气、罡元、四个等级,外劲是最初级的武者,当武者能够击打出百斤之力时,力道就会变化成外劲,外劲分十重,武者每增加一百斤的攻击力,其外劲便晋级一重。外劲十重也就是千斤之力,一旦武者超越了千斤之力,力道再次发生转变,由外劲进化成内力,跟外劲一样,内力也是十重,每十重外劲可转变为一重内力,内力的极限是万斤,一旦突破了这个极限,内力进阶为真气。真气储于丹田气海拥有莫大威力,十重内力转化为一重真气,百重内力才能修炼至真气圆满,这个时候的武者,弹指间便能发出十万斤力道,开碑碎石,一指之间,当真气凝练到极致境界,便会发生质变,升华为罡元。一旦练成罡元,便可神功护体,拥有金刚不坏之身,据传闻,罡元境界的高手根本不会受伤,更不会殒命,因为同等境界之中,根本没有功法能够破解护体罡元,可以这么说,罡元高手是无敌的存在。细数天下高手,当世之中恐怕只有本朝的“镇国公:赢天”、无限海洋岛国的“国师:八岐纳”、百万山脉部落的“大祭司:凰仙”、有此修为了,此三人功力超绝,飞花摘叶皆能伤人,练音成丝隔空传语。”“飞花摘叶伤人、练音成丝传话,这跟武侠小说里的乔峰、郭靖、风清扬差不多。看样子,这个平行世界还不算离谱,除了历史背景有些混乱之外,一切都跟古代一样。”凌侠暗暗松了口气。“这些跟本案有什么关系?”武震山一脸不解的看着凌侠。“没事,随便问问。”话音落下,凌侠稍一沉吟,他举起手中那个干粮,问二人这个干粮有什么不妥?武震山二人瞅了瞅,全都摇了摇头,表示看不出有不妥。凌侠笑了笑,然后又指着身后的山坳,让二人仔细看看山坳有哪里不妥?但是武震山和苏景庵走了两圈后,依旧摇头,称这里地面平整、山壁陡峭、枝叶微黄、一切如常,没有任何疑点。“二位大人,我和我妹妹从这条山坳里走了半天,你们二人也围着山坳走了两圈,按理说,这地上应该留有咱们的脚印,可是现在这地面却依旧平整如初,没有留下任何脚印,这难道不奇怪吗?”说完这句,凌侠把手中的干粮递给二人,指着干粮的表面说:“这个干粮刚才不小心掉落到了地面上,还从地面上翻滚了几圈,按理说,干粮表面应该或多或少的沾染些尘土,但是二位大人请看,这上面却没有沾染任何尘土,这说明什么?”“这------这说明山坳下的地面很干净。”苏景庵自言自语了一句。“不错。”凌侠点了点头,指着山坳两侧的峭壁和灌木群说:“此地位于山坳底部,眼下又是秋冬季节,按理说这里应该落满了枯枝树叶和石子尘土,可这里却什么都没有。且不说昨晚的事情,刚刚咱们四人从道路上走了多遍,但是这条道路上,却始终这么干净,这绝对不符合常理,既然咱们留不下脚印,那昨晚经过此地的人,也定然不会留下痕迹。”“你刚刚不停的围着山坳转悠,就发现了这么一点事情?我看你之前一直盯着北侧的入山口,也用树枝摆弄地面上的马粪,你做这些该不会是闲着玩吧?”武震山瞪着凌侠。“武将军连我检验马粪的行为都注意到了,当真是火眼如炬,心细如发,在下由衷的佩服。”不着痕迹的拍了武震山一个小马屁,凌侠指了指脚下的道路,说:“这条路由左至右宽四十八步,约四十米左右。从北侧入山口到南侧路口长约一千四百一十五步,差不多有一千二百多米,有了这个数据,咱们就可以延伸分析了。”“分析?这里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分析?”武震山狐疑的看着凌侠。“请问将军,昨晚失踪的那支部队是什么番号?编制是什么编制?”凌侠请示道。“这------这个-------属于秘密,因为兹事体大,恕本将不能回答这个问题。”顿了顿,武震山指着身旁的苏景庵:“你的这个问题,不只是本将,即使是布政使大人,恐怕也不敢回答。”见武震山不肯告诉自己答案,凌侠本想询问苏景庵,但是当武震山说完之后,苏景庵一脸认同的点着头,他脑子里升起一丝狐疑“这二人皆属于位高权重之人,连他们都不敢泄露失踪军队的信息,这里面肯定藏着什么秘密?究竟是什么秘密呢?”脑中虽然在思索问题,但凌侠脸上却看不出异常,见二人盯着自己,凌侠脑子一转,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武将军,咱们国家的骑兵在行军时有没有什么要求?”“当然有了,步兵行军是万人一阵,骑兵行军是千骑一阵,说的通俗一点,步兵行军时是一万人组成一个方队,而骑兵行军时则以千骑为单位,一千名骑兵组成一个方阵。”说完,武震山满脸好奇的看着凌侠:“你怎么知道昨晚失踪的是骑兵?”“很简单,北侧的山坳入口那边只有马蹄印,却没有战靴印,这只能说明昨晚经过这里的是一支骑兵军队。”话音落下,凌侠把武震山二人领到北侧山坳的入口处,指着地面的马蹄印说:“地面上的马蹄印虽然散乱,但如果仔细看的话,马蹄印共有五排,蹄印与两侧的间隔有一米左右,一匹战马的长度是三米左右,体型宽约一米,根据这些就能算出一个数据,骑兵队伍占据了道路二十米的宽度,也就是这条道路的一半宽度。虽然山坳间的道路上没有痕迹,但是入山口这里却留下了,二位请顺着这些脚印往后看,这四个蹄印是一匹马的,这四个蹄印属于另一匹马,咱们先把马蹄印甄别开,然后顺着这些个马蹄印朝后数,一、二、三、……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二位大人请看,在距离前面九十九匹马的位置,出现了两道车辙印,车辙印虽然跟后面的马蹄印重叠了,但是车辙印却没有跟前面的蹄印重叠,它跟前面的马匹还有差不多一百匹马的距离。我虽然没有当过兵,但是从电视------嗯------从别的地方见过部队行军,但凡是带车行军的,要么是车子从前面打头阵,要么是车里有重要物质,被军队护在中间。从没听说车子跟在军队后面善后的。我仔细观察了车辙印,车辙并不宽,车头前面有两匹并排着的马蹄印,看样子,马车是由两匹军马拉着,车辙偏细,间距很短,而且只有一辆,由此可以判断,这应该不是战车,更不可能是粮草车。我估计那应该是一辆普通的马车,车上可能装了某种重要物品,至于那些军人们,估计是专门负责运送车上物品的,既然这辆车没有从前面打头阵,那就是被军人们护在队伍中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车队后面应该还有差不多一百匹马的队列。根据这些线索,我们就可以分析计算了,按照一百匹马计算,并行五排的话,那就是五百匹马,每匹马上驮着一名士兵,这说明马车前面有五百名士兵开道,而马车既然是被护在队伍中间的,那它后面肯定还有五百名骑兵善后。如此计算,昨晚应该有一千名骑兵和一辆马车经过这里。虽然二位大人不肯泄露任何信息,但是既然得出了这个数据,那我就可以确定另外一件事了,昨晚从这里失踪的是一千名骑兵,对不对?”说完,凌侠一脸自信的看着苏景庵和武震山,望着二人目瞪口呆、满脸震惊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分析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