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疑云重重
    没有理会凌侠的话,武震山此时已经对凌白玉升起了好奇之心,从地上捡起一把刀,将刀抛给凌白玉,接着,他解下腰间的那对紫金锤,两手各持一只,双锤一击,顿时发出一阵“咚”的闷响,单听声音便知这对紫金锤份量不轻。待凌白玉摆好架势,武震山挥舞着紫金锤便冲了过去,凌白玉也不甘示弱,手握长刀近身应敌,刀锤咋一相接,顿时传出阵阵金铁交鸣之音:“咣、铛、咻、砰……”武震山锤法娴熟,内力高深,凌白玉刀锋凌厉,内力深厚,两人这一交手,竟然不分伯仲,看到凌白玉竟然能够跟武震山匹敌,且功力不相上下,一时间惊呆了所有人。不只是其他人震惊,其实就连武震山自己也满心惊骇,他的本意是朝着凌白玉出手,依次逼迫凌侠跟自己对战,他本以为三五招便可制服凌白玉,但是没想到凌白玉武功高绝,竟然跟自己大战了一百多招,眼下她还丝毫没有败迹。二人又交战了一百多招,此时武震山已经打出了真火,原本他只使用了八成功力,此刻他运起十成内力,随着功力加深,武震山的紫金锤威势瞬间大增。凌白玉虽然武功高强,但奈何武震山是绝顶高手,加上她毕竟年幼,功力和经验都不如武震山深厚,随着武震山的攻势加猛,她逐渐露出了破绽,表情也开始吃力。凌侠从旁边看着两人交手,急的头上直冒汗,他如果真会什么纯阳天雷指神功,早就冲上去跟武震山pk了,哪还至于让凌白玉替自己出头了。要不是周围人多,凌旭早就掏枪毙了武震山了,可是眼下他却不敢动手,看到凌白玉的攻势越来越弱,眼瞅着就要落败了,他担心凌白玉受伤,因此来不及多想,急忙大喊了一声:“将军,手下留情,千万别伤着我妹子,只要你不伤害他,我--------我------我帮你们查清阴兵借道的事情。”“什么?”“你说什么?”闻听此言,现场包括武震山和苏景庵在内人,听到凌侠的话,全都露出一丝惊讶,他们眼下正为了此事发愁,不知该从何处入手呢,眼下听到凌侠的话,众人全都有些吃惊。看到武震山停下进攻了,凌侠赶紧跑到凌白玉身边,把她手里的刀扔到,握着她的手腕,一脸疼惜的说:“不打了,不打了,没事了。”被凌侠这么一哄,凌白玉噘起嘴巴,脸上露出一丝委屈,她任由凌侠帮他揉手腕,待手腕发麻的感觉消失后,她用手指着武震山,眼珠含泪的说:“哥哥,我打不过他……”被凌白玉叫了声哥哥,凌侠心中顿时一暖,看到凌白玉因为刚刚打斗的事情耿耿于怀,急忙安慰道:“白玉不哭,白玉最厉害了,白玉最棒了。”就这样,凌侠跟哄小孩似得哄着凌白玉,过了一会儿,凌白玉终于被哄好了,看着正站在自己身边嘿嘿傻笑的白玉,凌侠心中松了口气。见他这边没事了,武震山和苏景庵全都走了过来,问他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凌侠看了武震山一眼,然后告诉他们,他可以帮朝廷查出这次阴兵借道的案情,但是他有个要求,等他查清案件经过之后,希望官府放他们兄妹二人离开。“你若是真能查清此案,莫说是离开此地了,就是索要高官厚禄,本官也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若是查不清案件,耽搁了案情,本官到时候不光要治你的罪,连你这位疯疯傻傻的妹子,本官也会一并治罪。”苏景庵随即做出了许诺。“本将也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查清此案,本将不但送你们兄妹二人离去,届时更会赏赐金币百枚。但是同样的,你要是耍我们,假借破案的名头欺骗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武震山也给出了承诺。“好,那就一言为定了,我这就去查案、顺便考虑考虑需要什么奖励。”说完,凌侠便要拽着凌白玉进山坳,可他刚走了几步,仿佛想到了什么?随后又转过头看着二人:“对了,我要是找到线索或者查清案件,找谁汇报啊?”“找本官。”“找本将。”苏景庵和武震山异口同声的回应道,说完,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苏景庵:“武将军,你们军队不是只负责防卫边疆安全吗?怎么现在开始关心地方内政了?本官昨天正巧在这河道府巡查,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情。本官已将此事飞鸽传书上奏给巡抚大人,就在本官来此之前,收到了巡抚大人回复的亲笔批示,巡抚大人命本官全权负责此案,武将军,你可不要越权哟。”武震山:“布政使大人说笑了,此次失踪的这些人乃是帝都禁卫军,禁卫军与我的防卫军都隶属于兵部,属于军队编制,既然涉及到了军队,本将自然有权干涉。至于巡抚大人的命令嘛,说来也巧,本将临行之前,军机总兵大统领亲自对本将下令,要本将务必彻查此案,布政使大人,本将这也是军命难为啊。”苏景庵:“这是地方内政,轮不到军队插手……”武震山:“此乃涉军事件,地方衙门无权干预……”见自己还没开始调查,苏景庵和武震山就开始争吵了,凌侠感觉一阵头大,他急忙劝住二人,让二人先别急,等有了线索之后,他同时找到二人,然后当着二人的面儿,一同汇报线索。苏景庵和武震山都看出了对方势在必得的态度,但谁也不服谁,看到对方僵持不让,二人也没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因此听到凌侠的这个主意,两人稍一犹豫,全都点头答应了下来。随后,二人命令各自的队伍就地驻扎,而他们则住进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两人给了凌侠三天的时间,要他三天之内必须查出一个结果,如果三天之后,凌侠什么都没有查出来,他们就会联手惩戒凌侠。看着二人刚刚剑拔弩张的态度,凌侠心中暗暗有些疑惑,他不知道苏景庵和武震山为什么都抢着知道结果?看到二人眼下暂时达成了一致,凌侠悄悄留了个心眼。穿过差役们的封锁线,凌侠领着白玉进入了飞凤岭的山坳,因为天气寒冷,地面全都冻成了硬块,踩在上面感觉脚下梆硬,周围的树木和植物上都挂了一层白霜,微风吹过,显得有些清冷。这条路凌侠以前经常走,但是自从昨晚出事之后,他还是第一次来这儿,沿着道路行走,眼神不停的扫视周围,山坳两侧是岩石和灌木,往上是笔直陡峭的山壁,除了两端的进山口,中间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藏人。整个山坳是南北朝向,南边三十里是崇鞍县,北侧则是帝都方向,直行八十余里便可上官道,官道入口处有朝廷的驿站,驿站昼夜有差役巡视,除了官家公差之外,驿站也接受寻常百姓居住,只不过价格昂贵了些而已。围着山坳转了两圈,蹲在地上检查了一下地面,接着,凌侠领着凌白玉朝北侧进山口走去,走到入山口的位置,凌侠从地面发现了数不胜数的马蹄印,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马粪,凌侠用树枝挑了挑马粪,软踏踏的散发着臭味。仔细观察了一番地面上的马蹄印,凌侠发现了两件事,第一,那些马蹄印全都是由北向南方向前进的。第二,纷乱繁多的马蹄印中隐约夹杂着两道车辙印,两道车辙印之间相隔不到两米,车轮印记的宽度约么七八公分左右,不像是军队行军的战车。“奇怪了?入山口的马蹄印和车辙印清晰可见,怎么进入山坳之后,那些印记全都消失了呢?根据地面上的马蹄印和马的粪便计算,昨晚的行军队伍应该由数百人之多,这么多的人马不可能瞬间消失啊?为什么山坳里的地面上找不到任何痕迹呢?”“哥哥,吃果果,饿饿。”凌侠思忖的时候,耳旁传来了凌白玉的声音,扭头一看,凌白玉正一脸眼馋的望着山坡旁的一株柿子树,见凌侠盯着她看,她用手指着远处的柿子树,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露出一副撒娇的表情。帮凌白玉摘了两个大柿子,看着她吃的香甜,凌侠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感受到凌侠的笑容,凌白玉抬头朝他笑了笑,然后依旧低头吃着柿子,望着身旁的凌白玉,凌侠把今天早上遇到她的经过仔细梳理了一下。自己捡的这个妹妹虽然看上去疯疯傻傻,但是她的一身本领却十分高绝,居然能跟武震山大战二百多招而不落败,要知道,武震山可是堂堂的防卫军大将军,十年前的武状元。凌白玉能够跟他媲美,可见她的来历并不简单。但就是这么一个绝顶高手,今早上却突然出现在山下的溪水旁,而且还疯疯傻傻的说不出来历,这本身就是一个疑点,根据她身上所穿衣服的材质,凌侠断定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因为普通人穿不起绫罗绸缎。凌白玉身上那种锦缎绣云图的衣服,不论是材质还是做工,比之一般的绫罗绸缎还要高级许多,可问题是像她这种有身份的人,是怎么来到这儿的?还有,她的衣服上面有许多血渍,但她却没有丝毫外伤,那她衣服的血渍是从何而来?想到这些疑点,凌侠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假设,或许,凌白玉跟此次的阴兵借道有某种关联,搞不好她是此案唯一的证人,因此凌侠趁着她吃柿子的空隙,试探着询问昨晚的事情,问她能不能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白玉,告诉哥哥,你昨晚看到了什么?”“白玉,你仔细看一下周围,觉得熟悉吗?”“白玉,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来过这儿?”凌白玉原本正在吃着柿子,可是听到凌侠的问题后,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她眼神里露出一丝恐惧,忽然,她扔掉手里的柿子,一脸紧张的抓着凌侠的手臂,表情惊恐的看着周围,压低声音,语气慌张的对凌侠说:“哥哥,咱们快走吧,这里有鬼。”“鬼?什么鬼?”凌侠目光深凝的看着凌白玉。“嘘,小点声,别让鬼听见咱们说话。”摆了个禁声的手势后,凌白玉把手搭在凌侠耳朵旁,神秘兮兮的告诉他:“他们锁着我,不让我乱走,但是我挣开了铁链,偷偷看了一眼,我看到好多的鬼,有无头鬼、白毛鬼、长舌鬼、还有许多拿着白幡的鬼兵。”“什------什么?你说你真的看到了鬼兵?”闻言后,凌侠露出一丝错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