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节外生枝
    “刚刚什么声音?”“哪来的响声?”众人互相环视了一圈,全都一脸吃惊的看着李明理,此时他已经死了,只见李明理的眉心部位有一个手指粗细的小孔,鲜血和脑浆正顺着小孔向外流淌。这一变化吓呆了现场所有人,众人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只见凌侠正竖着食指,食指冲着李明理,摆出一副绝世高手的模样。见众人都盯着自己,凌侠举了举手指,冲着众人大言不惭的吹嘘道:“此乃纯阳天雷指神功,指出如天雷震鸣,杀人于无形无影,你们谁还想试一试?”“哦,原来这叫纯阳天雷指神功啊,怪不得刚刚听到一声异响呢,原来是他运功时发出来的动静,太厉害了。”听完凌侠的解释,众人顿时释然。看到大家相信了自己的解释,凌侠顿时松了口气,其实,刚刚凌侠看到凌白玉有危险,趁人不备掏出手枪,瞄准李明理的眉心开了一枪,击毙李明理后,他又把手枪藏回了衣服里,然后摆出造型在这里装逼。还真别说,凌侠这一招真把众人唬住了,现场包括凌白玉在内的人,全都愣呆呆的看着凌侠,凌侠和李明理之间至少隔了一百米,凌侠竟然可以隔着这么远杀死李明理,他们从没见过这种武功,所以一个个表情忌惮的看着凌侠,生怕他会对自己出手。凌侠用手指朝易世荣指了指,吓得易世荣连忙躲闪,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听说有人能够凭借指力杀人的,而且还相隔这么远,担心凌侠会朝自己来一指,易世荣一边躲闪一边下令,让大家围攻凌侠二人。可是这次无论他怎么喊叫,就是没人响应,之前凌白玉的刀法已经把捕快们吓坏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可以隔空杀人的高手,刚刚李明理隔着上百米远,都被凌侠一指头给戳死了,他们可不想跟李明理那样死的不明不白,银子再多,也得有命花才行。正在易世荣琢磨着怎么才能对付凌侠时,忽然,一阵锣鼓开道声由远及近,只见一队兵马和一队差役从远处走来,兵马队伍前面扛着一杆大旗,上面写有“疆域战卫军”五个大字。再观那队差役,前方鸣锣开道,中间抬着两顶官轿,左右两各有一队捕快,两侧的差役各举着一面木牌,左边那面木牌写有“肃静”二字,右边那面木牌写着“回避”两字。看到这两队人马后,易世荣登时大喜过望,整了整衣冠,他一溜小跑朝着其中一顶官轿跑去,来到轿前,他普通一下跪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把凌侠和凌白玉二人说成了爆匪。易世荣哭诉之际,轿子里的人走了下来,左边那人是一名中年儒生,身穿六品官服,此人是河道府知州裴国忠,他是易世荣的顶头上司。右边那人是一位半百老者,身上穿着一件从二品官服,这人名叫苏景庵,乃是忠淼省巡抚衙门布政使,其职务仅次于一省巡抚。见队伍被易世荣拦了下来,旁边那名武将也跳下战马,这人生的五大三粗、满脸胡须,面色黝黑,身似铁塔,只见他身穿锁子甲,肩披黑色披风,腰间斜挎一对紫禁锤。他叫武震山,江湖人称碎岳锤,是十年前的武状元,武震山今年四十二岁,现任琳琅疆忠淼省战卫军大将军,正三品武将,职务相当于后世的军区司令员。在夏朝文官和武将从低至高都是分为九品十八阶,文官职务从低到高分别是:仓吏:从九品!司狱:正九品!文吏:从八品!经历:正八品!县丞:从七品!县令:正七品!知州:从六品!同知:正六品!知府:从五品!道台:正五品!市舶漕运使:从四品!提刑按察使:正四品!内城监管衙门:从三品!大理寺正卿:正三品!布政使:从二品!一省巡抚:正二品!武将职务从低到高分别是:粮草夫:未入流!五夫长:未入流!弼马温:从九品!十夫长:正九品!物辎令:从八品!百夫长:正八品!通令官:从七品!千夫长:正七品!巡察台:从六品!万夫长:正六品!参将府:从五品!师团长:正五品!纠律司:从四品!军团长:正四品!五城兵马指挥使:从三品!战卫军大将军:正三品!疆域统战大督军:从二品!军机总兵大统领:正二品!通过这些职务可以看得出,夏朝对兵将的等级划分和管理有着严格的制度,除了带兵打仗的将帅之外,还有许多同等品阶的武官监督辖制。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有人在军队里掌控绝对权力,这种配合,有些类似于后世的政委和司令,政委管生活,司令管打仗,二人同是军人,但各司其职,互相配合,保证军队运行。在夏朝,不论是文臣还是武将,全都归疆域总督管辖,疆域总督都是从一品官职,他们都是封疆大吏,既掌管内政又握有兵权,可谓是真正的地方诸侯。正因为疆域总督位高权重,所以,大部分的疆域总督都是由皇室亲王或者皇亲国戚担任,据说琳琅疆的疆域总督就是当朝国舅爷,深得皇室信赖。因为这次失踪的帝都禁卫军,所以才惊动了武震山,否则的话,他做为一名武将,根本懒得掺和这种事情,他性格耿直,最看不到易世荣这种奸诈之辈,因此看到易世荣跪地哭诉,他满脸鄙夷的把头扭向一旁。听完易世荣的控诉,看着遍地的伤者,裴国忠一脸愤怒的看了眼凌侠二人,他一挥手,示意身后随行的捕快们把凌侠二人拿下。看到又来了一批捕快,而且旁边还伫立着一支军队,凌侠不敢莽撞,见易世荣哭鼻子抹泪的哭诉,凌侠也跟着他学,同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状告易世荣草菅人命。听到双方各执一词,裴国忠便派人现场询问,经过一打听,事实的确如凌侠所说的那般,得知易世荣为了推脱罪责,竟然下令残杀无辜百姓,还给无辜百姓冠上了通匪的罪名,要用那些百姓充当替罪羊。听完禀报,裴国忠气的直哆嗦,虽然易世荣是副将司司使易知南的堂弟,但是眼下当着布政使大人的面出了这种丑闻,裴国忠不敢护着易世荣。见众人都盯着自己,裴国忠随即下令将易世荣革职查办,鉴于捕快们是执行易世荣的命令,而且很多人都受了重伤,加之主要刽子手李明理已经被杀,所以他没有追究其他人的责任。“姓凌的小贼,你害苦本官了,要不是你们兄妹作梗,本官也不至于落到如此下场,你给我等着,只要我易某人不死,此生跟你没完,你给我记着……”易世荣被押解时,一脸怨恨的看着凌侠。对于易世荣的怨恨,凌侠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不认为自己以后还会跟易世荣有所交集,对易世荣摆了个拜拜的手势,随后便不再理会他。“这些人都是你们打伤的?”武震山上前询问。“我这妹子精神有些问题,所以下手时没个轻重,请大人赎罪。”担心武震山会为捕快们报仇,凌侠赶紧赔罪。瞥了眼受伤的捕快,武震山走到李明理的尸体前,蹲下身子打量着李明理头上的伤口。看到这儿,凌侠暗自庆幸,刚刚他趁着易世荣栏轿哭诉,众人注意力都被吸引的空隙,把李明理眉心里的弹壳给取了出来,否则的话,武震山这么一检查,肯定会查出端倪,如今尸体里的弹壳已经被取走了,武震山肯定什么疑点也查不出来。“纯阳天雷指神功?本将之前居然没听过此功。”说话间,武震山打量了凌侠一圈:“你用你的纯阳天雷指神功攻击我,本将试试这门武功的威力?”“别啊,将军,我哪能跟你动手呢?”听到武震山要试探自己的武功,凌侠赶忙拒绝,他自己的斤两他自己知道,他哪会什么天雷指啊,刚刚纯粹是用枪作弊,但现在这么多人,他又不能掏枪,所以,任凭武震山怎么激将,凌侠就是不答应,说什么也不肯对武震山动手。武震山是个武痴,刚刚听到易世荣描述凌侠施展了一招能够隔空杀人的纯阳天雷指神功,他的武学痴瘾又上来了,想跟凌侠交手几招,试一试凌侠的纯阳天雷指神功。可是自己好话歹话全都说了半天,凌侠就是不肯跟自己交手,愤怒之下,他想到了一个主意,武震山将目光转向凌白玉,语气冷冽的说:“你这女娃师从何人?为何下手这般狠辣?”“将军别生气,我妹妹脑子有些问题,她是看到那些捕快们想要杀完,这才动手伤人的。”看到武震山语气不对,凌侠急忙赔礼。“脑子有问题就好好管教,你若是管教不了她,那就由本将替你管教,免得她再发病伤人。”话音一落,武震山施展了一招擒拿手,想要锁住凌白玉的手臂。可是没成想,凌白玉挥臂回击了一招抚穴手,竟然弹开了武震山的擒拿手,接着,凌白玉以手做刀,朝武震山连劈三记掌刀,武震山挥拳接下凌白玉的掌刀后,一脸惊愕的看着她:“咦?你这女娃年纪轻轻,想不到居然修炼出了内力,而且还如此浑厚?你刚刚那三记掌刀,掌法精妙绝伦,断不是无名之辈教授,丫头,报上你的师门来历。”“哎呦,我的大将军,我们兄妹的武功都是家传的,没有什么师门,求你放了她吧,她一个女孩家什么都不懂,您就别欺负她了。”凌侠没有想到,自从她捡回凌白玉之后,竟然引出了这么多的节外生枝,看到此时武震山盯上凌白玉了,凌旭急的直跳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