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丽晶酒店
    ,!

    香港。

    丽晶酒店。

    在一张柔软的沙发上,林乘风笔直的端坐着,目光看向周围的行人,寻找着凌凌漆的身影。

    他本来不想笔直的端坐,想要怎么舒服怎么坐的。

    不过这样实在太毁形象。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一身白衣道袍,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浮尘,身后有一头漂亮飘逸的长发,一副高深莫测、得道高人的模样。

    他要是随意的坐着,之前一直保持的人设,岂不是直接崩塌掉?

    于是,他为了不自毁形象,就只能庄严的坐着。

    至于他为什么要寻找凌凌漆嘛,当然是他看上了凌凌漆的功夫,想要对凌凌漆施展夺舍技能,打算学凌凌漆的以气御刀法门。

    这是他在知道自己到了《国产凌凌漆》世界后,脑海中就开始出现的挥之不去的想法。

    以气御刀,要是他学会了,他的实力就能暴涨啊!

    更别说凌凌漆的以气御刀中的“气”,听起来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真气。

    也就是说他学习以气御刀后,就能够在体内凝练出真气。

    反正他的夺舍技能不一般,他对凌凌漆施展夺舍技能,不会让凌凌漆有什么损失。

    这里再说一下夺舍技能。

    林乘风对一个人施展夺舍技能,只要不是交换精气、抢夺气运,而是只用来学习知识类技能,那就不会让这个人有什么损失。

    就比如剪切和复制文字,剪切文字让文字只有一份,复制文字却让文字有两分。

    他抢夺别人的精气和气运,就相当于是在进行剪切,让别人失去而他得到;他学习别人的知识类技能,就相当于是在进行复制,别人没失去他也得到了。

    也许是他通过剪切别人的记忆,来学习别人的知识类技能,会让他的记忆受到别人的记忆冲击,于是游戏载体就不这样做吧。

    而凌凌漆的以气御刀技能,虽然气才是其中的重点,但要是不将气算在内的话,就只是一类知识类技能,也就是教人如何凝气。

    他只要不抢凌凌漆的气,只是学习他的凝气法门,那凌凌漆就没有什么损失。

    而且他也不是白学凌凌漆的技能,他会在学会他的以气御刀技能后,给他一大笔钱作为学技能的学费的。

    原来他是想去深圳找凌凌漆的,因为他知道在“金枪客”没找他之前,他就在深圳的某个角落卖猪肉。

    然而,他只知道他在深圳,却不知道确切地点。

    这就很难找了。

    深圳可不是一个小地方,而现在也还没有互联网,想联系实在是太困难了。

    要是他去深圳找凌凌漆,也许他找到最后也没找到,反而是凌凌漆跑到了香港,会让他在没他的地方找他,错过在香港见他的机会。

    所以,他在离开空军基地后,并没有去深圳找凌凌漆,而是直奔丽晶酒店,在丽晶酒店等待凌凌漆出现,对凌凌漆进行守株待兔。

    本来他要是去丽晶大宾馆,是可以更好等待凌凌漆的,毕竟凌凌漆的目的地是那里不是?

    不过丽晶大宾馆的居追境太差,和丽晶酒店的可谓是天差地别,于是他经过一瞬间的冥思苦想,就放弃了去丽晶大宾馆。

    他还不至于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委屈自己。

    而他又不缺钱,不像凌凌漆那样,住不起丽晶酒店。

    更别说他在丽晶酒店,也能够碰到凌凌漆。

    林乘风在沙发上端坐同时,还在心里生游戏载体的气,毕竟他要是是出现在凌凌漆附近,而不是出现在沈阳,他哪里需要在这等好久?

    凌凌漆在深圳卖猪肉,游戏载体却将他传送到沈阳,这能让他不生气?

    沈阳到深圳,有着两千多公里的路程呢。

    要不是《国产凌凌漆》世界,讲的是二十世纪末的事,这时已经有飞机,让得他可以很快速赶路,那他非得骂死游戏载体不可。

    要知道赶路是很累的!

    更别说不传送他到主角旁边也就算了,竟然还将他送到军区这种危险的地方。

    不知道军区会要人命吗?

    以前游戏载体将他弄到剧情开始之地,剧情开始之地离主角有很近,这让他以为游戏载体是将他送到主角旁边,不是将他送到剧情开头之地。

    可现在看来,游戏载体根本只是将他送到剧情开始之地,而不是送到主角旁边。

    林乘风在心里生闷气时,还不忘继续查看来往行人,就害怕因为他的一时疏忽,让凌凌漆从他面前经过,而他却没能及时发现他。

    尽管他已经和丽晶酒店的接待员说好,只要有一个叫凌凌漆的人到接待处找他,他就立马通知他,可谁知会不会又出什么意外?

    凌凌漆能在他一时疏忽时,在他注意不到他的情况下,从他旁边经过到达接待处,那就是一个很大的意外了。

    就算这事目前还没发生。

    就在林乘风注意行人时,有许多行人也在注意着他,毕竟他的装束太与众不同。

    别人都是穿着现代装束,他却是身着一件白色道袍。

    更别说他是一个道士,还在丽晶酒店一住就是好多天。

    要知道在丽晶酒店住一天,可是就已经需要花很多钱。

    道士都像他那么有钱吗?

    林乘风在别人打量他时,虽然觉得好似如芒在背,自己好似一只猴子一般,被关在动物园被人观赏,但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

    谁让他现在是高人形象?

    再说,他已经被人这样注视好久,已经被注视的差不多习惯了。

    由此可见习惯多么可怕。

    林乘风不理会别人打量他,依旧查看进入酒店的行人,不时挥动手里的从专卖店买来的浮尘,平复自己内心已经很焦躁的心情。

    他能不焦躁嘛,在丽晶酒店等了那么多天,却还没等到要等的人出现。

    等了那么久还没等到人,他没暴走就已经很好了。

    林乘风稍稍平复心情后,就继续将视线投向行人,使用转移视线分心**,转移自己当前的注意力,让自己的情绪不要太暴躁。

    接着,他的心情就稍稍好一些,不至于有想破坏的冲动。

    转移视线分心**还是很管用的。

    怎么说也是凌凌漆的绝技嘛。

    林乘风看到心情好了些,就继续查看周围的行人,寻找随时会出现的凌凌漆。

    而他在继续查看行人时,突然看到两个很靠近的人,于是他的眼睛立马一亮,同时心里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被满满的兴奋代替。

    “包龙星,哦不,是凌凌漆总算出现了。”林乘风看着正走进丽晶酒店大门的两个人,眼中满是激动的神色,微不可察的说道。

    他等了那么多天,总算没有白费功夫,成功等到了凌凌漆,这样他能不激动吗?

    没错,林乘风看到的走进丽晶酒店的两个人中,有一个正是穿着一身西装,戴着帽子和眼镜,提着一个手提箱子的凌凌漆。

    他是绝对不会认错凌凌漆的,毕竟凌凌漆和包龙星长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包龙星是身着一身古装,而凌凌漆是穿着黑色西服。

    要是凌凌漆换上一身古装,说他是包龙星完全没问题。

    不久前他才见过包龙星,这样他哪里会认不出和包龙星一模一样的凌凌漆?

    更别说眼前的凌凌漆身着一身西装的画面,实在是令他印象深刻。

    林乘风心里激动的时候,凌凌漆已经和他旁边的风姿绰约的女子一起走到他面前,然后经过他的前面,向着招待的方向走去。

    这里说明一下,凌凌漆虽然和女子走的很近,但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