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陈菲菲脸色苍白,额头上有汗沁出。她素来身体不好,此时一只手撑着门墙,一只手捂着自己心脏的位置。

    她喘着气,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有一瞬间她希望她可以晕过去。可是一向柔弱的身体,此时却完全没有要晕的迹象。

    她看了眼陈永昌,又看看展昊泽。目光有控诉,还有指责。

    “你,你们——”

    “菲菲?”陈永昌这会脸色有些变了。但是也只有一下,有些事情,女儿早晚会知道的。

    “爸。”陈难的喘气,她一步一步的走向坐着的两个人:“昊哥哥说的是真的吗?”

    陈永昌就算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这会对上女儿的眼还是有那么几分心虚的。

    他不说话,陈菲菲转头去找展昊泽要答案:“昊哥哥,你应该不会骗我的是吧?你告诉我,你刚才说的不是真的?”

    她满脸不相信,可是展昊泽桌上还有刚才那张照片放在那。

    陈菲菲一把抢了过来,她看着照片上的人。不用说了,也不用再多问了。

    一个十分年轻的男生,看起来应该是还在念大学的样子。长得跟陈永昌有五分相似。只是更年轻,更张扬。

    陈菲菲觉得心脏疼得受不了,她又一次以为自己会晕过去,可是没有。

    她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站稳了,执着的盯着展昊泽的脸,固执的要一个答案。

    展昊泽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照片上,抬头看陈菲菲,这人不是施梦绾。她柔弱,敏感,她根本不能承受即将揭开的真木目。

    “你不是已经看到照片了?”

    没有更多的话,陈菲菲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

    她重新看着陈永昌,突然将那照片一扔,用力的拽住了陈永昌的肩膀。

    “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不是你说的吗?你说我是你的小公主。你说我是你唯一的女儿。不是你说的吗?你说陈家以后的一切都是我的。为什么?为什么?”

    她连着好几个为什么,执着的要一个答案。

    陈永昌被他摇晃,却不去看她的眼神。陈菲菲晃完了,开始伸出手去捶打陈永昌。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是说过你最爱我妈妈了吗?你不是说她走了以后你永远都不会再娶吗?那他是谁?为什么还会有他?爸你这样你怎么对得起我妈?你怎么对得起我?爸。你怎么可以这样?”

    陈菲菲身体不太好,她根本没多少力气。打着哭着,自己就软下去了。

    这一次,她是真的晕过去了。

    陈永昌面皮终于有了些波动。飞快的抱起了陈菲菲。只是不知道是急的还是怎么样。他起身的时候手一松,差点把陈菲菲摔下去。

    展昊泽一直冷眼旁观,看到现在,终于还是出手了。

    他上前,抱起了陈菲菲往外面走。

    陈永昌跟在他身后,声音尖锐而阴冷:“展昊泽你太狠了。菲菲是你叫来的是吧?你故意的是吧?”

    展昊泽没回答他的话,但也没否认。陈永昌气恨难当:“好好好,算你狠。你这一手玩得真漂亮。”

    “叔叔别生气。”展昊泽抱着陈菲菲进了电梯,看着跟进来气急败坏的陈永昌,上扬的唇角是微微的冷意:“按你的计划,不过是早晚的事。你早就有这个打算,我不过是帮你提前进行罢了。”

    “你——”

    陈永昌语塞,他想的当然不是现在揭开。

    至少也要等他们结了婚。那个时候,展昊泽是不会不管陈菲菲的。

    “你别想着能撇清。我告诉你,菲菲就是你的责任。”

    展昊泽不语,抱着陈菲菲下了楼。车子早在楼下等好了,一如之前的阵仗。

    陈永昌看着那群人,还想骂人的话到底咽回去,最后有些牙疼的跟着上了车。

    陈菲菲经过抢救,终于醒了。

    醒了之后,却不愿意见到陈永昌。她把陈永昌赶了出去,却单独让展昊泽留下来了。

    病房十分安静,消毒水的味道从小陈菲菲早就闻够了。也闻腻了。却是因为这不够健康的身体,时不时要来一次。

    她一直盯着窗外发呆,足足有十分钟之久。她不说话,展昊泽也不开口。

    局已经开。婚约是一定要解除的。事实上这婚约的存在也就不是他认可而来的。既然是错误那当然要纠正。他现在有耐心。陈菲菲看着外面夕阳渐落,她终于收回了视线,面对展昊泽。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展昊泽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没打算骗她:“很早以前。”

    “很早是多早?”

    “你十八岁的时候。”

    那时陈永昌已经开始让他进公司,接手一些事务。他知道陈永昌想把他当女婿培养。但是后来却微妙的发现一些不同之处。

    尤其是陈氏经过那次危险之后,那明显是陈永昌对他不信任才造成的。虽然后来他力挽狂澜,把损失降低,也成功的让陈氏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可是怀疑的种子却在他心里种下了。陈永昌如果真的希望他好好的对陈菲菲,或者将来娶陈菲菲,把陈氏打理好,不应该是那样的态度。

    他那时虽然想要解决展家的事,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

    前后调查了一下,从很多蛛丝马迹中找到了原因。知道以后,就简单得多了。

    陈永昌表面上确实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但是他骨子里,却有些传统。想要儿子继承家业。

    他对陈菲菲的好是真的。但是他的好是有条件的。而这一切,都被展昊泽所洞悉。

    那么早?陈菲菲瞪大了眼睛,领悟了关键点之后,没有去关心展昊泽是怎么发现的,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昊哥哥。你是真的不喜欢我,是吧?”如果他对她有一点喜欢,他不会这样对她。

    展昊泽沉默,想了想,实话实说:“在我心里,你算是我妹妹。”

    “妹妹?呵。”陈菲菲苦笑,眼神尽是嘲讽:“是啊,我是你妹妹,所以你不必心疼我,不必怜惜我。你把我约去你公司,让我听到这样残忍的真木目。昊哥哥,你真残忍。”

    展昊泽没否认。陈菲菲深呼吸,稳住自己的情绪:“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为了跟我解除婚约?”

    “是。”

    他知道施梦绾的心结,如果要让陈菲菲公开在林市所有人面前解除婚约,必须要让陈菲菲站出来。眼前的情况是施梦绾并不相信他的话。

    但如果是陈菲菲站出来,施梦绾就会相信了。

    陈菲菲的唇抿成一条直线,苍白的脸,泛红的双眼,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心生怜惜。

    “昊哥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人了?”

    展昊泽微微抿了抿唇,没否认。

    陈菲菲笑了。她好像是瞬间长大,一下子想明白了许多事情:“你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你不喜欢我。你喜欢的人可能误会了我们的关系,所以你希望我出面解释,是吗?”

    她看着展昊泽的样子,知道自己的猜测是真的。她苦笑,神情苦涩:“能让你这样上心的女孩,一定长得很漂亮吧?”

    “恩。”展昊泽点头:“在我心里,她最美。”

    毫不吝啬的赞美让陈菲菲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她咬着唇,指尖有些颤抖。

    “你希望我怎么做?”

    “由你公开我们解除婚约的消息。原因你可以随便找。我不介意。”

    这话就是说,陈菲菲可以是占理的一方。理由随便她编——

    她抬眸看展昊泽:“你就不怕,我把你说得很坏,那样你喜欢的女孩子就会不喜欢你了吗?”

    “不会。”展昊泽的声音很轻。想到施梦绾:“不管我是什么样的,她都会喜欢我。”

    陈菲菲死命的握着拳,才能控制自己不哭出来,展昊泽说到那个女人时的温柔语气,是对她时从来没有过的。

    “如果,我不答应呢?”

    “你会答应的。”展昊泽定定的看着她:“因为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

    陈菲菲笑了:“昊哥哥,你知道吗?这是你第一次夸我。可是我一点也不高兴。”

    展昊泽依然沉默,对陈菲菲,他确实是有兄妹之情。也有感激。但是仅此而已。

    “昊哥哥。我会答应你。但是,我也希望能答应我两个条件。”陈菲菲的神情这会看起来有些变了,比刚才要镇定得多:“你放心,就两个。而且我不会让你为难。”

    “你说。”

    陈菲菲盯着自己的指甲,在最短的时间,她的脑子已经过了很多想法了。

    今天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巨大的刺激跟打击。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开心快乐的陈家小公主。

    可是她现在知道,她不能再当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了。

    “第一,我不能马上答应你解除婚约,你给我点时间。”

    展昊泽拧眉,陈菲菲看着他:“昊哥哥。如果我现在马上站出来,说跟你解除婚约。对公司非常不利。我需要用你的名字。”

    “三个月。”三个月是他能忍耐的极限。

    “”陈菲菲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最后点了点头:“好,三个月。”

    “第二件事情,我对公司,还没有完全上手。我也知道,短时间之内,我是不可能很快的上手。我希望昊哥哥你能帮我,你也好,或者是你找人也好。我不希望,公司落在不相干的人手上。”

    陈菲菲说到不想干三个字时,脸上有一闪而过的阴郁。

    陈氏是陈永昌的没错,但是如果没有她母亲那边的势力跟帮助,陈永昌不可能把公司做到现在这个地步。

    公司是陈永昌的,也是妈妈的。她不想让外人沾染一分一毫。

    可是凭她做不到,她需要帮手。

    “昊哥哥,我知道你能做到的,是吧?”

    展昊泽看着陈菲菲,怎么说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眼前陈菲菲的变化,在他的意料之外,却又似乎是情理之中。

    毕竟,经过这样重大的变革,若是眼前人还像以前那样,也真的不正常。

    “我能。”

    “谢谢你,昊哥哥。”陈菲菲对着他感激一笑:“还有一件事——”

    似乎意识到自己提的不止是三个条件了,陈菲菲脸色这会有些尴尬,展昊泽却不介意:“你说。”

    陈菲菲咬着唇,她的神情有纠结,有痛苦,有犹豫,最后却是坚定。

    “我爸,他年纪也大了。想来应该也需要好好的休息。你说,我这个当女儿的,送他去一个环境很好的地方去颐养天年,别人应该也不能指责我不孝吧?”

    展昊泽听到这里,唇角轻轻的勾了勾。

    看,这就是陈菲菲。哪怕外表再多的柔弱,内里其实也是一个目的明确,目标清晰的人。她有这样的想法,他还真不意外,也不吃惊。

    “当然。”展昊泽点头:“菲菲你这么用心,别人只会说,你是个好女儿,很孝顺的女儿。”

    陈菲菲似乎是松了口气:“是啊。我是一个好女儿。”

    她的话里有几分苦涩,还有些其它的。展昊泽已经不关心了。

    他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他还想着回去陪施梦绾一起晚餐:“地点你定,定好了,我会负责送叔叔去休养。”

    陈菲菲点头,在展昊泽转身的瞬间,又一次叫住了他。

    “昊哥哥?”

    展昊泽转身,陈菲菲咬牙,似乎是豁出去一般:“我爸既然要去颐养天年。总要有个人照顾他,我那个便宜弟弟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对吧?”

    她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展昊泽,这一刻,她全然没有任何伪装。

    展昊泽笑了笑。这是他在陈菲菲面前,难得露出的笑意:“那是自然,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

    陈菲菲似乎是放心了。她抬头看展昊泽,对着他伸出手。

    “昊哥哥,你能不能抱抱我?就当是,最后的告别。”

    展昊泽看着她,上前轻轻的环了环她的肩膀。要退开的时候,陈菲菲突然就收紧了手臂。

    他感觉到她的颤抖,她将脸埋进他的胸膛:“昊哥哥,我真的妒嫉她呢。”

    说完这句,她松开手,转开脸去:“昊哥哥,你快走吧。不然,我会后悔的。”

    展昊泽看着陈菲菲,他算是看着她长大。

    “菲菲,你以后,多保重。我相信,陈氏在你手上,一定会发扬光大的。”

    “那是自然。”

    陈菲菲头也没回,眼神却比刚醒来时坚定得多。以前一心想要儿女情长,现在却知道。什么儿女情长,都是假的。

    至亲的人都能背叛你,还有什么是真的?也握在手中的利益,那才是真的。

    展昊泽离开了病房,一出去,陈永昌就过来了。

    “菲菲跟你说了什么?她怎么样?”

    陈永昌看着病房的方向,他刚才是想靠近的,可是被展昊泽的保镖拦住了。

    展昊泽看了陈永昌一眼,想到刚才陈菲菲的要求,他对陈永昌有丝微妙的同情。

    某些方面来说,陈菲菲跟他是一同一类人。这也是他为什么始终无法爱上陈菲菲的原因。哪怕他跟陈菲菲朝夕相处了这十几年。

    “陈叔叔去看看菲菲吧。至于我跟她说了什么,让她自己跟你说好了。”

    展昊泽没有心情再留下去。这次回林市,眼前这件事情是他首要解决的。

    现在解决了,他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上车,司机也不需要问。直接开向施梦绾的公寓。

    进门的时候,他闻到了房间里的饭菜香。那个熟悉的味道跟熟悉的环境让展昊泽的神情有瞬间的放松。

    他换了鞋,直接进了厨房。

    施梦绾已经炒好一个菜了,刚盛出来,放在料理台上,就感觉自己的腰被人搂住。

    她吓了一跳,手上的锅差点掉地上去。展昊泽伸手帮她拿稳,然后放回了灶上。

    她转身瞪他:“你走路不知道出声吗?吓死人了知不知道?”

    “抱歉。”展昊泽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吓到你了。”

    施梦绾看着他,总觉得他今天好像格外的高兴:“吓到我你很高兴?”

    “不是。”展昊泽忍不住又在她唇上啄了一记,施梦绾在他想加深的时候伸手抵住他的胸膛。

    “你够了。我还要要做饭呢。你让开,别影响我。”

    展昊泽却没松开手,反而是看了料理台一眼:“还有什么要做?”

    “炒个牛肉,还有这个,酸辣土豆丝。”

    施梦绾说话的时候看了他一眼,声音很轻:“我只会做一些家常菜。你要是嫌弃,就去外面吃好了。”

    展昊泽看了她一眼,难得的看到她这么可爱的样子。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去休息吧。我来。”

    施梦绾愣了一下,看着展昊泽脱下了西装外套,然后解开了里面衬衫袖子上面的扣子,又往上挽了两下。

    “你,你会做饭?”

    施梦绾的声音有些颤音,这不太可能吧?

    她以前没见他做饭,也以为他不会的。

    这会看他一副要动手的模样,有些忐忑的站在那里,明显不放心的样子。

    “你不信我?”

    展昊泽本来要去拿锅铲的手停了一下,转身看着施梦绾:“你是怕我做出来的菜害你上医院,还是怕我把你的厨房给烧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