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9章:为他人做嫁衣
    车里很宽敞,也很安静。

    施梦绾用了点时间,从刚才那惊魂的时刻里回过神来。刚才她差一点以为自己就要——

    收回思绪,她看着眼前的展昊泽,心下情绪复杂。从少女时期到现在,她每次她有危险的时候,都是他救了自己。

    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这一瞬间她的心情十分微妙。也没办法去思考其它,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展昊泽出神。

    这样一看才发现,发现眼前的人,好像有哪里不同了。

    近两个月的时间不见,展昊泽的眉眼依旧,但是里面透露出来的神情,却大不相同了。

    以前有些阴鸷,孤傲。现在看他,阴鸷,孤傲还在。但是还多了一些别的。

    刚才他下车的那一瞬间,眼神森冷,目光如刀。给人感觉像是一把终于开了刃的剑。

    这种上位者的气势,让施梦绾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

    车子还停着不动,施梦绾转过脸去看,车窗外刚才为首的那个穿黑色马平的人,已经被打得趴了下。

    场面有些血腥,施梦绾转过脸看展昊泽。

    “够了吧?”再打下去,只怕要出人命了。

    展昊泽看了她一眼,没有应声。她今天出来谈代工厂的事,穿着一身休闲套装,长发被绑成了一个马尾,看起来俏丽青春了不少。

    他执起她脑后的马尾,凑过去轻轻的嗅了嗅。

    这个动作并不包含多少**的味道,但是施梦绾却是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暧昧,这让她十分不自在。

    “真的够了。”她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你让他们停手吧。”

    展昊泽的手上还有她的头发。他又将脸靠近了几分:“你知道,他们刚才想做什么吗?”

    施梦绾的呼吸一紧,她当然知道:“报警就好了。”

    展昊泽盯着她的脸半晌,敲了敲车窗,外面那些人几乎是瞬间就停下了踢打的动作。

    一群人重新站到了前后的车旁,施梦绾忍不住就转过身去看展昊泽。

    这个人,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只怕现在,他又有些不一样了吧?

    她并没有机会把心里的疑惑问出口,那些人已经上了车,车子又重新发动。

    她忍不住就转过脸去看他,眼前的人还是那样一张脸,却总感觉有些陌生了。

    展昊泽看着她神游,唇往前一偏,就要吻上她的唇。施梦绾下意识避开。

    如此动作让展昊泽眸光一暗,搂上她的腰,扣住她不让她离开。低下头,吻就这样毫无预警的落下。

    施梦绾没来得及逃开。这一次,被展昊泽吻了个正着。

    车厢内的灯光昏暗。偶尔有路灯照进来的反射光线。他深刻的五官此时看不太真切。

    “唔。”唇上一疼,施梦绾被他咬了一口。她瞪大眼睛看他。他在此时退开,手依然扣着她的腰。

    两张脸的距离,不到三公分。眼前的气氛实在是太过亲昵了。施梦绾不习惯。这一刻没话找话:“那个,我的车——”

    不光是车,车上还有她的包包。

    “放心,他们会处理。”

    他的气息拂在她脸上,施梦绾本来是要往后退的,却不知道怎么地就闭上了眼睛,如此一来,反而变成是像在邀请展昊泽亲吻。

    展昊泽如她所愿,又一次将唇落下来。

    施梦绾看着五辆车一溜的停在自己家公寓门口,只觉得有些头疼。不明白怎么事情又变成这样了。

    她看着展昊泽,目光是完全的无语:“可以不要这样张扬吗?”

    她以后还要在这个小区住下去,展昊泽这样的举动,让人看到了,他们要怎么想。

    展昊泽摇头,现在的情况特殊。他虽然跟池叔作了交易,接手了展家。可是展家也不是一片平静的。

    现在的展家就是那平静洗面下的火山,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展益也好,展历展阳也好,他们都不服气自己。这一个多月,背后的小动作不断。

    展昊泽不把他们放在眼中,但是必要的防卫措施,他是不会松懈的。

    “你干嘛还来找我?”施梦绾气结;“我记得我们分手了。”

    “我也记得,我没答应。”他要下车,施梦绾坐在那里,拒绝下车。

    “展昊泽。”施梦绾觉得自己每次跟他沟通都很累:“你把我当什么?把我这里当什么?你想出现就出现,想消失就消失。你消失的时候,没有一点消息,你出现的时候,却非要我配合着你的演出?这是什么样的道理?”

    她面无表情,之前见到他起的那些情绪,此时都化为平静。

    展昊泽看着她,突然伸手,将她抱进怀里:“对不起。”

    施梦绾的身体一僵,展昊泽却像是没感觉到一般:“对不起。我不应该说消失就消失,说出现就出现。但是如果你不高兴,我可以答应你,我以后保证都不这样了。”

    这突然而来的道歉让施梦绾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

    但是她很快就想起来了,这是展昊泽第二次道歉了。上一次,他也是说对不起,结果呢?

    施梦绾不是不爱,只是不想再信了。相信的代价太惨烈,她发现自己承受不起。

    “展昊泽。”这样的一个人,在这样的时候,说出这样的保证,她应该觉得高兴的,但是她真的高兴不起来。

    “你知道吗?”她看着自己的指尖,垂下的眸子看不真切她此时的表情:“我现在已经不敢相信你的保证了。”|

    “你可能不知道,跟你在一起,我很累。我经常会想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我经常会想,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又在做些什么?那些事情会不会有危险?”

    “展昊泽。”施梦绾终于抬头看他,跟他对视了:“跟你在一起,太累了。我不想再累了。”

    说话的时候,她推开车门下车。转身往公寓里面去。

    展昊泽跟着下了车,挥了挥手,为首的人虽然不赞同,那五辆车却有致一同的开走了。

    而展昊泽则放缓了脚步,跟在施梦绾身后。

    施梦绾加快了脚步,身后的展昊泽始终跟在她身后。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她想叫他别跟着了,但这不是她家,她忍了。

    展昊泽似乎是完全收不到她眼中的厌恶一般,只是跟在她身后。

    进电梯,上楼。施梦绾一路沉默,他就一路跟随。

    直到站在门口,施梦绾终于忍不住转过身去瞪他。

    “展先生,你都没地方去吗?”

    施梦绾的语气不太好:“我相信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在林市应该有自己的住处吧?就算是没有好了,相信陈小姐也很乐意收留你,所以我实在不明白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

    展昊泽看着她脸上的怒色,这才是她吧?活泼的,满是生气的她。

    他眼中有一抹几不可察的笑意一闪而过,身体往前,一只手撑在她身后的门板上。

    “我是有住处。”他的脸几乎要贴着她的脸,声音低沉,透着惑人的姓感:“可是,我只想跟在你身边。”

    这人的情话实在是要命,施梦绾的身体已经紧紧的贴着身后的门板了。

    男色误人。这话真的不假。眼前的展昊泽,在她这里,算得上是男版的妲己了。

    施梦绾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听到展昊泽如此的表白,看着他的脸,此时自己都有些迷糊了起来。

    “你——”

    她那个你字没说完,“卡”一声,她身后的门开了。施梦绾在差点往后倒的时候愣了一下。她刚稳住身形就想起来,她的包包还落在车上,所以她并没有带钥匙。

    那么——

    低下头,看到展昊泽拿着钥匙开门,她的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你——”

    她不是让他把钥匙还给他了么?怎么他手上还有?

    展昊泽在开门的时候,就用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腰,这会带着她进门,顺手将门一关。

    “展昊泽。”施梦绾伸出了手:“把钥匙还回来。”

    “绾绾。”展昊泽抱起她,将她的身体牢牢的圈在怀里:“我好想你。”

    “”低下头,他亲吻她的额头:“你不想我吗?”

    “谁要想你了?”施梦绾去拉他的手,展昊泽将她的手往身后制住:“你。难道你不想我?”

    “不想。”

    展昊泽在她唇上亲了一记:“想不想?”

    “鬼才想你。让开。”

    展昊泽又记了一记:“想不想?”

    “说了,不想不想不想。展昊泽,你别闹了,我是真的不想你。”

    她的声音提高了一度,脸上也有因为愤怒而带出的红。展昊泽微微眯起了双眼,突然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

    “既然你说不想,那就证明,我之前做得太少,看样子,我要做点什么,让你经常想起来了。”

    “展昊泽,你无耻。”

    展昊泽听了,不但不恼,反而将脸凑近她耳边:“恩。呆会还要做些更无耻的事,你信不信?”

    论耍流氓,施梦绾哪里是他的对手?

    身体被放在了床上,她试图起来,他就叠上去,将她压制。

    她去推他,他就有本事让她不能动弹。

    手被他的领带缚住的瞬间,施梦绾咬牙:“你,你这是强暴。”

    “是吗?”展昊泽眯了眯眼:“既然你这样说,我只能想点办法,让你心甘情愿,被我强——暴了。”

    施梦绾不明白展昊泽的意思,只是当他被他有如小猫一般逗弄,一次又一次讨饶哀求时,才知道,这可真的是比心甘情愿还让她觉得羞耻。,

    施梦绾在半醒半梦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被展昊泽温柔的抱进了浴室。

    没有浴缸,她被他全程抱着洗澡。洗完了,又极小心的为她擦干,这才重新抱了她出去。

    将她极轻的放在床上。他拿来电吹风将她的头发吹干,拉高被子,盖住她的身体。

    施梦绾将睡未睡,身体十分的疲惫跟酸软。以至于看到这样的展昊泽,她不但不觉得感动,反而觉得生气。

    “混蛋。”她气结:“展昊泽,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就像一个发情的种马一样?”

    展昊泽因为他的形容而拧眉,似乎是想到什么一般,他将她的手圈进怀里。

    “抱歉,我有些忍耐不住。”他轻轻的亲吻她的耳垂,感觉到她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微微颤抖。

    他无声的勾唇,眼中是满满的愉悦:“遇到你,我的自制力很差。”

    “你——”明明是他的问题,怎么现在又怪到她头上来?

    施梦绾不想理他,她又困得很,对于展昊泽说的话,她只作没听到。

    她闭上眼睛要睡,展昊泽却不许。又在她脸颊上亲了一记。

    “绾绾,跟我去青城吧。”

    施梦绾连回答都懒,根本不想理他。

    “我想让你一直呆在我身边。”

    最重要的是,除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堂兄弟,还有池叔,他是一个不信任。他必须要把他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只有他亲自看着她,护着她,他才会放心一点。

    “不要。”施梦绾拒绝,翻了个身背对他:“展昊泽,我哪里都不去。”

    她用她的姿态表明了自己的抗拒,展昊泽看着她的后脑勺,大手将她勾进怀里,低下头,轻轻的吻也吻她的发顶。

    “睡吧。”

    有什么事,等她睡醒了再说。

    施梦绾昨天一度宁愿去相信自己是做梦了,梦里展昊泽救了她,梦里展昊泽跟着她回家,然后两个人又是一番乱来。

    她摇了摇头,这样的梦不好,对她来说是恶梦。

    可是没想到等她睁开眼睛,展昊泽竟然还在。跟那一段时间一样,餐桌上摆满了早餐,展昊泽坐在餐桌旁,看到她起来,对着她伸出手。

    “吃饭。”

    施梦绾经过昨天之后,已经不想在这样的小事上来跟展昊泽争辩了。

    有什么事,等她吃完早饭,跟他来慢慢扳扯好了。

    “我呆会要出去一趟。”

    吃过饭,不等施梦绾先摊牌,展昊泽主动交代起了自己的行踪:“公司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这几天大概都会在林市,你也可以将行李收拾一下,准备好了就跟我去青城。”

    施梦绾听到这里,将手中的牛奶一放:“展昊泽,我好像没答应过你,要去青城吧?”

    “绾绾,别闹。”

    展昊泽要去拉她的手,施梦绾不给他这个机会。

    她腾的站了起来:“展昊泽,你这么远来,不就是想像做昨天晚上的事?你现在做完了,目的也达到了。你可以走了。”

    “绾绾。”

    “至于我,我是绝对不会去青城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她扔下这句话,转身就回房间去换衣服准备上班去了。

    没走几步,就能感觉到身体某住传来的感觉。

    她咬牙,没好气的转身瞪了展昊泽一眼。就这样的人,她还会陪他去青城?

    让他该哪里就哪里去,她不侍候了。

    展昊泽坐在那不动,看着她的身影,唇角却是上扬得更高了。

    展昊泽看着眼前的陈永昌,面无表情。而一惯在他面前喜欢你哪来的大的陈永昌,这会却是完全的沉默。沉默之中隐隐透着讨好。

    沉默了好半晌,还是陈永昌先开的口。

    “昊泽,你这几个月,对公司可不怎么上心啊。”

    展昊泽沉默,早上本来想送施梦绾去工作室的,没想到接到了陈永昌的电话。

    他不知道怎么知道自己回林市的事,于是一早就找过来了。对于陈永昌,展昊泽并没有打算做得太绝。

    不过这也不表示,他是软柿子可以任人揉捏。

    “公司的事,不是有叔叔你吗?我以为,你不会想看到我插手太过。”

    “看你这话说的。怎么说你跟菲菲也是青梅竹马又订了婚的未婚夫妻。陈家的生意你插手,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叔叔还是慎言得好,我记得我已经跟菲菲说清楚了,早就解除了订婚关系。叔叔你再这样说,可是很影响菲菲在外面名声啊。”

    陈永昌看着展昊泽,这会连他都忍不住想骂一句。

    你要是真的知道会影响菲菲的名声,就不应该取消婚约。

    “昊泽,你看看你这个话说的。菲菲对你一片真心,你总不好这样辜负她吧?”

    陈永昌忍着不快,又一次打起了感情牌。说当初他们是怎么救展昊泽的,如果不是他们,只怕展昊泽这会已经横死街头了。

    若是展昊泽是个有良心的人,此时就不要推辞,把陈氏的业务接过去。

    这近两个月,陈永昌是真的感觉到了不适。那展昊泽在林市时,也没见他做什么事情。

    可是公司的业绩却一直蒸蒸日上。好多案子当时看着难解决,到了展昊泽手上都变得容易了。

    自从他不在这两个月,陈氏虽然没有大问题,可陈永昌却是越来越吃力,也越来越明白了,展昊泽的作用跟手段。

    展昊泽坐着不动,极有耐心的等陈永昌把以前的事说完了,他单手撑着自己的下颌。

    “那么,陈叔叔你希望我怎么做呢?”

    没有再叫叔叔,加了姓氏,疏远之意已经是十分明显了。

    陈永昌这一下还没听出来:“看你这话说的,当然是重新进陈氏,把你原来的业务再接手下去啦。”

    展昊泽没急着说话,他就这么看着陈永昌,直直的盯着他的脸,看得他都有些吃不消他是一个什么意思了,他终于开口了。

    “恩。去陈氏,接手陈氏的业务,然后等到我把陈氏做大做强,再让你心目中真正的理想人选来接手你的事业,是吗?”

    “昊泽,你,你胡说些什么啊?”

    “是胡说吗?”展昊泽可不觉得,他盯着陈永昌的脸,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将那张照片推到了陈永昌的面前。

    看到那张照片,陈永昌瞪大了眼睛:“你你你,你哪来的照片?不对,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情他做得十分隐秘,根本没有人知道。不要说别人,除了跟着他多年的一个心腹,时不时去关照一下,其它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展昊泽看着陈永昌,眼中有几分嘲讽:“叔叔大概不知道,我这个人呢,不喜欢打没把握的仗。既然你想让我回陈氏,把陈氏再撑起来,带着走向辉煌,那我总要确定下自己能在这里得到些什么好处。对吧?若是没有好处的事情,何必浪费我的时间。不过没想到的是,叔叔安排给我的事情,不但没有好处,反而还挖了一个这么大的坑来给我跳——”

    他后面的话没再说了。陈永昌却急了起来:“展昊泽,你是什么意思?你——”

    “叔叔。”展昊泽将那张照片拿起来,似乎是欣赏一般的眼神,放下的时候,目光却变得相当的犀利了:“为他人做嫁衣这件事情。也许有圣母喜欢,但是我不喜欢。”

    “昊泽,你——”

    “更不要说,我跟菲菲已经说过了,我们之间,解除婚纱。菲菲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她只是一时没想明白。等时间久了,她自己就会知道,她的感情不过是小女生不懂爱情的迷恋。不过,叔叔你就不一样了——”

    展昊泽的的声音带着嘲讽,每一句都像是打在陈永昌的心上:“叔叔你宠了菲菲这么多年,你让菲菲以为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公主。可是我想她大概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她这个陈家最得意的小公主,并不是唯一。因为她那个一惯疼爱她的父亲,在外面还有一个私生子。”

    “展昊泽。”陈永昌听不下去了:“你,你够了。闭嘴。不许再说了。”

    “菲菲身体不好,你不想让她受刺激。可是,你又不想让这些财产落到别人手里,所以你才找上我。因为有我这个欠了陈家恩情的人在,你大可以不管不顾,把我当成是一个牺牲者。你可以利用我,为你赚钱。利用我,把陈氏重新带着走向顶峰。而你——”

    “一旦陈氏重新走到你所想的高度。你就会把他当成是一份礼物,送给你那个在外面的私生子。而可怜的菲菲,就这样被你,牺牲掉了。”

    展昊泽的话一直说得很轻,陈永昌脸色难看,他才想拍桌子,斥责展昊泽的胡说八道。可是办公室的门在此时呯的一下被人打开。

    陈菲菲脸色苍白的站在门口,一脸震惊的看着里面的人。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