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8章: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展昊泽从梦中惊醒,耳边似乎还残留了当时的枪响。他头有些疼,揉了揉额角,却怎么也压不下那一阵头疼。

    从回了青城之后,他总是克制不住那一天的梦魔。梦境纷至踏来,就算是他想抗拒,也是无用。

    起身,看着外面阴沉的夜色。他拿出了手机,解锁,看着上面施梦绾的电话,到底没有拔出去。

    天微明,他早早起来,去了楼下健身房锻炼身体。他一惯起得早。每天都有晨练的习惯。

    不光是晨练,还有拳击。樱花庄园的守卫是相当的好。而这一栋别墅更是被他里三层外三层,明里暗里安排了不少的人。

    从健身房出来,下面的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吃早餐的功夫,把财经新闻看了一遍。

    刚放下手上的碗,汤华就进了门,脸色难得的凝重:“老大,老六出事了。”

    展昊泽神情阴鸷的看着汤华:“怎么回事?说清楚。”

    “你上次让老六盯着展家名下的会所,他似乎是找到了突破口。前天他跟我说,他要进去探一探。可是直到今天我都没得到他的消息。”

    汤华面带几分急色,他们这一群人,自小一起,什么品性都是清楚的。

    “老大,老六不是那样不知轻重的人。他若是没出事,不管怎么样,一定会有消息带出来。眼下他都整整一天没有消息透出来,只怕是——”

    凶多吉少那四个字,汤华没说出来,但是他相信展昊泽会明白。

    展昊泽沉默,想着池叔上次的话,还有那个追杀令。他的神情很严肃。

    “找过了吗?”

    汤华说的会所,他知道,之前老六就说要去探一探。他心知不容易,有阻止老六,可是却没能如愿。

    “找过了,不过,暂时还没有消息。”

    展昊泽的神情凝重,他坐在那里,眉心紧紧的拧着。

    展家不是一天可以解决,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慢慢的布局,慢慢的收网。自从打算跟展家对上开始,他就知道这是一条布满荆棘之路。

    展家怎么说也是这么多年累积下来的家底,不可能一朝一夕可以扳倒的。他有这个认知。

    但是这个认知里,不包括牺牲这些他看作至交的性命。

    “让老七带人去,想办法探知老六在哪里,把他带回来。”

    “可是——”汤华一脸的欲言又止,后面没说的话他不说,展昊泽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若是老七带了人去,没把老六带出来,说不定反而把自己折进去。

    如果是这样,那才真不是一件好事了。

    展昊泽也意识到,让老七去找人不合适。或许,他应该直接从展家寻找突破口。

    手机在此时又响了。电话那一头的人,是池叔。

    “我想,我们现在可以见一下面。”

    “我看不出来有什么想见面的必要。”展昊泽对于池叔的感官十分的差。

    “是吗?”池叔笑了,说了一个名字,然后问:“你确定,你不想见我?”

    展昊泽脸色难看,他捏紧了掌心的手机,忍着没有将手机给扔出去。

    两个小时后,展昊泽在青城公司的办公室,见到了池叔。

    池叔的神情比上次来,显得得意得多。

    展昊泽面无表情,就算是居于弱势,在展家人面前,他也不肯认输的。

    池叔没急着说话,他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放在了展昊泽的办公桌上。

    照片上,一个看起来三十不到的男人,被人绑在一张椅子上。男人身上明显有伤,似乎是挨过打。

    展昊泽再怎么镇定,在看到这个样子的老六时,依然脸色微微一变。

    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了,他冷冷的看着池叔,微眯的双眼,阴鸷而危险。

    池叔被他这样瞪着也不恼,他轻笑一声:“我们现在来谈个条件怎么样?”

    展昊泽拧眉,他的神情很冷。

    “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条件。”

    “你何必这样说呢?现在是个什么局势,我不信你不知道。”

    展昊泽并不接他的话,池叔将身体微微向前倾:“展家这块大饼我可以断言,你现在没办法一口气吃掉。但是你如果愿意退一步,却能得到。为什么不退后一步,这样我们皆大欢喜呢?”

    如果可以,池叔真的不想就这样来求一个小辈。

    可是他没有办法。展益跟展历展阳几个,自从上次之后,不说团结一心,反而越发的闹得不成样子。

    展烈能力不错,可是展家家大业大,他以前并没有把全部的担子挑过去,很多事,他都没办法做决断。做事瞻前顾后,实在没有展坤当年的风范。

    要不是池叔实在找不到人了,他也不会舍下这张老脸,来这里求展昊泽。

    展昊泽勾起了唇角:“退后一步?怎么退后?”

    “你接手展家,让展家成为你的,如何?”

    “你确定,你能作主?展坤可还没死呢。”

    他真呼展坤的名字,神情满是嘲讽,不带丝毫敬意。池叔也不生气。

    “老爷子现在是什么情景,我不信你会不知道。所以现在我是能作主的。”

    池叔跟在展坤身边已经超过了三十年,在展家,他有绝对的权威。他也有信心,只要有他在,那些人,翻不出什么浪来。

    展昊泽沉默,他并没有接池叔的话。池叔也不急,他今天耐心极好,就等着展昊泽妥协。

    站在展昊泽身边的汤华,看着他一脸纠结,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止住。

    似乎是察觉到下属的心思,展昊泽将那一叠照片拿起来,看着池叔脸上的自得跟笃定,他一张一张的撕掉那些照片。

    “我拒绝。”

    “你——”

    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答案的池叔,这会愣在当场。他呆滞了近一分钟,在展昊泽叫汤华赶人的时候,他突然将双手撑在了办公桌上。

    “展昊泽,你确定?”

    “没什么不确定的。”

    老六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池叔怕他采取极端手段,暂时不敢伤害老六。而他有把握,能把老六带出来。

    “你不想要陆涛的命了吗?”陆涛指的就是老六。

    “一个下属而已,不过你如果敢伤他,我会十倍,百倍的回报在展家身上。”展昊泽并不惧怕池叔的威胁:“你大可以试试。”

    “是吗?”池叔冷笑,从口袋里又拿出几张照片:“恩,你厉害,你不在乎陆涛的命,那么,你也不在乎她的命了吗?”

    这一次放在办公桌上的,赫然是施梦绾的照片。

    上面一张是施梦绾的单人照,而第二张,却是展昊泽跟施梦绾在法国那一次,他们一起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的模样。

    展昊泽的目光变得阴鸷而危险,他差点就要忍不住站起来,但是很快又坐了下去。

    “你如果敢碰她一根头发,你信不信,我会让你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什么滋味。”

    “别激动。”池叔根本不在意他的威胁:“你要是这么激动,后面的我们也没办法淡下去了,你说是吧?”

    展昊泽知道自己刚才失控了。他应该表现得再淡定一点的。

    这种弱点被人抓在手中让他感觉十分不爽。

    “你到底想做什么?”

    池叔笑了笑:“停下你所有的报复,回展家,撑起大局。”

    展昊泽脸色相当难看。池叔也不急,他能跟在展坤身边三十年,一步步走到现在在展家呼风唤雨,也不是吃素的。

    “如果我拒绝呢?”

    “我想,你应该没什么选择的余地。”池叔不介意说明事实:“对,你也可以拒绝,不过那位陆先生跟这位施小姐的命,就不是我能保证的了。”

    看着展昊泽阴沉的脸,池叔轻笑:“当然,你也可以现在绑了我,把我这个老家伙用来跟展家交换人质,不过,我年纪这么大了,真的死了也什么遗憾了。真有他们两个给我陪葬,我也值了。你说是吧?”

    展昊泽盯着池叔的脸,他完全没有收敛自己身上的气势。那个威压让池叔这样老江湖都感觉到有些微颤意。

    只是展昊泽越是这样,池叔就越是坚定了要让他回归展家的决心。

    这样的人,才撑得起展家。

    办公室的气氛相当的沉默。展昊泽坐在那不动,身后的汤华完全听他的,自然不会去在这种时候打扰他。

    他不说话,池叔也不急。本来也没打算展昊泽会一下子就答应,但是他在赌。

    毕竟是展烈跟乔若柳的孩子,展昊泽像展坤,又不像。手段上像,可是心理上,只怕还是有柔软的地方。

    而这一点柔软的地方,足以让池叔去利用了。

    十分钟之后,展昊泽终于开口了:“好,我同意。但是我有几个条件。”

    “你说。”

    “第一,老头子年纪大了,既然身体不好,就别老出来蹦达了,好好静养吧。”

    这是要把展坤隔离开了,池叔有些迟疑,最后点头。反正现在展坤的代言人也是他。

    展坤吩咐的事,由他去做。只要他盯着,没人会闹到展坤面前去。

    “可以。”

    “第二,展家我接手,我不想看到其它的展家人。”

    “这有点强人所难啊。毕竟他们现在各司其职,暂时,并不会防碍到你什么。”

    “如果你不答应,就没得谈,我是那个人的孙子,你要是惹急了我,大不了鱼死网破。”

    “好。我答应。”

    反正那帮草包废物,留在展家作用也不大。留不留都无所谓。

    “第三,放了我的人,还有,你要保证,你永远都不碰我的人。不准伤害他们。”

    “没问题。既然你愿意接手展家,那就是我的主人。我不但会让人把针对你的追杀令撤销,更可以让人保护好你在乎的人。”

    保护?这个保护是什么意思。展昊泽再清楚不过。

    他冷冷的看着池叔:“给我一个星期,我把事情安排好,会进公司的。”

    “好。我等你一个星期。”

    得到肯定答复的池叔这会特别好说话:“若是你觉得一个星期不够,多些时间也可以。”

    池叔走了,展昊泽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汤华不无担心的开口:“老大?”

    展昊泽没有看他,他半闭着眼睛,声音很轻:“放心吧。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施梦绾的生活恢复了平静。那天之后,展昊泽再没有来找过她。

    一晃又是一个多月。苏青桑的肚子已经大了。她几次想飞去荣城看她,但是手上事情太多了。

    工作室招了两个新人,慢慢上了手,但是很多服装在微博上被人要求量产。

    一直做私人订制,当然也不会差什么。但是总还差那么一点意思。

    想做大,就要量产,这个道理,施梦绾懂。

    接下来的时间她跑了几家工厂,又跑了几家原材料的生产厂家。忙碌让她无暇去顾及自己的事情。

    施妈妈大概也猜到些什么,自从最后一次相亲被搅黄以后,没再提让她相亲的事。

    这样一来,施梦绾清静了不少。这天跑完最后一家代工厂。回市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这一段路虽然已经修好了,可是车辆并不多。

    施梦绾开到一半,也不知道是有石子还是其它,车子颠了一下。施梦绾快速的反应过来,握紧了方向盘。

    终于将车身稳住之后,正想着继续开。却发现车子好像是抛锚了还是怎么,竟然不动了。

    她连着发动几次都没能把车子发动之后就赶紧下了车,想看看是哪出了问题,如果不行,就只能打电话叫拖车了。

    施梦绾下了车,将前盖打开。她对车的问题理解不多,这个举动也只是想看看怎么解决。

    天色已晚她一个人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想想还真有些瘆得慌。

    撑起了前车盖,她借着手机的灯光检查了一下,以她的水平没法发现自己的车有什么问题。

    检查了半天,施梦绾实在看不出来她正想着打电话叫拖车,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小姐,车子坏了。要不要哥帮你看看啊?”

    施梦绾被这突然响起的身体吓了一跳,她转过身,就看到了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围了几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小年青。

    说话的就是为首的一个男人,穿着件黑色夹克。又似乎是自以为帅气的甩了甩头。

    “小姐,来,让哥几个给你检查检查。”

    施梦绾咽了咽唾沫,眼前的情形似乎不太好:“不用了,我已经叫拖车了。”

    她捏着手机,不着痕迹的想报警。为首那个男人却在此时一把将她的手机抽走。

    “小姐不要这样不领情嘛。怎么说我们哥几个也是好意。”

    说话的时候,他往后面挥了挥手:“来,你们几个,好好的给这位美丽的小姐检查检查。”

    夜色下,施梦绾的脸色苍白。她强行镇定,对着那人伸出手:“把手机还给我。我不需要你们检查。”

    “小姐,说不定,你呆会就会需要了呢?”

    黑色夹克笑得一脸邪气。他带来的几个人已经向着施梦绾靠近了。

    施梦绾这下是真的吓到了,她只有一个人,对方却有六个。

    将身体紧紧的贴着车前盖,她还在想要怎么脱身。身后突然响起来一阵车声。

    她转过脸,车身的灯光刚好就照在她脸上,让她一时眯起了眼睛。

    黑色夹克几个人这会也没急着动作,以为等对方走了再继续。

    哪里知道那辆车却在他们身边停下了。也在这个时候,黑色夹克看清楚了。对方不是一辆车。是五辆。

    前面两辆宾利,后面两辆宾利。中间开着的却是劳斯莱斯幻影。

    就算没什么常识的人,看到这一排的豪车也怔了一下。何况是黄毛他们这样的小混混。

    施梦绾这会也看清楚了,她看着前后车辆下来不少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

    有人打开了劳斯莱斯的后车门,上面先下来的是一双极其修长而又有力的双腿。

    车灯的光影中,那腿的主人,朝着施梦绾的所在,一步又一步的走过来。

    施梦绾咽了咽唾沫,不及反应,腿的主人已经走到她面前了。

    那几个小年青这会吓得腔都不敢开了。展昊泽看着施梦绾,对着她伸出手。

    施梦绾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竟然鬼使神差的把手往后避开,抽回来。

    不光如此,她还往边上站了一步。她忘记边上有人,这样一站,就撞到了边上站着的小混混。

    施梦绾这次想避开来不及,身体再往边上却失去了平衡,就这么往一边倒去。

    展昊泽的手及时的扶住了她的腰,下一秒,她被她打横抱了起来。

    将她的头按进自己的胸膛,展昊泽给了为首的黑衣人一记眼神。

    那人会意,那黑色夹克意识到不好,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很快的,展昊泽他们身后就响起了阵阵哀嚎声跟打斗声。

    施梦绾想探出头去看,可是人已经被展昊泽抱进车里了。

    施梦绾跟展昊泽又有差不多两个月不见了。坐在车里,她没有空往外面看,就这么看着展昊泽,敏感的发现,眼前的展昊泽,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她来不及去思考,展昊泽哪里不一样了,他已经又一次将她的身体捞过去,抱进了怀里。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