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章 请你离开
    施梦绾拒绝这样的纠缠。她需要在最短的时间把展昊泽忘记,而不是任他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她面前。

    展昊泽却像是没注意到她脸上的难看之色一样,倏地伸出手,将她扣在了怀里。

    施梦绾愣了一下,想推开他,他却将自己抱得很紧。

    展昊泽的下颌抵头施梦绾的发顶。闻着她发间的馨香,感觉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了。

    他搂在她腰上的手收得有些紧,那种担心她会出事的感觉让他一时失了理智。

    施梦绾并没有让他抱太久,她突然抬起手肘,用力的撞向他的胸膛。

    展昊泽没防备她竟然会对自己动手,身体一时退后了两步,同时也松开了手。

    施梦绾深吸口气,她的意志真的不算坚定。尤其是每次遇到跟展昊泽相关的事情上尤其如此。

    可这不表示她一定就是没有底线,没有原则的人。

    相反,正是因为她有原则跟底线,才越发的不能接受展昊泽这样的作派。

    “展昊泽。你一定要这样吗?”

    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不断的靠近,不断的动摇她的意志呢?

    “绾绾。”展昊泽想着陈菲菲的车祸,他的眉心紧紧的拧作一处。

    那些解释不好说出口,那些担心他也不愿意让她知道。可是看着施梦绾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他又有些迟疑了。

    他不说话,施梦绾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也跟着沉默。

    无声的沉默,两个人对立着着。几分钟过去,施梦绾终于受不了眼前这样的局面。

    她不想再开口,也不看展昊泽,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坐好。

    她手上还有一个订单没赶完,她想着快点赶完了,好去荣城看苏青桑。

    虽然她现在身边不缺人照顾,自己又是妇产科的医生,可是她还是想亲眼看看她,确定她平安无事再说。

    她的手刚碰到了鼠标,展昊泽就走到她面前来了。

    他握住她的手,让她一时没办法继续。

    “展昊泽。”他就算是发疯,这会已经是发够了吧?

    “跟我去青城。”

    他要去青城亲自解决展家那些麻烦,在那之前,他一定要把她放在自己的面前,放在他眼皮底下才安心。

    施梦绾眨了眨眼睛,有一瞬间以为眼前的男人是被人附身了。

    “你说什么?”

    “跟我去青城。”似乎是怕施梦绾不太明白一般,他不介意说得更清楚一点:“我爸爸是青城人。我的家也算是在青城,我想带你回去。”

    施梦绾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轻笑一声:“你这个意思是,带我家长?”

    展昊泽拧眉,他并不是那个意思。在他心里,展家没有一个人有资格担得上是这“家长”二字。

    “你不需要见他们。”在展昊泽心里,那都是一群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甚至他跟展坤之间,是不死不休的愁人。

    施梦绾误会了他的意思。她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意思,唯一能确定的只有一点,展昊泽从来没有想过要带她见家人。

    “展昊泽,你走吧。我不会跟你去青城的。”

    她之前听施妈妈说过,展昊泽的父亲另娶,又有了后妈。估计不光是后妈,后妈可能还有自己的孩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展昊泽跟家人的关系肯定不好。她也不会真的要求要去见他的家人。

    可是刚才展昊泽的话,让她多少有些不舒服。

    既然她不是想着带她去青城见家人,又何必说要带她去青城?

    将自己的手从展昊泽的手里抽了回来,施梦绾脸上的防备比刚才更明显。

    “绾绾——”展昊泽脸上的神情越发的纠结。有心想多少提一下,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还有事要做,展总如果没事的话,还请离开吧。”

    说话的时候,她重新将注意力放到眼前的屏幕上。

    展昊泽还要说什么,手机此时又响了。是汤华的电话,他带来两个消息。

    那两个消息让展昊泽的脸色有些微变,挂了电话以后,他看着施梦绾。

    她正专心盯着屏幕,她上的鼠标不明点几下,似乎完全没有受他影响一般。

    展昊泽后面的话没法说了:“绾绾,我最近可能会要忙一段时间,等我忙完了,我再来接你去青城。”

    “不用了。”施梦绾头也不抬:“我没兴趣。”

    冰冷的语气满是抗拒,展昊泽无奈,更何况眼前确实是多事之秋。他只好先离开。

    “绾绾你等我,我一定会来接你。”

    那个时候如果已经将事情都解决了,那么再来接她去青城,才会更简单一些。

    施梦绾像是没听到一般,依然专注于手上的工作,却在展昊泽走了之后放下了鼠标,目光看着远处不知名的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展昊泽出了办公楼,汤华已经将车停在楼下了。

    他快速的上车,汤华脸上有几分急色:“老大,这事你看怎么办?”

    展坤那个老不死的,竟然对老大下追杀令。虽然这样的追杀只是在展家内部发出。

    可是展家是什么家族?早年就是靠着做一些偏门生意,才把展家做到现在这个地步。

    展家有自己的杀手堂,不一定能跟国际上那些专业的排名数一数二的杀手相比,但也相当厉害。

    这么多年以来,展坤借着这个杀手堂,除掉了不少他的眼中钉。

    现在,展坤竟然把这样的追杀令用到了他身上。不是警告,不是敲打,他是真真切切的想要自己的命。

    展昊泽神情难得有一丝凝重,之前还以为陈菲菲的受伤是对他的警告,现在想来并不是。

    想到上次池叔找上门来时说的那些话,他似乎是有点明白了。

    展家第二代也好第三代也好,现在都没有拿得出手的继承人。

    展坤已经老去,谁能再带着展家继续过去那几十年的辉煌还真没有那么容易的。池叔只怕是背着展坤,想着让自己挑起展家的大梁。

    他却不知道,他对展家,对展坤的厌恶,已经刻到了骨子里。不管展家如何,他都不为所动。

    “老大?”他不说话,汤华有些担心。

    “回青城。”展昊泽在几秒之内,快速的做了决定。汤华却并不意外。

    “可是我们走了,陈菲菲怎么办?”

    其实他是想问,施梦绾怎么办?展家那帮人现在只是一时手忙脚乱罢了,他们又不是笨蛋。

    等反应过来,一定会明白,陈菲菲就是一挡箭牌,一点用也没有。

    展昊泽眯着眼睛,似乎是想到什么一般:“走吧,去一趟医院再回青城。”

    不管如何,陈菲菲此次受伤都是因为他,陈家到底对他有救命之恩,他还是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的。

    …………

    青城的天气经过这些日子已经开始变凉。展昊泽坐在车里,看着司机第十三次甩掉了身后的尾巴。

    看了身后的车流一眼:“阿华,老头子最近怎么样。”

    “还有一口气吊着。”都中风两次了,这次中风更是带来了相当严重的后果,偏偏展坤命大,都这样了,就是不死。

    还有空来对付展昊泽?实在是他之前的动作太轻了。

    “跟老六老七说一声,让他们动作再快一点。”

    虽然这有些强人所难,但这个时候,他没有别的选择。

    汤华理解的点头:“好,我相信老六老七都会安排好的。”

    但愿。展昊泽这样希望,却不能真的完全放松警惕。

    事实上展家在青城经营了几十年,势力盘根错节,真不是一下两下能完全击垮的。

    他之前有些轻敌了。

    可是不管如何他都不会停手,哪怕这个过程比他以为的,要难。

    展昊泽眯起了眼睛,神情之间尽是危险。

    ………………

    展坤是个十分主观,又十分独·断的人。在他心里,如果有别人做什么事情不如他的意,那一定是别人的错,不是他的错。

    他从来不会去反省自己的问题,自然也不会觉得,他一手教出来的儿子现在跟着一个女人沦落成为家庭主妇,是他的错。

    这是那个女人的错,是那个女人的问题。是她勾1引了自己的儿子,是她让展烈变成这样。

    展坤当年既然做的是偏门的生意,就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

    在知道那个女人害得儿子变成如今这般模样时,他就起了杀心,对于那个女人。他一定是要除掉的。

    可是一开始,他并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展烈的外家好像知道了什么,对这个外孙跟外孙的孩子还是很保护的。

    他一时没有下手的机会,不表示永远没有下手的机会。

    他决定先等一段时间,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再把那个女人除掉。

    他一开始并没有等到机会,这一度让他沮丧。后来甚至不惜把展执跟民权带到身边去想着培养一段时间。

    可是有了展烈在前,其它的私生子自然不可能让展坤满意了。

    越是不满意,他越是恨展烈,恨展烈那个妻子。

    后来展坤的机会,终于来了。因为权利更替。展烈的外家遇到了一些麻烦。暂时顾不上展烈了。这对展坤来说,就是机会来了。

    之前因为顾忌展烈的外家,他迟迟不下手。现在展烈的外家出事,他的机会就来了。

    而这个时候,展烈带着他的妻子已经在外面生活了好几年了。

    一家三口在另一个城市,过着最普通,最平凡的生活。再次看到那些调查资料的展坤,依然是极为生气的。

    因为这么多年,他竟然没有挑出一个可以继承他事业的孩子。可以继承的展烈却又被一个女人迷了心窍。

    不能忍。展坤决定除掉那个女人。在除掉之前,他本着最后一丝父子情上了门。

    一开始,展坤决定先礼后兵。如果展烈肯乖乖跟他回家,那他可以只杀了那个女人,让他带那个贱种回家。

    可是如果展烈不听他的话,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展坤找上门时,展烈自然是十分意外。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其实好几年前就盯上自己了。

    看到父亲,展烈还是高兴的。但那个高兴并没有维持太久。

    “展烈,你太让我失望了。”

    从小到大,一惯冷血淡漠的展坤,依然摆出了那样一张脸。

    “爸——”

    “你别叫我。”展坤很生气:“你为了一个女人,把展家,把我们家族的荣誉放哪去了?”

    展烈沉默,他确实是辜负了展坤的栽培,不过:“爸,若柳是个好女人。你若是真的接触过她,你一定会喜欢她的。”

    “哼。不可能。”

    “是真的。”展烈到底还是太天真,这个时候,还在试图说服世坤,让他接受自己的妻子。

    “若柳是一个特别好的女人,爸,你真的——”

    “闭嘴。”展坤瞪着眼前的儿子,只恨不得一手掐死他。

    只是今天来的目的并不是跟儿子耍嘴皮子的。展坤冷着张脸,拿出了一把枪,将那把枪扔到了展烈面前。

    “拿着。”

    “爸?”展坤被吓了一跳,枪他并不陌生,可是离开展家以后,他倒是多年没有碰过了。

    “你是我的儿子,你总不至于这么孬种吧?”

    展坤冷笑:“不要说我这个当老子的不给你机会。”

    “爸什么意思?”

    “拿起来。”

    展坤喝到,展烈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拿起了那把枪。

    “爸?”

    “杀了她——”

    展坤说话的时候,指向了刚从楼上下来,才把自己家坏小子安顿好的乔若柳。

    “爸?”

    展烈这几年过得太安逸了,安逸到他都忘记了展家是靠什么发家的。

    他看着手上的枪,又看了眼展坤,最后像是扔什么烫手山芋一样将手上的枪一把扔出去了,就扔在茶几上。

    “爸。你,你疯了吗?”展烈的神情满是震惊跟指责。

    “我说。”展坤看着自己这个没什么出息的孩子,将枪又一次推向了展烈身边。

    “你之前不是说想回展家去?既然是这样,那就把这个女人杀了。她死了,你就可以回展家了。”

    “爸。你要这样说,我这辈子都不回展家了。”

    展烈的话让展坤眯起了眼睛,一脸的怒色,最后,他在展烈之前拿起了枪。对上了已经站在那,有些被吓坏的乔若柳。婚心计,老公轻点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