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章:绾绾,我好想你
    得到展家?展昊泽只觉得这人可笑得很。

    他什么时候想过要得到展家了?不管是钱还是地位,他更喜欢自己亲手赚来的。

    展家的一切他丝毫不想要,展家以后在他心里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他亲手毁掉。

    他现在已经在这样做了,而离最后一步,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一点就算是展昊泽也不得不承认,那展坤心狠手辣做事儿狠绝也不是没有道理。看看这些年展家在他手上发展出来的势力跟势头就知道了。

    不过那又如何?他一点也不带怕的。

    “你来就是想说这些废话的?”

    池叔一噎。想到自己来的目的,有心想发作又不得不沉下心来:“昊泽。展家家大业大。第三代的子孙里其它人能力如何,想来这一段时间你也是看在眼中的。既然是这样,何不退一步?你的目的不过就是想得到展家罢了。现在我去说服老爷子,让他把展家给你,你也停下你那些动作,如何?”

    池叔觉得这样很好。他跟了展坤多年,对展坤的脾气个性了解得很透澈。

    现在展坤人已经病成这样了,这一个多月,要不是不能见到展家在他手上倒下去的那口气撑着,只怕展坤已经彻底不行了。

    池叔手上的展家的追杀令捏了这近两个月的时间了,一直没有发出去,不是因为他心软或者是旁的原因。真的只是权衡之后,发现让展昊泽来接手展家是最好的结果。

    他虽然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可是这么些年,他在展家在展坤身边一直都是说一不二的。

    他的立场在某些方面跟展坤是一样的。这么大的惊喜砸过来,对展昊泽来说,那是天大的恩赐。

    可惜的是,他对展昊泽并不了解。他以为展昊泽是展益他们一挂的。却不知道,在展昊泽心里,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比得上他想毁灭展家的决心。

    展昊泽眯着眼睛,看着池叔的脸。

    “把展家给我?”

    “是。”

    “你确定?”

    “当然。”池叔心里还有一丝自得:“你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

    展昊泽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池叔,眼神阴冷。他也不开口,那个眼神就足够让人受不了了。

    池叔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了,他怎么说也是跟在展坤身边很久的老人了,怎么会被一个小辈的眼神给震到?

    可是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然真的生出一种后背生凉之感。

    展昊泽一直不开口,池叔咽了咽唾沫,极力稳住自己的声调:“这样的好事,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坐在沙发上的展昊泽此时终于换了一个姿势,他打了个响指。很快就有人进来了。

    “扔出去。”

    简单的三个字让池叔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在展坤面前得意半辈子的老脸就这么荡然无存。

    “展昊泽,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手臂被人架起来的瞬间,池叔的脸色一变。

    在他被人拖走之前,展昊泽终于起身。他极为缓慢的走到了池叔的面前,那双眼满是阴鸷的看着池叔。

    “我一直都知道我在做什么,不知道的是你们。”

    “展家,我不稀罕。我想要的,只是把他毁掉而已。”

    看着池叔震惊的眼,他冷冷的勾唇:“毕竟,当年的事,总要有人为他们陪葬的。你说是吧?”

    池叔这一下是真的震惊了,他瞪大眼睛看着展昊泽,怎么也不敢相信,展昊泽竟然知道当年的事。

    “你胡说什么?什么当年的事?”

    他想装傻,展昊泽没耐心奉陪,手一摆,他挥了挥手:“扔出去吧。”

    在展坤身边风光了半辈子的池叔,就这么被扔了出去。

    展昊泽坐回了沙发上,汤华在此时进门。弯下腰来:“老大,展益托了人递话,说想见你。”

    “展益?”

    展昊泽眯了眯眼睛,想到展益最近的一些动作。

    能力还是有点的,不过跟他的决心相比,不够看。

    “不见。”展昊泽站了起来:“准备飞机,飞林市,这边剩下的事情,让老六跟老七盯紧一点。”

    “是。”汤华看展昊泽的脸色,难得的有了跟他开玩笑的心思:“你这是想见小嫂子了?”

    从上次展昊泽回林市到现在,已经过了都要两个月了。

    展昊泽瞪了汤华一眼,没否认,只是脚步快了几分。

    …………

    最近这两个月,施梦绾的日子过得算是很顺心了。法国比赛后,工作室又招了两个新人。

    新人能力还不错,试用了这两个多月下来发现都是可造之材。设计理念跟想法也是跟她极为合拍。

    工作室业务蒸蒸日上,她也开始陷入工作中,让自己忙碌起来。

    展昊泽自从那天之后,再没有来找过她。她曾经梦到过那个男人,梦见他竟然又一次偷偷配了她家的钥匙,跑她家来看她。

    可是醒来后才发现是梦。而清醒之后,她甚至在房间里闻到过展昊泽的气息。这让她一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幸好,那天之后她再没有梦到过展昊泽了。这让她在放松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失落。

    忘是不可能废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忘掉。

    不管是当年十二岁的初遇,还是重逢之后的一切。对于施梦绾来说,那都是刻在她内心深处的回忆,不可或忘。

    她还在想,或许她需要更久的时间,来强迫自己忘掉那一切。

    却不想,还不等她给自己时间冷静,施妈妈那一头坐不住了。

    自从上次见过展昊泽之后,施妈妈就不放心了起来。原来想着施梦绾是一个有分寸的孩子,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跟一个有未婚妻的人扯上什么关系。

    这可不是施妈妈能容忍的。她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自己对施梦绾关心太少了。

    所以等她回到家里,仔细一琢磨,觉得还是要让施梦绾去相亲。

    这外面认识的人,多不靠谱。可是相亲不一样了。相亲认识的人,一是知根知底,二是他这个当妈的还可以帮着把把关,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合适,更理想?

    想明白了的施妈妈对施梦绾的事上了心。倒霉的却是施梦绾了。

    她妈三天两头安排相亲。至于相亲的对象,大多数都是镇上的。

    除了镇上,还有一些不知道远到哪里去了,八竿子都打不上关系的一些远亲,听说了施妈妈要找人跟施梦绾相亲,介绍过来的。

    镇上的,县里的,还有林市的。

    施梦绾烦不胜烦,却又不能拒绝。她一拒绝,施妈妈就问一句,你是不是还忘不了那个姓展的?

    这话一压过来,为了证明自己已经忘了“姓展的”,施梦绾这段时间没少相亲。

    这天中午,她刚准备叫小纪叫外卖。手机就响了,还是施妈妈。

    毫无例外,又是让她相亲的事。先说那个男人的条件,又说如何如何好。

    当然,所有的相亲对象无一例外的,就是都能接受入赘。愿意做上门女婿,生下来的孩子姓施。

    施梦绾有时候都不得不佩服,她妈到底是从哪找来这么多愿意答应她家条件的?

    还是说现在的男人都已经这样退而求其次了吗?听说现在男女比例失调。过两年会产生至少三千多万的光棍。

    以前施梦绾还不信,现在一想,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毕竟要不是这么多男人娶不上老婆,怎么这样的条件随随便便就答应了呢?

    在心里感慨了一番,最后挂了电话。只是没消停多久,手机又响了。

    施梦绾这会已经是有气无力了:“喂。妈。”

    怕施妈妈又要念她很久,她抢先开口:“我知道了。你不要再提醒我了,今天晚上七点,星辉咖啡厅。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去的。”

    电话那边却没响起的却是施梦绾不陌生的一个声音。

    “梦绾这是要去相亲吗?”

    施梦绾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没看来电显示就把电话挂了。

    “万显阳?”

    “是我。”万显阳的声音听起来透着几分促狭:“梦绾要相亲,竟然不考虑我,真的是太让我伤心了。”

    “万显阳。”这话施梦绾真的没办法接:“你——”

    “你晚上的相亲就推了吧,有我在,还相什么亲啊?”

    “怎么推?那可是我妈安排的。”

    “有阿姨的电话吗?需要我亲自打电话去解释一下吗?”

    “万显阳,别闹了。”施梦绾哪里敢让他跟施妈妈联系?万一造成点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我没闹啊。我说的是认真的。”

    “万显阳。”施梦绾头痛了:“你别来添乱了,我自己会解决的。”

    借口自己要去吃饭,施梦绾把万显阳给打发了。挂了电话,施梦绾有半天的闪神。

    她喜欢的,不喜欢她。

    喜欢她的,她不喜欢。还真的是——

    施梦绾想了想,到底没有继续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眼下她手上又接了一个订单,对方指名要她来设计。

    她于是又忙了起来。到了下班时间,不死心的施梦绾在办公室拖到不能再拖了,才决定去星光咖啡厅。

    小纪小邱几个还没下班,看到施梦绾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时都有些好笑。

    施梦绾被逼相亲是整个工作室的秘密。毕竟施妈妈上一次在走之前,还特意来过工作室。

    一是看女儿工作的环境,谢谢这些人的照顾。二也是来看看,有没有合适女儿的人选。

    后来更是时不时打电话来安排相亲。施梦绾不接电话,自然有人替她接。如此,整个工作室都知道了。

    他们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刺激了施梦绾,她咬牙,瞪了那些人一眼:“你们要是再笑,这个月奖金就没有了。”

    小纪几个不敢笑了,施梦绾终于觉得闷着的那口气顺了不少。却还是不得不往星光咖啡厅去了。

    这个相亲的地点据说是那个相亲对象安排的。离施梦绾的工作室也算挺近的。

    施梦绾哪怕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施妈妈安排的人还算是靠谱。少有网上他们说到的那种奇葩。

    也是,施妈妈见过展昊泽之后,就草木皆兵了起来。拉来的男人虽然数量不少,但都是恨不得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都扒个清楚。

    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施梦绾面前的这些相亲对象,还真的都看得过去。

    进了门,施梦绾的目光下意识的搜寻起了她这个不知道是第十八还是十九个的相亲对象。

    来之前施妈妈已经把照片发到了她手机上。她一直没空看,这会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戴着眼镜的男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这会人来了,却不得不一见。

    环视了一圈,没找到她的相亲对象,施梦绾挑了个位置坐下。拿起手机刷起了微博。

    今天的热点话题有一个,就是问#你遇到过的奇葩相亲对象#,施梦绾随意瞄了几眼,看着上面五花八门的奇葩男人,心中对施妈妈的眼光认同了不少。

    说真的,要不是因为她对展昊泽念念不忘,就施妈妈挑的这些相亲对象里,她随便扯一个结婚,想来也不会太差。

    不过今天这个,却是半天也没出现。施梦绾看了眼时间,离七点已经过去十分钟了,相亲对象还没到,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不会是在路上出什么事了吧?

    施梦绾不愿意这样想,却还是不得不想着打电话联系一下。

    只是不等她把电话打通,她的对面已经有人坐了下来了。

    “梦绾。”万显阳手上又是拿着一大束玫瑰花,此时看着施梦绾惊诧的脸,他笑得不知道有多灿烂。

    “好久不见。”

    对于万显阳递过来的花,施梦绾没有急着接。她电话没打通,还在想着继续——

    “如果你是想打电话给你那个姓陈的相亲对象,你可以不用打了。”

    万显阳十分“好心”的提醒她:“刚才我已经跟他谈过了。他听说我是你的男朋友之后,十分大方的说,祝我们幸福。”

    施梦绾这会已经不知道自己要摆什么表情了。看着万显阳,她在心里长叹口气:“万显阳,其实,你没必要这样。我能应付的。”

    万显阳蹙眉:“你以为,我是想着帮你摆脱相亲对象?”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万显阳有些生气的站了起来,然后很快又坐下。他将那束花放到一旁,极为认真的看着施梦绾的脸:“我是认真的。你既然要相亲,为什么不考虑我?难道我会比那些相亲对象差?”

    别闹了,就刚才那个眼镜男。他还没怎么招,不过是晃了晃拳头,对方就知难而退了。这样的男人哪里配得上绾绾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万显阳这次本来是没打算跟施梦绾见面的,毕竟他这次能呆在林市的时间也只有两天,还有好些事没做。

    但是本来就是想着打个电话在施梦绾面前刷一下存在感,没想到就听到了她要相亲的i8ith。

    “我们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了?”万显阳就不明白了:“你说家世,我家又不是那种看门弟的人家。我们万家也有跟小门小户联姻的先例。你说感情,我对你一片真心,难道不比那些见都没见几次的相亲对象强?再说你就算觉得你嫁到荣城你没个伴,不愿意,可不是还有小嫂子么?我跟霍靳尧是发小,你真跟我在一起了,不是正好可以跟小嫂子作伴了?我实在想不出来,我哪里不如你那些相亲对象了。”

    自从认识以来,万显阳一直算是温和有礼。幽默风趣又不掩盖他身为商人本身的那几分功利。

    但这样一口气说一大串话的,施梦绾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万显阳。

    她略移开些目光,看了眼那束红艳的玫瑰花:“因为你永远也做不到我的条件。”

    “什么意思?”万显阳不太明白,施梦绾一方面是真的想让他死心,一方面也是很认真的提出自己的条件。

    “我妈跟我爸只生了我跟我妹两个女儿。而我答应了我父母,以后如果要结婚,就是找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万显阳的神情略有些怪异:“什么意思?”

    “就是,我们家要求女婿入赘。生下来的孩子跟我姓。”

    施梦绾这一句说得格外坚定。这一次万显阳没急着开口了。

    他坐在椅子上,似乎是没想到施梦绾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不是。”施梦绾摇头:“我是认真的。”

    见到万显阳还没反应过来,她很轻的开口:“万显阳,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你什么身份,我很清楚,所以,我知道你们家不可能让你去当上门女婿,更不可能让生下来的孩子跟我姓。既然你明知道不可能,又何必执着于我呢?”

    万显阳的家世,施梦绾没有特意去打听过,可是有些事情,她却是不用打听都知道。

    霍靳尧的发小,家世相当不俗。他自己名下经营的古董铺子几乎是日进斗金。要家世有家世,有外在有外在。

    这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同意入赘?

    施梦绾言尽于此,借着万显阳发呆的功夫站了起来,说去洗手间,其实是给万显阳一个时间去消化她的话。

    她相信万显阳明白了,也许呆会就走了。

    她进了洗手间,给自己洗了把脸,冷静冷静。

    不管怎么样,今天这场相亲算是避免了,毕竟有万显阳在,那之前那个相亲对象就不用她来打发了。

    只是她高兴得太早,她这边脸上的水还没干呢,施妈妈的电话就过来了。

    “你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又跟那个姓展的在一起了?我怎么听说你不好好相亲,反而是跟让人把那个人给赶走了?”

    “妈,没有的事。”

    “不是是姓展的是谁?绾绾,你不会是不想相亲,所以随便找个男人来敷衍我吧?”

    “我没有,妈。”

    施梦绾觉得有时候她跟施妈妈真的没办法说得上话。

    这边还想着怎么解释,那边她脚步不停的往面走。走得有些快,没注意到前面有人。

    身体撞到人的瞬间,她掌心的手机差点飞出去。

    手机脱离手掌的同时,施梦绾想去捞,来人却比她快了一步。将手机接住,然后放到了她手里。

    施梦绾站在那里,下意识的捏住,却完全顾不上听施妈妈的话了,她就这么怔怔的看着眼前人。

    两个人也有差不多两个月没见了。眼前的男人高大依旧,可是神情间却透着疲色。人也瘦了不少。他此时看着她,眉眼弯弯,似乎尽是温柔。

    施梦绾被他那样的眼神给惊着了,甚至忘记了电话另一头的施妈妈还在说话。

    直到施妈妈又一声吼传来,她才胡乱的说了两句有事,把电话挂了。

    她刚挂掉电话,身体就被眼前的男人搂进了怀里。他抱着她,有点用力,又克制着不伤到她的力道。

    他将下颌在她的发顶轻轻的蹭了蹭,施梦绾身体僵硬,她没想到,展昊泽竟然还会出现在她面前。

    “绾绾。”她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我好想你。”

    温柔的,没有一丝戾气的嗓音。伴着他的拥抱,就这么简简单单的透露出他的意思。

    施梦绾有一瞬间是无法动弹的,她想,可能是因为之前两个月她压抑得太狠了,所以出现幻觉了。

    不然怎么会在这样的大白天看到展昊泽?

    看到展昊泽就算了,还看到这样温柔的展昊泽。

    “你——”

    她想说话,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能说什么。展昊泽将手臂轻轻收紧了些许,搂着她的腰半用巧劲,让她的身体离她贴得更近。

    “绾绾,我好想你。”

    他又说了一遍。林市天气渐凉,却不到冷的地步。男人穿着衬衫,没有系领带,胸膛的温度烫热了她的脸。

    她忍不住就抬起头去看他。他也在看她,跟她视线对上的瞬间,头一低,精准无误的吻上了她的唇。

    那一瞬间,施梦绾好像看到了,漫天的烟花绽开。

    之前那两个多月做的努力,一心想忘记掉展昊泽的决心。此时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