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4章 老大你这样太累了吧
    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施梦绾平稳的呼吸声。

    展昊泽也没有动作,就这样坐着看着施梦绾的脸。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东方渐白,床上的施梦绾转了个身。

    这样一来,就完全面对着展昊泽了。他低下头,在她的额头轻轻的印下一个吻。

    吻很轻,有如羽毛一般的拂过了施梦绾的额头。睡梦中的她微微拧眉。

    展昊泽没有去将她的眉心给抚平,他又看了一会,确定她没有清醒的痕迹后,起身离开了。

    下了楼,汤华还在等着。看到展昊泽的样子。叹了口气:“老大——”

    “走吧。”展昊泽上了车,回头看了眼那公寓一眼:“接下来怕是有一场硬仗要打。”

    他最近动作这么多,只怕展家那些人,都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只怕短时间之内,他不能再来见施梦绾了。

    “老大。”汤华看着展昊泽的模样,在心里叹了口气:“你这样也太累了。”

    展昊泽将身体往后靠,他闭目休息,在汤华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逸出一声极淡的叹息。

    “没关系,反正都习惯了。”

    这么多年,他殚精竭力不敢有丝毫放松。不管是在陈家也好,还是回青城也罢。

    汤华的唇抿成一条直线,转过脸去示意司机开车。他的眼睛有些红。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汤华重新看向展昊泽:“接下来去哪?”

    “进公司吧,把事情安排好。晚上再回青城。”

    “是。”

    ……………………

    展昊泽公司的事情很多。这几年,他为了扩张自己的企业,没少花心思。

    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自己有实力跟展家抗衡。虽然这很难,但是对他来说,却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花了一天时间把公司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了,又安排好守公司的人。把两个原本定好的要签的合同签了。

    他接下来要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青城。那才是他的主战场。

    上飞机之前,他没忘记问一下汤华展坤的现况。

    “我们的人昨天让展历展阳闹了那么一场之后,老头子就进了医院,据说抢救到了下半夜。这会人还在icu呢。”

    汤华的话无不幸灾乐祸的成分,但是脸上也有几分担心:“老大,你说老头子会不会就这样死了啊?”

    “不会。”展昊泽冷笑:“我说过了,他还有牵挂的事情没解决,不会就这样死了的。”

    “那我们接下来要不要把计划缓一缓?”

    “不用。”展昊泽没耐心,也不想缓:“看老头子什么时候醒,我这第二份大礼还要送给他们呢。”

    汤华笑了。大礼?可不是大礼么?估计老头子收了展昊泽的礼,得晕过去。

    不是开心得晕过去,是气得晕过去。、

    ………………

    展坤在icu。外面守着展烈,展执两兄弟。展烈坐在长椅上一脸焦急的看着亮着的灯的抢救室。他旁边坐着他的妻子毕淑巧,也是面有急色。

    跟他们相比,展执脸上的表情虽然也很凝重,但是却没多少急色。

    他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展益会意,转身就要往外面走。展历跟展阳却在此时挡在他前面。

    两个人这会形象都不怎么好,两个人都是鼻青脸肿的。展历手臂上还吊着绷带,明显是手被人打骨折了的模样。

    展阳也没好多少,他脸上也都是伤,虽然没有明显的骨折,也不若展历严重,可是那张脸的颜色实在是十分好看。

    这两个组合让人一眼看到就觉得怪异跟搞笑。不过现在在现场的人,没人笑得出来。

    “展益,你这是要去哪啊?你不会是想逃了吧?”

    展历跟展阳虽然在展坤眼中不能算是最理想的继承人。但是怎么说也是跟着展烈一直在老宅养大的。

    这两兄弟从小跟展坤不能说亲近,但至少比其它那些外面上不得台面的,在展坤面前总是更能露脸的。

    可是两个人都没想到会在半路杀出一个展益来。杀出一个展益来就算了。两个人还在展益手上吃这么大一亏。所以这会两个人看展益的眼神满是怨恨。

    展益面对他们的挑衅,却是一点也不怕。他相当的坦然。

    “逃?我需要逃?逃去哪?不过是爷爷交代了事给我做,虽然现在爷爷昏迷了。可是爷爷交代的事,我还是要去做完的。不然爷爷醒了,可会不高兴的。”

    到底还是年轻,冷不防从外面接回来。展益都控制不住脸上的得色。

    展历展阳气得不轻。尤其是展阳:“展益,你想就这走?没门,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了,你别想走。”

    “就是,不把话说清楚,别想走。”展历瞪着展益,抬起没受伤的手指着他:“你把我们两个打成这样,你想就这样走?”

    昨天展历跟展阳带着一身伤进了会场。一进门就冲着展益去了。

    两个人虽然受了伤,但是胜在是两个人。一个一拳一人一脚的往展益身上招呼。

    展益有展坤护着,没受什么伤。可是这样的好日子,却是生生被展历展阳破坏了。

    展坤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更没想到他精心安排的宴会会出这样大的乌龙。生气之下,直接就送来抢救了。

    “蠢货。”展益冷笑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你们出门都不带脑子吗?”

    “展益,你什么意思?”

    “展益,你混蛋。”

    展阳伸手又要朝展益的脸上挥过去,展益堪堪避开,一甩头,颇有些嘲讽的看着眼前的两个草包兄弟:“你们说是我揍了你们?你们说是我把你们弄成这样了?”

    不等两兄弟开口,展益向前一步:“你们怎么不想想,我会做这么蠢的事吗?你们根本就是被人当枪使了还不自知。不是蠢货是什么?”

    昨天是展益在人前第一次露脸。本来是大好的事情。可是在外面的展历展阳突然回来了。

    回来就算了,还弄出一身的伤,还一来就朝着他动手。那个举动生生的在打展坤的脸。这才把展坤气着了。气到住院了。

    展益当时忙着在老头子面前表演一下孝子贤孙。自然是没什么空来跟展历展阳两兄弟计较的。

    只是这会也算缓过来了,这是有人跟他不对付,使着展阳两兄弟的手来收拾自己呢。

    现在看到两个人还有闲心来找自己的麻烦,展益的语气自然称不上多好。

    “要不是你们蠢,爷爷也不会被气得进医院了。”

    以两兄弟的智商,实在也不会想到自己是被人挑唆后当枪使了。

    这会听到展益把展坤昏迷不醒的原因怪到自己头上。展历展阳俱是脸色一变:“你再说一句?”

    他们在外面出差,也算是为了展家的事累死累活。可是让他们听到什么消息?

    展坤竟然认回了另一个私生子的孩子。甚至打算公开将它介绍进入青城上流社会?

    他们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两兄弟匆匆结束手上的工作,第一时间回青城就是想问清楚这个展益是哪冒出来的。

    要知道,展家所有的孩子,如果没有经过展坤的承认,哪怕姓展,也是没有用的。

    可是等他们两个人回了青城,这刚下飞机,就被人打了。

    打他们的人说得很明白了,今天是展益的好日子,让他们有点眼色,不要上门讨人嫌。

    这对于展历展阳来说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不光是被人打的奇耻大辱,更是一种明晃晃的宣告,宣示他们以后在展家的地位。

    展历展阳怎么能忍呢?所以才会急匆匆上门,就是为了给展益一点教训。

    昨天他们还同怎么动手呢。这会被展益的话一激,两个人又一起往前站,打算让展益受点教训。

    展益根本不带怕的:“说你们蠢你们还真蠢。有这个闲心在这里找我的麻烦,还不如去想想,怎么找到那个元凶吧。”

    “元凶不就是你吗?你在这里装什么好人?”

    展历展阳气得不轻,两个人又向前一步,展历的手几乎就要戳到展益的脸了。

    “蠢猪就是蠢猪。冲动就算了,还没脑子。”

    展益的话让两个气得不轻,还不及开口,一直沉默的毕淑巧受不了的站了起来。

    “够了。”她步并两步走到了展益面前,瞪着眼前这个抢走她儿子地位的人:“展家现在还没轮到你作主。展历展阳再怎么不好,也是老爷子带在身边养大的。你算什么东西?”

    那边展执不干了。小辈们吵两句嘴,毕淑巧跳出来干嘛?

    “我说大嫂,你虽然是大嫂。但是说话做事也要讲点道理。本来老爷子就是因为他们气的。我们家展益也没说错啊。”

    展执身为展坤的儿子之一,要说能力也是有几分的。不然老头子在外面私生子众多,怎么能让老头子承认他的存在呢?

    可是他再怎么有能力,也架不住老头子一心捧着展烈。却拼命打压他们这些在外面的儿子。

    现在好了,好不容易老头子愿意提携一下小辈。尤其是自己的儿子竟然入了老头子的眼。这当人老子的,自然要在这个时候给儿子撑腰了。

    这边他们吵得不可开交,那边池叔看在眼里,却只能是在心里叹息。

    展坤当年是何等果断,又是何等有手段的人物?

    可是现在看看展家这些人,除了一个展烈勉强还能拿得出手,剩下的第三代里,真没有一个是可以担当大任的。

    不,倒也是有一个的。

    池叔想到那个人。展坤虽然不待见展昊泽,可是如果展昊泽可以为展家所用,展家一家能在他手上重新辉煌起来。

    偏偏展坤下的命令是要展昊泽的命。池叔昨天还没来得及吩咐下去收拾展昊泽,展家的追杀令他已经准备好了,这会却有点犹豫了。

    或许不必把展昊泽给杀了,老爷子没多少日子了。倒不如想办法把展昊泽收为已用。

    当然如果真的要达到那样的目的,只怕是要费一些周折。

    池叔这样一想,看了眼眼前这些人,转过身就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去了。

    他跟在展坤身边超过三十年,他说的话,就能代表展坤的意思。这一次,就让他自作主张一把吧。

    ……

    展昊泽可不会管,展家那帮人因为他闹成什么样子了。他现在正忙着准备第二份大礼。

    入夜。展家那一帮人,吵吵得累了,也懒得吵吵了。真正关心老头子的也没几个。到了时间除了展烈,都去休息了。

    展烈到了后半夜,也熬不住,去休息了。

    说真的,vip病房要医生有医生,要护工有护工。也不差他们在这里守着。

    可这帮人守着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让展坤醒来能第一眼看到他们,得个关注,得个表现。

    展烈演了半天的孝子,这会困了,自然去休息了。

    病房除了保镖,就没有其它人了。如上次一样,展昊泽依然轻易的就进了病房。

    不过这次老头子没醒。事实上,这次展坤受的刺激还真没有上一回来得大,可是却比上次还严重。

    真不是因为他看到展历展阳两个蠢货对着展益动手就发作了。

    而是他因为这个想到了跟池叔一样的,最让他烦燥跟纠结的问题。

    那就是展家发展了这么多年,从晚·清就开始的百年家族,到了他这里,竟然落到了后继无人的地步。

    这怎么不让展坤气闷?展益是无奈,他被逼作出的选择。

    可是展历跟展阳怎么说他也教过一段时间,却还是如此的愚蠢,如此不顾大局。

    作为展家的当家人不合格,就算是作为展家的子孙都不合格。被这样一刺激,所以展坤才又严重了。

    下午本来醒了,结果一醒来就听到展历跟展阳在外面吵着要给展益一个教训。

    他一受刺激,又晕了。

    展昊泽可没太多时间给展坤,他喜欢睡是他的事。他的时间宝贵得很。

    他看了一眼,将床头的一杯水端了起来,就这么缓缓的,倒在了展坤的脸上。

    展坤年纪大了,这会还没缓过来呢。被冷水浇一脸,哪怕这个季节并不冷,也让他难受。

    “……谁。”

    第一时间醒来,第一时间发现了站在自己床边的展昊泽。

    展坤想起来,可是刚中风的身体,哪有那个力气?

    展昊泽将手上的杯子随意放在一边。就这么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展坤。

    “你,你——”

    展坤擦干脸上的水,看到展昊泽时大惊,他不是让池叔把这人处理了?怎么还在这里?

    “我什么?”展昊泽冷笑:“我来,是有一份礼物送给你。”

    展坤一脸防备的看着他,根本不相信展昊泽有这么好心:“你,你滚出去,我不要你的礼物。”

    “你都不听听,我送的是什么吗?”

    展昊泽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意不达眼底,整个人看起来冷厉,阴沉。

    “你出去。我,我不想看到你。”

    展坤眼中有杀机。今天这事过后,他一定会让池叔把展昊泽给做了。

    “我也不想看到你。都说了,我只是来送礼的。”

    展昊泽看着他的脸,极缓慢的说两个词。展坤脸色一变,他撑着要起来。展昊泽将一只手伸出去,按在了他的胸膛上。

    展坤年纪大了,根本没办法挣脱。

    “你,你这个贱种,你放开我。”

    他骂了一句,展昊泽手上的力气就加了三分。展坤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他瞪着展昊泽,差点没在他眼中瞪出一个洞来。

    “名流馆跟芳香阁为什么会被关,你知道吗?”

    展昊泽手上用力,看着展坤气结痛苦,却不能反抗的模样人,他只觉得痛快:“一个因为涉·毒被查封。一个因为涉嫌组织卖银被查封。”

    说到这里时,展昊泽笑了笑:“接下来就是天香楼,四时春,以后这些产业,一间一间在你手上倒闭。你开心吗?”

    展昊泽说的这些,都是展家日进斗金的生意。每一家都有连锁。经营着不同项目,不同的类别。唯一相同的,就是这些都是赚钱的产业。

    “你,你——”展坤伸手指着展昊泽。这件事情,现在还没有人跟他说,想来就今天刚发生的事。

    “哦,对了。我怕你太操心,没办法在医院安心养病。特意打了打呼。既然是查封,时间自然要久一点。这查封个一年半载也不算久,你说是吧?”

    “贱种,你这个贱种——”

    展坤除了这一句,这会也没别的词可以骂了。

    展昊泽冷笑一声,终于松开了手。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帕,慢条斯理的擦着自己的手。

    最后将那手帕就这样扔在了展坤的脸上。

    展坤被他的动作气得又是一阵咳嗽。展昊泽将脸靠近了:“这只是一个开始。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展家毁在我手上的。”

    展坤这会连话都说不完全了。他只能指着展昊泽,不断的大喘气。

    展昊泽无心再欣赏他的狼狈,转身离开。本来要下楼的,却意外在外面的走廊上看到了展烈。

    看到来人,展昊泽直接越过对方就要离开。展烈却不长眼的挡在他面前。

    “你,你怎么来了?”

    他说话的时候看了眼病房的方向。心里不知道展昊泽想干嘛。

    展昊泽根本不理他,越过他走人。展烈看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出声:“展昊泽,你怎么说也是展家的子孙,你——”

    “展先生慎言。”

    展昊泽站定了身体,头也不回的开口:“我虽然姓展,但不算是展家的子孙。”

    “我,我可是你——”

    展烈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展昊泽倏地回过身来。手一伸,直接就抓住了展烈的前襟。

    “展先生。”他的手用了十分力。脸上阴鸷的表情让人以为他是地狱来的撒旦:“你是我什么?说啊,怎么不说了?”

    展烈缩了缩脖子,对上展昊泽这样的表情人,一时竟然不敢接他的话。

    “展先生若是想活得长久一点,还是想清楚比较好。”

    展昊泽说话的时候站直了身体,冰冷的双眸没有一丝温度:“毕竟对我来说,我的父母都已经死了。”

    展烈脸色有些发白,展昊泽松开手,退后了一步。

    他拍了拍手,目光森冷:“展先生若是不知道怎么说话,我也不介意提前送你去见见他们,你说呢?”

    展烈的气势一下子被展昊泽压下去,再不敢开口了。

    展昊泽看他的样子觉得无趣,转身就离开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展昊泽几乎哪也没去。他留在青城,专心打击,对付展家的产业。

    展家的产业很多,娱乐行业,房产行业,电子行业。传统实业都有涉及。

    一个多月的时间不算短,但是展家产业太多,以他现在的能力想要一天毁掉展家是不可能的。他只能逐个击破,一个一个的来。

    展昊泽前几年在青城就置办了产业。樱花别墅里面最好的一个位置被他买了。

    这段时间,他都是住在樱花别墅,一方面对付展家,一方面是着手准备将公司的一些主要业务迁来青城的打算。

    展昊泽没想到的是,在沉寂了一个多月后,展家竟然有人主动找上门来。

    看着眼前的池叔,展昊泽面无表情的在沙发上坐下。

    樱花别墅是完全按着他的喜好来装修的。简单却大气。池叔进来看了几眼,这会见到展昊泽了,他上前两步,直接站到了他对面。

    “昊泽。”池叔的年纪比展烈都大,这会叫着展昊泽的名字,想显示得亲切一点,可惜,他遇到的是展昊泽。

    “有事?”

    池叔心里苦笑,展昊泽把展家一些产业打压得不成样子,现在却反而来问他什么事?

    “昊泽,展家怎么说也是你的家。你现在的所做所为不妥当吧?”

    “哦?我做什么了?”

    展昊泽挑眉,似乎是不太明白池叔的意思一般。

    “你做了什么,我也不重复了。”从之前的名流馆开始,到现在,展家好多产业都受到涉及。

    虽然不至于一下子动摇根本,可是如此一来,整个展家却确实是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池叔本来是想着让人对展昊泽动手,可是这些日子看下来,不但没有动手,反而越发的舍不得了。

    “昊泽,你闹这么多动静,无非也是为了得到展家。既然如此,何必把展家毁掉?”婚心计,老公轻点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