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3章:送他一份大礼也
    车厢里气氛十分安静。展昊泽看完那些资料已经很久了。也不见有什么反应,汤华忍不住就有些担心。

    “老大?”

    展昊泽将思绪从对往事的回忆中收回来。看了眼手上的资料,他脸色有些阴沉,目光落在展益那张照片上,嗤笑一声。

    “展益回来,那展历跟展阳,不就要坐不住了?”

    他唇角扬起了嘲讽的弧度,笑意没有到达眼底。汤华点头:“展历跟展阳被老爷子调去了国外,暂时回不来。”

    说到这里,汤华的脸色突然一变:“我得到消息,展益好像也联系了天际的人。我看他是想着借花献佛,把天际的单子拿下来,作为自己进展家的敲门砖。”

    展昊泽眸光越发的阴鸷,眸光阴沉,似乎是想到什么一般:“天际的单子,展益就不用想了。不过,我倒是可以另送他一份大礼。”

    汤华看着展昊泽,他半眯着眼睛,看着窗外青城的街景。

    “展历跟展阳怎么说也是展家人。既然老爷子想让展益回家,那他们总要回来送上一份贺礼吧?”

    汤华心领神会,点了点关:“可不是,这礼还不能轻了。”

    “是啊,既然展历展阳都送上大礼了,我这个当哥哥的,自然也要送上一份厚礼才合适。”

    “老大。”汤华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老六那边可等着呢。”

    “没事,交代一下,让老六老七准备好。展益几时回家,我们几时动手。不急。”

    ………………

    展坤躺在病床上,听着下池叔的回话。他的脸色不怎么好。

    他自之前中了风之后,身体就不怎么好了。就算是出门也要坐轮椅。说一句话要喘上好几下。

    更重要的是他半边身子不能动弹。这对于曾经叱咤风云的展坤来说,真的是比死还要难受。

    “展益……回来了?”

    “来了。”池叔是展府的管家。也算是展坤最为信任的手下之一。他跟着展坤也很多年了。

    “让,让他上来。”

    展益上来了,他长得跟展坤有几分像。甚至可以说,他是第三代里最像展坤的。

    只是这样的像,也只是形似。

    “你,你上次说的,事情,怎么样了?”

    因为中了风的关系,展坤的声音十分的慢。又带着嘶哑,怎么听都感觉难听。

    “爷爷,对不起。天际的单子,没谈下来。”

    展益说到这时,还有些不甘心。他心知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

    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却是超出了他的预计。

    展坤眯起了眼睛,眼中带着几分不满。

    一个天际的单子,展家家大业大,他并不放在眼里。但是展益现在是他叫回来的。

    若是展益不能拿出点拿得出手的成绩来,不然怎么服众?

    更不要说现在他已经有心无力了。他老了,已经撑不起展家了。

    本来展烈是展家这一代的继承人,展坤对他寄予厚望。可是偏偏展烈的两个儿子,展阳和展历都不怎么成器。

    一个资质平庸,难堪大任。一个有点能力,却骄矜自满,自以为是。

    在展坤眼中,这两个孙子都不是合格的继承人选。除了展烈之外,他在外面私生子也不知道多少个。

    但是目前能在青城挂得上号的,也就那几个。一个是展执,也就是展益的父亲。一个是展权。生了展诚跟展实。

    跟展阳展历比起来,展诚跟展实就更平庸了。展坤看不上这几个孙子。偏偏此时无人可用。

    先不说第三辈孙子里没有一个能让他看得上眼的。就是展烈,展坤也是多有不满。

    而这些不满他甚至不能说。那些隐秘的,展家的秘闻让他无法放弃展烈这个儿子。

    他就算是做表面功夫,也不得不把一些权利交到展烈手上。

    先不说他并不甘心把这些权利交到展烈手上,就说展烈到底也不年轻了。五十几岁的人了,再怎么能干精力也不可能跟年轻人比。

    展家需要新鲜血液。可是五个孙子里,就没有一个能合他心意的。

    之前他透露出一点意思,让展益以为他可以进入展家,得到展家的权利。可是没想到,这个展益也是一个扶不上墙的。

    “蠢——”有心想骂句蠢货,可到底是现在还要用到展益的时候。展坤想到这里,越发的气闷。

    展益算是展家第三代难得的聪明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展坤想骂的那句是什么呢?

    许是想到什么一般,展益突然抬起了头:“爷爷就不想知道,截胡天际订单,让我空手而归浪费了这几个月时间的人是谁吗?”

    展坤看着他,已经老迈而浑浊的眼中闪过不好的预感:“你,你想说什么?”

    “得到天际订单的人,是展昊泽。”

    展益一个字一个字的开口,就算是他得不了好。也一定要拉人下水。

    展坤的脸色一下子胀得通红,他剧烈的咳了起来。池叔在他身后,飞快的扶着他的身体,不断的轻拍着他的后背。

    不过却是没什么用。展坤还是咳得很厉害。他瞪着展益,几乎要在他的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你,你说什么?”

    嘶哑的声音,通红的双眼。

    展益跟这个爷爷一向不亲厚,冷不防看到这个样子的展坤,还让他有些怵:“我说,得到天际单子的人,是展昊泽。”

    展坤又一次咳了起来,这一次,咳得比刚才更厉害了。

    天际的单子不算什么。带来的利润虽然可观,可是对于展家来并不是非要不可。

    可是得到天际单子的人,不应该是展昊泽。谁都可以,就不能是展昊泽那个贱种。

    “爷爷——”

    展益还想着再上点眼药。展坤抓起了床头的水杯,朝着展益就扔了过去。

    他虽然老了,可是年轻时的脾气还在。这一记扔出去差点就砸到展益的头。要不是他躲得快,这会只怕就要破相了。

    “爷爷,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先出去了。”

    说完,展益转身就走,那脚步像是后面有鬼在追一样。

    展坤见了,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池叔怎么安抚都没有用。

    好不容易缓守来的,展坤的脸色却依然阴沉得可怕。

    “贱种,果然就是贱种。当初我就应该弄死他的。我应该弄死他的。”

    明明说话都费力气,却还是连说了两句,可见展坤有多生气。

    骂完了,他看着池叔:“吩咐下去。我不想看到那个贱种活在这个世界上。随便你找谁,用什么办法,我都不想再看到他。”

    池叔跟着展坤的时间最久,此时听到他的决定,都忍不住拧眉。

    “坤爷,展昊泽能力还是不错的,就这样除掉他,会不会太可惜?”

    这些年展昊泽做的事情,别人不知道,池叔可是一清二楚。这样有能力有手段的人,若是真的可以将展家接过去,展家一定可以继续辉煌下去。

    “休想。”展坤完全不考虑这个提议:“我展家的东西,就算是扔了,捐了,败光了,我也绝对不要给那个贱种。”

    池叔语塞,倒是能明白展坤的顾虑,展坤才不管他懂不懂。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除掉那个碍他眼的展昊泽:“按我说的去做。”

    …………

    展昊泽并不知道有人想要他的命,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

    他来青城这两天很忙,非常忙。一方面,他亲自出马把天际的合作谈下来了。

    有了这一笔业务,公司一定会更上一层楼。再一方面,他也在准备贺礼。

    展坤为了给展益造势,竟然还给展益举行了一场宴会。

    宴会开始之前,展坤特意让医生过来给自己检查过了。也是精神好,今天晚上又是大日子,他再怎么心头恼怒,也不会表现出来。

    展家在青城经营了几十年,来往的关系非常的复杂。人员也多。

    展坤既然想捧展益,场面自然小不了。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大的场面了。

    他先是带着展益出现,在众人面前介绍,这是他的孙子。以后会负责展家某一方面的一些业务。

    他说这些的时候,完全不必去顾虑其它人的感受。自然不会知道,在场的人除了展益的老子展执之外,剩下的人脸色可都不太好看。

    尤其是展烈。他的脸色阴沉得几乎可以滴出血来。

    展坤一向以自我为中心惯了,不要说儿子跟孙子的想法了。他这么多年就没在意过谁的想法。

    不过,他这边正是其乐融融的时候,会场里却来了两名不速之客。

    本来还带着展益在会场四处认人的展坤,在看到来人时,突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本能的看向池叔,可是池叔也没想到这种日子会有这样的人来,一时也呆掉了。

    很快的,那两人就走到了展坤的轮椅面前。

    …………

    展昊泽上了飞机,私人飞机此时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起飞。

    他还在等,等最后传来的消息。五分钟后,已经到了起飞的时间,他要等的消息也传回来了。

    汤华挂了电话,向着展昊泽走过来,他脸上有几分笑意。

    “老大,老头子又进医院了。”

    展昊泽毫不意外,自从上次展坤中风之后,身体就不若以前好了。今天晚上再被刺激一下,不进医院才怪。

    “老大,你说老头子会不会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要真的是那样,也太便宜展坤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偏偏一点报应也没有。

    “不会。”展昊泽极为冷静,短暂的高兴之后想的却是下一步他们要开始的动作。

    “老头子没那么容易死的。”

    哪怕他再中一次风,再发一次病,让他整个身体都不能动,他也不会轻易死去的。

    毕竟现在展家就靠他一力支撑。展坤很清楚,若是他倒下了,展家群龙无首,到时候外面的人再群起而攻之的话,就算是展家家大业大,只怕也是轻易招架不住。

    “可惜了。”汤华捶了下身下的座椅:“老大,你应该直接弄死他的。”

    展昊泽摇了摇头,弄死展坤?

    不。他现在还没有那个想法。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展坤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死了。

    因为那太便宜他了。他不知道有多恨展坤,恨到想让他千刀万剐。

    “阿华,这段时间多盯着点。展坤出了这样的事,只怕展家那边也不太平。你多注意一些。”

    “放心吧,我知道的。”汤华看着展昊泽:“倒是老大你,你也要注意一点。我们最近动作这么多。我怕那老头子会对你出手。”

    “不。他暂时应该空不出手来对付我了。”

    展昊泽想到某件事情,唇角再次扬起:“他现在应该在头痛我送给他的大礼。”

    汤华笑了,也算是放下心来。展昊泽就算是坐飞机也没闲着。在飞机上几乎就没有休息,一直在处理公事。

    飞机落地的时候,已经是林市的晚上了。

    展昊泽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十点了。汤华问他去哪,他似乎是想到什么的答了四个字。

    等说完了才发现他说的是施梦绾家的地址。

    没有收回自己的话,任司机将车子开向了雅苑公寓。等到施梦绾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老大?”汤华看了眼楼上,又看了眼展昊泽:“你——”

    展昊泽下了车,转身看了汤华一眼:“帮我把行李送回公寓,明天早上来接我。”

    “老大——”汤华心有顾虑,展昊泽却没有。

    他径直转身上了楼。

    站在施梦绾家门口,展昊泽闭了闭眼睛,想了想,从口袋又拿出了一串钥匙。

    若是施梦绾看到一,一定会叫出来,骂展昊泽说话不算话。

    展昊泽却没有那么多顾虑。他拿着钥匙开了门,熟门熟路的就找到房间的方向。

    他来之前问过了,他安排在这里的人告诉他,施妈妈已经回家乡去了,所以现在公寓只有施梦绾一个人。

    客厅很安静,没有丝毫的光亮。黑暗并不影响展昊泽的发挥,他就这么乘着夜色。熟门熟路的进了施梦绾的房间。

    施梦绾在睡觉,睡得很沉,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进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