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章:我就是替你委屈
    “意思就是你去过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的生活。”

    展昊泽难得脾气极好的又解释了一遍。陈菲菲听懂了,却情愿不懂。

    “昊哥哥,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自己的生活?现在这样就是我要的生活啊。”

    “不。不是。”展昊泽极为淡然的看着她:“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接触更多的异性,去恋爱,去享受恋爱的过程。”

    陈菲菲怔怔的看着她,费了点时间才反应过来展昊泽的意思。她的眼神满是震惊,反应过来以后,她的情绪开始有些失控了。

    “昊哥哥你什么意思?我是你未婚妻,你让我去找别的男人?”

    “菲菲,你知道的,我对你只有兄妹之情。”

    “昊哥哥。”陈菲菲打断他的话:“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菲菲——”

    “昊哥哥,我不要去跟别的男人恋爱,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

    “可是我不爱你。”展昊泽以前顾忌陈菲菲的身体,从来没有对着她说得这样直白,只是暗示。现在他却不愿意再继续下去了。

    陈菲菲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她看着展昊泽,完全不接受他说的话:“昊哥哥,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现在你连让我爱你的机会也不给我了吗?是吗?”

    展昊泽本来冷着的脸因为陈菲菲此时的表情有所缓和:“菲菲,你还小你不太明白什么是爱情。”

    “我怎么不明白?”陈菲菲摇着头,拒绝接受展昊泽说的话:“我只知道我喜欢你,一直喜欢。我以前不懂事,天天就呆在家里等着你回来陪着我。可是我现在都改了,你看,我喜欢你,我每天都去上班。我很努力,上次我爸还夸我了。昊哥哥。我什么都可以,但是我不能没有你。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我”

    她心悸的毛病此时又犯了。一只手捂着心脏的位置,看着展昊泽一脸痛苦:“昊哥哥,我真的什么都可以,就只要你不要不要我。”

    “菲菲。”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孩,展昊泽的神情冷峻,却不若刚才冰冷:“你不需要这样,我真的不爱你。”

    “因为你不爱我,所以你连我爱你的权利也帮剥夺了是吗?”

    陈菲菲眼中有泪,只差没哭出来了。她因为犯病了的关系,脸色十分苍白,整个人看起来都是相当的虚弱跟难受。

    展昊泽却是一点也不为所动:“菲菲,你需要去过你自己的人生了。”

    她的人生里,不会有自己。

    陈菲菲这些日子一心想着好好的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让展昊泽另眼相看。

    可是她完全没有想到,展昊泽会这么绝情。

    “昊哥哥。”陈菲菲上前,想要去抓展昊泽的手。展昊泽避开了,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昊哥哥,你现在已经这样讨厌我了吗?我做错了什么?”

    展昊泽没回答她的问题:“菲菲,我明天大概要出一趟门,你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想一下我说的话。”

    能说的他都说了,至于怎么想开就是她自己的事了。正想叫汤华来把人送回去,哪里知道陈菲菲身体一软,竟然就这么晕倒在他怀里。

    “菲菲?”

    展昊泽在她摔倒在地时,不得不伸手将她扶住。打横抱起了她,匆匆的往外面去了。

    一个小时后,闻讯赶来的陈永昌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儿,看向展昊泽的目光异常的阴沉。

    “昊泽,你就是这样对菲菲的吗?”

    展昊泽沉默,他的模样引得陈永昌越发的生气:“你说啊?我这些年对你怎么样?啊?不说这些年我一心培养你,就当凭当年我把你救回来,让你没有横死街头你也应该想着感激一二吧?我也不要你天天把我们家对你的恩情挂在嘴上。可是怎么说,菲菲这些年对你的好你也是知道的。你现在这样对她,你对得起菲菲吗?”

    展昊泽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不管陈永昌说什么,他就是不开口。

    陈永昌气得不轻,伸手指着他:“你你你。好啊。合着我这些年养了一头白眼狼是吧?啊?展昊泽,你这样做人可不厚道啊。”

    展昊泽站在那里任陈永昌的手差点戳到他的鼻尖。走廊上不时有医生跟护士经过。陈永昌恨恨的将手收了回来。

    “昊泽,做人可不能没良心。”

    “叔叔。”展昊泽终于开口了:“这么多年,我对陈氏所做的一切,你应该都看在眼里,陈家对我有恩。我知道,我这些年也一直在报恩。但是有些事情你清楚,勉强不来。我对菲菲只有兄妹之情,而无男女之爱。菲菲真的跟我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你现在说这个话?那你当初为什么要答应跟菲菲订婚?”

    展昊泽神情未动,眼中却有一闪而过的嘲讽:“那场订婚是怎么回事,还需要我来说吗?”

    陈永昌面上挂不住,只好又去拿恩情说事:“反正陈家对你有恩,菲菲对你也有恩。你可不能做这样过河拆桥的事。”

    说话的时候,他拽住了展昊泽的手臂:“你可别忘了。要不是菲菲当年坚持救你,你现在早不知道埋在哪个山头了。我也不要求你别的了,反正你要对菲菲负责。”

    展昊泽看着陈永昌的手,他的眸光略有些冰冷。在那样的视线下,就算是比他多活了二十几年的陈永昌也不得不把手收回来。

    医生刚好在此时出来告诉他们,陈菲菲醒了。两个人一起进了病房。

    陈菲菲脸色苍白,整个人都有如一朵被摧残了的小白花一般。看到展昊泽时,她的眼睛一下子就又红了,一脸欲言又止。

    陈永昌心疼女儿,恨恨的瞪了展昊泽一眼,上前几步:“菲菲啊,你怎么样了?”

    “爸,我没事。”

    陈菲菲的声音都透着虚弱,看得陈永昌一阵心疼。她却只是盯着展昊泽看。

    “昊哥哥,我们能说几句话吗?”

    展昊泽没开口,只是脸色比刚才又凝重了几分。陈菲菲咬着唇,语带哀求:“昊哥哥,你现在连几句话也不愿意跟我说了吗?”

    陈永昌又瞪了展昊泽一眼:“菲菲,爸爸等你一会。我还有事要找你呢。”

    他出去了,病房只剩下了陈菲菲跟展昊泽两个人。

    “昊哥哥——”

    “菲菲。”展昊泽看着她:“我明天要去一趟青城,短时间之内不会回来。”

    “昊哥哥。”陈菲菲急了,心急想下床,展昊泽阻止了她的动作。

    “这段时间,你刚好想一下,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想要的是你,一直以来也只有你。”

    “你还是太小了。”展昊泽摇了摇头:“你爸很担心你,你好好保重身体,不要做让他更担心的事。”

    扔下这句,展昊泽再不看陈菲菲,转身离开了病房。

    陈菲菲想下床追出去,陈永昌已经进来了,阻止了她的动作。

    这些展昊泽并没有看到,不过这个时间点,他就算是看到了,也不会在意。

    他出了医院,汤华一直守着,看到他出来,第一时间上前为他将车门打开。

    等他上了车,汤华示意司机开车。他则有些担心的看着他:“老大,陈菲菲怎么样了?”

    展昊泽没说话,汤华挑了挑眉,脸上带着几分八卦的味道:“陈永昌那个老狐狸,不会又用恩情让你报恩吧?”

    看到展昊泽不说话,汤华切了一声:“这个老狐狸。真以为他后面做的那些事情你不知道呢?”

    展昊泽没应声,汤华见他不动怒,忍不住又说了几句:“说起来陈家当年那场经济危机害得整个陈家差点破产。要不是你帮了一把,陈家现在哪还有一点荣耀在?别说现在在林市现在的地位了,要不是你那一年一力支撑起整个陈氏,只怕他们两父女老早过苦日子去了。哪还有脸来跟你说恩情这回事?这老狐狸脸皮可真厚。”

    感觉到展昊泽投在他身上的视线,汤华也不退缩:“本来就是,那点子恩情,老早就还完了。也就是你——”

    展昊泽的视线越来越犀利,汤华后面的话也不说了。

    “老大,你别瞪我了,我就是替你委屈。”

    展昊泽继续沉默。无所谓委屈不委屈。陈菲菲跟陈永昌救过他是事实,这是无法否认的。

    陈永昌挟恩相报,也能理解。只不过答应不答应按他的方式来报恩,在他。

    因为施妈妈来的了关系,施梦绾整个人的精神都好了不少。两个人除了之前早饭提的那一嘴,再不说展昊泽的事。

    施梦绾恢复得很快。第二天就好得差不多了。她一好就想着去上班,可是施妈妈却不让。

    “反正工作室也是你自己的。身体也是你自己的。工作什么时候做都可以,但是身体垮了可就没有了。”

    因为有施妈妈在,施梦绾没办法去上班,只好答应她在家里再休息一天。

    施妈妈得到女儿肯定的答案,非常高兴,将包包一拎,出门买菜去了。

    施妈妈前脚刚走,门铃后脚响了。施梦绾刚好看到茶几上施妈妈的手机,以为是施妈妈去而复返回来拿手机的她,也没多想就上前开门去了。

    门打开,看到外面站着的是展昊泽时,施梦绾想也不想的将门关上。

    展昊泽长腿一伸,直接就挡住了她关门的动作,门关不上了,他借着这个机会闪身进门。

    “展昊泽?”

    下一秒,她展昊泽抱进了怀里。施梦绾本能的想要挣扎——

    “别动。”展昊泽将下颌抵在她的颈项处:“让我抱抱你。”

    施梦绾的身体十分僵硬。她被展昊泽抱得紧紧的,她连动都不能动。

    可是这样以展昊泽又是她没见过的。她有些闪神。不自觉的动了下身体。

    展昊泽在此时松开了手,他退后了一些,目光落在施梦绾的脸上。

    他有些贪婪的看着她此时的样子:“你的病好了?”

    “恩。”施梦绾神情未动。展昊泽点了点头:“我要出一趟门。”

    这次去,可能会需要比较久。

    “跟我无关。”施梦绾想也不想的回答。说完就看到展昊泽变得有些阴沉的脸。

    想改口已经来不及了,更何况她也不觉得自己说错了。

    “展昊泽,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实在不需要向我来报备行踪。”

    她如此说,展昊泽却是深深的看着她:“我已经跟陈菲菲说清楚了。”

    “是吗?”跟她有关吗?

    他跟陈菲菲说清楚了,结果呢?他们解除婚约了吗?如果没有,他今天来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展昊泽的眉心微微一动,看着施梦绾,他难得的温和。

    “绾绾,你愿意给我一点时间吗?”

    他不能说出自己还需要多长的时间,毕竟青城那边还有很大的麻烦,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决掉的。

    他其实应该忍耐,等麻烦都解决了再来找她,可是他舍不得。

    “不愿意。”施梦绾这一句比刚才更绝情。展昊泽的眸子暗了下去。

    “绾绾——”

    “你走吧。不然呆会我妈就回来了。”

    展昊泽站着不动,施梦绾却上前将门打开。一副巴不得她赶紧走的模样。

    展昊泽的脸色这会非常不好看,他看着施梦绾,目光十分复杂。施梦绾像是没看到一样,反而又将门打开了一些。

    “绾绾——”

    施梦绾转开了脸,根本不看他,也不听他的解释。

    展昊泽无奈,看了眼时间,马上就要上飞机了。他不由得又看了施梦绾一眼,她却还是不看他,他只好转身走人了。

    他走时肩膀都垂了下去,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极大的无力感。施梦绾要关门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僵硬。

    展昊泽走出去之后脚步又停了一下,施梦绾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呯的一声关上了门。

    门关上之后,她将身体倚在门板上。

    她跟自己说,这一切都是展昊泽在演戏。都是假的。

    她不可以心软,也不能心软。就是这样。

    只是她的脑海里却怎么也忘不掉,展昊泽刚才走之前那满是失落的背影。

    还有他不断的跟她说,让她给他时间的那话。

    飞机缓缓降落在青城机场。展昊泽从机场出来,上了等在外面的车。

    他的脸色不怎么好,事实上从施梦绾家出来他就一直是这样阴沉的脸。

    汤华已经连腔都不敢开了。这会到了青城,却不得不开口了。

    “老大,老家那边传了消息过来。”

    “什么消息?”

    “老头子这几天,把展益接进了祖宅。”

    “展益?”之前并没有怎么听过这个人。

    “是。”汤华说话的时候,把一份资料拿出来,放到了展昊泽手上:“这上面有展益所有的资料。你先看看。”

    展昊泽接过那份资料翻了起来。

    而车子就在此时驶向了展昊泽在青城的住所,樱花庄园。

    展家是青城第一大家。展家的掌门人展坤,一直是整个展家的支柱。

    这几年展坤的身体越来越差。已经渐渐老迈的他,开始将手中的一些权利下放给他的儿子,展烈。

    展烈并不是展坤唯一的儿子。展家有权有势,展坤年轻的时候在女色这方面相当不节制。

    除了展烈,他还有好几个私生女跟私生子。但是那些子女都不是展烈。他们有些甚至连进展家的资格都没有。

    这不是说展烈有多优秀,而是因为展烈是展坤唯一娶进门的妻子生下来的。

    是嫡子,也是长子。更是权利结合的产物。

    展坤走偏门发家,生意越做越大之后,心知树大招风。为了护住展家那些暗处的生意,娶了当时青城所在的省的高官女儿。

    强强联姻,刚开始几年他对老婆也算是尊重。虽然在外面玩,到底没弄出私生子女来。

    可是后来展烈的生母生了展烈,有儿子了,他就不顾忌了。在外面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更重要的是展烈他母亲生他的时候一命呜呼。展烈生下来就没有了妈。

    展坤当时年轻,展烈的外公心知这样的女儿不可能为了女儿守得住身。所以在沟通之后立下两条。

    一,展烈不能叫别的女人妈,也就是展坤这辈子,都别想着再娶。

    二,展家以后的一切,都必须是展烈的。

    只这两条,剩下随便展坤怎么做。展坤没什么好不答应的。就算是他不想答应,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展家的生意确实还需要外家照顾。

    所以展坤对展烈这个儿子也算是上心,一方面照顾得也不错。二也是按着继承人在培养的。

    不过后来展烈慢慢大了,开始有自己的主意了。展坤却发现这个儿子跟自己不一样的地方了。

    展坤喜欢女人,喜欢权势。看似多情,其实无情。

    展烈呢?从小就不喜欢女人。一直到了青春期,看到女人都是远远躲开。

    很长一段时间,展坤以为自己的儿子有病。甚至在展烈十八岁那年,他还特意准备了两个女人,送到了展烈的床上。

    可惜的是,展烈根本没有碰那两个女人。反而还像是被吓到一样,好几天都不回家了。

    展坤心头恼火,后来问过心理医生,再三确定展烈只是不喜欢他选择的女人,而不是因为展烈不喜欢女人,才停止了一切对展烈送女人的举动。

    可就是这样一个不近女色的展烈。却在大学毕业没多久之后,看上了一个平民出身的女人。

    看上了也没有关系,玩玩就好了。展坤从来不会在这些事情上控制自己的儿子。

    可是看看,他的儿子。不但非要跟这个平民女人在一起,还决定了要娶她。

    这是展坤绝对不能容忍的。

    他挑中了展烈为继承人,按着继承人的方式去培养展烈。就一定要让他按着自己安排的路线走。

    他极力阻止展烈跟那个平民女人,然后给了那个平民女人一笔钱。想让那个女人离开他的儿子。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那个平民女人那么有心机。前脚接了他的钱,后脚就把支票给展烈看。

    展烈看到那张支票后跟他大吵了一架。又一次表明了自己一定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决心。

    这当然不是展坤可以容忍的。他把展烈养到这么大,可不是为了让他来忤逆自己的。

    他让人把展烈看了起来,不让他见那个女人。让人把那个女人远远的送走。

    可是他没想到啊,他那个好儿子。竟然为了跟那个女人相守,趁着他忙家里的生意时,跑去找那个女人了。

    年轻时的展烈羽翼未丰,当然没那么大的能耐。

    可是嫁不住,他还有一个外家在。展烈的外公在此时出来帮了展烈一把。让他成功的找到了那个女人不说,两个人还私奔了。

    这简直就是在挑衅展坤的权威。

    他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用展家的名义布下了悬赏令。

    黑白两道都有收到那份悬赏令。偏偏有展烈的外家作对,让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展烈跟那个女人。

    直到后来,终于有人将展烈跟那个女人的消息告诉了他。

    展坤避世了外家的眼线,带着人,亲自找上门去。却发现展烈跟那个女人不但没分手,连孩子都有了。

    看到展烈连孩子都有了,这并不能让展坤消气,只能是让他更生气。

    尤其是当展坤看到自己的儿子,那个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优秀的儿子。想着让对方继承整个展家家业的儿子。

    有如一个普通的男人一样,陪着一个女人逛街,买菜。他看着他的儿子竟然笑得像个白痴一样。

    抱着个孩子笑得像个傻瓜。他甚至看到他儿子给小孩子换尿布。儿子已经沦为一个平庸的,俗气的男人时。

    展坤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什么约定都见鬼去吧。这样的儿子。他不要。

    可是冷静下来,他却开始迁怒。让他儿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人,是那个女人。

    要不是因为有那个女人,他的儿子不会变成这样平庸的男人。

    都是那个女人的错。全部是那个女人的错。统统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