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0章:我这样是谁害的
    展昊泽有心想叫汤华安排人来送她,后来怕把施妈妈吓到了,想了想只能作罢。转身进房间去了。

    施梦绾的烧已经退了。就是整个人还是蔫蔫的,有些提不起劲来。

    施妈妈出去之后,她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会。

    刚才展昊泽跟施妈妈在外面聊天,因为关着门,声音又不大,也没能把她吵醒。

    展昊泽进了门,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确定她烧已经退了,没大问题了,在床边坐下。

    他就这样看着施梦绾的睡颜。她睡着的时候,不若醒时娇艳明媚。因为生病的关系,小脸苍白,看起来让人觉得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手不自觉的抚上她的脸颊,想着刚才施妈妈的话。招婿入赘?这倒像是施梦绾会说的话,会做的事。

    他有些出神,手却没有从施梦绾的脸上拿开。施梦绾本来睡得也不觉,这会感觉到有人碰她,自然以为是施妈妈。

    她还没有完全清醒,将脸在来人的手上蹭了蹭,眼睛也没睁开:“妈,我好渴,给我倒杯水。”

    展昊泽看着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依赖,那是面对着他进不曾有的。

    他收回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起身出去倒水。

    倒了水进来。一只手放在她身后似乎是要扶她起来。

    施梦绾打了个哈欠,依然闭着眼睛。就着对方递来的手喝了大半,却突然意识到好像有哪不对。

    她妈可没这么大的力气,可以一只手托着她的身体,一只手喂她喝水。

    她突然就睁开了眼睛看着来人,发现是展昊泽时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我妈呢?”

    他不是走了吗?

    她之前施妈妈出去时还在想,妈妈看到她刚才那样说一半留一半的态度。是一定会去赶他走人的。

    没想到他竟然没走?

    “你妈买菜去了,说你喜欢吃她做的菜。”展昊泽将杯子放到一旁,在床边坐下来。

    施梦绾坐正了身体,避开他的手,又将自己往边上移了些:“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不上班吗?”

    “你生病了。”

    她昨天那般了无生息的模样吓到了他,他让汤华把一些紧急的要处理的公事带到这里来。

    “我生病是因为谁?我这样又是谁害的?”施梦绾说得相当的不客气,展昊泽极难得的露出一丝窘意。

    她之所以生病确实是他害的,要不是他在浴室里乱来,她也不至于生病。

    施梦绾看他脸上的表情,当他是心虚,嗤笑一声:“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妈也来了,这没你什么事了,你走吧。”

    展昊泽没如她所愿的离开:“阿姨去买菜了,说让我留下来照顾你。”

    “谢谢,不用了。”施梦绾一脸抗拒:“有你在这里,我的病是好不了的。你要是真想我好,就赶紧的走。”

    “阿姨说让我中午一起吃个饭。”

    施梦绾这会忍不住侧目看他:“展昊泽,你跟我妈说了些什么?你说。”

    施妈妈竟然留他吃饭?这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太多了。

    “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你妈,我答应了你的条件。”

    她的条件?什么条件?施梦绾从来没想过展昊泽会同意入赘,更没想过他会愿意将自己的孩子姓施。所以冷不防听到这句话,她一头雾水。

    “你妈告诉我,要跟你在一起,要入赘,还要让生下来的孩子姓施。”

    施梦绾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她看着展昊泽,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了:“展昊泽,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

    “你要入赘?你确定?”

    “是。”

    一个姓而已,展昊泽并不在意。更何况那事太远,他现在还没有心思去考虑那些。

    施梦绾却突然伸出手,一把将展昊泽的前襟拽过来。她没多少力气,要不是展昊泽配合,她只怕根本没办法成功的把他拉到自己的面前。

    她就这么瞪着他,目光虚弱中透着犀利。

    “展昊泽,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展昊泽去拉她的手:“你病还没好,先不要管这些事,好好休息。”

    “展昊泽,回答我的问题。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入赘?”

    “是。”

    “这意思就是,你要跟我结婚?”

    她的眼神怀疑中透着几分嘲讽,就这么看着他,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

    “是。”

    连着两个肯定的答复并没有引起施梦绾态度丝毫的软化。

    她看着展昊泽,脸上的神情越发的尖锐:“那么陈菲菲呢?你要跟我结婚,她要如何?”

    展昊泽的神情未变,他似乎是十分不喜欢听到陈菲菲的名字:“我们的事跟她无关,你也不需要去考虑她。”

    不需要考虑陈菲菲?然后呢?

    整个林市都知道展昊泽跟陈菲菲订了婚,现在展昊泽说要娶自己,难道不是让自己变成一个介入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展昊泽,你根本不懂。”

    他或许对她有些感情,有些喜欢,可是他不会明白,也不会理解,她的角度跟她的想法和担忧。

    “我说过了,那些事情不需要你来考虑。”

    “展昊泽。你真自私。”

    她说得讽刺,展昊泽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看着她身上尖锐的一面,这样的她倒是极少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施妈妈来的了关系。

    眼前的施梦绾有底气得多。这人就是这样,有了人倚仗,总会有些不一样的。

    伸手将施梦绾的手拉过来握在掌心,他看着她,目光深沉。

    “绾绾,你也可以自私一些。”

    他不喜欢她去考虑陈菲菲,不喜欢她去顾虑太多事情。那些事情有他顾虑就可以了,她根本不需要去考虑。

    就像是施奶奶的那些话,那些做法,她其实完全可以不必理会的。她这样只是累了自己而已。

    施梦绾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她脸上一片冰冷:“展昊泽,我不是你,有些事情,我永远做不来,我也永远不可能像你这样毫无顾忌。”

    “绾绾——”

    “出去。”

    施梦绾拒绝跟他再沟通,她也不想看他。

    “绾绾。”

    展昊泽还要说什么,施妈妈已经回来了。她走时从玄关拿了钥匙,进了门将菜放进了厨房。

    打算去房间看看施梦绾怎么样了,却发现两个人之间好像气氛不太好。

    “绾绾?”

    施妈妈看看施梦绾,又看看展昊泽。目光在两个人之间游离。

    看到母亲回来,施梦绾有再大的不满也没有表现在脸上。

    “妈。”她要起身,施妈妈赶紧阻止了她:“你还是继续休息吧。我去做饭,都是你喜欢吃的。你们等一会,呆会就能吃饭了。”

    这会都要中午了,施妈妈怕饿着女儿,交代了两句又进厨房了。

    施梦绾一等施妈妈离开,就又想赶展昊泽走人。只是她的手机此时响了。这次她不给展昊泽机会,自己去接电话了。

    展昊泽看了她一眼,起身去外面了。

    施妈妈刚把米洗好下锅,展昊泽就进来了,他将衬衫的袖子挽至手肘。

    “阿姨,我来帮你吧。”

    “不用。”施妈妈看展昊泽那个样子,就知道这人很少进厨房:“都是做惯了的。也不用你帮什么,你去陪着绾绾就行。”

    展昊泽站着不动:“她在接电话。”

    “没哄好吧?”施妈妈将菜从袋子里拿出来,看着展昊泽的样子都知道刚才两个人肯定没谈拢:“昊泽你是不是还没告诉绾绾你家的情况啊?”

    展昊泽愣了一下,施妈妈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了:“你应该告诉绾绾一声的。绾绾这个孩子,嘴硬心软,你要是跟他说了你家的情况,她肯定就不跟你闹了。”

    施妈妈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她也能理解。他们镇上也有这样的人家。当爹的带了后妈进门,后妈对前妻的孩子不好,等孩子长大了,不要说认妈,爸都不认的。

    这都是人之常情。一时想不明白也是有的。只是施梦绾有些倔,若是不好好跟她说,怕是她不明白。

    展昊泽没接这话,施妈妈也不要他帮忙。不过却是问了他一些问题。

    “你除了你父亲,你家里还有别的亲人吗?”

    “没什么亲人了。”展昊泽的神情淡淡的:“有也没怎么来往。”

    施妈妈这下不问了,她倒是能理解。要是父亲都对自己不好,估计也提不起劲来跟其它的人来打交道了。

    这一下子施妈妈的母爱发作,看展昊泽倒是越来越亲切了:“没来往就没来往吧。改天挑个时间,你跟绾绾回家来,我们家亲戚多。以后你要是真跟绾绾在一起了,你也别客气我们就是你的长辈了。”

    展昊泽的唇微微抿紧,深邃的眸子难得的闪过几分动容:“好。”

    “绾绾她奶奶虽然有些不着调,但是人其实也不坏。绾绾两个叔叔婶婶虽然说有点小心思,不过也都是好人。你以后就知道了。”

    那过继的事,一直都是施奶奶在说,其实她那两个小叔子倒没什么想法。

    毕竟都知道施爸爸对施梦绾两姐妹有多好。

    “好。”

    “行了。这个菜盛出来就能吃饭了。你去叫绾绾吃饭吧。”

    “要不端进去给她吃?”

    “不用了,虽然是生病,也别太惯着她。哪就那么娇弱?让她起来动一动,也好得快些。”

    施妈妈从来不是一个溺爱孩子的人。

    展昊泽进房间的时候,施梦绾刚结束跟苏青桑的通话。苏青桑回林市之后到现在,又开始工作了,不过这一次她却是带给她一个好消息。

    她怀孕了。

    这对施梦绾来说真的是好消息了。她早就约定好,要给苏青桑肚子里的孩子当干妈。

    听闻苏青桑怀孕,她不知道多高兴。两个人结婚也超过一年了,现在又有了孩子。怀的还双胞胎。她真的发自内心的替苏青桑感觉到高兴。

    她没生过孩子,但苏青桑是妇产科医生,有什么事也不需要她来教她。

    却不影响两个女人兴致勃勃的讨论孩子的一切。尤其是苏青桑说起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很奇怪,霍靳尧好像并不想要孩子。这次怀孕算是意外。苏青桑原来还以为霍靳尧会想要她把孩子打掉的。

    可是没想到霍靳尧却是非常高兴,甚至高兴傻了。

    隔着电话施梦绾都能感觉到苏青桑说那话时流露出来的幸福。她很羡慕。挂了电话,忍不住就想到展昊泽。

    如果她怀孕了,大哥哥会高兴吗?想到她现在跟展昊泽之间的情形,她苦笑,根本不是一回事。

    她若是有了孩子,才是真的不幸。

    才这样想,一抬头就看到展昊泽进门。她现在特别不待见他,转开脸,根本不想看到他。

    “吃饭了。”

    展昊泽不是没看到施梦绾脸上的表情。他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沉。

    施梦绾没有个好脸色给他,下了床,没想到双脚刚一沾地,身体就有些发软。

    她很少生病,哪里知道这一病却因为睡太久了,脚下有些无力。

    展昊泽眼明手快的上前一把抱住了她。

    他的双手抱过来的瞬间,施梦绾本能的想挣扎。可惜的是不要说她现在病还没好,就算是她身体健康的时候,也不是她的对手。

    展昊泽看着她还有些苍白的小脸,也没打算把她放下,就这么抱着她直接往外面走。

    施梦绾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的时候,整个人拼命的挣扎了起来。她才不要让她妈妈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别动。”展昊泽在她耳边低声开口:“你也不想摔下去吧?”

    施梦绾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展昊泽却像是没看到她难看的脸色,也不怕施妈妈就在外面,直接就这样把她抱到了外面的餐桌前。

    施妈妈刚好端了汤出来,正要往餐桌上放,冷不防看到女儿被展昊泽抱着出来,那脸上的笑意就有些玩味了。

    尤其是看到施梦绾“一脸深情”的盯着展昊泽看的时候,嘴上还要说一句:“你这孩子也是。自己没脚啊?快下来吃饭。”

    “放我下来。”

    施梦绾又去瞪展昊泽,展昊泽从善如流的将她放在了餐椅上。

    施妈妈现在觉得展昊泽不错了,就这身高,这个体力。用网上现在的话怎么说来着?对,男友力。

    不错不错。她脸上的笑又灿烂了几分。

    施梦绾一看施妈妈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时又是气结。忍不住就又瞪了展昊泽一眼。

    施妈妈看着展昊泽,这会眼光都不一样了:“昊泽,你也坐下来吃饭。”

    “谢谢阿姨。”

    展昊泽在施梦绾旁边坐下,施梦绾看了他一眼,起身将椅子往边上移了移。

    展昊泽见状,跟着把椅子往她的方向移了移。施梦绾咬牙,又要去移椅子。

    “绾绾。”施妈妈看不下去了:“你这个孩子,吃个饭也不老实。要不要我帮你把椅子搬到门外去?”

    施梦绾咬牙,看了施妈妈一眼:“妈,你知道什么啊?他——”

    她有一肚子话想说,可是施妈妈根本不给她机会。

    “昊泽怎么了?我看昊泽就很好。你这个脾气,真的要改改了。”

    施梦绾瞪大了眼睛:“我脾气怎么了?”

    “倔。”施妈妈毫不客气的吐糟自己的女儿,面对展昊泽时脸上却是笑得跟一朵花似的。

    “昊泽,绾绾被我跟她爸爸宠坏了。你多担待点。”

    说话的时候盛了碗汤放在了展昊泽面前。施梦绾看在眼里,十分气结。她忍不住就伸手将那碗汤端过来。

    “你这孩子。”

    施妈妈看着施梦绾,这会觉得女儿有点过了。

    “没关系的阿姨。”展昊泽相当“大度”,他越是这样,施妈妈越觉得女儿不懂事。

    她又盛了碗汤放在展昊泽面前,施梦绾强忍着把那汤打掉的冲动。

    “妈,他自己没手吗?让他自己盛。”

    “你这孩子,你在家我不也帮你盛汤?你也没手啊?”

    “我是你女儿。”

    “他是我女婿。”

    “”施梦绾端在手上的碗差点就要摔下去。她看着施妈妈,觉得特别头大:“妈你胡说什么?”

    “我怎么是胡说了?”施妈妈看了展昊泽一眼:“人家昊泽都答应入赘了,怎么就是我胡说了?”

    “他那是骗你的。”施梦绾气坏了,忍不住就恶狠狠的瞪着展昊泽,都是这个家伙在她妈面前胡说八道;“妈你千万别信他。”

    “我不信他,信你?我看昊泽就挺好。要我说你这个脾气真的要改改,不然以后不要说昊泽,我都要受不了你。”

    “妈,我还是不是你女儿啊?你胳膊肘怎么老往外拐?”

    “他要成了我女婿,那就不是外人了啊。”施妈妈一脸理所当然。

    施梦绾气结,看着展昊泽还端起手上的碗淡定的喝汤。她气不打一处来。

    想也不想的将他手上的碗抢过,往桌上一放,双眼极为凶狠地瞪着展昊泽,毫不顾忌施妈妈在场。

    “展昊泽,你走。找你的未婚妻去,不要在这里哄骗我妈。”

    就算是会撕破脸皮,会让施妈妈不高兴,她也忍不下去了。

    她毫无顾忌,这话一出,施妈妈脸色就变了,目光一时带着犀利,又透着探究的看向展昊泽。

    “未婚妻?什么未婚妻?”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