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9章:展先生能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吗
    施妈妈看着展昊泽,目光满是探究。对于她的目光,展昊泽倒是坦然得多。

    “阿姨你好,是,我就是展昊泽。绾绾刚醒,就在里面。”

    展昊泽说话的时候退后了一步,示意施妈妈进门。施妈妈这会进了门,却没急着去看女儿。而是将目光打量了展昊泽一圈。

    “展昊泽?”

    她没想到,展昊泽是个长得这么帅的小伙子。再看看他的穿着谈吐。还有身上流露出来给人的感觉。

    这样的一个男人竟然跟她的女儿在一起?

    只是施妈妈的迟疑没维持太久,她手上还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展昊泽主动伸手接过,放到旁边的茶几上。

    “阿姨,你要去看一下绾绾吗?”

    “好。”施妈妈决定有什么先见到女儿再说。

    展昊泽跟在施妈妈身后进了房间,一进房间他就想起来了。那地上还有一地的碎片,还有沷在地上的粥。

    那一片狼籍看着实在不怎么好看。展昊泽有些尴尬,施妈妈看看他,又看看施梦绾,眼神一下子防备到了最高点。

    “妈?”

    施梦绾看到施妈妈的出现,以手扶额,只觉得这下是真的完蛋了。

    “你怎么来了?”

    她病还没好全,声音听起来都透着虚弱。施妈妈很是担心,可是看地上一地狼籍,到底先下压去了。

    “你先躺着吧,有话我们呆会再说。”

    施妈妈上前,她一惯是会收拾的。哪怕对这里并不怎么熟悉。三两下也是将地板上清理干净了。

    怕施梦绾下地会踩着碎片,又细细的扫了一圈,彻底弄干净了,这才重新坐到了施梦绾床前。

    这一会功夫,展昊泽又又盛了碗粥出来放到了床头柜上。

    “阿姨你来得正好,绾绾还没吃早饭。”

    施妈妈年纪摆在那里,刚才看一地的凌乱,就知道两人有事发生。她看了展昊泽一眼,神情莫测。

    “展先生是吧?你能不能先出去?我跟绾绾说几句话。”

    “自是应当。”

    展昊泽点头,看了施梦绾一眼之后就这样退出去了。

    房间只剩下施梦绾母女二人。施妈妈端起那碗粥,看着女儿有些心疼:“怎么好好的生病了?也不跟我说一声,不知道我会担心啊?”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又不是什么大事。”施梦绾伸手要去接那碗,施妈妈却不让,直接喂了一调羹粥到她嘴里。

    施妈妈专心喂粥,施梦绾专心喝粥,一会功夫见了底,施梦绾一副不想再喝的模样,施妈妈也就将碗放下。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施妈妈努了努嘴,看了眼门外的方向。

    “没什么,就那么一回事。”施梦绾不想多说。

    她没想到展昊泽会接自己的电话,也没想到展昊泽会被找上来的施妈妈撞个正着。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她想看到的局面。眼前这样她也不知道要要怎么回答母亲的问题更合适。

    “你男朋友?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过?你们认识多久了?他是哪里人?做什么的?”

    过年还跟肖奇相亲呢。那时也还没认识这人。看样子是后面认识的。

    “妈,你这是查户口呢?”

    “我女儿交男朋友,我不要查问清楚?”施妈妈要不是看施梦绾还在生病,都想要戳一下她的脑门看看她在想什么了:“你是自己说还是让我出去问他?”

    “妈。”施梦绾心里有些烦,她这想着跟展昊泽分手。也都下定决心了。哪里知道她这一病,倒是给了展昊泽机会。

    心里不是不恼,只是在母亲面前却是一点都不能露出口风来。

    “妈,她叫展昊泽,我跟他认识没多久。他是开公司的。”

    “没认识多久?”施妈妈可不是笨蛋:“没认识多久你都让他登堂入室了?住一起了吧?”

    “妈。”施梦绾脸都红了,根本不好意思接这话:“你别问了行不?”

    “我怎么能不问呢?你说你这个孩子。”

    施妈妈也是急了。施梦绾从小到大除了离家出走那次之外,几乎就没让她操过什么心。

    她也知道施梦绾一向骄傲,上次在施奶奶面前说那样的话,只怕是一定要做到的。

    可是她看展昊泽那人,又怎么会像是肯入赘,让孩子跟他人姓的男人?那样的男人,只怕是施梦绾无法掌控的。

    “梦绾,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施妈妈指的是刚才进来时的一地狼籍。这两个人怎么看着有点不对啊?

    “妈,你能不能别管了?”施梦绾是真的烦得不行,她心心念念想着摆脱掉展昊泽,可哪里知道不但没摆脱掉,反而让自己越陷越深了。

    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哪里知道竟然又会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这孩子。”

    施梦绾从小就倔。施妈妈想说她几句,又知道这个孩子轻不得也重不得。

    “你不想说,那你就先休息吧。中午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随便。”施梦绾真不是故意要跟施妈妈对着来,只是她现在也乱得很,是真的不知道能说什么。

    施妈妈看她那个样子,无声地叹了口气,她拿着碗出去了。

    展昊泽在客厅,好像在打电话。听到施妈妈出来的声音,他挂了电话。

    施妈妈把碗放到厨房,看了眼厨房,没什么烟火气,想来平时他们做饭也做得少。

    展昊泽站在厨房门口:“阿姨你吃饭了吗?”

    “我吃过了。”

    施妈妈朝客厅的方向看了眼,展昊泽会意,两个人一起走到外面。

    施妈妈在沙发上坐下,示意展昊泽也坐下。展昊泽跟平时比起来,坐得算是十分端正了。

    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施妈妈眉心微微一动,再次打量起了展昊泽。眸子狭长而深邃,看人的时候虽然极力克制,却依然气势十足。

    施妈妈是小镇上出来的人,她以前见过最厉害的人物也不过就是他们县的县长。

    今天见到展昊泽,她却生出一种眼前人不是池中物的感觉。

    “展先生今年多大?”

    “阿姨叫我的名字昊泽就行,我今年二十九周岁。”

    “展先生在哪高就啊?”施妈妈没接他的话,这个称呼还是有些生疏客套。

    “我自己开了两家小公司。另外,名下也算是小有产业。”

    展昊泽说得谦虚,施妈妈却不如他想的那样放松,反而看他的目光越发的戒备跟疏离了。

    齐大非偶,施梦绾从小就长得漂亮。她就怕眼前的男人有坏心。

    “展先生跟绾绾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跟绾绾认识很久了。”

    施妈妈愣了一下,想起之前施梦绾跟她说的话:“认识很久了?可是绾绾过年的时候还没有男朋友。”

    要不是因为知道施梦绾没有男朋友,她又怎么会安排她跟肖奇去相亲?

    “我跟绾绾去年认识的,不过在一起是最近的事情。”

    “也就是说,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

    展昊泽并没有逃避施妈妈的问题,反而相当的坦然:“我跟绾绾在一起的时间,确实不是很长,但是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并不是看时间长短。有些人在一起一辈子也不了解彼此。但是有些人却能一见如故。可见感情的深厚并不能按相识的时间长短来计算,你说呢?”

    展昊泽的解释施妈妈勉强接受,不过:“那按展先生这个意思,你对绾绾是真心的了?”

    “是。”展昊泽点头,这一声答得无比坚定。

    施妈妈的神情比刚才要放松了几分,目光落在展昊泽身上扫了一圈,最后下定决心一般,轻声开口。

    “展先生,绾绾有跟你提过,我们家的情况吗?”

    “不知道阿姨你指的是哪方面?”

    “想来绾绾是不会跟你说的,既然是这样,我跟你说一下吧。”

    施妈妈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生儿子,可是那样的遗憾在有两个女儿之后,就不是遗憾了。

    在她心里,没有什么比得上她的两个女儿。

    “我丈夫,也就是绾绾的爸爸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兄弟。我嫁给她爸爸之后,只生了绾绾跟她妹妹两个。我生绾绾妹妹的时候,绾绾的奶奶非常不高兴,想让我把绾绾的妹妹送走。重新生一个儿子。当时绾绾非常不高兴,因为这个,她甚至离家出走抗议。”

    展昊泽听到这里时眸光微暗,只是也只有一下,很快的,就又是一脸面无表情的坐在那听施妈妈说。

    “她离家出走后,我跟他爸爸慢慢的也看开了。什么儿子不儿子的,哪有女儿重要?”

    施妈妈说到这里,就想到女儿在外面那一年多飘泊的时光,脸色不怎么好:“后来绾绾归家,我跟她爸爸也绝了再生一个的念头。只是我们不想生,绾绾的奶奶却不这样想。”

    将那天施奶奶找上门时施梦绾说的话简单的说了一遍,施妈妈一直在注意展昊泽的脸色。

    “事情就是这样。”展昊泽面无表情,施妈妈一时也摸不准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绾绾答应了如果她找对象,要求男主入赘,生下的孩子随绾绾姓施——”

    施妈妈停了一下,发现展昊泽还是没什么表情,她只好继续:“我知道,这样的条件,正常男人都不可能答应。”

    “我说这么多,也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说,如果你同意,那你就继续跟绾绾处对象。要是你不同意,你们的事,我看要不就算了。毕竟要是时间久了,感情越来越深,到时候大家都痛苦。”

    施妈妈从来没有把施梦绾那天说的话当真。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让施梦绾招赘上门。

    她甚至想过,如果施梦绾有一天遇到了她真心喜欢的男人,对方又确实不可能同意她提出来的条件,为了施梦绾的幸福,她愿意退让一步,过继小叔子家的孩子。

    她很开明,对施梦绾找什么样的男人,跟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她都没有意见。

    只是她今天见到了展昊泽,这样的一个男人,绝对不是她理想的女婿。最重要的是刚才她看到的那一片狼籍。

    女儿从来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会闹到把粥都打翻。不管是谁先起的头,都说明小两口现在有矛盾了。

    女儿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总归是护短的。所以才想着把施梦绾说的话说出来,不为别的,就为了让展昊泽为难一番。

    展昊泽一直没开口,施妈妈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感觉。失望有,不是滋味也有。她的女儿哪哪都好,展昊泽这会不肯接她的话,让她生出几分不满来。

    “话已至此,展先生若是不能做决断的话,不如就这样算了。毕竟,如果不合适,却要强行在一起不过是增加彼此的痛苦。更何况以展先生的人才,我相信展先生是不愁找不到对象的。”

    “阿姨。”展昊泽终于开口了:“你说的我都知道了,我觉得没问题。”

    “啊?”这下呆住的人轮到施妈妈了:“你,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同意入赘。也不介意生下的孩子姓施。”

    “”

    施妈妈嘴巴张得大大的,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失态。清了清嗓子:“展先生是个大男人,可不兴随便胡乱承诺哄我这个老太婆开心。”

    “阿姨。我这并不是胡乱承诺,我是认真的。”

    展昊泽的音量并不算高,那样真诚的话倒让施妈妈无话可应了。

    “展先生能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当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既然敢答应你,自然就能为我说的话负责。”

    “”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回答的施妈妈这会看展昊泽的眼神终于有些不同了,她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

    “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到粥都打翻了,我能不能问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吗?”

    展昊泽好像并不意外施妈妈有此一问:“是我不好,绾绾跟我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不过我还没有带她去见过我的家人。绾绾可能因为这个不高兴吧。”

    施妈妈并没有完全相信展昊泽的话:“那你为什么不带绾绾去见家人?”

    展昊泽沉默了,他的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双眸下垂,似乎是难以启齿一般。

    “我母亲已经去世了。”

    “我母亲去世后,我父亲又另娶。然后我跟我父亲的关系并不好。所以——”

    后面的话展昊泽没有说,但是施妈妈却好像能明白他的意思一般:“原来是这样。”

    “是。”展昊泽抬头跟施妈妈对视:“事实上,我知道绾绾的心结,但是我跟我父亲关系并不亲近。所以,我也没觉得我的人生大事,一定要让我父亲参与。”

    施妈妈点了点头,似乎能理解展昊泽的想法:“话是这样说,只是到底是你的家人,有些事情能好好说还是好好说的比较好。”

    “是。我会的。”

    展昊泽点头,似乎是不反对施妈妈的话。

    施妈妈这会倒是对展昊泽生出了几分同情之心来。生母早逝,父亲另娶。俗话说得好,有后妈就有后爹。

    展昊泽的父亲既然另娶了,对展昊泽就不可能有多好。这样一来展昊泽对他父亲有心结,不想带施梦绾回家也是正常的。

    自己女儿的脾气,她还是知道一些的,只怕施梦绾会觉得展昊泽不重视她。

    这样算起来,倒不完全是展昊泽的责任了。

    “昊泽,我也不怕跟你透个底,绾绾这孩子,从小就脾气比较大。我跟她爸爸都比较惯着她,把她宠坏了。你既然连入赘这样的条件都能接受,说明你对绾绾是真心的。我相信既然绾绾会让你登堂入室,说明她对你也是有感情的。既然是这样,你们就好好的相处。互相体谅对方才是。”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施妈妈连称呼都变了。可见已经肯定了展昊泽。展昊泽神情未动,但是整个人透露出来的感觉却是放松了很多。

    “阿姨你放心吧,我知道的。”

    施妈妈点头,有这样的一个女婿,虽然不在她的计划之内,但眼前看却真的生出几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看了看时间,她站了起来:“我从家里带了些土特产出来。昊泽今天还要外出吗?”

    “不用。”展昊泽不会说公司还有一堆公司要处理,施妈妈满意了,她点了点头:“那行,我去买菜,中午就一起吃个饭吧。”

    这算是承认了展昊泽的身份了。

    “哪能让阿姨买菜?中午去外面吃好了。”

    “绾绾喜欢吃我做的饭。再说了,绾绾病还没好,也不适合去外面那些油腻的。”

    “那我去买菜?”展昊泽跟着站了起来,施妈妈看着他这一脸求表现的模样,倒是有些失笑:“不用了,你陪绾绾吧。这里我以前来过,知道菜场在哪里。”

    说话的时候,她努了努嘴,看了眼房间的方向:“绾绾好像还在生气。你去哄哄她。她脾气大,你既然决定跟她在一起,就包容点。”

    “会的。阿姨放心。”

    展昊泽说得真诚,这一番看下来,施妈妈对他的表现也没什么不满意的了。转身拿起自己的包包出了门买菜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