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8章:我是绾绾的男朋友
    她的身体顿时僵硬至极,完全不敢动弹。

    对不起这样的话也是展昊泽这种人会说的?她有一瞬间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怎么可能?

    这一定是她听错了,一定是的。

    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的手被一个厚实而温热的掌心包裹住,那轻柔得有如羽毛一般的吻,又一次落了下来,这次是落在她的眼睑上。

    “对不起。”

    那三个很轻的字又响起了,这一次比刚才听得还要清楚。

    她不敢动,微颤的睫毛却出卖了她此时的情绪。她强迫自己,不要睁开眼睛。

    过分的克制让她的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她的眼睛有些酸。

    但也只有一下,思绪转了一圈,她突然睁开眼睛,就这么直直的跟展昊泽对上了。

    四目相对,施梦绾的杏眸清冷:“展昊泽,我不需要你说对不起。”

    “我只要你离开这里。”

    她声音很轻,目光却十分的坚定。她是真的不想再跟她这样纠缠下去了。

    “绾绾?”

    “你走吧。”

    极为淡定的三个字,施梦绾一半是因为生病,一半是因为疲惫。她早就应该结束这样的纠缠。

    只是她实在是太过怀念,又太过贪恋曾经大哥哥带给她的温暖跟呵护。

    展昊泽没接她的话,他为她将被子拉高一些。

    “你还在生病,先休息吧。”

    “展昊泽,你还不明白吗?”施梦绾看向他,一脸抗拒:“有你在这里,我根本不可能休息得好。”

    展昊泽的眉心又一次拧了起来。他正要开口,手机响了。他没多想就接了起来。

    施梦绾病得迷迷糊糊,听着熟悉的铃声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

    直到那一声阿姨响在她的耳边,她顿时有如惊雷一般的瞪大了眼睛,她想坐起来,展昊泽却已经跟电话那一头的施妈妈聊上了。

    “阿姨?你好。”

    施梦绾几乎不敢去想象电话那一头自己母亲的反应了:“展昊泽——”

    她压低了嗓音开口,伸手示意展昊泽将手机还给她。

    “我是展昊泽,绾绾的男朋友。”

    展昊泽看着她的眼,定定的说。施梦绾一只手捂住了眼睛。

    “她还在睡。恩,昨天回来有点着凉。”

    这几天施梦绾的电话都是展昊泽接的。只是她的电话不多。之前小纪打电话来也是因为打的次数太多了,展昊泽又知道那是工作室的电话,帮她接了一个。

    施梦绾原来还想着能不能逃避一时,可是展昊泽的话让她整个人都陷入到巨大的绝望里。

    “是,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她。”

    施梦绾抬头瞪着展昊泽,对他的无耻行径实在是恨到了极点。

    “要叫她接电话吗?”

    “好的。那我等她醒了让她给你回电话。”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施妈妈说了什么,展昊泽看了施梦绾一眼:“好,这个周末是吗?我一定会登门拜访的。”

    “展昊泽”

    施梦绾的嘴唇动了动,几乎要尖叫了。她被展昊泽的无耻给惊到了,甚至忘记了他刚才的自我介绍。

    他说他是她的男朋友?施梦绾没有空去思考展昊泽的话,她已经被他接下来的话给惊得瞪大了眼睛。

    “谢谢阿姨。你放心,我会带着绾绾一起回来。”

    “好的。好。再见。”

    展昊泽的电话刚一挂断,施梦绾就不顾自己刚生病的虚弱身体,倏地上前一把抢过。

    她瞪着他,明明身上还是一阵无力,她却是抬手指着他的鼻尖。

    “你,你,你,谁准你答应的?”太过分了,真的是太过分了。

    她气得狠了,完全没想到展昊泽会来这一招。

    跟她的愤怒比起来,展昊泽倒是淡然得多:“阿姨她说,让我这个周末带你一起回家。”

    “我不要。”施梦绾根本不想让父母或者是家人知道她跟展昊泽的关系:“展昊泽,你给我出去,你要回你回,我不会跟你回家的。”

    她何止是不会跟他回家,她现在想将他狠狠揍一起的心思都有了。

    “我回?”展昊泽点头,似乎不反对:“也好,那我就挑个时间去拜访阿姨跟叔叔了。”

    “展昊泽。”施梦绾将手机随手往边上一扔,她伸手将展昊泽的袖子拽住:“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是说了?陪你回家见父母?”

    “见父母?以什么身份?”

    “你男朋友。”

    施梦绾点了点头:“我男朋友?你确定?”

    “确定。”没什么不确定的。

    “你是我男朋友,那陈菲菲是你什么人?”

    展昊泽的脸色不变,只是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复杂:“她什么也不算。”

    “呵。什么也不算?她难道不是你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我没有跟她订婚。”那只是陈永昌跟陈菲菲单方面的约定。他并没有同意。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抽身而退了。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施梦绾笑了笑,那个笑意没有到达眼底、“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对他的话第一次没有反驳,可是里面透露出来的意思已经足够了。

    展昊泽看着她,伸手要去握她的手,被她避开了:“你走。”

    “绾绾。”展昊泽对她的态度并不生气:“我走了,谁陪你回家?”

    施梦绾轻笑一声,对于他的问题似乎是一点也不诧异:“我不需要你陪,我会跟我妈说我们分手了。”

    展昊泽因为她的话脸色一沉。他没有开口,只是这样定定的看着她。

    施梦绾难得的毫不退缩,就这么跟他对视。

    目光在空中相对,谁也不肯退让。施梦绾咽了咽唾沫,强迫自己冷静。

    “展昊泽,你说你要陪我回家,你说你要跟我去见家人,那你知道你跟我回家意味着什么吗?”

    施梦绾的声音有些沙哑。她的头还有些晕,身体也是软软的,使不上劲。

    “你跟我回家,就表示你愿意分开我们的身份,表示你愿意娶我,跟我结婚。展昊泽——”

    她盯着他的眼睛,唇角是难掩的嘲讽:“你确定吗?”

    她根本不信他,他知道。

    展昊泽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你先休息吧。”

    “展昊泽”

    “有什么事情,等你恢复了再说。”

    “你不要逃避话题,我是不会让你陪着我回去见家长的。”

    “你先睡吧。”展昊泽说话的时候,将手在她的额头上碰了碰:“还有点烧,可能还要再打一针。”

    “展昊泽。”

    “你先休息,我还有点公事要处理,等我处理完了,再来陪你。”

    “展昊泽——”

    不管施梦绾说什么,展昊泽只是不回答她的问题。她感觉自己所有的力道就是打在棉花上一样,没有丝毫作用。

    她只顾着因为展昊泽说的话而生气,却没有注意到今天的展昊泽对她比以往要温柔了许多。

    他的话也多了,脸色跟声音都满是柔和之色。

    可惜施梦绾这会情绪不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施梦绾到底没能把展昊泽从她的公寓里赶出去。她的体质一向很好,也很少生病。所以从来不知道她这偶尔一次生病竟然这么厉害。

    展昊泽走到之后,她因为太累了,又睡了过去。迷迷糊糊感觉有人一直守在她身边。

    额头上的毛巾一会一换,她觉得舒服了很多。

    她内心其实清楚,守着她的人是展昊泽,可那又怎么样呢?她跟他是不会有结果的。

    只是她没想到,她不过是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醒来,却是天都变了一个。

    昨天展昊泽跟施妈妈说她生病了。施妈妈就担心得不行。

    而展昊泽这个名字她虽然没听过,可是就是没听过才担心。

    施梦绾在外面做什么,认识了什么人从来不跟她说,之前那个肖奇,她看着对方就蛮好,偏偏施梦绾不喜欢。

    她心里是真的急。不是说非肖奇不可。可是如果肖奇连入赘这样的条件都能答应,那以后肯定会对施梦绾好的吧?

    这个展昊泽呢?又是哪冒出来的?怎么认识的?在一起多久了?是做什么的?

    她这些问题都想知道,偏偏电话里展昊泽也没有说清楚。于是过分担心的施妈妈在睡了一个晚上之后觉得她等不到周末展昊泽把施梦绾带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镇上刚好人要开车来林市,施妈妈收拾收拾之后跟施爸爸交代让他在家里好好的看家,顾好施梦如。

    毕竟施梦绾现在念初三了,马上要中考的她施妈妈一点也不想让女儿分心,

    她以前来过施梦绾的公寓,平时没事也会让人捎东西给施梦绾。所以她直接就找上门了。

    她来的时候,施梦绾刚醒没多久,展昊泽让人煮了粥。昨天是清粥,今天他让人粥了鱼片粥,又清淡又有营养。

    “还有点烫,你小心一点。”

    展昊泽将粥端到了施梦绾面前,施梦绾却是毫不领情。

    “我不吃,你端走。”

    连着睡了两天的施梦绾,精神终于恢复了一些。虽然还是没什么力气,却能下床了。

    “你出去。”

    “绾绾。”展昊泽将粥放到床头柜上,脸上的神情难得的温和,倒有点像是哄孩子一般;“你病还没好,吃点清淡的有利于恢复。”

    施梦绾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展昊泽:“你”

    这样的展昊泽完全不像她记忆中的样子。她甚至想问他是不是被人附身了。

    “来,我喂你。”

    展昊泽说话的时候端起那碗粥舀了一调羹要喂进她嘴里。施梦绾看着这样的他,却是想也不想的手一挥。

    “呯”的一声,展昊泽没防备施梦绾会动手,他手中的粥飞了出去。碗碎了,粥也溅了一地,

    其中有一部分还溅到了展昊泽的身上。空气一片静默。

    施梦绾也没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一时也有些怔住。却又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他要是早点离开了,不要在这里装深情,她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来了。

    心里这样想,脸上却很难保持平静。她只能将脸转到一旁,强迫自己不看他。

    展昊泽看着这样的施梦绾,他的目光幽深,神情有些复杂,那深邃的眼一时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施梦绾等了半天没听到展昊泽拂袖而去的动静,忍不住就悄悄转过脸来。

    哪里知道展昊泽在这个时候竟然蹲下去捡起了地上那些碎片。

    “”施梦绾又是一惊有心想再赶他走,却看到他衣服上那几处明显的污渍。

    她又一次低下头,心里想着怎么样把展昊泽打发走,而且是让他以后永远也不要来烦自己。

    施妈妈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施梦绾吓了一跳。这个时间,谁会来她这里?

    不可能是苏青桑,她在林市。难道是小纪?又或者是佟言跟小邱她们?

    不和审哪一个,施梦绾都不想让他们看到展昊泽。

    她匆匆的要下床,展昊泽压住了她的身体:“你别乱动,地上有碎片,别扎到脚。”

    “你走开。”施梦绾哪里坐得住:“我不要你管。”

    这边有碎片不表示另一边也有。施梦绾固执的想下床,展昊泽强势的将她的身体一按。

    “别动。”

    他瞪着她,对她的固执实在是头疼得很:“你要是不想我对你做点什么,你就别乱动。”

    “你,你无耻。”

    “我去开门。”

    展昊泽说话的时候站直了就往外面走。

    “不许去。”施梦绾想阻止他,可是她的声音一是根本没气势,二是现在这个情势她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当展昊泽看到站在门口的施妈妈时,几乎一眼就认出了她是施梦绾的妈妈。

    施妈妈也是一个大美人,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最重要的她跟施梦绾有几分相似。

    “阿姨,你来了?”

    她没想到来接电话的竟然真的是一个男人,这下施妈妈也有些呆掉了。哪怕电话里已经听过一遍了,但是亲眼见到还是另一回事。

    她站在门口都忘了要进门,就这么看着展昊泽:“你,怎么在这里?我女儿呢?”

    问完了,施妈妈似乎才反应过来一般:“你就是那个什么泽?绾绾呢?”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