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章: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
    施梦绾跟乔泽在一起生活已经超过一年了。自从上次她遇到乔泽跟人打架之后,她再没有遇到过乔泽跟人打架了。

    她知道其实乔泽在外面还有一些事情是瞒着她的。可是她也知道那是他的生活,她就算是想改变,也无从下手。

    她只要告诉自己,她没看到,就可以当乔泽是在外面过正常人的生活。

    他们一起过了中秋,春节,元宵,端午。过了林市最热的夏天。施梦绾的学习进入男轨道,她本来就聪明,又肯用功,哪怕停了半个学期,也没有跟不上的。

    转眼就又要到国庆了,国庆之后是中秋节。

    施梦绾跟少年在一起生活之后,两个人的日子就慢慢过得更有模有样了。

    施梦绾白天上学,晚上收拾家里,做作业。少年白天出门,晚上归家。施梦绾做作业,他就。

    施梦绾有一度以为少年一直在外面当混混,所以识字不多。

    可是少年看的都是一些历史书,还有名人传记。

    狭小的客厅里,两个人坐在灯下,各有各的事做。

    晚上,两个人自从去年天冷之后就一直睡在一张床上,一直到夏天了,也没谁说要换地方。

    施梦绾睡相其实很好,但是很奇怪的,每次明明她睡觉以前都是背对着少年,两个人保持着一定距离的。

    可是等她早上醒来,却一定是在少年的怀里。

    少年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将她圈在怀里,形成一个保护的姿态。

    一开始施梦绾还会觉得尴尬,觉得不好意思。可是时间久了,她却是不觉得不好意思了。

    尤其是在一个雷雨夜之后。那天天气特别不了,雷声阵阵。响雷伴着闪电,把整个林市变得一变黑暗。

    到了半夜,电也停了。施梦绾心里害怕。她不自觉就去寻求少年的怀抱。

    少年将她抱在怀里,手捂上她的耳朵:“睡吧,我在这里。”

    “大哥哥。”

    “我陪着你。”少年已经试过变声期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别怕。”

    她将脸紧紧的贴着少年的胸膛。他的心跳一度压过了外面的雷声。

    那沉稳而有力的心跳,一声又一声,让她完全忘记了内心的恐惧跟害怕。

    他身上有安定人心的力量,她喜欢跟他这样的亲近。从那以后,施梦绾也不再转身背对着少年入睡了。

    无形之中,两个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眼看要到国庆了,施梦绾学校要放七天假,她想,是不是可以跟乔泽一起出去玩两天。

    她来了林市这么久,除了那一次出去看烟火晚会,还没有去哪里认真玩过。

    少年对她的提议没有反对的。想了想,林市有一座琴山,因上面有块像把琴的巨石而闻名。

    施梦绾听说过那里,她班上有同学是那附近的人。

    因为这算是第一次跟少年出门,哪怕是去本市的景点。施梦绾也是很开心的。

    她提前问好同学,那里要怎么走。坐几路公交车去。

    到了国庆那天,她还准备好了一些零食跟饮料,跟着少年一起出了门。

    琴山风景优美,除了那一块长得像一张古琴的巨石,还有几处奇景。那时两个人也没有相机,也没办法拍下照片来。

    但是施梦绾笑得很开心,很满足。

    她体力不算好,爬山没多久就累得不行了。

    少年下山时看着她额头上的汗水,转身弯下腰,示意她到自己的背上去。

    施梦绾哪里肯:“我很重的,我自己能走,大哥哥,我们走吧。”

    少年却只是不动,低下身去,执着的要施梦绾上来。

    施梦绾无奈,最后上了少年的背。国庆,山上人也不少。少年背着施梦绾脚步却很稳。

    从山上下来,两个人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公交车。施梦绾跟乔泽商量过后,一致决定先走两站路,到有公交的地方。

    两个人刚走了一站,就发现自己可能是走错路了。这边离真正的山脚下还有距离。

    等他们反应过来,前面已经来了几个人,将两个人的去路挡住。

    施梦绾在展昊泽的身后,看着那些人被吓到了,她将身体缩到了少年身后。

    少年看着那些人眯起了眼睛。

    “小子。今天你那帮跟班不在你身边了吧?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还能怎么横。”

    乔泽把施梦绾挡在身后,看着眼前那些人,他的唇角上扬,带着嘲讽的弧度。

    转身看了眼施梦绾:“你先去那边躲好,我马上来。”

    施梦绾心下害怕,忍不住就抓紧了少年的衣服下摆。乔泽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

    她快速的跑到边上的一棵树后面躲了起来。

    来人看起来有八个人,少年却只有一个人。施梦绾担心得不行。

    却见少年以一敌八,对那些招呼在他身上的拳脚,丝毫不惧。见招拆招。

    施梦绾的一颗心悬着,看着少年在反击的时候,自己也挨了不少的打。

    她的眼睛都红了。少年的拳头是在实战中累积起来的,拳拳到肉,直击要害。

    有三四个人已经被他打趴下了。那剩下的人,越发的愤怒,回击也就越厉害。

    少年不察,身上又挨了几记。施梦绾越发的担心。

    偏偏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来几个人。那些人跟刚才那几个混混不同,每个人身上竟然都带着棍棒还有拇指粗的钢管。

    施梦绾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伙人朝着乔泽冲过去,动起手来。

    乔泽一开始还能扛上一二,后来手上跟身上都被棍棒打中好几下,他的身形开始有些踉跄了。

    施梦绾知道自己过去只会添乱,可是当她看到有个人将那根长长的钢管挥向乔泽的头时,她忍不住就大叫起来。

    “大哥哥,小心。”

    她的叫声让乔泽避开了那一下。但也让其它的人注意到了她这个方向,很快,就有几个混混向着她这边冲过来。

    乔泽急了。想也不想的朝着她的方向跑过来,可是对方人太多,将他团团围着,他一时过不来。

    施梦绾随手捡起了地上的石块,在他们朝自己冲过来时将手上的石块扔向他们。

    可是她年纪小,力气也不大。除了有一块砸中了,剩下的都扔空了。被她砸中的那个小混混怒了。冲着施梦绾冲过来就是一拳。

    那一拳被冲过来的乔泽给挡住了。乔泽将她护在身后,在对方的人冲上来的时候,推了她一把,让她快跑。

    这种时候施梦绾又能跑到哪里去?她愤怒之下捡起了地上掉落的木棍乱挥一气。

    那样毫无章法的打斗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她很快也被几个小混混围住了。

    少年拼命的想往她这个方向跑,可是没有用,施梦绾到底还是挨了打。

    施梦绾是个小女孩,哪里受过这个?身体被打得后退了几步摔在地上。

    剩下的小混混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那些棍棒朝着施梦绾挥过来。她一开始还能将双手护着头部。

    后来却是头上挨了一记,整个人晕晕的。她强撑着想叫大哥哥快跑。可是又一记棍子打在她头上。她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少年要冲过来,可是之前一个小混混却在此时拿出了一把刀,对着少年就捅了过去。

    “大哥哥——”施梦绾心急如焚,拼命想去救大哥哥,可是没有用。她的头上又挨了一记,她开始晕眩了。

    昏倒之前,她看到大哥哥躲过了那一把刀,却没避开身后一个小混混挥过来的钢管,他的身形也跟着倒了下去。

    “大哥哥——”

    她想叫,却叫不出来,只能任黑暗将她的意识抽离。

    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

    身边是一脸担忧着急的施爸爸跟施妈妈,他们找了她一年多。甚至把她挂在失踪人口网上。

    明明她就在林市,偏偏父母却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医院,后来听说有人报警,警察到的时候,她已经在那里了。除了她之外,还有几个受伤的小混混。

    施梦绾被警察救走,带到了医院,并找到了她的父母,通知了施家夫妇来接她。

    她醒来的时候离那天遇袭已经过了三天了。

    她问爸爸妈妈大哥哥在哪?可是没有人知道大哥哥在哪。甚至警察说根本没有那个人。

    不光如此,那些小混混也说没有遇到过乔泽。

    乔泽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管她怎么问,怎么找,都没有一点乔泽的信息。

    警方甚至告诉施梦绾,林市没有她所说的叫乔泽的人。她不信,非让警方去排查。

    叫乔泽的倒是找出几个,可是没有一个信息对得上的。她只好让警方再查,可是所有人都不信她。

    她没有一张照片,找不到一个证人来证明自己说的话。所有的人都只当她是一个小孩子。

    那之后,她就被父母带回了镇上。她一直求父母让她找到大哥哥。可是林市那么大,警察都说没有,父母更不会理会。

    她的话没有人信,也没有人听。她想去找大哥哥也没有人帮。

    最重要的是经过这一次离家出走,施妈妈被她吓怕了。甚至不顾自己只生了两个女儿,跑去结扎,说不会再生第三胎,用这个来求她不要再离家。

    施梦绾最后无奈,只好听了父母的,不再想着跑来林市找大哥哥。

    可是内心对乔泽的思念根本无法克制。每一个夜晚,每一次日出,每一个节日。

    她都会想到那个把她护在身后的少年。那样的思念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淡,反而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深刻。

    她想他,疯狂的想他。

    可是她没有想到,再相逢,两个人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她的大哥哥改名换姓早不是当初的他。不但对她没有一丝呵护,反而还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

    展昊泽看着睡在床上的施梦绾,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愧色。

    昨天失控了,结果就是施梦绾生病了。她身上本来就是湿的,他又那般乱来。

    最后她是被他做到晕过去的。哪怕他及时处理了,为她擦干净头发,又把身上清理干净,可是施梦绾还是生病了。

    他打电话给她叫来了医生,高烧三十九度。

    医生给她打了退烧针,可是她的温度却没有马上降下去。展昊泽在医生走后,去浴室拧了毛巾过来,覆在她头上。

    毛巾湿了又干,冷了又热。施梦绾却一直没有醒。

    期间她工作室的小纪跟小邱都打过电话来找她,展昊泽接了电话,也不去管她们听到一个男人接施梦绾的电话会是什么反应,直接说施梦绾生病了,暂时没办法去上班。

    展昊泽又打了个电话给汤华,让他把工作送到这边来。

    挂了电话,他在床边坐下,目光落在施梦绾身上。

    她脸因为发烧泛着不正常的红色。呼吸也有些重。就算是睡着,她的眉心也紧紧的拧着。

    “大哥哥——”

    迷迷糊糊的,他好像听到她的呢喃声。凑近了才听清楚了,她叫的是大哥哥三个字。

    展昊泽的眸子深邃,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了施梦绾的脸颊。那里烧得厉害,温度也比平时高了很多。

    他的手一碰上去,或许是让施梦绾感觉到了阵阵清凉,她蹙着的眉心甚至舒缓了不少。

    “大哥哥——”

    施梦绾感觉自己做了好长的一个梦。

    在梦里,她没有跟大哥哥被迫分开,没有那些找麻烦的小混混,没有那个让她伤心难过的展昊泽。

    有的只有一直跟她相守,一直护着她的大哥哥。

    她梦到自己开工作室,成立公司,梦到大哥哥跟着她一起创业,梦到他们从少年时期一直相守在一起。

    也梦到了她跟大哥哥最后修成正果,一起步入了礼堂。

    可是就在他们的婚礼上,就在她马上要嫁给大哥哥的时候。陈菲菲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

    “昊哥哥是我的,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

    “你抢我的男人,你不要脸,你下贱。”

    婚礼因为陈菲菲的到来变得闹哄哄的。所有来观礼的宾客都看着他们,像是看一出闹剧。

    “我没有,我不是小三。”

    明明是她先认识展昊泽的,怎么变成她是小三了?

    施梦绾大惊,她想为自己辩解,可是没有一个人听她的。她看到了父母满是失望的脸色,看到了周围亲朋好友震惊的神情。

    就连她最好的朋友苏青桑也是一脸惋惜的看着她:“绾绾,放弃他吧。放弃他吧。”

    那些声音,那些人的眼神,像刀子一样,让她疼得厉害。

    “不要——”

    她惊叫着醒过来,却发现自己手脚无力。不光如此,她一身都是汗。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般。

    “你醒了?”

    有些沙哑的男声响起,她转过头就看到守在床前的展昊泽。

    他看起来不太好,下颌有隐隐的青渣,眼睛里有红血丝。看到他,施梦绾也回忆起来了,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

    她一开口,声音就哑得厉害。展昊泽适时端来一杯温水,扶起她,喂她喝下。

    她想拒绝,可是刚刚发烧的身体确实是没什么力气。喉咙不舒服的她没办法拒绝,将杯中的水喝了个精光。

    温水入喉让她终于舒服点了,抬头又去看展昊泽。

    “你饿了吧?厨房有粥,是热的,我帮你端过来吧。”

    展昊泽的声音算得上是温柔。施梦绾看着他,来不及阻止,他已经去端粥了。

    施梦绾是真的饿了,她自然不会知道,从她发烧到醒来,她睡了整整两天。

    她平时不怎么生病,所以一生病反应反而十分厉害。

    展昊泽端了粥进来,他扶着施梦绾坐了起来,用调羹舀了一调羹粥就要往施梦绾嘴里送。

    施梦绾的头一偏,避开了他的手。

    “展昊泽——”她的声音透着沙哑,整个人看起来都相当的无力:“你怎么还没走?”

    “先喝粥。”展昊泽手上的调羹还举在那里:“你病了两天了,不吃东西不行。”

    施梦绾的眉心拧得紧紧的,她现在这样的状况自然能猜出来她生病了。她也没忘害得她生病的元凶是谁。

    “展昊泽,我不想看到你。你出去。”

    她病体未愈,从声音到脸色都透着虚弱。这句话说出来也是一点气势也没有。

    展昊泽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你先喝粥,有事喝完再说。”

    “你先走,你走了我自然会喝。”施梦绾转开脸,固执的不肯喝。

    “你先喝,你喝完我自然会走。”

    展昊泽的话让施梦绾气结,她忍不住就去瞪他。可是不要说她现在在生病,就算是她是健康的身体,她在气势上也绝对压不住他。

    “你——”

    她一张嘴,展昊泽就将手上的调羹喂进了她嘴里。她的话说不了。被迫吞下嘴里的粥。

    不等她再开口,第二调羹又已经喂过来了。就这样,施梦绾在半强迫之下把那一碗粥喝完了。

    粥见了底,她也恢复了些元气:“我喝完了,你可以走了吧?”

    展昊泽放下碗,没急着走,

    而是抽出床头的纸巾要给施梦绾擦嘴巴。施梦绾避开他的动作。

    “展昊泽,我真的不想看到你。”

    展昊泽拿着纸巾的手停在半空中,施梦绾的目光看着前方某个不知名的点,她头还有些晕,人也软软的,使不上劲。

    可是有些话,她不得不说。

    “你有陈菲菲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不给他机会,她苦笑一声:“是,你想说你跟陈菲菲不是那种关系,你想说让我相信你,给你时间。是吧?”

    “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为什么要给你时间呢?”

    “你跟她可以出现在众人面前,你跟她可以站在阳光下接受众人的祝福,可是我跟你呢?展昊泽,我跟你能做什么?比如像昨天那样的场合,你敢向所有的人介绍,我是你的女朋友吗?敢吗?”

    她终于看他了,声音微哑,目光黯然:“你不敢。”

    展昊泽的眉心拧得紧紧的,他张口要说话,施梦绾不给他机会。

    “你不敢让人知道我是你女朋友,你不敢让人知道我们之间有关系。你可以跟陈菲菲出双入对,却见不得我跟别的男人出去约会。你羞辱我,伤害我。展昊泽,我是人,不是玩偶——”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施梦绾的气息有些喘。她一只手放在胸前,不断的平复自己的心情。

    “展昊泽,过去种种。我可以当成是我的错误,是我的错误。是我给了你机会,一次又一次伤害我。可是我现在已经付出了代价,展昊泽,你能不能放过我?”

    她脸色苍白,整个人看起来楚楚可怜又透着虚弱。跟平时明媚娇艳的她完全不同。

    展昊泽觉得心头一震,看着施梦绾,一时竟然无法有其它的反应。

    他的讶然落在施梦绾的眼中,她以为他还是不愿意就这样放手,眼睛有些红。

    “展昊泽,我真的很累,很累,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可不可以?你也不想我撕破脸皮吧?”

    她难得硬气一回:“我想,如果陈菲菲知道我们的关系,只怕她要不高兴的吧?”

    展昊泽的脸色有些微的变化,他想到了陈菲菲一惯的手段。之前那个凌雪现在是什么结果,如果那样的下场变成是施梦绾——

    他突然不敢再往下想了。

    施梦绾看他面有菜色,心知他是一定不敢让陈菲菲知道的。唇角上扬,她笑得嘲讽。

    “你走吧。”施梦绾是真的不舒服,她觉得累,觉得难受。她将身体缩回被子里,转开脸,并不看展昊泽:“我很累,我想休息。”

    她闭上了眼睛,事实上睡了两天她现在并不想睡,可是她更不想看到他。

    房间内很安静,她不动,展昊泽也没有动作。她感觉到他还坐在那里,她觉得不舒服。想赶他走人。

    却心知自己现在没有力气,也不是他的对手。

    她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从少年时期一直到现在。从跟展昊泽重逢到如今。最后是那个梦。

    陈菲菲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不要脸的小三的梦。

    她眼睛有些酸,有些难受。她忍着不去揉自己的眼睛,却在下一秒,感觉到一个极轻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