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章:他碰你哪了
    施梦绾强迫自己将视线转移,刚好此时万显阳也在看她。

    他凑近了她的耳边,声音很轻:“是不是无聊了?没事,我们呆一会就走。晚点请你去吃大餐。”

    施梦绾因为他的话有些失笑。这人做事,倒真的是随性得很,说走就走。

    被万显阳这样一转移注意力,施梦绾也没那么紧张了。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两步,退到董易他们身后去了。

    万显阳笑了,跟着退后,这样一来,就不招眼了。毕竟不打声招呼就这样走人,确实不怎么礼貌。

    陈菲菲刚才看到施梦绾明显有一闪而过的诧异,不过也只是一下。她今天可是代表陈氏,代表陈永昌来的。

    “董爷爷好。”陈菲菲说话的时候,将手上的礼物送上:“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董老爷子连连点头,目光看了眼展昊泽,他上前一步:“祝老爷子身体健康,福寿绵长。”

    施梦绾愣了一下,展昊泽说的祝词跟她倒是一样了。虽然这些祝福的话来来回回都是一样的,但是这种感觉确实是——

    展昊泽有另外准备一份礼物送给董老爷子,他也跟董老爷子打过几次交道。对他算是尊重。

    “好好。你有心了。”董老爷子喜欢跟后辈打交道,看着这些年轻人,总感觉自己都年轻了:“来了就不要拘礼。你们都是年轻人,跟年轻人一起玩去吧。”

    他说话时就想起了万显阳来,招了招手,示意万显阳过来。

    “万家小子、我给你介绍一下,你一直在荣城,可能不认识他。这是展昊泽,也算是我们林市年轻人中的翘楚了。”

    “昊泽,这是荣城来的万显阳。他那家古琅轩可是在全国都很有名的。”

    “老爷子客气了。”万显阳笑着先伸出手:“你好,我是万显阳。”

    “展昊泽。”展昊泽伸出手,跟万显阳握在一道。

    不知道是不是万显阳的错觉,他怎么觉得展昊泽这一记握手格外用力呢?

    松开手,万显阳觉得有些手疼。他虽然会些功夫,平时也健身,但是跟展昊泽这种实打实的一拳一拳打架出身的人还是有区别的。

    看到又有人过来给董老爷子贺寿,他带着施梦绾往边上避开。而展昊泽跟陈菲菲也顺势站了过去。

    离开了董老爷子身边,一行人这会莫名的又站到了一起。

    “幸会。不知道展总做的是哪方面的生意?有机会或许可以合作一下。”

    万显阳一惯八面玲珑,从来不会得罪人。霍靳尧那一圈发小里,就他最为圆滑。

    “会有机会的。”展昊泽说话的时候,目光似无意的扫过了施梦绾的脸,略一颌首:“施小姐。好巧。”

    这话一出,在场的另外三个人都是一震。尤其是施梦绾,她完全不敢相信,展昊泽竟然会跟她打招呼?

    陈菲菲也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去挽展昊泽的手臂;“昊哥哥,你还记得施小姐啊?”

    “你这身衣服,不是施小姐的设计的吗?”

    展昊泽说得随意,陈菲菲今天穿着这一身出现在他面前时,还把他惊了一下。

    他以为这身衣服对施梦绾来说是不一样的,她不会舍得卖的。哪里知道,她不但卖了,还卖给了陈菲菲。

    陈菲菲噘着嘴,想起来自己今天穿这一身的时候好像确实提过一嘴,心下有些懊恼。

    在她心里,所有的女人都是她的潜在情敌,她实在是不愿意让展昊泽注意到其它女人,哪怕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万显阳因为展昊泽的话看向了施梦绾,眼中有明显的赞赏跟惊叹:“一直知道你很厉害,不过真没想到,你还能更厉害。”

    施梦绾有些窘,她淡淡的笑了笑:“没什么,术业有专攻而已。”

    看到陈菲菲跟展昊泽还站在那不动,她看向万显阳:“我有点饿了,我们去坐下吧。”

    “好。”万显阳点头,看了展昊泽跟陈菲菲一眼:“两位,失陪。”

    他们走了,展昊泽站在那里,目光略有些阴沉。陈菲菲的手还勾着他的手臂,他不着痕迹的收回手。

    “昊哥哥。我们也去找位置坐下吧。”

    展昊泽在陈菲菲又要将手勾过来的时候收回手。两个人去了位置上坐下。

    “昊哥哥,今天来的人可真不少。”

    不说其它,陈菲菲还看到了苏成辉。要知道苏家身份可不一般,一般像董家这样的宴会,他们不一定会来。

    展昊泽没听到陈菲菲的话,他看向了苏成辉那个方向,若是他没记错,苏成辉好像出来单干了?

    “昊哥哥?你在听我说话吗?”

    “吃东西吧。”

    展昊泽的声音淡淡的,陈菲菲咬牙。她今天穿了一身新裙子,又特意把自己打扮了一番,可是展昊泽就是不看她,这让她十分气馁,脸色也越发的不好看了。

    “昊哥哥。你——”

    有心想发作,可这到底是在别人的地方,也不好太过。只好转过身去生闷气,以为展昊泽会哄哄她,哪里知道展昊泽还是不看她,让陈菲菲气得不轻。

    那一头万显阳却是一个劲的逗起了施梦绾。怕她会在这样的地方不自在,就时不时找点趣事引她开心。

    施梦绾被他逗得,倒真把自己之前的事情给忘记了。脸上有了笑意。

    却不知道她的笑脸落在展昊泽眼中,越发的阴沉了几分。

    宴会过半,万显阳就带着施梦绾走人了。离开前她不经意一般的环视了一圈宴会厅内,发现展昊泽跟陈菲菲都不在。

    她快速的收回视线,跟着万显阳离开了。

    万显阳也是一个妙人,从酒店离开,却没带她回家。而是找了个地方,把身上那一身张扬的礼服换下。

    施梦绾看着身上的t恤衫牛仔裤,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是要去哪?”

    “你猜?”

    万显阳卖起了关子,他穿上西装礼服时看起来一派成功人士作派。可是等他换上了牛仔裤t恤衫看起来双有些放荡不羁之感。

    更让施梦绾意外的是,他竟然带自己去了大学城后面的小吃大排档。

    施梦绾下车的时候,一度以为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

    “你——”

    “我猜,你很久没来过这里了吧?”

    施梦绾点头,确实是很久没来了。她以前会跟苏青桑一起来。只是苏青桑很忙。医学生不比她这样的服装设计专业。

    她要考很多的证,就算是不赶论文的时候,也有很多事情。

    但是他们来这里的次数还是很多。施梦绾闻着空气中熟悉的味道,心里确实是很怀念。

    “走吧。听说第家摊位上的蚵仔煎特别好吃。”

    “你连这个都知道?”施梦绾这会越发的意外了。

    万显阳笑得很得意:“当然,我可是做了功课来的。”

    他带着施梦绾往里面的摊位走。施梦绾看着两边熟悉的摊位。不得不说,她的出身让她觉得这样的环境更适合她。

    那些觥筹交错衣香鬓影的宴会看着高大上,其实她真的不怎么喜欢。

    施梦绾以前经常来,万显阳也是做过功课。两个人挑着一些味道很好的摊位从街头吃过去。

    等施梦绾吃到街尾时,感觉自己已经有些撑着了。

    “好饱。”

    “要不要去散散步消消食呢?”

    施梦绾看了眼时间,摇了摇头:“不用了吧?很晚了,我明天还上班呢。”

    “那真是可惜了。”万显阳叹了口气:“我还想着今天跟你多相处一会,毕竟我明天就要走了。”

    看到施梦绾一点不舍的情绪都没有,万显阳啧啧一声:“你可真高冷,我说了这么多,你就不能装一下你舍不得我的样子吗?|”

    施梦绾装不出来:“万显阳,其实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可是——”

    “停。”万显阳制止了她后面的话:“我呢,自认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我不需要你来给我发好人卡。”

    施梦绾笑了:“恩,那你不是好人,但我是,所以我们不合适。”

    “梦绾啊梦绾,你可真知道怎么伤我。”

    万显阳方向的时候,带着她往停车场的方向去:“我现在是真的好奇,到底要什么样的男人,可以入你的眼了。莫不是要天神不成?”

    他也问过苏青桑很多次,可是苏青桑就是不肯说,这让他不是一般的郁闷。

    施梦绾脑子里展昊泽的脸一闪而过,她颇有些自嘲的开口:“不,也许不是天神,是撒旦。”

    “哈哈哈哈。”万显阳这下是真的笑得不可抑制:“怎么办呢?梦绾,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那可难办了。”施梦绾这会听出他是在开玩笑,也恢复了几分淡然:“因为你虽然不是好人,但也不是撒旦啊。”

    万显阳笑得更灿烂了。两个人走到了停车场,也差不多算是消停了。

    上了车,这里离施梦绾的公寓并不远。没多久就到了公寓楼下。

    施梦绾下了车就要回家,万显阳却叫住了她。他跟着下车,从后座拎出之前施梦绾在服装店换下的礼服。

    “你这个还没拎着呢。”

    “谢谢。”施梦绾道过谢,想起对方的耳环还在自己耳朵上,她抬手要去摘。

    “这个就不用还给我了。”万显阳看着施梦绾:“你都拒绝了我,再把我东西退回来。让我天天看着就想到我被你拒绝的事,你也未免太残忍了。”

    “你可以再送人。”施梦绾说完自己都觉得失礼:“可是这太贵重了,我真不能收。”

    “你真要跟我这么客气。那我可真不介意今天晚上化身撒旦了。”

    他这样说,施梦绾也没办法再继续了。只好停下动作。

    “谢谢你。”

    “是我谢谢你才对。”万显阳可不是客气:“我以前不是没来过林市,不过以前真没发现林市这么好玩。所以你看,我要谢谢你才对。”

    “万显阳。”

    “行了。上去吧。再说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上楼找你讨杯咖啡喝了。”

    这个人,还真是。

    施梦绾退后一步才想离开,万显阳突然叫住了她。她停了下脚步,他却突然伸出手,从她头上取下一片叶子。

    “可能是刚才沾到的。”

    “谢谢。”

    “行啦,你要不要算一下,你今天一天说了多少句谢谢了?”他突然将脸凑近,脸上带着几分打趣的笑意:“或许你可以亲我一下,当谢礼。”

    施梦绾因为他的动作后退了一大步,不再说谢谢,转身离开了。

    万显阳看着她的背影,长叹口气。襄王有梦神女无心。还真是让他伤感啊。

    他重新上车离开,自然不知道,在施梦绾公寓的阳台,有人正盯着这楼下看。

    将两个人刚才的“亲密举动”看了个十成十。

    施梦绾上了楼,手上除了自己的包包还拎着那件衣服。她想着刚才万显阳的话,若是她不曾遇到过展昊泽,万显阳真的是一个不错的男人。

    只可惜——

    不过今天晚上的约会到底还是很愉快。她这些日子很忙。尤其是苏青桑走了之后,能跟她联系的同学本来也不多,在林市也没几个朋友。确实是很久没去大学城那边了。

    没想到万显阳倒是知道,看得出来他是问了苏青桑才来的。但是这样也算是用心了。

    一个如此用心追求她的男人,她偏偏没有感觉。

    施梦绾在心里自嘲,只怕必须是她哪天失忆了,彻底忘了展昊泽,才能重新接受其它的男人吧?

    进门,施梦绾将礼服随手扔在沙发上。

    她并没有注意到,她家阳台上还站着个人影。她今天这一天也算是累着了,回到家放松下来,直接就打着赤脚踩在地上。

    晚上吃太饱,她伸了个懒腰,放下包包就进浴室去洗澡了。

    洗到一半,她好像听到细微的咔嚓声,她停了一下,把水一关,才想着出去看看,浴室的门在此时被人推开。

    施梦绾吓了一跳,她伸手想去抓浴巾,可是她呆在花洒下面,不管是浴巾也好,还是可攻击性的武器也好,都离她很远。

    她三步并两步想去把门关上,外面那个人已经进来了。

    施梦绾吓了一大跳,来不及尖叫出声,也来不及去找遮挡,她只想着把那人推出去,却看到来人的脸。

    “展昊泽?”

    她惊魂不定,呼吸都不顺畅了。要不是强大的意志力,这会说不定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她看着展昊泽,展昊泽也在看着她。

    她一身是水,一头长发**的披散在头顶。因为刚刚还在洗澡的关系,那一身白皙的肌肤泛起了极为漂亮的绯红色。

    他身身上却穿着刚才宴会上的那一身西装礼服。施梦绾花了近一分钟的时间从那样惊吓的环境中回过神来。

    她看着展昊泽,满眼的防备:“你,你怎么在这里?出去。”

    展昊泽没有走,反而往前站了一步。他往前,施梦绾就往后退。

    偏偏她刚洗了澡,地上都是水,很滑,她退得急,脚下一个不稳,身体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往后倒。

    展昊泽快速的扶住她的腰,她来不及站稳,身体已经被他圈进了怀里。

    她身上的水珠把展昊泽的西装沾湿了。施梦绾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想让他放开她。

    展昊泽将她的身体轻易的一提,头一偏,也不管她现在脸上跟身上都是水,就这么吻上了她的唇。

    施梦绾瞪大了眼睛,很快就挣扎了起来。

    可是没有用,展昊泽的力气比她大得多,他的吻极为凶残。

    施梦绾的嘴被他吻得吃痛,发麻。她心头恼怒,张嘴对着他的唇咬回去。

    展昊泽退开不让她得逞,头一低,却是在她的颈窝处,重重的咬了一记。

    “嗤——”施梦绾吃痛,想推开展昊泽,他却不放。

    牙齿深入,几乎要陷入肉里。施梦绾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展昊泽在此时松开了嘴,却没放开她。

    将她的身体再次一提,往一旁的墙壁上一按。

    施梦绾的后背撞在墙壁上,冰冷的磁砖让她感觉到了凉意。身前展昊泽的怀抱因为沾了水,也是一片凉意。

    她缩着身子,恨恨的瞪着他:“你发什么疯?”

    展昊泽盯着她肩膀上那一处牙印,修长的指从上面抚过,再用力一按:“告诉我,他碰了你哪里?”

    施梦绾一开始没明白展昊泽的意思,展昊泽将她的身体牢牢固定在了墙壁上,低下头去,在她的脸颊上也咬了一记。

    不重,但是疼。

    “展昊泽——”

    “告诉我,他碰了你哪里?”

    他看到了,施梦绾回来的时候衣服已经换过了,还有她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

    他也看到了,在楼下的时候,那个该死的万显阳对着施梦绾“又亲又抱”。

    他会这样认为,纯粹是角度问题。他要发疯,施梦绾却不打算陪他疯。

    “神经病,你放开我。”

    “不说?”展昊泽点头,将她一直挡在胸前的手一把扯开:“那我就自己检查。”

    “你疯了?”

    施梦绾哪里肯让他检查,挣扎得越发的厉害了。

    “展昊泽,你放开我,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展昊泽恍若未闻,他固执的“检查”起了她的身体。

    先是脸颊,然后是唇。他刚才已经吻过了。现在是手臂,他抬起她的手臂,逐一检查。

    看到上面有一块红痕时,一把捏住:“这是什么?”

    “神经病。”

    施梦绾拒绝回答他的问题,展昊泽眯着眼睛,低头在她手臂上口允出一个印子来,把她原来的痕迹掩去了。

    他动作绝对称不上温柔,施梦绾想抽回手,可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换一个手臂,没找到他以为的痕迹,他似乎还有些失望。又去检查身上。

    她今天为了穿礼服,并没有穿传统的内衣,而是用了胸巾占,那个戴了,自然会留下点痕迹。

    那一圈红色,几乎刺伤了展昊泽的眼。

    他想也不想的低下头,用力一含——

    施梦绾觉得他真的是疯了,她觉得疼,拼命的推他,甚至伸手去捶他的后背。

    可是没有用,展昊泽根本不把她那挠痒一般的力道放在眼中。

    他极为固执的,施梦绾身上的水份很快就干了。可是检查却远没有这么容易结束。

    她像是被盯在十字架上的囚徒一般。不但不能逃开,还要任他这样检查。

    她觉得屈辱,偏偏又挣脱不了,摆脱不掉。

    他将她身上的每一寸,都细细的“检查”过之后,好像还不甚满意,最后他的检查也变了味。

    当身体被他劈开,她眼中带着泪,恨恨的瞪着展昊泽的眼。

    “你这是强暴。”

    “强暴?”展昊泽嗤笑一声,将她的身体提了起来,再重重放下:“你说是,便是吧。”

    他凑近了他的耳边,啃咬着她的耳垂,一个字一个字的开口:“你敢让那个男人碰你,我不杀了他,已经是客气了。”

    疯子。施梦绾咬牙:“展昊泽,你这个混蛋。”

    “换点新鲜的词。”他加重了力道,呼吸都重了几分:“不然,我会把这个当情趣。”

    斗不过他,施梦绾闭上了眼睛无奈的转过脸去。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她还是那个一遇到展昊泽就变得不正常,不像自己的施梦绾。

    偏偏展昊泽没有发现,他扣着她的腰,将她的身体紧紧的带往自己的怀里。

    “离那个男人远一点。”

    “不要再见他。”

    霸道,张扬,充满了宣示意味的话。

    她似乎能感觉到他的情绪,对她的独占。那并不是爱,这样一想,她越发的痛苦。感觉到眼角有泪沁出,顺着脸颊跌落在地上。

    展昊泽还在动作,感觉到她的泪水时,他的动作停了一下。

    看着紧紧闭着眼睛的施梦绾,他突然就倾过身去,将她的泪水一一吻去,身下的动作却越发的疯狂了起来。

    这是一声彻底的掠夺。

    他要的不光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她的一切。

    “你是我的。”

    施梦绾说不出话来,她想说她不是任何人的,她是自己的。可是她早已经开不了口了。

    展昊泽也不需要她开口,他低下头,不断的在她的耳边重复那一句,随着他的动作,势必要让她记住为止。

    “你是我的。”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